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指云笑天道1/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九百零二章 慕容军议战守策

    邺城城东,新城,燕国大营。

    慕容垂坐在军帐之中,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他的手中拿着一份塘报,时不时地,他低下头会看着这份塘报几眼,慕容兰与慕容德,还有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麟这几个得力的儿子都站在帐中,气氛凝重,只有火盆中的炭火炸裂的声音,此起彼伏。

    慕容垂缓缓地抬起了头,目光从每张脸上慢慢扫过:“晋军,北府军还是来了,果然名不虚传,从集结在广陵,到打过黄河,不过十七天的时间,秦军挡不住他们,黄河也挡不住他们。”

    慕容宝大声道:“可是我们大燕的军队,能挡住他们!”

    慕容垂微微一笑:“道佑{慕容宝这个嫡世子的字},你要多少人马,挡住北府军?”

    慕容宝自信满满地说道:“据前方军报,刘牢之所带的兵马,不过万人左右,请父王给儿臣三万步骑,足以挡住刘牢之!”

    慕容兰冷笑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银盔银甲,冲天马尾的这个绝色女将,慕容宝不服气地说道:“兰将军{都是慕容家的人,也不用公主长世子短的了,以名加将军称呼},你可是有什么不同的意见?”

    慕容兰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曾亲自跟着北府军在一起战斗过,君川的时候,三千铁甲正面击垮了秦国三万步骑,洛涧的夜里,五千北府军渡河大破秦军梁成的五万精兵,淝水之战,五千北府军老虎部队,正面打垮了几十万秦国精锐,世子殿下,我不知道你何来的自信,三万没有甲骑俱装的步骑,就能挡住刘牢之的一万精兵?”

    慕容宝给慑得说不出话,一边的慕容农和慕容隆对视一眼,缓缓地说道:“兰将军,我们都知道北府军是纵横天下的精锐,但他们毕竟是步兵,在江南河道纵横的地方作战,有利于发挥,可这里是北方,是平原,是骑兵的天下,刘牢之远道而来,从广陵到这里,几千里地,十七天就赶到,一天行军距离高达百里,已是疲师,现在他们背靠黄河,乃是兵家大忌,我军若是放弃围攻邺城,以一部监视苻丕,而以大军主力直扑刘牢之,当可破之!”

    慕容兰摇了摇头:“我们的背后并不安全,除了苻丕之外,还有丁零翟氏的几万贼寇,他们游而不击,从不与我们正面对抗,但一旦找到时机,就会抄掠各地,着实头疼,若是我军正面与刘牢之对峙,背后粮道被丁零贼人切断,那就陷入战无可战,退无可退的危险境地!”

    慕容麟点了点头:“我同意兰将军的意见,北府军不仅能攻,而且也擅长防守,刘牢之的营地,我去看过,极为严整,营与营之间暗合兵法,可互相救援,背靠黄河,无法包抄其后路,而现在是枯水期,晋军的粮草和援军可以源源不断地过来,我军如果求战不得,强攻其大营,势必失败。”

    慕容德沉声道:“我听说秦晋之间有了矛盾,苻丕刚刚斩了之前与晋国和谈的尚书姜让和大将杨膺,如同自断一臂,只怕是姜让等人暗通晋国,想要把苻丕擒献给晋军,才会让苻丕如此痛下杀手。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他们的矛盾,跟苻丕讲和,起码,让其暂时保持中立,这样我们可以集中力量先对付晋军。”

    慕容垂的眼中光芒闪闪,摇了摇头:“不,秦晋之间暂时不会起冲突,不然苻丕也不可能让姜让和杨膺的家人去晋营了,我军若是前出迎战刘牢之,势必苻丕会出我军之后,因为苻丕已经断粮,只有刘牢之,可以给他粮食。”

    慕容农摇了摇头:“父帅,刘牢之也想要邺城,他未必会把粮食拿去送给敌人,秦晋之间,貌合神离而已,我们只要集中力量只打一个,另一个必然不会全力救援的。”

    慕容兰叹了口气:“晋军这回带了大量的粮食前来,明显就是用来收买苻丕的,现在苻丕就算再傻,也知道晋军到来后,再想守住邺城已无可能,趁着还有兵力的时候,拿邺城换粮食,带着忠于自己的部众向西撤入并州,或者是向北退往塞外,才是理智的选择。”

    慕容宝冷笑道:“我怎么觉得苻丕最理智的选择是学那苻朗,干脆投降晋军,去建康城当个寓公呢?”

    慕容宝此言一出,几个兄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慕容兰对这些嘲讽的笑声无动于衷,秀眉轻扬:“若是苻丕有这意图,也就不用杀姜让和杨膺以表明立场了。现在是军议,决定大燕的前途和命运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能严肃点。”

    慕容垂干咳了两声:“大家说得都挺好,现在的军议,要的是知已知彼,需要我们站在敌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想想如果你们是苻丕,是刘牢之,你们会怎么做。”

    慕容宝咬了咬牙:“我不太相信苻丕会放弃苦守几年的邺城,就这样拱手送人,他也许是想坐山观虎斗,看我军与刘牢之的决战再作定论,所以我们不能示弱,也不能让秦晋两军会合,邺城坚固,一时难以攻破,那就集中精锐,强攻刘牢之,在他的援军到来前,先把他吃掉,方是上策。”

    慕容垂没有马上发表意见,他转向了慕容农:“农儿,你觉得呢?”

    慕容农的眉头深锁,久久,才开口道:“刘牢之急行而来,看起来是想抢功,抢时间,他现在带的兵马是他的老部下,以这支部队取得的功劳,都是他的,若是后面晋军大至,那些可能是别的世家和别的将领的部队了,就算打胜,也未必是他的功劳,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他的这个弱点,诱其脱离坚固的大营,与我军决战。”

    慕容垂笑道:“那如何让其肯与我们决战呢?”

    慕容农叹了口气:“这点,这点孩儿还没有想好,父帅请见谅。”

    慕容垂的目光投向了慕容麟:“麟儿,你有没有好办法?”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