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世间在线阅读 - 第 二 十 章 前次伤心处,而今已恍惚

第 二 十 章 前次伤心处,而今已恍惚

        苏剑笑与卫十五娘约好的会合地点,是在村尾外一箭之地。苏剑笑赶到那里的时候,看到有大树几株。其中一棵大树旁正立着一匹老马,老马背上坐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那女子坐在马上姿势奇特,两腿全都放在马身同一侧。她的身体前后晃呀晃的,像是随时会跌下马背,偏偏又坐得稳如泰山,显得十分调皮。她脸上原本就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到苏剑笑走近,两只眼睛更是笑成了两轮弯弯的月亮。这笑容有说不出的迷人,然而苏剑笑的心中却是沉了一沉。

        这个女子并不是卫十五娘。

        苏剑笑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径直走过去,直到女子丈外才站住。心中虽然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他脸上却反而露出了微笑。

        那女子笑着说:“看到你完完整整地出来,就知道事情一定都办得妥妥贴贴的了。”

        苏剑笑有些迟疑地问:“你就是冷月夫人?”

        女子把眼睛一瞪:“怎么,我不像么?难道冷月夫人就该是一个冷冰冰的人么?”

        苏剑笑说:“我只是想像不出夫人怎么能够在一辆马车中一呆几天。”

        冷月夫人说:“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呆在马车里?”

        苏剑笑心中一怔。回想起来这数天以来只是没有看到她的马车有人进出,却并不能确定车里就一定有人。以冷月夫人的超绝功力,要想出入马车而不被他人知道,当然并不是什么难事。

        苏剑笑心中苦笑,问道:“夫人在这里做什么?”

        冷月夫人嘻嘻笑了起来:“等你。”

        苏剑笑眉头一皱,说:“夫人难道是要把在下擒回到镜花庄么?”

        冷月夫人摇摇头:“我又不是镜花庄的走狗,干嘛要帮他们做事?”

        苏剑笑说:“如果夫人不是要擒拿在下,那么此刻在这里等我的好像应该是另外一个人才对。”

        冷月夫人说:“因为那个应该在这里等你的人儿不能在这里等你了,所以只好换我在这里等你了。”

        苏剑笑说:“夫人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冷月夫人说:“好像是那个应该在这里等你的人儿的二哥让我带了一封信给那个应该在这里等你的人儿,那个应该在这里等你的人儿看完以后不知何故脸色大变,一刻也不肯多待,立即就风驰电掣地走了,走的时候让我带一句话给她应该等的人,也就是你。”

        “什么话?”

        冷月夫人学着卫十五娘的声音说道:“请转告我四哥,我有万分火急的事,要先赶到与二哥约定的地方去了。”

        冷月夫人嘻嘻笑着,将卫十五娘的声音学得俏皮无比,然而苏剑笑的心却猛地往下沉,直至一片冰冷。他万万想不到卫十五娘竟然会独自赶着去找韦景纶。韦景纶给她的信中究竟写了什么,竟然使得卫十五娘会抛下他独自离去?

        然而此刻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旦让卫十五娘单独遇到韦景纶,将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此时的韦景纶还是中州五条龙中的韦景纶么?还是卫十五娘的二哥么?

        苏剑笑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夫人这匹马可不可以借我一用?”

        冷月夫人摇摇头说:“这匹马我觉得挺好玩的,不能借你。”她看着苏剑笑的脸都有些变黑了,才嘻嘻笑着说:“如果你需要马的话,不妨再往前多走几步。那里绑着一匹高头大马,不但比这一匹要强壮很多很多,而且马鞍马镫一应俱全,相信骑起来也要舒服得多。”

        “多谢夫人。”苏剑笑不等他说完,就急冲冲地调头而去。

        看着苏剑笑匆匆而去的背影,冷月夫人又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地说道:“年轻人就是这么沉不住气呀。”她抬起头看向村子的方向,眼睛变得有些迷离起来:“只是不知道星哥哥的事情办完了没有呢?”

        三员外手中的“幽离鬼弓”很快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黑气不断地从弓身上升腾起来,盘旋上升,在空中形成一个一个黑色的烟圈。这些黑气只上升了几尺,就像是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束缚住了一般,停留在空中,犹如一个个妖异的舞者,凌空摇曳,凝而不散。弓身上散发出来的黑气越来越多,散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弥漫在三员外身边盘旋翻滚,奔腾涌动。只是片刻功夫,三员外整个人都已经被包围在一层厚厚的氤氲黑雾之中。

        残星先生的脸色变得越发的苍白,神色越发凝重。就在黑雾将要包围三员外的一刻,他猛地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一步仿佛只是轻轻一跨,却已经向三员外欺进了五尺。然而就在残星先生脚步将落未落之时,忽然从三员外手中射出一点乌光,闪电般直奔残星先生咽喉而来。

        三员外终于射出第一支断魂铁箭。

        再没有言语能形容这一箭的速度。只是单弦鬼弓射出的铁箭,其速度已经可以超越声音。如今鬼弓上已经上了三弦,此时射出的断魂铁箭,又是什么样的迅速?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是箭一离弦,就已经到了眼前,残星先生要如何应付?

        然而铁箭射到了残星先生身前,却“铛”的一声正正撞在他手中长剑上,彷佛这箭本来就是冲着长剑去的。铁箭撞上长剑的一刻,剑上隐隐有金黄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铁箭立即被撞飞出去,没入视力不及的远处。然而这一撞之力又是何等之强,残星先生手中长剑虽然没有丝毫晃动,他的人却倒飞而回,退到了原先的位置。

        这一步竟然跨不出去。

        这片刻之间,围绕着三员外的黑气又浓厚了几分。

        残星先生并没有因为无功而返而有丝毫泄气。他双腿微一使力,身体拔地而起。长剑一指,整个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直向三员外飞扑过去。剑锋所指之处,金黄色的寒芒伸缩不停,恍如择人而嗜的毒蛇。然而残星先生刚刚升到最高点,三员外手上又射出一点乌光,流星般迎面射到。

        又是“铛”的一声震响,铁箭再次被震飞开去。残星先生却在这一撞之下凌空折向,向着侧后方飘去。待到落地之时,与三员外的距离竟然又恢复到了先前的长度,只是换了一个位置而已。

        这一次交锋之后,“幽离鬼弓”散发的黑气愈加浓厚。三员外的身影隐藏在黑气之中,已经几乎看不见。

        残星先生仆一落地,毫不停歇,立即又弹地而起,原式不变地扑向三员外。扑到一半,三员外又是一支铁箭射出,将他逼退回来。如此接二连三,每一次残星先生落地的位置都不相同,数次之后,残星先生已经绕着三员外转了几乎一圈。

        这时三员外手中的“幽离鬼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黑气在变得浓黑如墨之后,那“幽离鬼弓”竟像是活过来一般,不停地扭动起来。弓的两端吞吐不定,扭动越来越剧烈,就像是一个原本被禁锢的生命,逐渐解除了束缚,开始了不停的挣动,试图要挣脱出某种神秘力量的掌控。更为可怖的是,迷蒙的黑雾之中竟然隐隐传出一种猛兽咆哮般的声音,彷佛有无数恶鬼正等待着从地狱挣脱,冲入这人世之间。

        残星先生又扑击了两次,依旧全都无功而返。而三员外身上的黑气却随着鬼弓的挣动也开始了不停地动荡,就像是被烧开的水一般整个沸腾起来。黑气之上,逐渐幻现出无数个黑色的尖刺,吞吐不定,如无数狰狞的厉鬼不停地挥舞着爪牙,彷佛随时都有可能挣脱而出。

        残星先生也终于停止了徒劳无功的扑击。他紧紧盯着三员外手中的鬼弓,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升起一层蒙蒙的光华,金黄色的剑芒也开始在剑尖处不停地吞吐着,像是随时准备着发起致命的一击。

        “幽离鬼弓”陡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带着冲破禁制的欢悦,“九幽百鬼刺”终于准备完成。厉啸声中,三员外身上的黑雾忽然之间向外炸开,成千上万道黑气四下飞散,尖叫着、扭动着满天飞舞,恍如活物。下一刻,这些黑气忽地齐齐凌空一滞,然后,就像发现了目标一般,又齐齐地一声厉啸,所有的黑气铺天盖地地朝着残星先生猛扑了过去。

        残星先生手中长剑疾挥,剑上的黄色光华陡然暴涨,迅速向外膨胀起来,一瞬之间就形成一个高达丈五的金黄色光罩,将残星先生完全遮挡在其中。漫天的黑气从四面八方疾冲而至,很快就与膨胀的光罩冲撞在一起。一时之间,厉啸四起,无数黑气在这一撞之中烟消云散,而金黄光罩也在一撞之下向内缩进了一尺。

        第一轮交锋之后,黑气稍稍向后退开。然而很快它们又从新聚集了力量,疾风暴雨般倾泻而下。这一次狂暴的黑气像是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撞击光罩之后就再也没有向后退开。无数的黑气狂野地连续冲撞着金黄光罩,一波紧接着一波,一波比一波更要猛烈。每一次撞击都有许多黑气就此消散,然而光罩也在这一次次的撞击中慢慢向内坍塌,范围越来越小。

        黑气爆开之后,三员外重新露出了身影,手中的“幽离鬼弓”也同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这时的三员外明显精神有些萎靡,显然施展“九幽百鬼刺”消耗巨大。而处在狂风暴雨般打击之下的残星先生原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嫣红,也是十分的吃力。黑气对光罩每一次的撞击,都让他的身体微微一震。

        只是不知道这样硬碰硬的较量,谁能坚持到最后?

        持续冲击进行了盏茶时间之后,较量已经进入到最后关头。原本遮天蔽日的黑气已经淡了许多,大半的黑气都在凶猛的撞击中消散了。而残星先生方面的损失更大,防护的光罩萎缩到仅剩八尺左右高度,堪堪将残星先生遮罩在内。而光罩上的金黄色光芒也在不断的撞击中越来越淡,到后来已经淡得几乎看不到。

        又是一波黑气的冲击之后,残星先生忽然一阵咳嗽,身体剧烈地战抖起来。原来这时他身体的疾患竟然发作了。随着这一阵咳嗽,防护光罩也跟着一阵剧烈的摇晃,霎时间变得岌岌可危,像是随时都会彻底溃散。空中的黑气这时虽然少了许多,却仿佛变得比原来还要狂暴。多次的失败非但没有丝毫减弱它们战斗意志,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们与生俱来的戾性。双方此消彼长之下,战斗的结局已经不难想像。

        然而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三员外的身体竟然也是晃了一晃,忽然张口吐出了一口鲜血。漫天的黑气立时像是失去了控制,再也无法集中攻击目标,只能在空中漫无目的地乱串起来。原来施展“九幽百鬼刺”会对施术者持续造成巨大的反噬之力,法术持续的时间和强度完全视乎施法者的功力而定。这时黑气虽然还有余力未尽,然而三员外的身体的承受力却已经到达了极致。

        三员外吐了一口鲜血之后,终于缓过了一口气。他正想要重新控制住法术,却发现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空中的黑气忽然凄厉地呼啸起来,仿佛受到了某种无可违抗的神秘力量的召唤,尽管带着深深的不甘,但是还是纷纷消失在空气之中,回归到某个未知的空间去了。

        黑气尽去,天空又回复了明亮。四周依旧是黄沙遍地,一望无际。这时残星先生也停止了咳嗽,只是他的脸上病态的潮红却变得更浓,更骇人。

        残星先生撤去光罩,缓缓说道:“我的“灵镜金光罩”的修为远远未到绝顶境界,因此只有金光的防护之功,缺少灵镜的反射之力。加上我自己身有残疾,难以持久,本来确实无法抵挡员外的“九幽百鬼刺”。可惜员外五行本就缺水,在这个世上最为干旱的沙漠之地,员外对法术反噬的承受之力较平时大大下降。这是员外功败垂成的原因之一。”

        三员外被反噬之力伤得不轻,这时正在努力以内视之法疗伤。但是残星先生既然如此侃侃而谈,倘若他闭口不言,气势上就不免要弱了几分。而在此关键时刻,气势却是玩玩不能弱的。

        三员外问:“原因之二呢?”

        残星先生微微一笑,说:“方才员外施术之时,在下在外围不断地扑击骚扰。乍看之下,在下以动制静,从一开始就犯了武者的大忌。但是员外可能忘记了此刻身处‘迷仙幻境’,员外所看到的扑击身影不过是幻像而已。其实我一直站在这里,从来没有动过。反而是三员外因为要分心应付幻像的攻击,以至于“九幽百鬼刺”未能臻至最高境界。”

        残星先生从一开始就在牢牢掌握了说话的主动权,从言语上不断地刺激三员外。这时之所以说这许多话,目的也无非是要打击对方的自信心。三员外原本心志坚定如铁,然而此刻负伤实在不轻,听到这些话也不免受到影响。他心中产生了不小的挫折感,脸上微微色变。

        残星先生看在眼里,如何能放过这个机会?

        “就请员外也接我一招吧。”

        残星先生右手的长剑本来是斜指右下方,这时手臂转动,长剑顺着右侧划了一个半圆,直指过顶。剑身划过,在空气中留下一个淡淡的金色弧线。这一划竟然像是带有千钧之力,牵动了冥冥之中某种神秘的力量。随着弧线划完,忽然有一阵狂风从他身后疾冲而来,掠过他略显单薄的身体,呼啸着向三员外狂猛地迎面袭来。

        周围的环境本来就是沙漠之地,这阵狂风一吹,立即带起漫天黄沙飞舞,天地顿时为之一黯。狂风呼啸,历时带起一面高不见顶的巨大沙幕迎面扑向三员外,残星先生被完全遮挡在这沙幕后面。随着这道沙幕的扑近到两丈之内,忽然又有万道金光刺破风沙的阻挡,像是耀眼的阳光突破了乌云的阻挡,后发先至,眩目而又灿烂,却带着一种浓厚得化不开的死亡气息,将三员外从头到脚都笼罩在剑光的攻击范围之内。

        面对这风云变色的攻击,三员外却毫不畏惧,不退反进,悍然迎着风沙和剑光扑了过去。他深知大范围的攻击招数必然有百密一疏的地方。这剑光看起来密不透风,偏偏三员外就像是水性最熟的游鱼,总能在乱石之中找到一条出路。他这一跃,整个人就像忽然变成了一支无坚不摧的铁箭,从剑光的缝隙之间穿射过去,直接射穿整道沙墙。

        三员外闪电般穿过沙墙,一眼就看到残星先生立在身前一丈之外,手中长剑依然高举过顶。三员外身在空中,手中却已经紧紧扣住一支铁箭。

        箭已在弦!

        残星先生忽然看到三员外破幕而出,也是一怔,待要变招时,三员外手中“幽离鬼弓”之上已经射出一支铁箭。这断魂铁箭的速度是何等之快,这短短一丈的距离转瞬即至,根本是避无可避。残星先生还来不及做任何动作,铁箭已经透胸而过。

        然而残星先生被铁箭穿胸后,却没有意料中的鲜血喷射的情景。三员外心中一震,知道眼前这个残星先生不过是个幻影,心念电转之际,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一抹金黄色的光芒闪过。

        三员外凌空发箭,这时身形还完全没有站稳,哪里能够闪开这迎头的一剑。电光火石之间,三员外只来得及将左手一抬,用手中的“幽离鬼弓”一挡,竟然恰到好处地挡住这夺命的一剑。

        剑刃正正劈在弓弦上。也不知那弓弦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利剑居然劈它不断。残星先生目光一闪,顺势拉剑一抹,刺目的金黄色光芒大盛,三根弓弦立时齐齐而断。

        弓弦被断,那“幽离鬼弓”竟然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呜咽之声。三员外脸色顿时大变,脚尖点地,暴退到一丈之外。然而这一退他竟然不能站稳身形,脚下踉跄了三四步,忽然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噗地喷出,立时将身前的沙子染得通红。

        见此情景,残星先生却没有接着出手,反而将剑尖垂了下来。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种深深的悲哀之色。

        “这‘幽离鬼弓’果然是你性命交修的器物。”残星先生缓缓地说,“只是你既然与它定契交修,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却又将它推到前面抵挡致命的一剑。连最亲密的伙伴的性命都能如此不顾,焉得不败?”

        残星先生说完,低头重重地咳嗽起来,这咳嗽声中彷佛也带上了一种悲怆。身边的幻影也在这时慢慢地变淡隐去,重新现出原先的小院子。三员外跪倒在院子中央,拼力想要坚持不倒。然而生命既已流逝,他纵然不甘,又如何能够再支持得住?倒地时他的左手还紧紧握着那漆黑的鬼弓。鬼弓的三根断弦犹如六只触手一般,犹在挣扎扭动,像是一时之间尚未完全死绝。

        大敌既去,残星先生似乎也有些支持不住,脚下一阵发虚。幸好有一双手即时伸过来,温柔地将他扶住了。残星先生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扶住自己的会是谁,他叹息了一声,问道:“鹰将和虫将如何了?”

        冷月夫人说:“倘若他们没有对这屋子里的几个人偶下此狠手,我或者还可以饶他们性命。对付这种蛇蝎心肠的人,自然不需要客气。”

        残星先生说:“罢了,我们走吧。”

        冷月夫人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撒着娇说:“星哥哥,我们好不容易下山一趟,既然这边的事情办完了,不如我们去游山玩水吧。”

        残星先生抬头看着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目光却中带着一丝忧色:“游山玩水倒也不无不可,只是这个人世间恐怕要从此多事了。”

        苏剑笑策马狂奔。

        卫十五娘先他离开不过一刻钟,但是他不敢想像赶到目的地之后会看到怎样一种情景。疾驰之中风吹在脸上甚至产生了一种疼痛,这原本应该让他变得无法思考,可是他偏偏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卫十五娘时那隐藏在冰冷之下的纯洁面容;他想起了结伴闯荡江湖时那绝美甜蜜的笑靥;他想起了火中再遇时那凄婉哀怨的眼神;他想起了她脉脉含情时那让人心碎的痴迷。

        他想起了自己的决绝和埋藏在关爱皮肉下的那份冷漠。

        是他负了她么?又或者是她的痴害了她?

        在这一刻,他只感觉到一种深深的迷茫。

        镜花庄精选的坐驾虽然脚力非凡,全速飞奔了近一个时辰之后还是显出了疲态。苏剑笑却根本无暇理会这些,只知道拼力打马奔驰。等到他终于远远看到要去的那个地方时,胯下的骏马已经变得委顿不堪,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苏剑笑离鞍弃马,向着山前残破的石梯奔跑过去。

        近了,近了……终于又看到了那块斑驳陆离的匾额,四个勉强可辨的大字。

        “青台兰若”。

        三年了,这座破庙居然奇迹般地保存了下来。陈旧的大殿,在历经风雨之后,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还是顽强地屹立不倒。三年了,苏剑笑又一次踏上这座石阶,只是不知身边的景物,与那遥远的记忆相比又有什么相似与不同?

        苏剑笑无心理会这三年的变或不变,他的眼中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庙门。

        那恍如巨兽的血盆大口一般的庙门。

        三年前,他冲进这扇大门时,看到的是倒在血泊之中的爱人。今天,他将要再次冲入这扇门,又将看到什么?

        三年的时间,可够成为一个轮回?无情的命运,是否总是悲惨地重复?

        石阶不长,然而每一步都仿佛穿越时空的界限,踏在滴血的痛苦之上。

        路途再长也终有尽头,苏剑笑踏入庙门时,甚至带着一丝义无反顾的决绝。然而看清门内情景的那一霎那,苏剑笑还是不由得一阵恍惚。这一刻,苏剑笑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原来一千多次的日月轮转,并不足以洗净这里的血腥之气。

        不过此时的景像与三年前毕竟有些不同。这一次死的是一个男人,而活着的是一个女子。

        韦景纶头冲庙门,仰面倒地,背上还插着一支短剑。

        这一只短剑还是他为卫十五娘准备的,莫非上天总是喜欢以这种方式来讽刺世人?

        卫十五娘无力地斜靠在香案之上,一脸的惊恐。

        “原来二哥他真的包藏祸心,要对我们不利。我原来只是想逃走,但是一不小心就……就……”卫十五娘看到苏剑笑,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但是无论是谁忽然出手杀死了自己曾经的二哥,恐怕都无法平静如昔。

        苏剑笑眼中浮现出一种深深的痛苦。他沉沉地叹息一声,低声问道:“五妹,你为什么会这么着急地赶来这里呢?如果你能等我片刻,可能事情的结局就不会是这样。”

        卫十五娘说:“二哥他骗我说事关大哥的遗体,要我无论如何都要马上赶到这里来。如果迟上一步,大哥恐怕就要尸骨无存。大哥对我们情深义重,我粉身碎骨也难以为报。他死得这么惨,如果遗体也不得安宁,我如何能够心安。一急之下,不及细想,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谁知来了以后才知道上了二哥的当了。”

        苏剑笑点点头,说:“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是因我而死。宋大哥惨遭横死,全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无论如何都要寻回他的遗骸,好好安葬。”

        卫十五娘说:“四哥,你是怎么从三员外手下逃脱的呢?”

        苏剑笑说:“我并没有从三员外手下逃脱。因为我根本不需要逃。”

        卫十五娘说:“难道三员外竟然肯放过你么?”

        苏剑笑说:“他也并不肯放过我,只是他此刻已经不能放过任何人,反而是要看别人肯不肯放过他了。”

        卫十五娘面现诧异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苏剑笑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其实都是一个局,一个针对三员外而布下的局。这个局虽然异想天开,却也堪称巧妙有效。这个局从镜花庄的使团动身那一天就已经开始启动,只不过整个使团之中,知道这个秘密的也不过两三个人。即使是‘奇花异草’四弟子这样高级的成员恐怕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卫十五娘说:“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苏剑笑说:“因为我是整个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他们必需得到我的合作,自然要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

        “他们需要你怎么合作呢?”

        苏剑笑说:“说是合作,其实我不过是诱饵。需要我做的就是以身做饵,把三员外引到那个小山村,并拖延一段时间,直到天明。”

        卫十五娘吃惊地说:“那么危险的事情你也能答应么?”

        苏剑笑说:“三员外不但是镜花庄的敌人,更是我的敌人。如果这个计划能成功,就可以一举除去这个心头大患,我为什么不答应?何况只有答应跟他们合作,我们才有逃离他们掌握的希望。”

        卫十五娘说:“可是,以三员外的高绝功力,就算引到了小山村里,又有谁能对付得了他呢?”

        苏剑笑说:“你还记得使团里那两辆神秘的马车么?”

        卫十五娘点点头。

        苏剑笑说:“在那两辆马车里的人,正是来自武林中最神秘的门派之一,‘无情幻府’的残星先生和冷月夫人。”

        “‘残星冷月,幻府双仙’?”卫十五娘的脸色竟变得有些苍白。

        苏剑笑说:“‘无情幻府’中最为可怕的就是他们那神鬼莫测的‘迷仙幻境’大阵。我离开的时候,三员外已经落入阵中,要想破阵而出,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主持阵法的残星先生。不过残星先生的功力与三员外本就在伯仲之间,这次有心算无心,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的优势,更有冷月夫人在旁压阵,我看这一次三员外逃脱生天的希望实在是微乎其微。”

        卫十五娘说:“没想到不可一世的三员外竟然也会有今天。”

        苏剑笑点点头,说道:“正所谓猎人者人恒猎之,古今皆同此理。”

        他缓缓环视了一下大殿四周,回忆渐渐地回到脑海。他的脸上又逐渐浮现出痛苦的神情。

        “五妹,你可还记得这个地方么?”

        卫十五娘眉心轻蹙,像是被感染了他的痛苦一般,苦涩地说:“四哥,苦了你了。”

        苏剑笑说:“三年了,三年以来我始终不敢踏进这里一步,唯恐回忆的痛苦会让自己无法承受。然而今天我才发现,无论什么事情都有必须面对的一天。”

        卫十五娘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怜惜地说:“四哥,再大的痛苦都会随时间慢慢忘却的。”

        苏剑笑说:“痛苦或许可以忘却,恩怨却怎样才能还清?”

        “恩怨?”

        苏剑笑说:“最近我细细寻思,总觉得当年素云死的那天晚上,其实存在着极大的谜团。事实的真相恐怕还躲藏在重重迷雾之中。”

        卫十五娘说:“什么谜团?”

        苏剑笑说:“第一个疑点是,祝少同究竟是怎么死的?”

        卫十五娘诧异地说:“这贼子是被四哥亲手杀死,这还能有什么疑问?”

        苏剑笑摇摇头说:“你还记得么?我曾经说过,在对三年前的回忆中,我好像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卫十五娘点点头。

        苏剑笑说:“我现在已经想起来了,原来我忘记的是,那一日在这个大殿上我原本是杀不死祝少同的。”

        卫十五娘说:“四哥武功盖世,三年前就名列天下七大剑客之一,祝少同一个花花公子岂能是你的对手?”

        苏剑笑摇摇头说:“以武功而论,祝少同的确要比我逊色一些。但是那一天我刚刚与飞鱼塘的平三尺比了一场剑,消耗本就十分巨大。又冒雨连夜赶到这里,体力也就只剩下两三成。再看到素云惨遭不测,那一刻我心神大乱,状若疯狂,十成武功能发挥出来不到一成。那祝少同虽然名声不佳,但却也是镜花庄年轻一代的有数高手之一。在那时的情形之下,我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卫十五娘说:“那他为什么会死在四哥剑下呢?”

        苏剑笑说:“那时祝少同知道我是急怒攻心,暂时迷昏了神志,因此只是一味跟我缠斗,一有机会就向我解释。如此斗了一段时间,我的体力已经几乎消耗殆尽,眼看就要不支。哪知这个时候祝少同忽然身形一滞,门户大开。我那时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看到机会就一剑把他给杀了。”

        苏剑笑说着,脑海中闪过那一刻的情景。门外恰好有一道闪电划过,祝少同正面对大门,惨白的亮光照在他的脸上,他那惊疑不信的眼神更显得狰狞可怖。

        卫十五娘说:“那又是为何?”

        苏剑笑说:“恐怕当时这大殿里除了我和祝少同之外,还藏着第三个人。”

        卫十五娘倒吸了一口冷气:“第三个人?”

        苏见笑缓缓地点点头:“这个人躲藏在一个隐密的角落,等到我和祝少同的战斗到了关键时刻,他才悄悄地伸出黑手,从背后给了祝少同致命的一击。”

        苏剑笑慢慢说来,语气中竟然带上了几分阴森恐怖的意味。连四周的光线都连带得有些黯淡起来,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凄惨冰冷的雨夜。卫十五娘颤声说:“这个人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苏剑笑说:“只因为祝少同必须要死我在我手上。祝少同一旦死在我手上,也就坐实了他杀害素云的罪名。”

        卫十五娘说:“素云姐本是被祝少同害死的,这是四哥亲眼所见,这个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苏剑笑说:“其实我并没亲眼看见。那天我赶到时,素云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只是祝少同正好在旁边而已。”

        卫十五娘说:“祝少同这恶人既然在旁边,那就无论如何摆脱不了干系。”

        苏剑笑摇摇头说:“世人向来习惯以讹传讹,人言殊不可信。祝少同虽然素有恶名,但以我近来了解所知,这个人虽风流而不下流,还称得上是一个翩翩君子。并且此人平生最为自负的就是怜香惜玉,委实不像是能对素云下此毒手的人。当时交手他也是处处对我手下留情,更不像是一个凶手应有的表现。我这一次恐怕确实是误杀好人了。”

        卫十五娘不以为然地说:“四哥不必如此自责。这恶贼恶贯满盈,除了他还能有谁?”

        苏剑笑说:“最可疑的,当然就是那第三个人。”

        卫十五娘说:“第三个人?真的有这个人么?”

        苏剑笑点点头说:“不但有,而且我感觉他还是一个我们都十分熟悉的人。”

        卫十五娘脸色又是一变,骇然说:“你的意思是说……是我们五兄妹中的人?”

        苏剑笑却没有回答,只是抬头默默地看着大殿深处的菩萨塑像,一言不发。

        这气氛委实是有些压抑。卫十五娘定定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苏剑笑说:“那天我离开之后,你们是怎么处理祝少同的尸体的?”

        “我们……”卫十五娘脱口而出这两个字,脸色却陡然发白,再也说不下去。

        苏剑笑说:“宋大哥肯定是要毁尸灭迹的,是么?”

        卫十五娘咬着嘴唇说:“不错。大哥说如果不这样做,镜花庄第一个就会怀疑到你身上。”

        苏剑笑说:“可是,即使毁尸灭迹,镜花庄还是应该第一个怀疑到你们身上,对么?”

        卫十五娘点点头。

        苏剑笑说:“可是,他们为什么没有怀疑你们呢?”

        卫十五娘说:“这个我们也一直很奇怪。”

        苏剑笑说:“只因为镜花庄找到了祝少同的头颅,是在湖州最大的一家青楼的院内找到的。”

        卫十五娘霍然抬头,吃惊地看着他。

        苏剑笑说:“你一定很奇怪,祝少同的头颅分明被埋藏在了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为什么又会出现在一家青楼里面呢?”

        卫十五娘说:“莫非是有人把他的头颅挖了出来扔到那家青楼里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剑笑说:“这就要从三年前你们与祝少同他们的那一场冲突说起了。你知不知道,那场冲突其实只是李玄和镜花庄合演的一出戏?”

        “演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剑笑说:“只因为他与镜花庄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双方各有所求,互相利用而已。你想像一下,如果祝少同莫名奇妙地失踪了,镜花庄必然要怀疑到你们身上。这样一来,李玄与镜花庄之间的交易的岂非就要泡汤了?”

        卫十五娘说:“难道说偷偷挖出祝少同头颅的人就是三哥?”

        苏剑笑说:“不错。正是他挖出祝少同的头颅,扔到了一家青楼里面。在他想来,镜花庄找到这颗头颅以后,定然要以为祝少同是与人争风吃醋以致引来杀身之祸。李玄这个人看起来精明,但其实经常自作聪明。这等欲盖弥彰的主意,也真难为他想得出来。”

        卫十五娘说:“欲盖弥彰?那岂不是说镜花庄更要怀疑到我们身上?”

        苏剑笑说:“原本应该是这样。但是没想到错有错着,镜花庄找到祝少同的头颅之后,竟然真的打消了对你们的怀疑。”

        “这又是为什么?”

        苏剑笑说:“只因为从祝少同的头颅上,镜花庄竟然找到了祝少同中毒痕迹。这种毒居然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奇毒。知道这种毒的人虽然不多,不过祝大先生却正好是其中之一。据他们所知,这种毒是无论如何不应该与你们有关的。”

        卫十五娘愕然:“中毒?祝少同怎么会是中毒死的?”

        苏剑笑说:“想来那日偷袭祝少同的那‘第三个人’所使用的暗器之上就涂的有这种奇毒。暗器入体之后,毒素沿着血液传到了祝少同的头颅中,并遗留在那里了。”

        卫十五娘说:“就算这样,你又怎么能确定这个‘第三个人’就在我们兄妹中?”

        苏剑笑说:“因为宋大哥的死。”

        卫十五娘再次怔住:“宋大哥不是被毒将害死的么?怎么会和这件事有关系?”

        苏剑笑说:“你有没有想过,毒将为什么要害死宋大哥?”

        卫十五娘说:“这个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苏剑笑叹了一口气,说:“王总管猜测,毒将之所以杀宋大哥,是为了要保住我的性命。这个解释虽然有些道理,但是也太过牵强了。宋大哥当时在镜花庄的重点保护之下,要杀他需要冒极大的风险。三员外并没有非杀他不可的理由,不可能会让毒将去冒这个险。”

        卫十五娘说:“如果不是毒将,那会是谁?”

        苏剑笑说:“要想找到这个凶手,首先要找到宋大哥被杀的原因。”

        卫十五娘说:“什么原因?”

        “宋大哥被杀,是因为他发现了祝少同的真正死因。”苏剑笑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宋大哥的马车外听到过他说梦话?”

        卫十五娘说:“记得。只不过听不清楚,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苏剑笑说:“这件事我专门问过王总管。原来他是在不断地重复着同一句话:‘四弟,我委实对不起你,我不该瞒着你啊……’”

        “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什么瞒着你呢?”

        苏剑笑说:“是啊,宋大哥究竟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其实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宋大哥这些年来会一直对我心怀深深的愧疚?只是因为对素云保护不周么?那本来也不能完全怪他,他何至于此?我细细想来,一定是他发现了素云被害的背后另有蹊跷。宋大哥此人看起来粗犷,其实心细如发。他在处理祝少同的尸体时,很有可能会发现祝少同的真正死因。他一旦发现了这个秘密,自然马上就会联想到杀害素云的凶手恐怕另有他人。他有了这个发现之后,按理说应该是恨不得马上就告诉我,但是他却偏偏不得不隐瞒了起来。为了这件事,他的心里是如此的痛苦,以至于在昏迷的时候都念念不忘,后悔不已。那么,有什么理由能让他不惜忍受这这种煎熬,也要保守这个秘密呢?”

        卫十五娘脸色白了一白,说:“他这又是何苦。”

        苏剑笑说:“宋大哥此人兄妹情重,把结义之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能让他宁愿忍受这种痛苦的,只能是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你们几个人。我猜想当时那个真正的凶手必定不放心自己的暗器遗留在祝少同的尸身之内,极有可能要偷偷地把暗器取了出来。以宋大哥的精明,一旦对这件事情动了疑心,恐怕就不难发现这个人的行为的异常之处。所以宋大哥一直以来都怀疑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卫十五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苏剑笑说:“宋大哥的梦话我虽然听不到,但是不等于别人就听不到。这些话到了那个人的耳朵里,相信不啻是晴空霹雳,他立时就明白宋大哥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如此一来,他哪里还能容许宋大哥活下去?”

        卫十五娘脸色更是苍白。她眼角瞥了一眼地上韦景纶的尸体,觉得一阵心惊肉跳,寒声说:“你难道怀疑是他?”

        苏剑笑说:“他难道不可疑?”

        卫十五娘立即点点头。韦景纶不但正是他们五兄妹之一,并且这些天一直混在镜花庄使团之中。以他的功力,要偷听到宋猛的梦话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苏剑笑却叹了一口气,说:“他虽然可疑,但并不是他。”

        卫十五娘说:“为什么?”

        苏剑笑说:“因为他没有机会。三年前那天晚上,韦景纶逃走的方向是远离这里的方向,而祝七衡一直追踪在他身后。等到祝七衡终于放弃对他的追杀时,他已经逃了很长时间,离开得足够远。即使他会飞,也不可能来得及跑到这里,做下这许多事情。”

        卫十五娘说:“除了他还能有谁?李玄岂非早就已经死了?”

        苏剑笑说:“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卫十五娘霎时瞪大了眼睛:“难道……”

        苏剑笑说:“那天我们只是听马原说他死了,又有谁见到他的尸体了?”

        卫十五娘说:“不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剑笑说:“那一天在李家废园的密室中,李玄虽然被梁山伯击倒,但他那时分明还是活着的。那时我虽然功力已失,但是活人死人还是分得出来。后来你走出密室之后,马原却说李玄已经死在密室里面。当时我还以为是梁山伯激动之下出手过重,以至李玄伤重而死。但是事后一想却觉得不对。想那梁山伯乃是镜花庄年轻一代有名的高手,更是道门圣地‘慧觉书院’院主的嫡传弟子,无论武功心性的修为都十分深厚。镜花庄所为之事何等重大,梁山伯虽然激动,下手之时哪能不知轻重?”

        “也就是说镜花庄只是假称他已经死了,其实他不但活着,并且这些日子一直都躲在我们身边。”卫十五娘说着,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

        苏剑笑说:“极有可能。”

        卫十五娘说:“而且他自己也曾经说过,那天晚上是他把祝少同引到这里来的。在那样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除了他之外,恐怕没有人会知道祝少同竟会跑到这样一个荒山破庙里来。如果不知道祝少同要来,这许多阴谋也就无从谈起了。”

        苏剑笑说:“正是这样。”

        卫十五娘说:“如此看来,果然还是李玄最为可疑。”

        苏剑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沉默不言,像是有无限的感伤。

        卫十五娘说:“四哥,你何必为这种人叹气?”

        苏剑笑说:“那天晚上风狂雨骤,路滑难行,这里更是一个渺无人迹的地方。你有没有想过,李玄到底跟祝少同说了什么,他竟然会巴巴地跑到这里来?”

        卫十五娘说:“这个就无从得知了。”

        苏剑笑淡淡地说:“你真的不知道么?”

        卫十五娘说:“我怎么能知道?”

        苏剑笑说:“三年以来,我一直逃避着不去回忆那个给了我刻骨铭心痛苦的晚上。直到这几天,我才终于不得不去面对它。一旦去面对它,我就发现那天晚上的一切仿佛忽然间被隐藏在了重重迷雾之中,有太多的真相等着我去发掘。也就在这几天,我知道了许多原来不知道的事情。”

        苏剑笑顿了一顿,才接着说:“这其中,就有祝少同与你的关系。”

        卫十五娘说:“他只不过是一个缠人的恶鬼,我和他能有什么关系?”

        苏剑笑说:“祝少同或许真的不讨人喜欢,只不过祝七通对这个唯一的儿子期许甚高,甚至曾经将他送到华山不老峰,在武仙子座下呆了整整一年时间。”

        卫十五娘娇躯一震,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苏剑笑也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过了许久,卫十五娘低下头去,说:“不错,他确实曾经是我师兄。但是我宁愿没有这样的师兄。”

        苏剑笑说:“是的,我相信你确实对他不假辞色,甚至有些厌恶。但是我也同样相信他对你确实十分痴情。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别人说起你是他唯一真正爱的女人。”

        卫十五娘说:“那是他痴心妄想。”

        苏剑笑说:“痴心妄想么?可是他却为了这份痴心妄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痴情若此,古往今来又有几人?”

        卫十五娘低着头,紧紧地抿着嘴唇。也不知道一时之间,她的心中是什么滋味。

        苏剑笑说:“那一日你、韦景纶和李玄在饭店中遇到祝少同、祝七衡一行人。祝少同看到自己素所爱慕的小师妹忽然出现,自然是大喜过望,凑上来猛现殷勤那是可以想像的事。这一来自然惹怒了李玄,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祝七衡乃是碧雨宫有数的高手,身怀镜花庄绝学‘南山探菊手’,功力深厚,出神入化。你们自然不是对手,只得抽身逃走。但是祝七衡盛怒之下率众冒雨追杀,你们不得已之下,只得分头逃避。”

        卫十五娘低低应了一声:“是。”

        苏剑笑说:“然而那天晚上你们与镜花庄的冲突只不过是李玄与他们合演的一出戏。李玄与你们分手之后,很快就按约定与祝少同会合。祝少同确实对你情有独衷,念念不忘。公事谈过之后,他就开始迫不及待地追问在哪里可以找到他的小师妹。李玄对你迷恋已久,这一来自然是怒火中烧,一时血气上涌,竟忘记了身负的大事。也不知他怎么灵机乍现,竟然让他产生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不但可以收拾眼前这个情敌,说不定还可以连带我这个情敌也一起消灭,真可谓一举两得。”

        苏剑笑说到此处,再也不能保持平和的心态,目光中也是隐隐冒出怒火。

        “李玄肯定是告诉祝少同,你已经回到了这座青台兰若。祝少同信以为真,还能不巴巴地连夜冒雨赶了过来?李玄仗着熟悉道路,自己抢先赶了回来,引走宋猛。只留下柔弱无助的素云,她孤单一人……”

        说到这里,他的身体竟然微微地颤抖起来,再也说不下去。过了许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卫十五娘恨恨地说:“这恶贼真是可恶。”

        苏剑笑说:“李玄做出这等人神共愤的事,是出于对你的爱;祝少同不顾天黑路滑,只想着见你一面,结果却不幸惨死,同样是出于对你的爱。这人世间的爱情,究竟是一种美好,还是一种罪恶?”

        卫十五娘呆了一呆,幽幽地说:“这么说来,我就真的是那红颜祸水么?”

        苏剑笑说:“这世上又有什么红颜祸水?他们所受的种种灾难,不过是源于他们心头的邪恶和欲望,与你有什么关系?”

        卫十五娘眼圈一红,几乎就要潸然泪下。

        苏剑笑转开头去,彷佛也不忍看到她的痛苦。

        “只不过这样一来,就又出现了一个问题。李玄引开宋大哥之后,他自然要和宋大哥一道去寻找你和韦景纶。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跑回这里来杀害素云和祝少同?”他淡淡地说,“所以,李玄和韦景纶一样,都不可能是那‘第三个人’,那么……”

        “啪”的一声,卫十五娘身后残破的香案终于再也承受不住她的体重,支离破碎。

        苏剑笑恍如未觉,继续平静地说道:“现在就只剩下你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