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去准备吧

    “我在农村开过拖拉机,能行吗?”东西说到。

    “够用!”孟亮点头。

    “那行,亮子你带他俩去仓库那边看看,熟悉熟悉环境……”我冲着孟亮说到。

    “你俩跟我走吧……”孟亮站起身招呼着东西南北两个人。

    “谢谢了,恩人。”东西十分客气的冲我说到。

    “别叫我恩人,听着别扭,跟他们一样叫我叶子就行……”我拍了拍东西的肩膀说道。

    “成!”东西重重的点点头,随后二人跟着孟亮走出了办公室。

    三人走后,我点了根烟坐在电脑前,鼓捣了一会后,没啥意思,我就把我多年没上的qq打开了。

    我这刚一上去,电脑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

    无数个对话框弹了出来,有的是加我好友的,有的是群,反正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全是乱七八糟的广告。

    我拖动着鼠标,一条条浏览,发现除了学校的几个男生跟我说过话以外,一个娘们搭理我的都没有,就在我伤心欲绝的时候,突然看见了一个女生的头像闪动,我欣喜若狂的点开一看。

    操他妈的,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

    我失望的关掉了qq,靠在椅子上准备休息一会,就在我快睡着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我拿出手机,是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十分露骨的一句话:“帅哥,想我了吗?”

    “你谁啊?”我看这个号码是h市本地的,在h市我认识的女的真的不多,但也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对面很快就恢复了我一句:“讨厌,这么快就给人家忘了啊?”

    短信后面还加了一个生气的小表情。

    “这谁啊?”我越想越觉得奇怪,莫非是我们后宫哪个娘们暗恋我,想来想去,我也想不明白,只好又回复了一条:“你到底是谁啊?”

    “哼,负心的家伙,这才几天啊就把人家忘了!”对面的回复速度奇快无比。

    我看见短信愣住了。

    这他妈是不是找错人啦?这些天我除了苏稣也没接触过别的女的啊,于是我又编辑一条短信:“姐们,你找错人了吧?”

    “你不是叶寒吗?”

    “哎呀我艹,这他妈遇上鬼啦,还知道我名字!”

    我拿起手机直接给对面拨了过去,但是对面没接,于是我又回复了一条:“你到底是谁?”

    两分钟过去了,对面没回话,但是发了一条彩信。

    我心情十分忐忑的打开了彩信。

    “我艹!”我看着手机惊呼道。

    图片上面是一条十分诱人的大腿,姿势相当撩人,很白很长……

    “好看吗?”对面的短信再次发了过来。

    “……你是整特殊服务的?”我尽量平复内心的激动,对着裤裆,狠狠按了一下,再次问道。

    “啥叫特殊服务?”对面问道。

    “小姐!”

    “滚!”

    “……你到底是谁?想干啥?”半天我一直重复这么一句话。

    过了大概三分钟,对面回了一条:“我想你了?”

    “滚犊子,老子有媳妇了!”我又问了一句。

    “……你媳妇是谁啊!”

    “是谁跟你有啥关系!”

    对面半天没有回复我,而是直接给我打了过来。

    我瞬间接听了电话。

    “叶寒,你刚才说谁是小姐呢?”对面的声音很熟悉,但是我又想不起来。

    “你谁啊?有病啊!”

    “苏稣,你看他怎么跟我说话呢!”对面没有搭理我,而是冲着别处说到。

    “你活该!”另一头传来了苏稣的声音。

    此时我心中窃喜,幸好我没有被大腿所迷惑,因为我看见了苏稣家的沙发,所以我觉得这个人肯定是苏稣弄过来试探我的,还好哥坚持住了最后一丝底线,没有犯错。

    “刚才张珂跟你闹着玩呢,没事了……”苏稣抢过电话喊道。

    “……”

    还没等我说话,苏稣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这他妈城市套路深啊,我得回农村……”我放心手机心有余悸的说到。

    ……

    另一头,孟亮带着东西南北俩人来到了酒窖。

    “这地方就是你们工作的地方,每天核对一下酒的数量,然后平时没啥事在附近溜达溜达就行,没周一进货,到时候我再教你们!”孟亮指着酒窖说到。

    “明白!”东西南北点点头。

    “这个是你俩住的地方,地方不大,还有点潮,先将就吧,等以后给你俩换个好的……”孟亮走出酒窖指着旁边的屋子说到。

    “挺好得了,比俺原来那个强多了……”南北看着屋子,十分满意。

    “那行,没啥事你俩就收拾收拾,一会有人把床给你俩搬过来。”孟亮点点头说到。

    “好!”

    “好好干,有啥不满意的跟我……”孟亮拍了拍南北的肩膀,然后转身走出了屋子。

    屋内就剩下东西南北两个人,俩人放下行李,坐在椅子上。

    “恩人们对咱俩真好……”南北十分开心的看着屋子里的东西。

    “南北,这恩咱俩得记着!”东西沉默了一下说道。

    “记着呢!”南北重重的点点头。

    h市某农村,高嘉团伙大本营。

    “咋样了?”

    高嘉应该是刚吃完中午饭,叼着根牙签,晃晃悠悠的走进地下室。

    “昏过去了……”牛磊端着盒饭回道。

    高嘉听完没吱声,走到赵四两的身边,提了提裤线,蹲了下去。

    “别jb装了……”高嘉打量了一下赵四两,皱眉说道。

    赵四两浑身是泥,外加上伤口流出的鲜血,看上去十分埋汰。

    “不起来是不是?”高嘉看赵四两没反应,皱眉喊道。

    “牛磊!”高嘉站起来喊道。

    “别别,大哥,我求你了,别折磨我了!”赵四两突然睁开眼睛,抱着高嘉的脚腕哭着说道。

    “这滋味不好受吧?”高嘉笑了笑问道。

    “你们打我骂我都行,但是没事就他妈扒我裤子,我真受不了啊大哥!”赵四两表情奔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咋地?扒你裤子你有意见啊?”牛磊听到这话马上不乐意了,放下盒饭瞪着眼睛问道。

    “没没……”赵四两连忙摆手。

    “这还差不多……”牛磊满意的点点头,拿起盒饭接着吃了起来。

    “四哥,还是那句话,我们图财不图命……”高嘉递给赵四两一根烟说道。

    “我明白!”赵四两贪婪的接过香烟,连忙点头。

    “啪!”

    高嘉拿出打火机给赵四两点上烟,然后接着说道:“罪你也没少受,想明白没?”

    “啥玩意想明白没?”赵四两一口烟直接裹进去半根。

    “看来,你觉悟还是不够,磊子,吃完继续……”

    “稳妥!”

    高嘉站起来就准备走,但是被赵四两给拽住了。

    “啥意思啊?四哥!”

    高嘉扭头皱眉看着脚边的赵四两。

    “呼!”

    赵四两深吸了一口烟,缓缓说道:“我有办法给你们钱!”

    “啥办法?”高嘉一乐,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让我给我妈打个电话,我妈不会不管我的!”赵四两沉默了一下说道。

    “有这法你咋不早说?”高嘉一愣。

    “……”赵四两低下头没说话。

    “那你现在给你妈打电话能行吗?”高嘉眉头一皱。

    “只能试试!”赵四两手上的烟已经烧到了棉花,但是他依旧用力裹着。

    “那行,你试试吧!”

    高嘉无奈的掏出手机扔给了赵四两,赵四两接过手机以后,看着手机沉默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拨了过去。

    不一会对面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找谁?”听筒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妈,是我!”赵四两用力咬着嘴唇,声音颤抖的说道。

    “小四!小四!是你吗?”对面情绪非常激动的喊道。

    “是我!妈!”赵四两喊出那个妈字的时候,声音沙哑,眼泪刷刷的往下掉。

    “小四,别哭!别哭!告诉妈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对面也带着哭音问道。

    “没有,妈你最近过的好吗?”赵四两擦了擦泪水,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妈挺好的,你怎么样啊?吃的好吗?住的好吗?”

    “都好……哇!”说到这赵四两又哭出了声音。

    “啥情况啊?”牛磊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赵四两的异样,走到高嘉身边问道。

    高嘉摇了摇,没说话。

    “别哭,孩子别哭,有啥事跟妈说!”对面有些着急的喊道。

    “妈,我被人绑架了……”

    “什么?你说什么?”对面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被人绑架了妈,你让我爸救救我!”赵四两接着喊道。

    “……”对面沉默了。

    “妈,让我爸救救我!”赵四两撕心裂肺的喊道。

    “啪!”

    高嘉抢过电话,直接按了关机键。

    “你让我再跟我妈说一会不行吗?”赵四两满眼泪水绝望的望向高嘉。

    “时间长了容易被定位!”高嘉收起手机轻声说道。

    “上一次我跟我妈通话是我十岁的时候,我现在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你他妈让我多说几句不行吗!”

    赵四两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说话声音很小,像是对自己说的,也像是对高嘉说的。

    高嘉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地下室。

    牛磊找出几张纸巾扔给了赵四两,撇嘴说道:“大老爷们,哭啥啊?大不了我不整你了……”

    “我想我妈!”赵四两捡起地上的纸巾,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说道。

    “你跟你不住在一起?”虎子问道。

    “我很小的时候,我妈就被我爸赶走了……”

    “……”

    牛磊跟胡子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说话,整个地下室一片寂静。

    ……

    “咋样?有进展吗?”管子看高嘉回来以后抬头问道。

    “没有……”高嘉无奈的摇了摇头。

    “呵呵,你这情绪有问题啊!”管子笑了笑说道。

    “赵四两有几个媳妇?”高嘉躺在床上问道。

    “不知道,应该不少吧……”管子摇了摇头。

    “这个赵四两的母亲是谁你知道吗?”高嘉接着问道。

    “不知道!”管子接着摇头。

    “明天赵三要是再不给钱,就把他放了吧!”高嘉用力搓了搓脸,随后蒙上了大被。

    管子接着玩起了手机,屋内一片寂静。

    另一头,h市某餐厅内。

    “哗哗哗……”水池里面的水已经溢了出来,但是水池旁的中年妇女毫无察觉,依旧对着电话声音沙哑的喊着:“小四,小四!”

    这个满脸沧桑的中年妇女就是赵四两的亲生母亲,周琴。

    周琴虽然才四十多岁,但是双鬓早已斑白,看上去就跟六十多岁没什么区别。

    她对着手机喊了一阵以后,发现没人说话,无奈放下手机,然后疯了一样跑出后厨。

    “你干啥啊去啊?”前台的老板娘看见周琴跑出来以后,扯着嗓门喊道。

    “我家里有点事!”周琴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

    “走了你就别回来……”老板娘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尖酸的说道。

    周琴似乎没有听到这句话,疯了一样奔跑在马路上。

    半个小时后以后,周琴回到家中。

    周琴的家位于h市著名的贫民区,老化的楼盘,多年无人问津,住在这里的一般都是外来的农民工还有一些靠着低保过日子的孤寡老人,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经济能力的人,都不会住在这里。

    周琴的家,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屋子内除了一张床一个老旧的衣柜以外,什么都没有。

    而且屋子朝北,阴暗潮湿,不开灯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在哪?在哪?”周琴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力翻查着衣柜。

    “哪去了啊?”周琴急的眼泪刷刷往下掉。

    “啪嗒!”

    这个时候一个老式红色的笔记本掉落在地上。

    当周琴看见笔记本的时候,身体一愣,随后半跪着捡起了笔记本。

    看着手中的笔记本,周琴久久不敢打开,因为这个本子中记录着太多太多可怕的回忆,足以让一个人一辈子都不堪回首。

    周琴惊慌恍惚的看着笔记本,突然抱着脑袋,表情十分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二十年前。

    那个时候的周琴还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那个时候的大学生跟现在的大学生肯定是不一样的。

    那是学问跟能力最好的证明,这么说吧那个时候的大学生现在混得都不会太差,最起码也得是中产阶级。

    周琴家庭环境很好,父母都是老师,在周琴上高中的时候,她找了一个男朋友,俩个人青梅竹马,最后还一起上了大学。

    但是好景不长,赵三偶遇了周琴,并对周琴的姿色所吸引。

    那个时候的赵三,年轻气盛,而且不懂法,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

    后面的故事很老套,但是很真实。

    赵三绑架了周琴,直接带回赵家村,关在了自己的猪圈里。

    本来生活一片大好的周琴,突然沦为了赵三的玩物,赵三性格暴躁,但是心思缜密,周琴的三次逃跑,两次自杀都被赵三所阻拦,后来周琴也就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那段日子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而且赵三不仅一个人强奸她,有时候还会把她送出去让别人玩弄。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两年,赵三厌倦了周琴,而周琴却在一直计划着报复赵三。

    二十年前的一个深夜。

    赵三手里端着,走进了周琴所在的猪圈。

    “求求你不要杀我……”周琴跪在地上,哭泣着祈求道。

    “你不是一直想死吗?”赵三举着猎枪笑道。

    “我不想死……”

    “不死干啥,等着报复我?”

    “我有必须活着的理由……”周琴哽咽着说道。

    “什么理由?”赵三看着周琴发红的眼睛,双手有些颤抖的问道。

    “你不能杀我,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哈哈!”周琴疯了一样大笑起来。

    赵三看着周琴,瞪大了双眼,随后一嘴巴抽到了周琴的脸上。

    “哈哈哈!”周琴嘴角流着鲜血,但是依旧没有停止大笑。

    就这样,周琴活了下来,并且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

    但是由于周琴营养不足,孩子生下来只有四两,赵三给这个孩子取名赵四两。

    后来,周琴一直没有走,一直留在赵三的身边照顾孩子,一晃十年过去了,赵四两长大了,他开始嫌弃自己的母亲,最后赵三赶走了周琴,周琴一人流浪到了今天,十年前的手机她一直没敢换,因为她知道他儿子会给她打电话的,足足等了十年,她终于接到了他儿子的电话。

    命运往往都是这么喜欢戏弄人,周琴走后,赵三有了很多女人,但是没有一个怀孕的,所以到现在只有赵四两一个儿子。

    周琴双手颤抖着打开了红色笔记本,打开了那段毁了她一辈子的过去。

    这本日记是周琴在赵四两出生的时候开始写的,足足写了十年,日记本的最后一页,上面记着一个电话号码,没有写名字。

    “滴滴滴滴滴!”

    周琴泪眼朦胧的在手机上按出笔记本上的号码。

    “嘟!嘟!嘟!”

    一声声盲音,宛如针扎一般刺痛着周琴的心。

    “喂?”赵三声音平淡,他知道是周琴给他打的,因为这个号码他一直存着。

    虽然周琴打电话之前做好了心里准备,但是一听到赵三的声音,她还是崩溃了。

    “啊!啊!”周琴对着电话大声嚎叫道。

    另一头的赵三微微皱眉,但是并没有挂断电话。

    周琴哭了能有四五多分钟,终于恢复了正常。

    “小四被绑架了,他给我打电话让你救救他!”周琴声音沙哑的说道。

    “呵呵,看来这次是真的了,都把你搬出来了……”赵三无奈一笑。

    “他也是你的儿子,我希望你救救他。”周琴咬牙说出最后几个字,她很讨厌赵三的笑声,很恶心。

    “我明白了!”

    “他要是出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赵三沉默了,随后接着说道:“你最近过的怎么……”

    赵三那个样字还没说出来,周琴就把电话挂了。

    “啊!”

    “啊!”

    周琴跪在潮湿的地板上,放声大哭,她这一辈子真的很不容易,很难。

    ……

    另一头,赵三接完周琴的电话以后,飞快的翻查着手机通话记录,他再找高嘉的电话。

    上次他以为赵四两是在骗他,所以他没有着急,但是现在不一样,知道了是真的被绑架以后,赵三也开始慌。

    赵三找到电话以后,直接给高嘉拨了过去。

    “三爷,啥事啊?”高嘉看见是赵三打过来的,知道赵四两的电话起了效果,心情非常不错的笑道。

    “别废话,多少钱,怎么交易?”赵三上来非常直接的问道。

    “七百万,先钱后人!”高嘉顿了一下说道。

    “前天你还说五百万!”赵三咬牙低声说道。

    “对不起涨价了……”高嘉把赵三的心理拿捏的非常准,一点都没有让步。

    “行,七百就七百,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三爷,我没工夫跟你讨价还价,明天早上万家村村口会停一辆捷达车,你把现金放进车里就行了……”高嘉直接打断了赵三的话,非常强势的说道。

    说完之后高嘉又补了一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刷刷刷!”

    赵三放下手机,拿出纸和笔,快速记录着高嘉的电话号以及交易地址。

    写完后,赵三拿起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磊子,你过来一趟。”赵三皱眉说道。

    “好!”

    三分钟以后,孙磊不太熟练的拄着拐杖走进了赵三的办公室。

    “坐!”赵三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说道。

    “啥事啊?”孙磊费劲吧啦的坐到了赵三对面。

    “等会你让财务准备七百万现金。”赵三抬头看了一眼孙磊,低声说道。

    “怎么了?”孙磊看出了赵三的异样,伸个脖子问道。

    “小四被绑架了,明天早上你拿着钱,去这个地方,把钱放在捷达车里面……”赵三搓了搓脸,把纸推到了孙磊面前。

    “不用报警吗?”孙磊问道。

    “报警风险太大,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啥……”赵三摇了摇头。

    “知道对面是谁吗?”孙磊接着问道。

    “你的问题有点多……”赵三的表情很烦躁。

    “……我知道了。”孙磊皱眉点点头,脸色有些难看。

    “明天多带几个人过去,路上一定要小心……”

    “明白!”

    “那行,你去准备吧!”孙磊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