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小小沙丁鱼/仙途遗祸

1515 想要的,得到的

    残破的秘境,如今尚且在曲城的莫兰手上就有一个。能用来种植各种各样的灵植,她也正是靠这个,才能作为一个散修,保持相对较快的修炼速度。

    她那秘境其实应该算得上是比较完好了。毕竟还有相对丰沛的灵气。

    但这东西虽然少见,却也算不上是独一无二。

    毕竟浮月界是从上界沦落下来的,曾经是上界来着。

    好东西还是有不少的。

    如今三宗的驻地,就全都是上界的遗留。

    林惊珩作为宗室一力培养的上品兵魂,虽然林氏的资源不能取代兵魂必须的那一场场战斗,但至少可以让他在成长的过程中,少面对几次必死之局,多避开几次成要死的局面。如果一个兵魂始终只要面对五成生五成死的局面,那肯定存活率及晋升率会高很多。

    林惊珩参加过海疆保卫战,经历过海疆建城战,参与过海外遗迹清理。

    收藏自然也是丰富的。

    至少数量上肯定比水馨这个收藏质量高但没啥数量的要更多。

    之前林惊珩并没有多在意“林冬连”这姑娘。主要被两个倒霉孩子的身体情况牵扯了注意力。但现在……林惊珩觉得,单说对宗室的价值,这位已经远远超过了尚未长成的两个宗室。

    毕竟她有一个天生的优势——在她的领域里,她目前还没有竞争者!

    所以林惊珩想起了自己的一样收藏,并且翻找起来。

    倒是很快就找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里装着一块玉牌。

    玉牌呈暗淡的白色,但雕工相当精美。山水田园栩栩如生。单说雕工,也算是值得收藏的大师之作了——至少在儒家是这样的。

    “这是我在一处海外遗迹找到的。”林惊珩露出几分缅怀之色。

    “传说中,上古强大的仙人甚至能将其他世界的空间,从原本的世界彻底割裂,炼制成自身的随身洞府。这样的空间被称为‘半秘境’。作用比较私人,相对于正常秘境更加独立。但在同时,很难从本世界得到补充,容易枯竭。这个就是这样。但话说回来,好歹是被上古仙人炼制了多年,虽然里面的灵气耗尽,空间也不大,但至少扔动物进去也不会死。空间也依然挺稳定的。最好的就是能随身携带。要是满足你的要求,我就当替宗室提前支付报酬了。还有一点,兵魂无法让这玩意真正的认主或者彻底炼化,只能说比起固定在一处的土地和灵植,更不容易被抢走吧。”

    林惊珩不怎么在意的解释着。

    这玩意其实连鸡肋都称不上——被古时候的仙人炼制,温养了多年,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下界能够处理的。想要打回原材料重新炼制都不可能。

    空间又小。

    哪怕是一家三口住在里面,倒是能种点儿粮食什么的,可活动空间都依然会嫌小。

    林惊珩甚至怀疑这只是某个上古洞府的一部分。

    水馨却挺惊喜。

    毕竟她就是基于“林冬连”的身份提个要求。那些剩余的灵植种子,也确实是需要有地方种下去。但自家人知自家事啊,她有可能安居一地,过种田生活么?没可能啊!就是真的给她一块地,哪怕是守个一年半载的信心,水馨都没有啊!

    但居然还能有“随身田园”这种操作?

    她立刻就接过了林惊珩给予的田园山水玉佩,然后,万年合欢花比她还快,立刻就引导着她的思绪没入到了这田园山水玉佩上。

    就仿佛是器灵一样。

    水馨好像拿到了自己最开始的那个储物灵器,在器灵的引导下看到了一个空间。空间确实不算大,恐怕就是五亩地不到的样子。

    周边有山体、湖水的影子。

    但也真的就是“影子”了。

    中间的四亩多的地,虽然只是一片荒地,却也能看出生机来。确属五行之“土”。但山和水却不一样,就像是一副没有生机的,刻板的画,还出现了一些皲裂。

    是死物,也是边界。

    水馨用意识翻搅了了一下土地,虽然没了灵气,但是倒还算得上是凡间的沃土,也很厚实,能种粮食的。当然了,就这么点大的地方,又非灵土,也难怪林惊珩不在意了。

    水馨不一样。

    当确认这个“荒地”的土地厚度足以种植乔木的时候,她就已经感到了一千分的满意。虽然地方太小,根本不可能埋个灵脉之源进去。

    可是……先有灵植,后有灵脉。

    就让她确认一下这点好了。没弄错的话,这能让她剑意纯化,两个资质相辅相成的速度快一点儿完成。甚至……水馨有种感觉,在剑心期并不缺少战斗的她,能完成剑意纯化的话,距离剑心中期也就很近了。

    至于不能认主可能被抢走?

    她是兵魂啊!就连小白的契约到了现在,其实都是小白自己在维持!身上除了本命灵剑就没任何和她彻底绑定的东西!

    要是败了死了,值得被抢的东西多了去了。

    还在乎多一件两件的?

    “多谢族叔,这就很好了。”水馨很高兴的道谢。

    “你倒挺容易满足的。”林惊珩还惊讶呢。

    顺带有些愧疚——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讲真,哪位宗室的庄园,不自带个几百上千亩的土地的?

    “其实你要能治好他们两个,他们两个家里都至少一家送你一庄园。”林惊珩道。

    宗室里天资好的先天天目也不多见的。

    “我一个人也照顾不了那么多灵植啊。”水馨根本不考虑那种事,“现在族叔去找一片可以被我转化的植物了。”

    于是双方皆大欢喜。

    林诚思在一边旁观了所有过程。

    他默默的看了林惊珩一眼——照她现在这状况,等到了圣京,那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局面也早不知道变成了啥样。

    就算那时候再在圣京周边划片土地给她,她又有可能平安种田?想太多。

    所以啊……刚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总觉得这样的运气都能出卖她的身份啊!还好,这位族叔没有多想。

    “……所以你觉得你这资质真的是‘木皇使’?”

    在林惊珩跑去找人买植物的时候——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么——林诚思如此问水馨,他觉得水馨可以自造灵脉。

    “我可以做‘木皇使’。”水馨如此回答。

    &

    林惊珩不想费事,当天就直接而迅速的在三城外买下了一座商人宅邸内的全部花草树木。

    那商人已经在三城内置业,城外的宅邸成了别庄,本来就很少使用。花匠什么的也不会费事的时常去修建,花草树木长得异常茂盛。

    水馨则是在林惊珩去买的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那随身的田园里种树了。在最开始的时候,她照例先在田园的正中央种了一棵灵茶树。

    用灵石堆上去,将灵茶树先养到了两米高,确认没问题之后,就开始将上午收获到的灵植种子一颗颗的往里面种。

    虽然这些灵植种子,是多株植物剩余的精华而融合晋升而成的,种类却是不多。按照水馨的经验,两次混沌灵木幼苗虚影暴走,形成的植物种子都只有两种。

    一种是木本乔木的种子。

    一种是草本植物的种子。

    果然,这些灵植长出幼苗之后,看得出品阶不会超过二阶,乔木是同一种,草本也是同一种。水馨把乔木种在外圈,草本种在内圈,倒是看起来一丝不乱。

    不过,因为这水馨并没有让这随身田园认主,所以有一些她之前没注意到的问题,在后面注意到了。

    首先,她没有办法本人整个人进入这个田园。

    其次,在她不用这田园的时候还好,当她使用这个田园的时候,儒修使用红尘慧眼,是能看到这座田园的大致情况的!

    除了林诚思,其他人知道了“林冬连”的资质和交易之后,都觉得“林冬连”有些亏。

    “你至少多要点灵石啊!”相对来说比较心直口快,也并不靠拢宗室的关启明这么对水馨说,“养这么多灵植得花多少灵石啊!而且这灵植没见过,到时候能卖什么价钱也不知道吧?”

    这确实是个问题。

    毕竟水馨其实压根儿就没打算将这些灵植往外卖来赚钱,而“林冬连”的资产,可不像林水馨那样经得起挥霍。

    她认真想了想,“我觉得,就算现在拖着,卧龙山脉的事情,该赏的还是得赏吧。好歹那灵脉我也挺有功劳的,就不能给点灵石吗?”

    关启明于是也认真想了想,“应该会给。”

    “我觉得我这资质吧,别的不好说,挣钱能力应该不错。”水馨认真的捋了捋。

    “确实。”关启明有些变色——想想真是。

    “然后,修炼这码事,难道不就是烧灵石么?”水馨道——南方的修士就是这样。感觉法力什么的,很多都是靠丹药在堆。丹药怎么来?不就是用灵石买么。

    就是北方,有灵物也明显修炼得更快啊!

    所以,好心提醒的关启明也无言以对了。

    当天晚上,林惊珩买了庄园回来,出去帮忙的儒修们,也纷纷带回了同样的东西——儒修们怎么搜索自己的家里不谈,之前问出来的那个“百兽阁”的顾问,反正是被挂起来示众了。

    大儒们借着全城哀痛的气氛,退出了这么个“罪魁祸首”,以“亵渎尸体、使用邪法、魔道余孽”的名头,将这位成为了明国历史上悬赏最高的通缉犯。

    顺带再次向所有民众普及了一下儒门艰苦大战“仙魔”,为凡人争取权益的历史。

    华国这群人都是才到明都不久的。

    当然没法提供这个男子的线索。

    但对于这样的做法也感到了几分不对劲——这好像不只是甩锅?于是还是将东西拓印了回来,想看看前辈、长辈们有什么线索。

    普通的线索大概不会很有用就是。

    黎允说起自己见闻时就说,“我看告示栏那边群情汹涌,见过这男子的人似乎不少。就算只有一部分是真的,这男子在明都也肯定活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几乎人人在帮忙的时候,都听了一肚子的消息回来。

    可见,这时候抛出中年男子的画像,算得上一举多得的举动。张宅的动静挺大的了。就是叶宅也陷进去一个嫡系夫人。

    这些从外面回来的儒修们,却没有一个打听到了相关的消息。哪怕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在和同样的儒修交流。

    水馨好奇的打听了下,却原来那中年男子在明都的名声还真不算小,一点也不低调。曾经在明都里走街串巷的免费行医,曾向富贵人家兜售过丹药。可话说回来,要不是被指认出有异常,这样的行为也并不出奇。

    正是大众眼中“道士的本分”。

    官府多半也曾经在意过这个人,但只要这人行动的地方没有居民失踪死亡,谁会注意到,一个道士行动的地方,是不是有动物失踪死亡呢?

    没有异常,最多也就是最低限度的注意力罢了。

    水馨听了一耳朵的八卦,都有点泄气——正因为踪迹太多了,反而很难追查吧?

    但终归周氏之类的大儒也没有再来请她。

    水馨知道,这些人认真起来,即使是地下十丈的东西也能找到。多半也用不上她了。是以,她也暂且放下了这些,第二天就特别利落的执行了自己提出的建议。

    她的猜测是没错的。

    虽然她并不能控制混沌灵木的幼苗投影,但这株投影很喜欢到外面来放风。至少暂时如此。有投影,她和植物的沟通就更顺畅,也确实是能通过交流,激发它们的潜力。然后就很简单了,植物比起动物更注重传承,对自身的生命更没有那么执着。

    这可能和它们位于食物链的底端有关。

    燃烧自身的生命,换取后代生命层级的晋升,它们认为这很等价。

    而对混沌灵木的幼苗投影来说,水馨之前就已经有所发现——它确实是更喜欢灵植!

    总之,在将一整个宅邸的普通植物转化之后,水馨捧着的佛心果长出了一颗金黄色的果子,且已经完全成熟。

    而这果子的效果确实很好,当天晚上,林诚允和林诚月这两个倒霉蛋就醒了过来,精神还并不很差。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