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可怕的飞刀

    两人上台,相对而视,相距不过三米。

    两人都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然而一些老江湖高手已知道,双方已在暗暗蓄势。

    台下同样静悄悄的,大家都没有开口,只是眨也不眨的看着台上两人,他们当然知道,这两位天骄最后的一战,必将是惊天东西石破天惊。

    白龙使看了半晌,忽然问道:“这杆龙枪,可是兵器库里的那杆?”

    唐锋淡淡一笑道:“正是。”

    白龙使微微点头,旋即道:“本来还以为是一杆废铜烂铁,想不到,这杆枪竟有如此不凡之处。”

    唐锋笑着问道:“你是不是也后悔,先前没有选中这杆枪?”

    白龙使忽然笑了,虽然不明显,但众人仍旧能够感觉到他笑声里面,暗含着的戏谑讥讽之意。

    他晃了晃捏在指尖的刀,这才道:“你觉得,我有这柄刀,还会再需要这样一杆几乎成废铁的枪么?”

    唐锋也不否认,点点头:“你的飞刀绝技,确实不错。”

    白龙使沉声道:“这一次,你是不是已打算动用这杆枪?”

    唐锋微笑着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这个了字刚出口,两人蓄势也已到了极点,虽然脚下的黄沙仍平静,周围的竹林也仍旧是风平浪静。

    但是气氛,已经凝固到了极点!

    也就是这时候,周围众人这才意识到,不仅仅是白龙使,那个龙刺使,对于自身气劲的掌控收敛,竟也已经到了滴水不漏的境地。

    “那么,就让我看看你枪法如何!”白龙使忽然一声冷喝,手腕一抖,手中的飞刀忽然呼啸破空射出。

    然而令众人惊诧的是,唐锋却是陡然用力,将那杆玄铁打造的龙枪,一下插入进了黄沙里面。

    飞刀已射出,宛如流光射来,他竟豁然间探手,苍遒狰狞的龙爪手,直接抓向了前方的飞刀。

    下方之人看到这,陡然大惊失色,忍不住惊呼:“是么,这龙刺使,竟然要用肉掌,去接白龙使的飞刀,他疯了不成!”

    唐锋当然没有疯,毕竟他的这只右手,可是经过金龙本院改造过的,早已与普通的手不同。

    当他的龙爪手与飞刀相碰撞的瞬间,登时爆发出铿的一声刺耳金鸣,同时还有四下飞射的火花。

    白龙使面色顿时微变,他实在想不到,对方这只手,竟然真的接住了,这可是生平以来第一次,有人能够凭借双手就挡住了他的飞刀。

    他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也就是这时他才真正明白过来,为何司马酷,会败在此人的手下。

    不过他的飞刀,俨然已领悟了刀意,也飞普通刀剑所能比拟,忽然间,白龙使眉心一动,飞刀竟诡异的变了个方向,从对方指缝之中掠出。

    嗖的一声,飞刀宛如流星,刺向唐锋眸子。

    如果刚才没有看过武龙使的那一战,不知道对方已经领悟出了刀意,对于对方这一刀,唐锋定然会惊诧不已。

    但是这一次,他显然早已预料到了,身形撤退中,反手就是一拳。

    龙拳,阳光下散发着一种璀璨的金光,澎湃的威力宛如排山倒海那般,当场将眼前的飞刀打落在了地上。

    “好家伙,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够凭借肉掌,就打落我的飞刀的,你果然很不错!”

    白龙使这时候竟然还在笑,笑声里充斥着浓浓的倨傲之色。

    原本他整个人都懒洋洋的,但是在这一刻,忽然战意凛然,一双眸子,更是涌现出了腾腾战意。

    众人看到这,显然已经明白过来,先前的武龙使,并没有令白龙使,真正的放在眼里,但是现在的龙刺使,却已令得他燃起了战意。

    换句话说,这个龙刺使,已经有足够的资格,做他的对手!

    白龙使的刀意只是初层次领悟,一经打落在地,已然无法再次调动,他的手腕一番,立刻又出现了三柄飞刀。

    飞刀白芒闪烁,竟俨然已有气劲赋予在上面,之前几次他施展飞刀,完全只是靠着飞刀绝技,然而这一次,飞刀已更不凡。

    在阳光的照耀下,飞刀散发着刺目的白光,令人无法直视。

    “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接!”白龙使冷笑。

    唐锋没有接,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一味的接对方的飞刀,无疑是一种愚蠢的方法,真正最有效的也是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主动进攻。

    所以在对方亮出飞刀的那一刻,他就动了,施展龙形变身法宛如游龙,正面掠了过去。

    “你可真有自信!”白龙使一声冷喝,手中三柄飞刀已射出。

    三道破空之声,众人根本无法看清飞刀的轨迹,只是感觉到半空中,有三道白光忽然一闪而过。

    唐锋忽然探手,探出金光闪烁的龙爪,虚空抓出,刹那间铿的一声,空中爆发出无数火花。

    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一缕缕鲜血,竟从唐锋的大拇指溢出,滴落在黄沙地面上,同时还有一柄染血的刀,同时掉落在地。

    “想不到,白龙使的一柄飞刀又被挡住了,不过看样子,这龙刺使,似乎也不好过,他的拇指已被刺破!”

    然而这还远远不算,就在说话间,唐锋闪电般回身,打出一道龙拳。

    一柄飞刀立刻再次被打落在地,飞刀一旦掉落在地,凭白龙使眼下对刀意的领悟程度,已然无法再隔空调动起来,自然也已失去了威胁。

    然而还剩下最后一柄刀,这柄刀直到现在为止,唐锋还不知道在那里,他甚至没有任何察觉的迹象。

    这最后一柄刀,无疑也是最可怕的一刀!

    唐锋没有再动,忽然站定,甚至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闭上了双目。

    “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不知道,白龙使还有最后一柄刀么?”

    “他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也知道,白龙使眼下的刀,绝不是凭借肉眼,就能看得出来的,所以他才闭上了双目。”

    “肉眼无法看见的刀,那得有多么恐怖啊,龙刺使这一回,能不能,挡得住白龙使的这一刀?”

    “不知道,不过挡住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会被一刀穿喉而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