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尚南山/大海商

第五百八十二章 小名叫小七

    白莲教没有部落,也没有自己的常备军,但是广泛的教民就是白莲教的基础,就是巨大的潜在力量。

    在塞外,不仅有鞑靼、瓦剌、兀良哈三个强族,还有小王子、吉囊等许多中上等族群,只不过没有鞑靼这三族这么强盛,但也不容小觑。

    白莲教被迫转移到塞外后,原本只有区区几百人,经过多年的传教,又经过跟鞑靼结盟,不断壮大发展,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势力,现在已经是不亚于三大强族的一支力量。

    说话间,况且也带着三百护卫走了出来,他不明白为何兀良哈的人还敢来闹事,难道上次的教训他们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或者是倚仗自己的势力,为于都找场子来了?

    七公主的确是为于都找场子来了,而且是为了给他们找命,拼命的事也有可能发生,但是对象并不是况且。

    兀良哈赶来的一万人全副武装,二话不说,就横在哈桑的一万人方阵前,把哈桑的军队跟白莲教的人分离开来。三娘子因为跟上任圣女在一起的缘故,也同样被七公主率领的人包围了。

    “白莲教的妖人给我听着,如果不马上把我弟弟和他护卫的魂儿交出来,那就等着去死吧!”全场静谧,听七公主大声嚷道。

    “七公主?”乌蒙看到兀良哈摆出的阵势有些发懵,这是要干什么?要跟白莲教开战吗?还有,于都他们的魂儿是啥意思,于都怎么了?

    乌蒙这样想着,别人也和他一样的懵逼。听说过有讨债的,有上门强要各种东西的,却没听说有谁带着一万多兵马打上门来要什么灵魂的。

    “你弟弟的灵魂?跟我白莲教有什么关系?”上任圣女浑然不惧,上前几步问道。

    “对,就是我三弟于都王子的灵魂。妖女,我弟弟就算得罪了你,你也不该用妖法拘走了他和他那些手下的灵魂吧!连他们的马匹都不放过,你敢用这样的手段对付我们族的王子,天下再大,也没有你们这些妖人的容身之地。”七公主眼冒火星道。

    “你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一句也听不懂!”上任圣女完全糊涂了,以为兀良哈是来胡搅蛮缠。

    不但她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不知道这位兀良哈有名的七公主到底怎么了,还有于都王子他们究竟出了什么事?

    “我说小七啊,你这是干嘛啊,你说的这都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三娘子发话了。

    大家都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这可是堂堂兀良哈的七公主,怎么成小七了?就连兀良哈的可汗也未必叫的如此亲切吧?

    这些人不知道,三娘子和七公主她们小时候在一起玩大,真还就是这么彼此称呼的,只不过大了以后,在一起玩的时候很少了,这种称呼已经很久没叫了。

    七公主正义愤填膺间,听到这称呼也差点喷饭。她忍了忍心里的怒气,冷冷道:“三啊,你怎么还是跟白莲教的妖人混在一块?她们把你拐卖了倒是小事,要是他们把你的尸骨做成做虐的法器,那你就惨了,赶紧回你的族人那里去,听我的。”

    七公主做事也不糊涂,她并没有一上来就把鞑靼族和白莲教混在一块攻击,而是把哈桑的人隔开,自己率领四千人围住了白莲教的人。

    白莲教的人加起来也不过几十号人,在几千人的包围中,真好像汪洋大海中的几个水滴。

    不过白莲教的人没有一个面露惧色的,反而都昂然看着周围这些身披重甲、手持长枪马刀的战士,他们也围了一个圈子,保护住上任圣女。

    此时,上任圣女知道于都肯定出事了,而且是性命攸关的事情。不过,这个锅为何要她来背?七公主来索要于都他们的灵魂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

    她一下子想起来了,前不久这里发生了一桩惨案,一个部落前来参加况且拍卖会的人全都死了,所有人就是灵魂被拘走的样子。她明白了,一定是那个恶魔又作案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倒是亮堂了,不过她没有解释。

    解释就显得自己好像怕了兀良哈这些人似的,他们想要战,那就开战吧,她倒是瞧瞧,兀良哈www.freexs.org一族是否承担得起开战的后果。

    听到“三”这个称呼,周围马背上的军人直接捂住了肚子,有的人还弯下了腰,嘴上不敢笑出声来,身子却抑制不住的狂欢。

    他们可是列着战斗队形,只要一声令下,就要发起攻击的,如果全都在马上捧腹大笑,那也太不像话了。

    “小七啊,你甭管我跟谁混了,我倒是问问你究竟怎么回事,于都怎么了?还有那个蛮子,你的嘴是葫芦啊,怎么不吭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这次不笑了,看来这些身份尊贵的人物,也都有乱七八糟的小名,未见得尊贵,没有阿猫阿狗就不错了。

    “怎么回事,你自己看吧。”七公主骑着马闪在一边,露出身后一辆马车,马车上正坐着一个人。

    大家抬眼望去,都是一脸的诧异,这不是于都王子吗?这是怎么回事,于都王子不是没事吗,好好的坐在那里,可是他怎么不说话也不动了呢?

    况且看到于都的样子,心里一沉,这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也难怪七公主如此愤怒,这事搁谁也守不住,要找罪魁祸首的话,当然是非白莲教莫属,谁让他们擅长这种灵魂法术的呢。

    三娘子也是一愣,她最先的感觉跟那些人一样,可是再仔细看就觉得不对劲了,于都好像失了魂似的一动不动。这是怎么回事?再联想到七公主的话,难道于都他们那些人真的被人拘走了魂儿?

    她并没看到那个部落的活死人的样子,况且为了保护她,特地嘱咐人保护好三娘子,不许她看,所以她才没把于都的样子跟那一幕联系到一起。

    但是上任圣女是亲自踏勘过现场的,所以打眼一瞧就明白了。

    “妖女,少废话,把我弟弟还有他的人的魂儿还回来,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事都是你干的,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你骗不了人。”七公主大声喝道。

    “我什么都没有干,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我一直待在营地里,信不信由你。”上任圣女冷淡一笑,双手一摊。

    要魂没有,要命一条,就怕你取不走。上任圣女就是这态度。

    “好,既然你如此说,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七公主喝道。

    “不用客气,有什么本事尽管拿出来吧。”圣女冷笑着道。

    苗八可是经历过大同城里那桩惨案的,他比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他什么话也没说。

    既然上任圣女不想辩解,他当然也就没法辩解,看来白莲教在塞外杀的人还是少了些,立威不足,随便什么人带着一万多人就敢杀上门来,他奶奶的。

    苗八心里忿忿然想到。

    “钦差殿下,这是我们兀良哈跟白莲教妖人之间的过节,跟您没有关系,希望您能置身事外。我们决不会打扰大明使节团。”七公主这才对一边的况且拱手道。

    况且点头:“好,你们尽管玩,我就看着不说话。”

    三娘子急了:“况且,你什么意思啊,怎么撒手不管啊,这事你最清楚啊。”

    况且苦笑,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啊,什么叫他最清楚啊。他是清楚,刚刚逃过生死劫,自己的魂儿刚刚回到身体里。

    “来人,动手,尽量活捉,除了三娘子公主外,其他的人敢反抗者格杀勿论。”七公主大声道。

    “且慢!”一旁的乌蒙大叫起来。

    因为他已经看到哈桑的将棋准备挥下,一旦挥下,鞑靼的六千精锐骑兵就会冲击兀良哈的一万人,战斗将会马上打响,可是他们瓦剌族怎么办啊?难道要加入兀良哈的队伍作战,帮着灭鞑靼还有白莲教的人?

    按照联盟关系理当如此,但是三族全面大战这样的大事,必须得三族可汗才能定夺,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万夫长能决定的。

    “小七,等一等。”玉公主也大叫道。

    “等一下!”这是萨蛮在大声喝道。

    萨蛮自到来后一直没有发声,都是七公主在发号施令,可是玉公主一说话,他就跟听到圣旨一般,自动成了传令兵了。

    兀良哈的人本来已经动了,听到萨蛮的声音又都停住了。

    这其实是打仗的大忌,打仗讲究令行禁止,又讲究一鼓作气,再鼓而衰,三鼓而竭,命令发出后,在大军刚刚发动的时候强行禁止,这对士气是一种无形的伤害,就像车子刚刚发动跑起来了,马上一个急刹车,对车子的损害当然不小。

    急刹车只是对车辆有磨损,甚至会有大的隐患,但顶多不过报废一辆车子,但是现在萨蛮这样做,将会给一万多人的大军造成伤害。

    乌蒙和玉公主喊停,对兀良哈的人当然没用,士兵已经开始启动了,如果没有萨蛮叫停,这会儿兀良哈和鞑靼的大军已经混战在一块了。

    “小玉,你有什么话要说。”萨蛮一脸痴情地看着玉公主道。

    “什么小玉大鱼的,别恶心我了二哥,要不是这个贱人,三弟会落到这地步吗?我先跟白莲教的妖人算账,咱们的账也有的算呢。”七公主怒道。

    况且心里一乐,差点都为七公主鼓掌了,太霸气了,丝毫不畏跟鞑靼和白莲教大战不说,顺带着还约战了铁木玉花。她这是唯恐敌人不多啊。

    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这就是标准的范本,比花木兰一点也不差,和穆桂英也能打个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