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奥尔良烤鲟鱼堡/星河贵族

第1162章 大灾变

    宇宙中,两艘驱逐舰正护送着那艘漂亮的舰船,前往新伊甸的路途。。

    负责护送的是林字军的贾森,算起来,贾森已经算是林字军中仅次于雷迪尔的一流强者,带兵作战也异常凶悍,是林字军的一员猛将,林海将护送任务交给他,对他是很为放心。

    “前方星门准备跳跃,使者舰,请调整引擎功率,检测到你们的引擎波动频段异常”

    “使者舰请调整引擎,否则你们将无法前往目的地。”

    “使者舰”

    贾森来到舰桥前,询问通讯兵,“发生了什么?”

    “护送舰引擎波动异常,和我们不在一个频率!我们将失去护卫目标!”

    “停止跳跃!”贾森一瞬不眨的看着那艘使者舰,现在那艘舰对于两架风暴渡鸦驱逐舰的呼叫,没有半点回应。

    两艘护送船的跳跃引擎紧急断开,围绕着两条船的蓝色辐射光消失,贾森看到侧面并行战舰的舰身发出火光,舰体多个部位伴随着喷溅的金属结构发生爆炸。

    空间跳跃不是儿戏,曲率引擎能让战舰横跨弯曲空间,然而在跳跃过程中一旦发生意外,很可能就是舰毁人亡,类似这种已经进入跳跃而又强行中止,就更是凶险。未知空间的乱流很可能对舰体造成损伤。

    “立即抢救僚舰,救援人员。”

    贾森迅速下达命令,回过头,刚好看到那架没有回应的使者舰,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宇宙深处。

    只是他们的方向,绝不是新伊甸。

    ***

    林薇看着舷窗之外的景色飞速变幻,景象消失过后,她发现他们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宙域,而那两艘林海派遣来护送他们的驱逐舰,并没有随后跳跃出现。

    他们继续在这片星域航行。

    “安多河星域”尽管对目的地并不清楚,但是通过远方的宇宙背景星象,林薇还是从几个明显的特征,认出了这片宙域,“位于雅利安星扇,和苏萨的边境晶途星域毗邻我们这是,要去往哪里?这里并不是新伊甸的方向。”

    林薇询问引领她的使者,但这些人都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的站在一旁,在这个舱室的转角,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那里。

    随后他走出,来到光影中。

    等到看清这个人的脸,林薇心头微震,片刻后她又平静下来。

    “林薇小姐,真的聪慧至极。”

    “大祭司原来你在船上!”林薇四下张望,表情迷茫道,“难道我们要换一处地方,不去新伊甸了?”

    “我说林薇小姐聪慧,其实你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只是在盘算着能否有脱身或者对外联络的机会吧。”马肯森微笑。

    林薇心中所想,尽数被马肯森所知。

    “鉴于你本身的能力,我还是想请林薇小姐先睡一会,等你安全过后,我们再来谈吧。”

    林薇面露警兆,身子豹子般先后躬而后猛的突前,扑向马肯森。

    砰的连番震响,两道电网从马肯森左右两旁的侍从所持的枪械中射出,将林薇直接网了进去,在强烈电流的入侵下,林薇在地上只坚持了数秒,就晕厥了过去。

    林薇被唤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透明装置里,她穿着有着白色菱网纹路的连体束身衣,佩戴着呼吸罩,浸泡在不明液体之中,她发现周身的这种液体,让她似乎很虚弱,以至于她想抬起手,拍打玻璃,也只是毫无力道的轻抚而已。

    这个透明装置上端有几道粗大的管线,连到周围的各种仪器之上。

    此时的她,更像是一种标本。或者是试验的物品。

    玻璃装置前面,她看到是一片甲板,她应该还在那艘船上,而这艘船从一开始,就已经为她的到来做好了准备。

    马肯森从甲板那头走了过来,他来到林薇的下方,抬头看着这个高达十米的巨型玻璃罩里漂浮的林薇,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原本,我并不希望这么做这对我而言,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以为萨菲摩斯,是会赢得这场战争的”

    “但是,谁都想不到,即便在那样的情况下,世界方舟号仍然绝处逢生,并且领导了这场战争,走向不可收拾的结局。”

    “你不用害怕,”马肯森轻声道,“你不会有生命危险,我只是需要你体内的星图从而来结束这场战争,希望还来得及。你一定有很多疑惑,我会一一为你解答,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

    这艘使者舰正如林薇所料,直接前往了苏萨。通行过苏萨壮阔的星门,那些严阵以待的巨舰大炮对其根本视而不见,任由得其穿过境内,直达苏萨首都星洛克菲勒。

    洛克菲勒上空,有一座巨大的太空城——“帝王堡”。

    帝王堡是苏萨有史以来规模最宏伟的建筑,也作为苏萨皇权的标志而存在。

    现在这座太空城,已经成为了轴心**事最高指挥中枢。

    太空城之上一处垂直一千米之高,长达数公里,类似于巨大墙体的环形建筑,是帝王堡的“王座”。

    在这处建筑物的最顶端玻璃幕墙之中,萨菲摩斯邀约的轴心国领袖汇集于此。

    此时的这些轴心国领袖们神态各异,有的来回走动,焦急不安。有的人交头接耳,但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对此时的战局的忧虑,也因此整个房间里尽是窸窸窣窣之声,有的闭目养神,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有的则看似镇静,譬如科特国总统萨拉丁,他只是左手整理右手的精致袖扣,对周围那些忧虑之声似乎不置可否,轻轻瘪嘴,又看向萨菲摩斯,等他的发言。

    “我不止一次的说过,吉尼亚大星门线战役不过是一次战略转移,在这上面打不过去,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还有另外的战略机会!”萨菲摩斯转过头,他的鬓发竟然斑白了许多,这让他这张算得上好看的脸上,又多了几分沧桑。

    “可我们突破不了吉尼亚星门线,我们就无法征服同盟国,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还要被困守到后方,面临同盟**队的全线反扑,我们多特国,可没有足够抵挡鹰国人,格兰美人的力量,如果他们向我们发起进攻,我们不敢保证全国能不能坚持一个星期!”

    “稍安勿躁,我敢保证他们这样的攻势就快要结束了。”萨菲摩斯道。

    “依据呢?萨菲摩斯陛下,我不想冒犯你,可是你得给我们依据!”

    就在人们争论之时,房间里进入一个戴着斗篷的老者,正是苏萨国师乌托邦,看到乌托邦点头,萨菲摩斯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们有的人问我依据,今天叫大家到来,其实就是给大家看所谓的依据。其实,这已经不算是依据,而是——神迹。”

    萨菲摩斯的声音,掀起了一阵低低的哗然。显然人们并不清楚他为何会说出这么奇特的字眼。

    “现在,请大家看着你们外面的宇宙”

    人们通过荧幕上的远视仪,看到一艘飞船,正在接近他们,右下角有一行数字,标注距离他们大约一百万公里。

    “一艘新伊甸的航行船?新伊甸的圣职者来这里干什么?”有人意外。

    谁都知道,星盟议会已经分裂,乌托邦掌控的执政会和大祭司领导的新伊甸完全是割裂了开来。新伊甸一直反对这场战争,这个时候竟然会派使者到来?

    萨菲摩斯看着那里,道,“其实不是那艘船,是我们胜利的希望。”

    在场的这些轴心国领袖,有的满脸疑惑,有的大概察觉到了什么,脸上忽露出笑容,气氛波诡云谲。

    ***

    “即将到达‘帝王堡’,大祭司,请指示。”

    马肯森注视着玻璃罩里的林薇,道,“启动分离仪。”

    随着林薇所在装置的运作,林薇周身亮起光边,像是身后正有一轮太阳缓缓升起。

    紧接着,她的整个身体都笼进刺目的光芒之中,恍若天神。

    “波函数数值正弦抬升,涌动计数器溢出!空间发生类跃迁反应”

    “不要管,继续加大分离器功率。”

    一个又一个的仪器数值在剧烈变化,而随之一并变化的,是舰内让所有舰员都终身难忘的一幕。他们看到由林薇所在的中心,最初的耀眼光芒之中,开始向外发散出一种奇特的波纹。

    这种波纹变化不定,是各种颜色的粒子,有的时候,像是夏日海岸边的浮绿,又像是冬日太阳周围凛冽的光环,又仿若射线大炮在宇宙中划过的紫色线束,一切光怪陆离,仿若怪力乱神。

    而最奇特的是,他们都被笼罩其中,却丝毫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或者触感,没有皮肤被光照的热度,没有眼睛不适的疼痛,甚至有的时候这些光,形成雾海,形成颗粒有质的圆球,上面又有无数密集的亮点明灭,有若实质,有的人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就好像是,他们身处于微观世界,周围都是分子级的微粒一样。

    但是在此刻远隔百万公里之外的苏萨首都洛克菲勒星上空的帝王堡,全部轴心国的领袖看到的是令人震撼的一幕。

    最开始是远视仪之上,那艘使者舰从内向外发散出光带,像是有支画笔,在以那一点素描,随后延展出去,扩大,最初时如同小孩子在作画,用最简单的线条在画布上涂抹,但很快,这种画技开始呈几何级数的增长,越来越多丰富的色彩和繁琐的线段出现,这些线条密集的覆在一起,令画面开始清晰。到得后来,简直就像是大师手笔,泼墨上色信手拈来。

    帝王堡中,人们集体的发出一阵“噫!”声。

    “这是怎么回事!?”

    那艘舰已经看不到了,人们看到的是一片山野田园,而后日跃山头,层林尽染。

    在场的人们,恍然觉得自己仿佛位于星球陆地之上,他们在一处茶室之中,通过玻璃,就能看到窗外的风景。

    关键是他们在洛克菲勒星的上空!

    这里是“帝王堡”太空港,而他们的下方五公里,是星球大气层,再往下十公里,才是星球地表。他们在近地轨道之上,抬起头就是宇宙苍寂了亿万年的景象。

    这是在宇宙之中呈现的这种景象。

    人们不通过远视仪,向着宇宙望去,可以看到深空中有一颗明亮的星。那颗星越来越明亮,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亮度代表着那处的这种“景象”还在不断的放大,具体有多大?现在探测器测定的图画范围,是直径一万公里,而且,还在扩大。一万迅速到达两万万,两万到达三万,最后直接逼近五万

    “目标直径达到五万,测算体积约65415625万立方公里!”

    出现在宇宙中,六十五万立方公里的海市蜃楼?

    所有人都只能用这样的念头来比喻他们看到的事物。

    而事实上这已经超出了目前人类能力所能达到的范畴。要是有能力在这样公里的尺度上投射出这样的一副栩栩如生的图画,人们很难相信那会动用怎样功率的投影机,恐怕目前整个星际人类文明所拥有的能源都不够。

    现在帝王堡的人们不需要借助远视仪,只凭目视,就能看到远方的一片类星云般的光团,像是一颗琥珀,但那是距离他们一百万公里,占据空间六十万多立方公里的琥珀。而且,那上面显示的是一片山野,但里面的每一棵树,都要超过真实比例几十上百倍。

    现在远视仪将倍数减小,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图像。

    图像出现了变化,竟然不再是山野,而是一片海洋,蔚蓝色的海洋,海上有日落,恢弘而壮丽。出现在宇宙的蓝海,浮现于宇宙中的落日。

    图像再变,这次再不是这种星球的图像,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圆柱体,整齐的漂浮在宇宙中,那种圆柱体彼此之间的比例近乎于绝对完美的模块复制,超过任何人造构物,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人们有理由相信看到的是未知世界的景致。

    那片光云再出现了很多的变化,有的时候是猛烈的风暴,有的时候是未知世界的风景,有的事物人们前所未见,譬如不依靠外力就能飞行的人类,有的是奇形怪状的生物和他们构筑的繁荣文明。有如繁花过眼,灯幻光移。

    “难道这是引力透镜效应?”

    “神迹这的的确确就是神迹!”在帝王堡观摩的人中,有人情绪激动喊道。

    最后那片光云的景象定格,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是由无数的密集的光点和所连接的亮线所构成的星图。

    萨菲摩斯看向众人,道,“刚才大家所看到的,就是新伊甸,一直以来传闻中圣物。”

    众人犹在震撼之中,他们曾无数次的听说过圣物的信息,但觉得那顶多只算是精神信仰意义的象征,并不存在这么一个实际上可以威慑整个人类世界,巴别塔般链接世界的事物。

    但是眼前超越他们所想象的景象,让他们感受到了,圣物的的确确存在着,而且就这么以他特有恢弘的模样,显现在他们的面前。

    “刚才那些是什么?”

    “圣物并不保存于我们这个时空,甚至说,不在我们的宇宙,”萨菲摩斯道,“你们刚才所看到的,只是它的投影,它保存在统一场中,横跨多个维度的宇宙,那些景象,应该就是它在多个宇宙中的存在,它并不会对我们的世界产生影响。这是上古文明最精华最伟大的遗迹,至今为止我们从未听闻过这种技术,甚至我怀疑,就连以前那个远古文明,也都没有掌握这种技术,而他们之所以能够保留他们的成果,大约是得到了某种‘帮助’,那些更发达的宇宙中的生物,并不在我们这个世界,对我们而言类似于神明的存在。”

    “但是,这些神明很可能都死亡,或者消失了,亦或者只是路过我们的宇宙,而随即离开了,也许它们下次再回来,就是亿万年以后了,那个时候,人类究竟存不存在,都不得而知。”

    萨菲摩斯的眼睛里,耀着光芒,“所以我们要活在当下,活在现在!活得尽展抱负!”

    在场的人中有人询问,“那片星图是什么?这恢弘的圣物神迹,预兆着什么?”

    萨菲摩斯道,“那不是星象图,那是至今为止,宇宙中所有的跳跃点方位也是上古文明留给我们最大的遗产。整个世界,现在我们一览无遗!”

    “那上面有通往古代家园的道路,亦有现在人类文明群落散落的道路也就是说,我们可以通过这幅星图,到达人类文明的起源和边际,甚至于到达,每一个群落和国家的核心”

    停顿了一下,萨菲摩斯环顾在场每一双已经被点燃了狂热的眼睛,道。

    “我们的军队,可以直达同盟国的每一座首都!攻其不备的时刻,到来了!”

    “尽管我们的军队在吉尼亚伤亡惨重,然而,他们从不曾失去斗志!而会穷尽燃烧他们所有的战斗热诚,去迎来一个光辉灿烂的时代!”

    萨菲摩斯高声道,“征服!复仇!谁给予我们痛苦,我们就予以十倍的痛击!”

    “现在”

    “是报复他们的时候了。”

    在萨菲摩斯于帝王堡做出这番宣言之后。

    灾变,发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