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是三道河/乱晋我为王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暗夜如墨!

    帝都城西,一片连绵不断的营帐间,众多的军士都在打理着自己的事情,毕竟一场血战,刚刚结束,至于明天会是个什么样子,估计没有人能够知道。

    当然了,借着暮色的掩映,一座中军大帐内却是缓缓的走出三人。

    “石崇老弟,你让哥哥我怎么说,你才能够相信呢!别说咱们是合作的关系,就算咱们之间没有这样的联盟之情,哥哥我也不会突袭你的一万骑兵!你在好好的想想,会不会是别人干的!毕竟有这样能力的人还有很多!”

    “贾大哥不必再言!石某人心中知晓一切!只不过,您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像那靳商钰、北营军团,都有可能!但他们有这个动机吗!”

    “石崇,你平时头脑那么聪明,今天怎么就想不开呢!你看啊,你说的那个地方,已然离开了帝都城!正好还在北方之地,不是靳商钰还能是谁!”某一刻,就在那石崇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时,贾谧也是显得很是激动。

    不过说话间,二人已然走出了中军大帐。当然了,那火云虽然一言未发,但却紧紧的跟在贾谧的身后。

    然而,就在三人刚刚来到大帐之外的时候,有七人也是缓缓的走了过来。

    这样的举动,虽然那贾谧没有太于注意,但此时的火云已然是眉头紧皱,身形更是一闪站在了贾谧身前。

    “贾大人,你,你这是何意!火云的厉害,石某人是知道的!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让他离开你半步!现在又跑到你的身前。看来贾大人对于石某人的防范之心不小啊!”

    “那个,你,你别误会吗!火云,没事儿,你先退下吧!”

    “主公不可!他们七人就是南岭七杀!”

    “什么,你们七个竟然就是杀手界令人胆寒的南岭七杀!”某一刻,就在火云道出了来者的身份后,那贾谧的身子也是不经意的向后退了一下。

    “贾大人说笑了!那只是别人乱说的!我们七人只不过会点小功夫而已!这不,随着石大官人赚点路费钱!否则还真不知道如何回南方!”

    “七位高人言重了!石某不敢如此!这几天如果没有七位在此守候,本官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够活到现在呢!”

    “石大人不必如此!我们七人心意已定,无法回改!请不要再说了!”

    “石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能够请得动南岭七杀!这是你的造化!我贾谧也没有多说什么啊!到是你为了一些没有边儿,没影儿的事儿,唉,真是不知道你的心里怎么想的!如今七位高人已然把话说开了!你也应该想开一些!”这一回,贾谧真是有些不解,但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那南岭七杀的事迹,火云早说过多次。

    一时间,虽然帐前站立的人不算太多,也就十人,可双方的心思却是不一样的。不对,应该是三方的心思都不同!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南岭七杀与火云不一样,他们只是为了一些交易才跟在石崇的身后。

    “好!既然贾大哥这样说!那就算小弟有些失礼了!您说现在应该怎么做啊!”

    “怎么做!要让哥哥我说,咱们应该派出高人到外面打探一下!比如听听三王的声音,看看靳商钰想要如何!”

    “这,这到是个好主意!不过在战斗中,我也看到了,那成都王司马颖的身边好像有一个强人守护!而在北门方向上,高手不知道有多少!”

    “那个,不管他们有多强,咱们现在不是也有高人相助吗!如果七位高人愿意的话,能否走上一回!”某一刻,就在那石崇有些不好开口的时候,站在火云身后的贾谧也是缓声说道。

    这一回,石崇没有反驳,只是回头看看南岭七杀,仿佛在进行着言语上的交流。

    当然了,就在贾谧与石崇都摸不到头脑之际,七人中也是有人率先开了口。

    “大人言重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兄弟就走上一趟!不过,火云也要与我们一起走!”

    “这,这个!火云,一般的时候是不会离开我半步的……”

    “贾大哥,您不会舍不得火云离开这里吧!”

    “那到不是!好吧,火云,你就陪七位高人走一遭吧!记住了,你们的安全最重要!当然了,最好能够把三王与靳商钰的消息打探准确!”

    “好!那火云就随他们走一趟!主公与石大人要小心了!”说话间,那火云也是身形一动便来到了南岭七杀的身前。

    “火云,我们兄弟知道你!不过,我们也不问你为何在此出现!今夜咱们就一起散散心,也算是为石大人送上最后的助力!”

    “不是,那个,七位,你们真的要离我而去!要知道,你们要多少钱,我石崇都会拿的!”

    “不用了!银子多了,也没有什么用处!如今我们兄弟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过了今夜,咱们就是路人!火云,走吧!”说话间,还没等石崇再说话,那南岭七杀已然是身形一动,几个闪烁便消失在暮色中。

    当然了,就在那七人之后,火云的身影也是缓缓的消失在贾谧与石崇眼前。

    “走了,竟然真的走了!唉!为什么他们就不喜欢钱呢!本官哪里做的不够好!”

    “哈哈哈,原来石老弟也有办不成的事情!看来这南岭七杀也不是普通之人!好在本官有火云护在身边!来来来,既然他们都走了,咱们哥俩在这里站着也没有用!还是回帐里喝几杯吧!”

    “这,这个,算啦,喝就喝!”本想再多说几句,但一想到这里是人家的中军大帐,那石崇最后还是索性跟着贾谧再度返回了中军大帐。

    这边贾谧与石崇如何闲谈,那石崇如何心中不安,暂且不提,单说此时的南岭七杀与火云。

    “火云,真是没有想到,你堂堂杀手界翘楚,竟然沦落为当官者服务!真是让我们兄弟有些不解啊!”

    “几位说笑了!你们是为了钱,也算是不为了钱!可我火云是为了报恩,毕竟之前人家曾经有恩于我!算了,不提这些了!既然咱们没有成为敌人,那就一起行动吧!你们说说,是先到北门,还是先到三王居住之地!”

    “算啦,那三王居住之地,在城内,咱们还先入城吧!之后正好顺便去探探北营!”

    “好,就听你们的!那咱们就出发吧!”说话间,八道身影也是快速的向帝都城内奔去。

    暮色越发的低沉,而此时的帝都城仿佛就像一个张着巨口的怪兽,等待猎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