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节 泾渭分明

    修伊斯只见桑德斯醒来后,便直接走到了牢笼里。

    桑德斯居高临下的看着罗兰度,眼里带着思索。

    罗兰度嘴角咧开一个弧度,纵然是面对桑德斯,他也依旧用阴恻恻的笑容,还有充满怨毒诡异的眼神对着桑德斯。

    修伊斯走上前,解开了牢笼的禁声结界:“幻魔阁下,你有什么发现吗?”

    桑德斯平静的道:“刚才在假寐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我需要验证一下我的看法。”

    可能性?修伊斯有些疑惑,不知道桑德斯所指为何,但他也没有追问,只是默默的看着桑德斯的动作。

    只见桑德斯伸出手指,无数的幻术节点从指尖流泻了出来,就像五彩虹光,霎那间便将罗兰度团团包围。

    感受着熟悉的幻术波动,修伊斯皱了皱眉:“这是……幻术催眠?”

    之前他们已经试过很多次了,用幻术对罗兰度进行精神干涉,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修伊斯有些不解,为何桑德斯还要再试一次?

    几分钟后,幻术催眠果然如修伊斯所料,并无任何效果。

    罗兰度也抬起头,挂起嘲讽的笑容道:“以为反复使用同一种幻术,就能找到破绽?没有用的,就算你是真知巫师,也不过如此。”

    一连串讥笑声,回荡在耳边。

    桑德斯没有丝毫的怒气,反倒是勾起了唇角,似乎确认了什么事情。

    他踏出了牢笼,重新走到几何之锁的边缘。

    “幻魔阁下?”修伊斯本想询问一下桑德斯的行为是何意思,但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就像罗兰度说的那样,之前他们已经对罗兰度精神干涉过许多次,想要找到破绽,然而都没有任何发现,桑德斯或许也只是心血来潮的试验一下?

    “我有些发现,让我思考一下。”桑德斯淡淡道。

    说罢,不等修伊斯回应,便盘坐在一旁,身周设立了一个隔离屏障,看上去像是陷入了假寐。

    修伊斯倒不觉得桑德斯真的有发现,只以为他是随口说说。但桑德斯摆出一副勿打扰的姿态,似乎真的在思索。

    修伊斯回过头,看向牢笼里一副阴冷模样的罗兰度,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希望桑德斯能真的发现什么吧……

    梦之旷野,初心城。

    桑德斯的身影就像是从镜像中钻出来一般,从无到有,没有受到梦境之门的阻拦,直接穿越了梦桥,回到了之前离开的地方。

    依旧是那座贵族样式的宅邸内,他面前摆放着的精致的茶具,茶杯里的红茶,还冒着袅袅白烟。

    安格尔则坐在桌子另一边,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导师,有什么发现吗?”

    “我重新去试验了一下,在对罗兰度进行精神干涉的时候,果然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桑德斯眼底幽光一闪,回忆着之前感受到的古怪力量,试图用语言去诠释它:“的确是神秘之力,这些神秘力量与罗兰度的精神意识盘踞在一起,并且包裹着大量的负面能量。简直就像一个负面能量的聚合体,但它所处的位置是在精神海……”

    “……我怀疑就是因此,而形成的一个完全由负面能量构成的第二人格。”

    桑德斯的意思还是和之前他所猜测的结果相似:这个第二人格,极有可能是神秘力量构成的。

    不过就算他的第二个人格是因为神秘之物而出现的,可是安格尔还是没有明白桑德斯的意思,确定这一点后,有什么意义?

    “有什么意义?”桑德斯笑了起来:“既然我们推测他的第二人格是受到神秘力量而出现,那么他的第一人格,我们基本可以暂定为主人格。”

    顿了顿,桑德斯轻声道:“你觉得,他的第一人格受到神秘力量影响了吗?”

    安格尔怔楞了一下,假定第二人格是神秘力量造成的,那么它具体的表现,正如桑德斯之前高度褒扬的那般——完美无漏。

    而罗兰度的第一人格,就算安格尔没有真的去接触过,也基本能判断出,他的第一人格肯定是有某种缺陷的。当然,这种缺陷并非是罗兰度独有,而是生而为人,就很难避免人性上的某些弱点,或者说不足之处。

    如果没有缺陷,第二人格也不会如此着急的取代第一人格。

    因为他很清楚,第一人格在面对精神干涉以及心灵刺探上,肯定会暴露些什么,否则他也不可能反客为主。

    那么桑德斯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既然第一人格依旧存在不足的地方,那么受到神秘力量影响的可能性就很低。

    桑德斯:“第二人格因为有神秘之力的加成,难以对付,那我们的目标就放在第一人格上。”

    安格尔还是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关联,因为现在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如何找寻潜藏在罗兰度意识深处的第一人格?

    “之前我说的那些事,就是前置条件。”桑德斯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边缘,这里摆放着一盏有华贵雕纹的昏黄油灯。

    桑德斯熄灭了油灯,将里面的灯油倒了出来。

    这是一瓶素油,还呈液体状。

    在安格尔不解的表情中,桑德斯将灯油倒进了装满水的玻璃杯中,澄黄的灯油和水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两个不同的层次。

    “正如这水与油,哪怕共存一体,也泾渭分明。”桑德斯:“他的第一人格和第二人格也是泾渭分明,是截然不同的存在,只要找到他们为何不同,就有可能找到其第一人格。”

    “而之前我说的那些事,不是已经指明了一个不同点了么?”

    桑德斯的话,让安格尔豁然明悟。罗兰度的第二人格拥有神秘特性,第一人格应该没有被神秘侵染,这就是不同点!

    那么现在考虑的就是:从这个不同点出发,如何将第一人格找到?

    “一个是有神秘介入,一个则是普通人格,没有神秘力量。”安格尔轻声低喃着,突然,他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梦之旷野?”

    现实中,的确很难分离罗兰度的两种人格。但是,如果是梦之旷野呢?

    之前安格尔尝试过,将酒窖里的那些仆从拖入梦之旷野里,可因为他们的精神海里盘踞着血色王权造成的神秘能量,因为这种特性,而不能进入梦之旷野。

    这就和罗兰度的第二人格情况很相似,因为他第二人格饱含着神秘之力,绝对会被梦之旷野排斥。但是,换成普普通通的第一人格意识,会不会被排斥呢?

    安格尔觉得,答案很有可能是:不会。

    如果真的能借着梦之旷野分离两个人格,那么后续的可操作空间就大了许多!

    “没错,可以用梦之旷野无法容纳神秘的特性,来分离罗兰度的两种人格。”桑德斯点头道,“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梦之旷野真的容纳吗?”

    所谓的人格,从某种角度来看,就是自我意识的综合。而梦之旷野,容纳的是意识灵光,听上去似乎可以被容纳,但具体情况如何,还是未可知的。

    “不管能不能容纳,直接测试一下即可。如果进来的不是我们想要的,我通过梦境之门以及守门人双重权能,直接将他踢出去就行了。”安格尔顿了顿:“正好也可以测试一下,导师能不能拉人进入梦之旷野。”

    既然桑德斯自己能通过魇幻入梦进入梦之旷野,基本上安格尔已经确定,桑德斯也能将其他人拉进梦之旷野。

    但是,没有样本数据终究只是脑补猜想,还是需要测试后才能知道。

    桑德斯点点头,身形逐渐变得模糊,很快便从房间中消失。

    回到现实后,桑德斯从“假寐”中睁开眼。

    修伊斯没有去询问桑德斯有无所得,怕得到否定的答案,让桑德斯下不了台。

    不过,修伊斯没想到的是,桑德斯向着他走了过来:“我有一个想法,不过,我需要测试一下。”

    桑德斯说到这便停了下来,修伊斯原本还想问要不要他帮忙,但看桑德斯的架势,却是明白了什么。

    “我去几何之锁外面等待。”修伊斯看出桑德斯想要私密的空间,点点头直接离开。

    在修伊斯的心中,桑德斯特意将他赶出去,或许是有什么不能言说的底牌……修伊斯虽然好奇,但他也不会主动去窥探别人的底牌。他心里反倒是有些庆幸,如果桑德斯真的动用一张不想对外人道的底牌,说不定还真的有用。

    几何之锁里,只剩下桑德斯与关在牢笼中的罗兰度。

    罗兰度也听到了桑德斯说的话,不过他并不相信桑德斯所说的“想法”,就像是看小丑表演一般,用戏谑的神情对着桑德斯。

    这时,桑德斯轻声道:“你是神秘之物造出来的人格吧?”

    罗兰度表情未变,但眼底似乎闪过一道微不可测的光芒。

    桑德斯捕捉到了这一细节,他嘴角勾起笑,没有再说什么,伸出手对着罗兰度。一股奇异的能量,霎时包裹住了罗兰度。

    “梦系戏法?”罗兰度突然笑了起来:“这就是你所说的想法,可惜,对我无用啊?”

    桑德斯平静的看着罗兰度:“真的无用吗?”

    罗兰度愣了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突然一变。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