203 大结局

    金蛇将手里的儿子交给程雨诗,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还好,金焰门众兄弟听令,我的儿子,姓金,取名为涵焰,金涵焰!是我和琪涵爱的延续。也是金焰门振兴的延续!“

    “金涵焰,涵焰,好名字,好名字。”

    一群人乐得合不拢嘴。

    很快,涵焰在众人的呵护下满月了。满月当天真是三喜临门,一,金蛇正式登上欧州黑热尊王之位,掌管整个欧洲黑社会。二,也是他与凌琪涵的婚礼,三,是小涵焰的满月之喜。

    黑白两道的宾客络绎不绝,甚至有些官员也来了。

    休息室内,金蛇拥着凌琪涵与教父相对而做,把一份书信交给教父,诚恳的说到:‘义父!我终于为你夺回了欧州黑道。这个尊王之位我现在正式让给你。希望你好好待我金我焰门的兄弟。“

    金蛇已打算好了,把尊王之位让给教父,算是还了他们父女俩的恩情,也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他准备带凌琪涵隐居中国,开一间公司,过着平常百姓的生活。

    沧月和老伏站在金蛇的身后,满心的不甘,金蛇退位,要是让金焰门的兄弟,会掀起多么大的轩然大波。

    教父接过那份书信,冷冷的盯着靠在金蛇旁边的新娘:凌琪涵。她穿上婚纱确实很美!

    教父问到:“凌琪涵,你赞同金蛇退位?跟他过那种寻常人,粗茶淡饭的生活,你甘心吗?”

    凌琪涵对他友好的笑笑,紧紧握住了金蛇的双手,坚定的答到:“金蛇在哪我就在哪,不管他做什决定我都支持他,幸福与金钱,权势无关,只要我们有一颗爱彼此的心。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就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教父,替我向梦萝道谦。是我对不起她,希望她能早日找到她的幸福。”

    金蛇心满意足的揽住了凌琪涵。这辈子,只要他们两个能相依相守就足够了!什么权势,名利地位都不及他的小宝贝重要:凌琪涵!

    教父叹了口气,起身来到落地窗前,打量着下面忙前忙后金焰门的兄弟,对蛇说到:“金蛇,你过来看看。”

    金蛇走到教父身旁, 看到下面个个笑脸盈开的兄弟,心里很是难过!

    教父说到:“你的天下是他们帮你打下来的,尊王这个位置也不是你一个人的,是金焰门所有兄弟的。你的权位并不明说让就让那么简单的!你身上的责任比谁都重。金焰门上上下下那么多兄弟的希望全在你身上!义父老了,拼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梦萝早点成家,幸福。尊王之位我承坐不起。这世上只有你,金蛇才能资格配坐这个位置。”

    “义父,你别这么说, 这个位置本来就是你的。”金蛇劝到。

    “好了,别说了,义父了解你,要你抛弃金焰的兄弟,比要你去死还难受。孩子,好好干吧!你一定会比义父更出色的。梦萝来信了,下个月宝宝就要出世了,她说她已经结婚了,要我过去跟他一起住。金蛇,你也是时候放下你心中的包狱,别事事都为他人着想。别把所有责任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扛,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也是个尽职的好哥哥,以后,全心全意去做一个好的尊王,好丈夫,好父亲!”

    金蛇感动的握住了教父的手,两个男人坚定的击掌!

    沧月等人开心的相视而笑。

    凌琪涵轻轻的唤到:‘义父!一日为父,终身是父,你是金蛇的义父,也是我的义父。“

    教父对凌琪涵露出了一丝笑容,“祝你们幸福。你们的喜酒我就不喝了,我收拾了行礼去梦萝那。走了。”

    金蛇亲自送教父离开了酒店。所有宾客都入席了,婚礼已经开始了,就等他这位新郎了!

    叶子峰担心的看了看旁边的女儿,安慰到:“别急,他会来的!再等等。”

    “嗯。”凌琪涵挽着父亲的手站在宴会厅门外,张望着。仍旧没有看到金蛇的身影。

    到是高达为难的走了过来,说:‘夫人,真的很抱谦,尊王刚打电话过来,说教父高血压,突然晕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他。今天的婚礼要暂时取消了。“

    “什么?怎么能这样,客人都入座了,现在取消婚礼,要怎么跟人家交待呀!我们琪涵岂不是要成为别人的笑柄吗?”;叶子峰当场就发怒了,程雨诗抱着小涵焰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凌琪涵给金蛇打了个电话,金蛇在电话里温柔的道谦:“老婆,对不起,义父现在还昏迷不醒,我必须守着他,见到他没事我才然安心。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豪华的婚礼,请原谅我。”

    “嗯,我没事,老公,你先照顾义父。我在家等你回来。”

    凌琪涵挂断电话,对高达吩咐到:“高达,按金蛇的意思吧,马上取消婚礼。”

    “琪涵!”

    程雨诗,叶子峰,凌毅惊叫到。

    凌琪涵扬起一抹坚定的微笑:“爸爸,一切听金蛇的安排,他说会娶我,就一定会娶我。”

    一场好好的婚礼新郎缺席而散。闹得外界沸沸扬扬。但一个星期后,流言蜚语很快被第二场豪华的婚礼给瓦解了。

    尊王的婚礼,把整个欧州都轰动了。长长的车龙排在大街上,看不到头和尾,组成了一条五颜六色的长龙。一大截黑色后面是一大截白色。

    一大截白色后面是一大截蓝色,一大截蓝色后面是一大截银色。黑,白,蓝,银色的小车,有次序的一辆一辆排列。像条巨龙一样穿梭在整个市内。每辆车上都扎上了漂亮的各式各样的玫瑰。

    形成了一片玫瑰花的海洋。

    令路上的行人赞叹不已:“哇,好漂亮,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壮观的婚礼。”

    “那个新娘好幸福哟!”

    商场的露天屏幕上正做着现场直播:“今天是最热闹非凡的一天。掌管欧州黑道的尊王,今天终于将在外界亮相,隆重的迎娶她的中国妻子。今天要和他的新娘在天主教堂举行旷世瞩目的婚礼,大家都很好奇尊王夫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够俘获尊王的心。待会就让我们一睹她的风采。”

    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挤向婚车。被两旁的保卫拦在离车子几米之外的街道两旁。

    教堂的钟声响起,众人笑容满面,一身喜庆的站在教堂外迎接着缓缓驶来的玫瑰婚车。

    巨大的长龙有顺序的一一停下。黑色加长林肯的车门被打开。

    叶子峰一脸喜悦的下车,弯起手臂,婚礼进行曲悠扬的响起,新娘小脸含羞,身穿裹胸镶钻长长的结白婚纱走下车,挽起父亲的手臂缓缓步入教堂。

    沧月高兴的手舞足蹈,率先跑入教堂,开心的大喊:“新娘来了,三哥,新娘来了。”

    众人站起身,转身望向教堂门口。

    新郎一身洁白的燕尾服,冷酷英俊。这是金蛇这一辈子第一次穿白色的衣服,有些不太适应。眼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看向朝他缓缓走来的新娘。

    他的新娘好美,美得让他忘了呼吸,让他心醉。

    叶子峰将新娘纤细的小手交给新郎,像一个长辈一样叮嘱到:“尊王,我现在以父亲的身份慎重的把我的宝贝女儿交给你。你以后一定要爱她,呵护她,体贴她,关心她,两人相互扶持,白头到老。”

    新朗一脸幸福的牵起新娘的小手。站在牧师的前面接受神的祝福。

    牧师缓缓念到:“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一起见证金蛇先生和凌琪涵女士的婚礼,金蛇先生,你愿意娶凌琪涵女士作为你的妻子吗?,,,,,,,,,”

    金蛇笑看着身旁美丽的新娘,重重的答到:“我愿意。”

    “凌琪涵女士,你愿意嫁给金蛇先生,让他做你的合法丈夫吗?,,,,,,,”

    凌琪涵激动的直哽咽,说不出话来。可把金蛇给急坏,双眼可怜巴巴的看向凌琪涵。

    凌琪涵擦掉脸上的泪水,深情的看向金蛇,坚定的说到“我愿意。”

    “我现在以神的名义正式宣布你俩结为夫妇。”

    “哦,尊王,夫人,恭喜。”

    所有人都为这对新婚夫妻祝贺,游楠没能赶回来,到是叫吉雪帮她买了份贺礼,在电话里给凌琪涵送去了祝福。楚容默怕见到这种场面伤心难受,发了封电子邮件来祝贺凌琪涵。

    高达兴奋的提议:“这新娘是中国人,是不是要来点中国的结婚礼俗呀,兄弟们,咱们是不是该闹房啦!”

    “哦,对对,闹洞房”

    “高达,别取笑我们了。”金蛇搂着心爱的妻子笑着说到。

    在程雨诗手里的小涵焰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突然咯吱咯吱笑了!

    把在场的所人都惊的安静下来。凌琪涵激动的抱住自己的儿子!“老公,宝宝会笑了!”

    “是呀,我儿子就是厉害!”金蛇自豪的掏出一张录取通知书递给凌琪涵:“当然,我老婆更厉害,终于考上音乐学院了!老婆,你好棒!“

    “真的!我看看。啊!老公,我好开心,我考上了,我真的考上了!”

    金蛇开心的抱着凌琪涵转圈圈,两人的笑声被宾客的笑声和祝福声淹没了。教堂里四处洋溢着无限的幸福!

    新娘紧紧搂住新郎,幸福的说到:“老公,我爱你到永远!”

    新郎温柔的亲吻着新娘,霸道的说到:“老婆,我要把你囚在我身边生生世世。让我好好的爱你,好好的呵护你,好好的宠你!”

    新娘动情的回吻着新郎,两人十指相握。拥在一起,一起迎接他们的幸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