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失落叶/天行

第九百五十四章 那个人好像是一条狗

    不久之后,宴会厅的人一一走了出来,不少人走过来跟我和烟光残照寒暄,国服前五十名公会的盟主级玩家都在这里,其中也有不少有一面之缘的人,加上我和烟光残照的人缘还不算太差,于是周围很快坐了一大群人。

    又过了几分钟,苟小宁、张进出来了,周围簇拥着一群玩家,其中以沈丘白最为甚,他甚至已经跟苟小宁勾肩搭背了,至于烛影乱、战天则在一旁陪着笑,何艺、绯月则喝酒喝得俏脸微红,都告退回酒店休息了,留下了鬼谷子、果决等人作陪。

    ……

    KTV,大包厢,足以容纳二十多人。

    人太多,所以分成了两帮人,国服前十公会的正副盟主级玩家都在一个包厢里,于是,烟光残照、鬼谷子、刘缺等人也都在,跟我坐在一桌旁边,喝着洋酒,看着众人玩耍,早上起得太早,根本没心思唱歌,只想早点回去休息。

    “诸位诸位……”

    苟小宁早就喝多了,脸色通红,一脸笑容的看着我们,让人把点歌的声音关掉之后,晃了晃手里的酒杯,笑道:“今天我特别开心,因为……因为平时仰慕的一群大神都到场了,见到了天王级的竹影、战天,还见到了沈丘白老弟,哈哈哈……还有被称为国服最强骑士的丁牧宸老弟,此外,还有很多很多人,我在虚拟部工作的时候,你们的名字可都是如雷贯耳的啊!”

    大家纷纷客气道:“苟主任谬赞了。”

    “来来来,喝一个!”

    大家一一喝了下来,而我也干掉了杯子的高浓度洋酒,顿时只觉得胃里抽搐了一下,很是难受。

    战天微微一笑,道:“主任,能不能先透露一下,明天上午会议的十大主将,到底是哪十个啊,我们现在都憧憬得很啊!”

    “放心。”

    苟小宁哈哈一笑,道:“身为天王级的玩家,战天老弟你还担心自己不是主将?”

    “有我?”

    战天不禁失笑:“好,多谢苟主任栽培了。”

    “客气什么。”

    苟小宁举起酒杯,对着我们一扬,笑道:“这个包厢里虽然有十几个人,但所属的公会却只有十个,大家难道还看不出我的用意吗?”

    众人纷纷点头,脸上满是笑容,诚然,这个包厢里的玩家,差不多也就能代表国服最强的十大公会了。

    ……

    继续喝酒,战天一挪屁股就坐在我的旁边,直接搂【免费小说网 更新快】着肩膀,嘿嘿一笑:“夕掌门,来几局梭哈,一局半杯,敢吗?”

    我瞥了他一眼:“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战天盟主的脸皮真厚,伙同银狐打过我们北辰多杀次了,居然还好意思找我喝酒!”

    “哈哈哈哈~~~”

    战天咧嘴笑道:“内部的公会战,那不是小菜一碟吗?大家享受一场游戏罢了,现在服战开了,我们就不能再小心眼了,而应该携手同心,一起把中国战区的声威打出来,你说呢?”

    我举起酒杯,笑道:“那就先喝半杯好了。”

    “来,干了!”

    “干了!”

    战天确实是一个枭雄,脸皮与器量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而且眼界不是一般的高,这样的人在战天盟一天,战天盟就一天不会衰落。

    不久之后,鬼谷子也加入了,坐在我们对面,道:“来之前,何艺老大跟我说了,让我跟夕掌门好好的喝一杯,在国战里,古剑和北辰是要南北呼应的。”

    “嗯,应该的,干了!”

    我也不管那么多了,一仰头就是半杯酒下去了。

    战天则笑道:“小鬼,你之前不是嚷嚷着要跟夕掌门一决胜负,证明国服最强骑士是谁的吗?怎么现在,突然怂了?”

    “谁怂了?”

    鬼谷子瞪眼道。

    “这么说,你服了?”战天一脸挑事的笑容。

    “不服!”

    “那你就跟夕掌门插旗啊!”

    “打不过。”

    “那你还说不服?”

    “是啊,我打不过他,但我就是不服,不行吗?”鬼谷子十分坦荡。

    战天一脸心服口服:“行吧,我陪你俩再喝一杯,就冲着你现在的脸皮和境界。”

    ……

    不多久后,大家都已经有七八分醉了,洋酒劲大,今天喝的浓度也高,所以没几个人能真正扛得住的,烟光残照、战天等人不多久后都开始眯着眼了,我则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官方论坛,都是讨论关于国战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人晃晃悠悠的走来,正是苟小宁。

    他一脸笑容,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笑道:“丁老弟,今天多谢你不远千里来到北京捧场啊!”

    “应该的。”

    我微微一笑:“国战在即,北辰是国服前十公会嘛,所以责无旁贷,我们应该来的。”

    “嗯。”

    他眯着惺忪的眼睛,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哦?什么秘密?”

    “战略办公室打算建立四大战区,把国服的版图分为四个战区,所以会有四个主将会被任命为战区指挥,丁老弟你是国服最强的玩家之一,就连那漂亮的女主持都说你是地表最强了,再加上你的北辰公会实力也超强,所以,你可内定的总指挥人选啊!”

    “哦,这样啊?”

    我不禁一喜,笑道:“那……多谢苟主任栽培了,我们北辰一定会不负使命,打出一场精彩的国战,扬我国威的!”

    “不过……”

    他目光中透着淡淡的狡黠,笑道:“内定为总指挥也是有一点条件的。”

    “条件?”

    我皱了皱眉:“什么条件?”

    苟小宁声音很轻,笑道:“再过几天,我和部门里的几个同事会飞往韩国一次,考察学习韩国的游戏产业链,而你们北辰又是国服最强的公会之一,所以你派出管理层的人跟我一起去一趟韩国吧,这可是一次难得的学习的好机会。”

    “哦……这样啊,我让林澈陪你去吧?”

    “不用。”

    他眯着眼睛,笑道:“我看……今天跟你坐在一起的那个北辰的副盟主,叫苏希然,对吧?就她好了,让苏希然陪我去一趟韩国,考察三天。”

    “希然?”

    我微微怔了怔,道:“希然一般只负责公会的内务,要说学习游戏产业链什么的,她也不在行啊。”

    “你还不明白吗?”

    苟小宁一双目光中透着意味深长,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让你派苏希然去韩国三天是为了考察学习吧?我的意思是,苏希然那个女孩子,我相中了,只要你让她陪我去韩国三天,吃喝睡都陪着,我自然会提拔你和北辰公会的,考虑一下吧!”

    “你……你……”

    我浑身剧烈颤抖,内心一股怒火腾然而起,脑袋里瞬间一片空白,猛然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站起身道:“你什么意思?”

    “我没意思啊……”他故作无辜道。

    这时,所有人都惊到了。

    刘缺急忙起身:“夕掌门,怎么啦?”

    烛影乱也一愣:“今夕何夕,你这是……”

    烟光残照急忙走过来,扶着我的肩膀,低声道:“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

    “是啊。”

    紫衣侯一脸诧然:“夕掌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苟小宁站起身,握着酒杯,笑道:“丁老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聊着聊着突然发那么大的火,我也没说什么啊,只是……”

    “畜生……”

    我低声咒骂一句,直接转身,出门,来到走廊上的时候猛然将装满酒的酒杯摔在了地上,“蓬”一声摔得碎片乱飞,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

    “阿夕,别走得那么快啊!”

    烟光残照急忙追上来,而后面,则是苟小宁的冷笑声,以及沈丘白的声音:“今夕何夕喝醉了,大家不必管他,服务员,把地上的玻璃扫一扫,我们大家继续啊!别因为他喝醉了就打扰了我们几个的兴致,对不对?”

    一路走到大厅,然后上楼,直接来到我和唐韵、苏希然居住的十五楼,来到电梯大厅,打开窗户,夜晚的冷风一吹,顿时冷静了许多。

    “他说了什么了?”身后,烟光残照问道。

    我依旧气得浑身发抖。

    “到底说了什么?”烟光残照走上前,跟我并肩看着窗外,道:“说实在的,跟你认识了那么久,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愤怒过,他一定是……严重触及了你的底线了吧?”

    “真是个畜生……”

    我深吸了口气,平息心情,道:“他让我派苏希然陪他三天。”

    “什么?!”

    烟光残照一愣,转而脸上满是盛怒:“CTMD,这个狗东西怎么敢这么肆无忌惮?!”

    ……

    “不对……”

    几秒钟后,烟光残照皱眉道:“他是在故意激怒你,这个人多半已经调查过你了,所以知道苏希然在你心里的份量,简单的一句话就足以激怒你,让你作出刚才那样的顶撞行为,但你却又没有抓到他的把柄,除非你刚才录音作为证据。”

    “没有。”

    我只觉得浑身发抖:“只是……只是我没有想到,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你说,一个人怎么可以像是禽兽一样?那可是希然啊,为什么会有人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烟光残照拍拍我的肩膀,目光深深的说道:“在绝对权力下,人的**被无限放大,你觉得跟畜生会有区别吗?我倒是觉得,有时候还不如畜生。幸好,你刚才忍住了,只是摔碎了一只杯子罢了,如果你当场揍了他,恐怕整个北辰公会都要受你连累。”

    “他们能怎样?”

    “你想想当年的陆尘、唐龙事件,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他淡淡一笑:“作为朋友和兄弟,我就只有一句话,既然没有证据,这件事该忍就忍了,你是北辰盟主,你是要做大事的人,作出决定之前,先为你身后的两万兄弟考虑一下。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而苟小宁就是一个正宗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