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大权在握

    <content>

    候选国的数量起大路那么多的国家来说,并不算多,但也有数十个之多,他们能提供的贡献也是五花八门。。

    除了通用的物资之外,消息情报、谋略对策、特殊兵种、特殊物资等等也全部列入考量范围,显然这一次大陆各国都意识到了一点,东征需要庞大而完善的力量保障,单单凭借武力是没办法成功的。

    这其,以丹特帝国的龙骑兵团一枝独秀。

    东征的第一步是越过寂静森林和摩云山脉,第二步是穿过东部王国抵达东部海岸,然后才是第三步,想办法度过海岸去往新的大陆。

    而龙骑兵团在前两步的计划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要有稍微适当的补给,在寒古塔的带领下,龙骑兵团可以穿过寂静森林空的虚无之物屏障,以军队的庞大力量横扫东部王国空,然后毫不费力的直接飞到东部海岸,全程提供强大的武力和无可挑剔的情报支援。

    这一点不由让每一个国家都为之眼红,连龙渊大帝也是频频叹气,但是无奈,现在大路成编织的龙骑兵团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了,其余的龙骑兵或许还能在沙利特大沙漠找到一些骨头渣儿。

    “爷爷,我们要不要做盟主?”

    丹特帝国的席位,塞纳神采奕奕的问自己的传爷爷,这么几天的乏味会议下来,她不但没有疲惫,反倒是更精神了。

    老头儿瞧瞧自己的孙女,心叹息为什么家里最有出息的会是这样一个女孩子,而且显然已经不大可能再回归家族继承家业了,但嘴却咧出一个老大的笑容,猛的挥舞一下拳头,大声说道:“当然,否则你以为爷爷是来做什么的?这个鬼地方可没有咱们帝国的气候好。”

    塞纳立刻不依的摇晃起老爷子的手臂,“爷爷!这可是我的第二个家呢,不许你说!你嫌弃这里不好,那叫人多送点泥土和肥料来,把这里变成平原好了。”

    老爷子翻翻眼睛,“人小鬼大,把这地方变成平原,嗯……”

    说这话,老头儿不由眯起眼睛,“说起来,丫头……你们买的泥土都运到哪里去了,火叶城这么小的城市可用不了那么多的泥土,而且这里压根没有多少泥土,地面还是石板,到处都是沙子,要不是这些母王藤,肯定沙尘飞扬。”

    塞纳转转眼珠,笑嘻嘻的说:“都用掉了啊!石板下边都是泥土呢,要不完沙子怎么长植物。”

    老爷子哈哈而笑,轻轻一弹孙女的鼻尖儿,“小鬼精灵,这时候知道帮外人说话了,你可还没嫁人呢。”

    “爷爷……”塞纳大发娇嗔,平时都是一副女强人的模样,如今在亲人面前才露出了孩子气的一面,说到底也只是十几岁的少女。

    老爷子眼闪过一抹精光,低声说:“不说算了,但爷爷可不是那么好骗的,行军打仗挖过的战壕和营地不知道有多少,爷爷这双手亲自搬过的石头可以磊一座城堡,多少土料能做多少事情,爷爷可是清楚的很,单单你们从丹特帝国购买的土料可足够把这座城市变成花园了。”

    说着老爷子对塞纳轻轻抖抖眉毛,“而且,你以为你的那些金子真的能贿赂那些龙骑兵了?那里面可有很多咱们家族的族人,你这个小姑娘的面子啊,还嫩着呢!”

    塞纳顿时瞪圆眼睛,“那些不讲信用的家伙!收了我的金子居然还多嘴!是不是去爷爷那里告状!不行,爷爷还我的金子!我的金子!”

    老爷子哈哈而笑,“小丫头,你真的……会缺金子?”

    塞纳微微一愣,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当然喽,爷爷你都不知道我在这里有多辛苦,天闲那个混蛋知道指使我,每天算账算账,赚钱赚钱,简直把我当免费的苦力来使唤,这么大的城市,到处都要用钱,喏……爷爷现在喝的凉茶可是价值不菲,还要免费提供,都不知道人家多心疼……他这个甩手掌柜当然不知道柴米贵啦!嗯……不管,爷爷还我的金子!!”

    老爷子一乐,伸手如怀,真的掏出一小块金子来,不过这金子居然泛着异的赤红色泽。

    “丫头,知道这是什么吗?”

    塞纳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抢过来再说,然后才也怪起来,“这金子怎么是红色的?”

    怀疑的看看自己的爷爷,塞纳不客气的说:“爷爷,这是您的不对了,您一个长辈,还是一族之长,怎么能拿假货糊弄人呢,这一看不是纯金的。”

    嘴说是说,塞纳却把那块金子攥的严严实实,完全没有还回去的意思了。

    老爷子神秘的一笑,“丫头,这是从你贿赂家族龙骑兵的金子里提炼出来的,整整一大箱才只有这么一点,当然这么一点已经足够买下我们黑德尔家的古堡了,你可真是大手笔。”

    塞纳顿时有些心虚……

    “这种赤金历来珍贵无,只在沙漠深处有及少量的产出,除了稀少之外,在圣痕修炼也有极大的好处,可以说高品圣痕还珍贵百倍,你随手拿出的那一批金子,恐怕是出产自沙利特沙漠内吧,而且……手的存货还很多。”

    塞纳眨巴眨巴眼睛,最后只能嘿嘿的笑了,过来抱住老爷子的手臂,哼哼起来,“爷爷……你打了一辈子仗,怎么还知道这些金银珠宝的事情,老了老了……还不正经。”

    老爷子差点被气笑了,“这是你父亲说的!要不是他看出那些金子里有可能含有赤金,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事情!”

    塞纳微微一呆,“父亲?”

    老爷子轻轻抚摸塞纳的小脑袋,一脸溺爱的说道:“丫头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家里的情况,但是你毕竟是黑德尔家的女儿,你父亲也一直都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他也知道你在家族内过的不好,但……总外面的世界安全,所以你到了这里,他才会始终沉默。”

    “我……我只是想有我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都这样想,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因为你不可能只为自己而活,丫头,你现在还没办法理解一个父亲的心,但今后,你会懂的。”

    塞纳点点头,但心确实不懂,真的不懂。

    黑德尔古堡给塞纳的印象总是冰冷而沉闷,父亲的无情和冷酷像那座古堡一样从不会改变,而在自己做出了一些惊人的成绩,并且在火叶城站稳脚跟之后,这位父亲做出了让步,并没有再以家族的名义干涉自己任何事,甚至还偶尔有些书信往来,当然也都是因为生意的事。

    唯利是图,冷酷无情,这是塞纳对父亲的全部印象。

    这样的人,内心深处真的有对家人的感情吗?

    “丫头,这一次,你想让丹特帝国成为盟主吗?”老爷子忽然的问。

    塞纳回神,连忙点头,“当然!”

    “火叶城呢?”

    塞纳摇头,小声的说:“那个白痴真的不打算做盟主,真的……”

    谨慎的看看四周,塞纳才又小声说:“其实……盟主是谁也都没关系,嗯……当然如果是丹特帝国最好,其他的,其他的我不能再说了。”

    老爷子开怀大笑,他十分欣慰的望着自己年仅十几岁的孙女,越看越是开心,这个小小的女孩!自己的孙女,现在已经能站在世界的大舞台展露锋芒了,在这样复杂的斗争漩涡,她成长的速度匪夷所思。

    在家族,许多家族子弟也十分有出息,但能在这百国盟会谈笑自若的说出这些事来,恐怕……没有别人了。

    “这一次,你父亲要我通知你,为了支持丹特夺得盟主的宝座,家族的所有力量,你暂时都有权进行调动。”

    塞纳这次可是大吃一惊,惊的手金子差点掉了下来,“什么?爷爷你说什么?”

    老爷子点点自己的鼻子,“算是爷爷我,也听从你的命令,从现在起,你有权号令家族内的一切,拥有和族长同样的权力,同时也受到族长一切的束缚,丫头,你听清楚了吗?”

    一边说,老爷子又从怀里拿出一件东西来,缓缓放到了塞纳手。

    塞纳慢慢瞪大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手,是一枚族长徽章。

    黑德尔家以武力起势,在老爷子的年代,族长并没有什么代表身份的东西,什么徽章令牌之类的玩意统统没有,有的只有老爷子那一张人人为之战栗的面孔。

    后来家族转型商业,东奔西走,四处打点,很多时候无法分身的家主不得不制作了代表自己权限的物品,在特殊的时刻派人行使族长的权限。

    黑德尔家的权限物品是样式统一的族长徽章。

    徽章以黄金狮子形的火焰为背景,间是双手交叉的图案,一手持盾,一手握着金币,代表黑德尔家族放下锋利的长剑,转而走温和的商业路线。

    徽章分为几个类别,白青红黑,白色为最小权限,一般只是参加一些集会,到各地勘查商铺并做记录而使用,黑色为最高权限,拥有族长全部的权力,甚至可以弹劾现任族长。

    而现在塞纳手的,正是一块黑色的徽章。

    塞纳精巧美丽的面孔都微微扭曲了,这绝对是她这一辈子拿起的最沉重的东西。

    吞吞口水,塞纳简直无法相信,绝对的无法相信,自己这么一个算是半离家出走的不孝女,居然……居然得到了黑色族长徽章!

    “丫头,你要是对你父亲一直不大满意,现在可以弹劾他了,爷爷或许会支持你。”老爷子笑呵呵的说。

    塞纳可笑不出来,她激动的心脏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天哪!黑色族长徽章!自己现在是族长了!自己居然是族长了!家里的几个哥哥整天挖空心思的勾心斗角,经常吵的不可开家,为的还不是家族的继承权,为的还不是能在父亲健在的时候能拿到这枚族长徽章!

    现在自己这个离开家族,俨然在火叶城自立门户的女孩子居然得到了这枚徽章……

    要知道,黑德尔家……可不仅仅是一个商贾家族啊!倒退二十年,黑德尔家门厅里走动的可都是跺跺脚帝国会抖三抖的军界大佬,如今他们当年看马的小兵都已经升了高位,掌握实际的军权,黑德尔家的力量远表面强大的多。

    或者说,表面的……根本不是黑德尔家的力量,那些龙骑兵团看到了没有,哪个国家的商贾家族能自己养一只龙骑兵团?哪个敢养?只有黑德尔家敢,只有黑德尔家可以!

    塞纳简直想要尖叫,然后把这枚徽章狠狠丢出去!

    这根本不是她该拿到的东西!

    但是,塞纳还是用力的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喊叫出来,并死死握住那枚徽章,死死的握住。

    她知道,自己曾经的选择……真的没有错!

    “很好……”老爷子点点头,对于孙女拿到这枚徽章时的表现很满意。

    其实,如果塞纳表现的不经意或者是反应过分剧烈的话,这枚徽章是要被收回的。

    “看来,你已经十分清楚这枚徽章到底代表着什么,丫头,现在家族的一切交给你了,你可不要让别人看了笑话,以为我们黑德尔家的女儿不如别人。”

    塞纳猛的吸一口气,然后近乎哭着吐出来,再深深的呼吸,再深深的呼吸……

    “我……我绝不会让别人看我的笑话!”塞纳斩钉截铁的说。

    老爷子点点头,用平静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孙女,“丫头,当初是你选对了,这一次希望你也不会错。”

    “一定!”

    老爷子露出笑容,“这……也算是一份厚礼,嗯……那个小子身边的女孩子一个一个厉害,没有一些雄厚的实力靠山,他说不定会欺负你。”

    塞纳还在激动,一听这话顿时俏脸一红,“爷爷!你又乱说!次说婚书的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content>

    htmlbook1212964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