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0章 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和精明的人合作,很可能反被算计。和一般智商的人合作,更能争取到利益,甚至将对方控制住。

    这两点,罗子凌完全认同。

    因此,在凌若楠直接说明这一点后,罗子凌完全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他能得出结论,陈一平肯定比陈一和精明。

    他也非常期待和陈一平的会面。

    和很多大佬级的高手已经交过手,罗子凌不畏惧任何人。

    陈一平再厉害,他也不畏惧什么。

    他想与更厉害的人过过招,以提高自己的“实力”。

    凌若楠还有事要处理,因此罗子凌并没再打扰她,而是回房间洗澡,准备休息了。

    洗完澡,习惯性地拿出手机,看到杨青吟给他发过好几条消息。

    “学弟,在忙什么呢?”

    “你知道么,今天我去看爷爷的时候,他和我聊了很长时间。你猜,他和我说了什么?”消息后面还有几个羞羞的表情。

    过了十几分钟后,她又发了一条,内容是:“居然不理我”

    消息后面还有几个不高兴的表情。

    看最后一条消息发来的时间,距现在已经半个小时了,罗子凌赶紧给杨青吟回了条消息。

    “今天出去有事了,回来后,又和我妈聊了一会,没看手机。”

    “今天你爷爷和你说了什么?肯定是说我的坏话吧?”

    罗子凌连续回了两条消息。

    他还想再发一条的时候,杨青吟的消息回过来了。

    “恭喜你,猜对了”

    罗子凌删了原来输的那些字,飞快地回了一句:“真的啊?”

    并在消息后面加了一连串的惊讶表情。

    杨青吟回了几个捂嘴笑的表情,然后又是一条消息:“当然是真的,我爷爷说,你这个人心机太深了。如果我跟着你,以后被你卖了,很可能还在帮你数钱。”

    “不可能啊,怎么可能?”罗子凌加了两个郁闷的表情后,又很郑重地回了一句:“如果把你卖了,你又帮我数钱,我想你肯定要数到手抽筋。因为你能卖个天价,数几天都不一定能数完。”

    “去你的”杨青吟发了条语音消息过来:“瞎说,不理你了。”

    “你爷爷到底和你说了什么?”罗子凌的好奇心被杨青吟勾引了起来。

    “我爷爷说,如果凌家能给你资源,那你的成就,比凌家任何一个子嗣都要大。只是,你不愿意成为凌家的子弟,即使他们愿意给你资源也是这样。而你的太姥爷又在提防你,把你当磨刀石用。所以,只要你太姥爷活着,你的处境就很尴尬。你不可能得到很多凌家的资源,你又想努力脱离与凌家的关系,因此,你注定要遇到比其他人更多的麻烦。”

    “因此,他并不看好我,而且还认为,我会死的比别人早。”

    罗子凌的话,让杨青吟大为吃惊:“你居然能想到这些?”

    “他真的这样说?”轮到罗子凌惊讶了。

    “差不多”杨青吟没有否认,“但他说,如果你能活的好好,那你到四十岁的时候,取得的成绩肯定比别人多。”

    “我大概猜到他和你说什么了。”罗子凌理解了杨青吟想表达的意思,“看样子,我现在太年轻了,因此虽然表现不错,但依然不被你爷爷及其他人看好。我想哪,其他人的想法,也和你爷爷差不多。认可我才能的人很多,但看好我的人并不多。甚至,我妈都不看好我。”

    “你的家人不看好你,和其他人不看好你,那是完全两种概念。”杨青吟马上解释了几句:“凌姨他们是担心你出现意外,因此在你的安全和出成绩之间做选择的话,他们宁愿你什么事都不做,平安活下去。而其他人是觉得你很可能是被风摧毁的秀木,不可能成材。”

    罗子凌想了想后,问了杨青吟一个问题:“你觉得,接下来再想对我下手的会是谁?”

    “你为难我了”杨青吟在消息后面加了几个抓狂的表情。

    罗子凌也没催她,而是等她考虑后再回答。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杨青吟才回复消息:“我觉得,最有可能对你下狠手的还是陈家,他们不动则已,一动就会要你的命。但你小心提防他们,他们得手的可能性不高。你最要提防的,还是你没想到的那些人。恨你,但又没表现出来的那些人,或者明面上对你好,但忌惮你,不愿意看到你变成威胁的那些人。”

    “你这话说的太有玄机了。”

    稍一会,杨青吟又回复了条消息:“有一点我一直想说,但又不敢说,怕说错了大家尴尬。”

    “什么话,你尽管说吧”罗子凌在消息后面加了几个微笑的表情。

    “我觉得,如果你外公想置你于死地的话,你可能没办法抵御。”

    这条消息发来后,杨青吟又马上发了一条:“我只是假设,这种假设不一定会出现。”

    杨青吟的提醒,在罗子凌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目前看来,凌明瑞不可能害他。但如果真的到了利益犹关的时候,大义灭亲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罗子凌相信,如果他威胁到凌明瑞,威胁到凌家的根本利益,那凌明瑞对他出手,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罗子凌给杨青吟回了条消息:“谢谢你的提醒。天下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心里绷根弦总不会有错。”

    “没事。”

    回了两个字后,杨青吟又马上发来一条语音消息:“我爷爷和我说了很多你外公的事情。其实,没有他的告诉,我也知道你外公肯定是个很有心机,而且做事情非常稳重的人。能到他们那个地位的人,哪个也不会简单。生于我们这种人家,其他就是一种悲哀。有时候,亲情几乎无关紧要,利益高于一切。”

    “看样子,我应该再找你爷爷聊聊,我想,他现在应该对我另眼相看了,再和他聊聊天,他应该会和我说一些以前不愿意说的话。”

    “那你哪天再过来替他检查一下?”杨青吟的消息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明天或者后天?”

    “也可以”杨青吟没有反对,“不过最好是周末,周末的上午。我们在他那里蹭顿中饭,然后上哪玩一下。怎么样?”

    “好,具体你安排吧1”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