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天机神树与造化之力

    素辛没有再继续跟老板娘纠缠这个问题。

    此时,街道上的送葬队伍已经彻底乱了套。

    不管老妪如何的哀求,另外几个脚夫说什么都不肯再抬棺了,甚至连之前的工钱都不要了就要离开。

    而那个受伤的脚夫此时已经脸色发白,气息奄奄。

    刚才素辛看的清楚,脚夫受的只是皮外伤,而且看对方身形就是常年做重体力活的,摔一跤不至于到这种程度。

    没想到只是须臾之间,情况就变得如此严峻。

    周围人群已经围了一圈,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关切中充满深深的畏惧。

    素辛拨开人群,进入里面。

    因为是一个陌生面孔,而且还是一个年轻姑娘模样,立马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甚至有人急切地挤眉弄眼地劝着“不要去,小姑娘,我看你是外地人不明白,你不要过去,要惹晦气的……”

    另外有几个声音也跟着附和着。

    素辛并不觉得这些人是因为冷漠无情,相反,其实他们心底都有一份善良,要不然也不会去劝别的人。

    因为他们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这里围观的所有人,他们背后都代表的是一个家庭,他们也有自己的父母,丈夫(妻子),子女。

    若是因为自己好管闲事而让整个家庭惹上那些东西,那才是整个家的罪人。

    素辛朝那些对自己劝导的人善意笑笑,微微点点头,表达心中谢意,算是承了他们的情。

    就看到一些人开始双手合十地祷告着。

    邢母此刻跪在地上,朝周围的人恳求着,只要帮她把儿子送到山上入土为安,她愿意来生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没有一个人动,专门抬棺材的脚夫都受伤,气息奄奄,谁还敢上啊?

    这可不是因为你一时好心一时心软一时可怜就能解决问题的。

    邢母看到终于有一个人近前,不管不顾地朝素辛磕头,“求求你帮帮我这个老婆子吧,求求你发发善心,好人好报……”

    而另一边,那邢家娘子用自己的手绢给那脚夫包扎了伤口,仍旧于事无补,急的不得了。

    此时看到素辛过来,一看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家,而娘却还在那里一个劲儿地磕头恳求。

    且不说一个姑娘家能帮上什么忙,再说了,这件事真的是太邪门了,就算对方愿意帮,也不过是害了人家。

    邢家娘子连忙过来,很是歉意地说道:“那个…这位妹子,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等会…应该衙门的人就要过来了,你,你还是请回吧。”

    素辛说道:“无妨,我看看这位大哥,他的伤有些不简单,我先给他看看。”

    说着径直走向倒在地上的脚夫旁边。

    脚夫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背微微有些驼,黝黑皮肤,身体很壮实。

    此刻双眼紧闭,牙关紧咬,面色发青。

    被棺材砸中的那只脚此刻已经开始发黑,伤口出流出黑紫的血水,腥臭难闻。

    左眼视线中,一层淡淡的白雾在伤口上凝聚不散,并且逐渐向脚夫全身蔓延。

    而在那白雾的中心,素辛“看到”有一溜白色的东西。

    这是……

    素辛意念一动,以神树之光包裹在手上,然后将那白色东西拈了起来。

    是一块大概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纸屑。

    又是这玩意儿!

    人们伸长了脖子,望着素辛手中的东西。

    都觉得很奇怪,刚才看那脚夫的伤口上,明明什么都没有的,怎么那姑娘却拈了一溜纸屑?

    将这纸屑拿掉,脚夫的情况没有恶化,可是任由这样下去的话,这只脚算是彻底废了,而且整个人也会元气大损,至少要减寿十年!

    素辛突然间想到了然大师的丹丸,要是自己也懂得如何炼制那些丹丸的话就好了。

    这时,灵儿说道:“小素素,你试试神树之光,其中蕴含了天地造物的法则,或许有用。”

    素辛“嗯”了一声,虽然以前还没用过,不过试一试却是没错的。

    意念一动,将手上的一缕绿光凝聚一团,拍到伤口上。

    这时,只见绿光竟是慢慢地将附着在伤口上的邪祟秽气吸收,甚至连白雾也尽数被绿光收了去。

    而后,伤口地方渐渐恢复本来的颜色,流出的血也变成了鲜红,更没有腥臭的气味。

    人们啧啧称奇,对素辛更是刮目相看,真乃神医啊。

    素辛见天机树的绿光果真有效,又用绿光扫了两遍,直到伤口慢慢止住血,消了炎才罢手。

    不过一会,脚夫幽幽醒来。

    啪啪啪——

    人们热烈鼓掌吆喝着。

    嘈杂声猛地一顿,围观的人群让出一条道,一队腰间挎着大刀的衙差快步走了过来。

    邢母刚才求素辛,素辛却去弄脚夫了。

    此时邢母连忙跪着爬到衙差前,磕头恳求,求他们可以帮着把儿子送上山,入土为安。

    这在其他地方可能是很不可思议的,衙差又不是抬棺匠。

    可是这些衙差竟是没有反驳邢母的话,一个将邢母搀扶了起来,说道:“邢大娘你先不要着急,我们这里人手不够,等一下再帮你们把棺材抬上山…”

    素辛一听,衙差竟是直接答应了邢母的恳求!

    邢母千恩万谢。

    其中领头的衙差注意到素辛这边,说:“还有人受伤了?”

    那少妇忙向差人行了一礼,道:“回大人,刚才抬棺的时候,这位大哥摔倒了,幸好这位妹子及时相助,现在情况总算好转了。”

    她话音刚落,周围人群响起纷纷附和的声音。

    领头的衙差是一个青壮男子,身形高大,皮肤黝黑,面相很是威严。

    朝素辛上下打量一番,一手搭在刀把上,问道:“你是外乡人?”

    素辛点头:“我叫素辛,来自秭归县。在秭归县开了一家零零侦探社,专门帮人处理一些疑难的或者自己不放方便去处理的事情。五天前受人委托一件案子,特地前来www.freexs.org办理。刚才见这位大哥受伤,秉着职业的本份,所以出手帮了一下。若是差人大哥有什么用得着素某的地方,尽管告知,素某定当全力相助。”

    “秭归县?零零…侦探社…素辛?”

    赫岩重复了一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