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世间在线阅读 - 第 四 章 何以有羽翼 宝弓最销魂

第 四 章 何以有羽翼 宝弓最销魂

        来人是现任淮南节度使牛僧孺,中唐时期最为著名的两位名臣之一。另一位就是李德裕。

        牛僧孺是进士出身,唐穆宗时任户部侍郎。那时正逢中书令裴度与李逢吉争权,争斗的结果是裴度被外迁到山南西道任节度使。这牛僧孺向来与李逢吉为朋党,因为这件事得以挤掉前宰相李吉甫之子李德裕,被授予同平章事的职权。唐代中期政局动荡,瞬息万变,后来李逢吉也因为政治斗争被贬了出去,而牛僧孺却凭着八面玲珑的手腕,始终能够稳稳地呆在相位上。

        李德裕是中唐一个十分有才能的官员,当时官任西川节度使。他治军有方,很快平定了蜀地的动.乱,使百姓得以安居下来;同时整顿边军,加固边防,使南诏和吐蕃莫不敬服。

        大唐和土蕃的交界处有一个城池,名叫维州,又称为无忧城,在岷山西北,是军事重地。维州原来是大唐的疆土,后被土蕃夺了去,由将领悉袒谋据守。后来悉袒谋背叛了土蕃,跑到成都来归降。李德裕自然是非常高兴地接纳了他,派兵收回维州,并上奏朝廷要给悉袒谋请功。满朝文武听到这个消息都十分高兴,唯独牛僧孺说不宜与土蕃为敌,提出了反对意见。皇帝一时昏了头脑,居然听从了他的意见,要李德裕归还维州,并且让他抓住悉袒谋交还给土蕃。李德裕无奈之下只得照办,这一下至使悉袒谋全家为土蕃所杀,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这牛僧孺跟李德裕本来就是对头,怎么可能看着他立下这种大功,从中使坏当然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不想这下却捅了马蜂窝。李德裕也非心胸宽广之人,对牛僧孺早已怀恨在心。这次给他逮住了机会,立即怂恿监军王践言入京向皇帝谈及此事,当然少不得讲了很多牛僧孺的坏话;又拉拢了很多大臣,整天在皇帝面前吹风。皇帝本来就有些后悔,这样一来哪里还能不发作?

        换了一个人遇到这种事就算不被拉出去砍了,至少也得丢官弃爵。不过这牛僧孺也实在不是省油的灯,他一方面拉拢向来与李德裕有隙的另一位宰相李闵宗为自己说情,一方面又勾结宦官王守澄等人,打通关系。最后更来了一招绝的,居然抢先下手上表痛陈自己有罪,要求惩罚。皇帝本就懦弱,一时心软,只是把他下放到淮南道任节度使,算是逃过一劫。

        这牛僧孺虽然说正处于不得志的时期,但是身为一方节度使,那也是位高权重。如此三更半夜地出现在这样一个深山破庙之中,个中原因恐怕绝不寻常。

        苏剑笑过去曾与牛僧孺有一面之缘,印像却是十分深刻。牛僧孺虽是文臣出身,但却是关中武林世家“剪月山庄”庄主“千手刀神”令狐挽的得意传人,一身武功出神入化,三十年前就已经名动江湖。他所修炼的绝技“横刀三叠劲”变化莫测,无坚不摧,十几年前就已经被当时人人敬服的“无为三老”选入“青梅煮酒录”。

        无为三老所创的“青梅煮酒录”专门点评武林中的超绝高手,入选之人无一不是一时翘楚,至今仍被认为具有最高的权威。数十年来,为了要在这“青梅煮酒录”中占有一席之地,已经不知道英雄豪杰喋血饮恨,化为一抔黄土。

        牛僧孺却至今仍舒舒服服地活着。

        此刻他轻轻地举了一下手,殿中的格斗立刻戛然而止。

        苏剑笑身后传来两人急促的喘气。飞花公主用剑撑地,全身的重量全都压在剑上,长发早已散乱,被汗水结成了一绺一绺的,十分狼狈,整个人只是强撑着才没有倒下去。

        虽然苏剑笑刚才以九成功力强行震散了她堵在心脉的瘀血,使她得以有暂时自保的能力,但是这时的战斗却无疑使她的伤势更深了几分。

        小星的情形更难看。苏剑笑在动手前并没有忘记解开他的穴道。但是他为了保护身后的宁采臣,在战斗的过程中始终没有移动;而为了保护左手的灯笼,他的左手也几乎没有动过。

        所以他身上至少十道伤口,每一处都还在流着血。但是他甚至没有哼一声,眼神依然有神而坚强。

        这对一个十七岁不到的少年来说实在不是件容易做到的事。

        苏剑笑默默地接过小星手中的灯笼。灯中的油似乎已经快见底了。

        牛僧孺就像是一个猎人在看着一只落入陷井中的猎物,呵呵笑着说:“原来苏公子的意剑术已经到了以意化形的至高境界,身为魔门断界高手的任三郎都不免吃了哑巴亏。牛某实在不得不为公子喝彩。”

        这时任三郎也已经缓过劲来,在一旁狠狠地瞪着苏剑笑。苏剑笑只当是没看见,淡淡地说:“那也比不上牛大人深谋远虑,借刀杀人,算无遗策。”

        牛僧孺神色丝毫不变,笑着说:“在方才的情形下,我实在想像不出你为什么竟然敢冒险不杀飞花公主。是什么让你敢出手去救她?还望公子稍加点拨。”

        苏剑笑说:“以她的身份,连牛大人都不敢杀她,在下向来胆小怕事,又怎么敢下手呢?大神魔王的手段我可是消受不起。”

        牛僧孺说:“这个好像并不是一个充分的理由。”

        苏剑笑说:“我本来也不是很肯定,可是看到这位任公子居然真的伸手去抓我的剑,我就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

        任三郎的脸色看起来又阴沉了些。

        苏剑笑接着说:“在那种情况下任谁都能想到这把剑上必有古怪,而任公子真的伸手去拿,分明是故意向我卖一个破绽。”

        牛僧孺不紧不慢地说:“这大概就是世人所谓欲盖弥彰吧。”说罢居然有一些唏嘘。

        苏剑笑瞧了一眼油灯,油又少了些。

        “牛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开始谈正经的交易了呢?”

        牛僧孺呵呵笑了起来:“交易这个词倒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苏剑笑说:“牛大人如果想要研究遣词造句,只怕是找错对像了。”

        “苏公子何必如此着急?”牛僧孺老神在在,“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你杀了飞花,我马上就还你聂小倩的骸骨。”

        苏剑笑回头看了一眼飞花公主。飞花公主的脸色因为失血而苍白如死。她原本明亮如月光的眼神如今暗淡无光,无依的像是一只面对着凶狠的恶狼却毫无反抗能力的绵羊。

        苏剑笑说:“她本来就是伤在我的手上,即使我不再出手,看她这个样子好像也很难活着离开。”

        “不错。”牛僧孺说,“如果你担心大神魔王报复,不妨毁尸灭迹。我可以保证我的人是绝对不会讲出去的。”

        苏剑笑说:“这么看来这桩交易我非但不吃亏,好像还占了大便宜。如果我再不答应,就不但是一个笨蛋了,而且是一个混蛋了。”

        牛僧孺说:“你当然不是。”

        苏剑笑说:“可惜。”

        牛僧孺说:“可惜?”

        “只可惜我虽自认还不算太笨,却实实在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苏剑笑补充,“因为吃亏的生意我固然不会做,占便宜的交易我更是不敢做。”

        牛僧孺笑着说:“如此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苏剑笑说:“其实也简单。因为我手头好像还有一桩生意可以做,而且我保证牛大人也会十分乐意做这件生意。”

        苏剑笑说着,伸手从小星手中拿过他的剑。

        牛僧孺笑了:“难道苏公子是想出手硬抢么?”

        苏剑笑说:“哪里,在牛大人面前动手抢东西我当然没有丝毫的把握。不过……”

        他说着忽然闪电般将剑挥出,架在身旁的宁采臣的脖子上,一字一句地说:“不过,如果我要杀这个人,却好像不是什么难事。”

        小星、飞花、宁采臣和任三郎都被苏剑笑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只有牛僧孺的脸色丝毫没有变,依旧笑容可掬地说:“苏公子,你莫不是急昏了头?这个人好像和我没有丝毫关系吧?”

        苏剑笑淡淡地说:“所谓货卖识家,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强买强卖的道理。如果牛大人认为这桩生意没法做,我也是没有办法。”他抬起左手的灯笼看了一眼,“只不过再拖延一会,牛大人就是想做生意恐怕也要做不成了。”

        牛僧孺紧紧地盯着苏剑笑,看了片刻,忽然双手轻鼓,哈哈大笑起来:“很好,很好。苏剑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只不过我还是很奇怪,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剑笑说:“刚才还在河边时我就很奇怪,我想不通为什么居然会有人和魔道联手设下了一个陷阱,他们的目的何在?如果说他们只是为了对付一个女鬼,打死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牛僧孺笑着说:“换了我也不信。”

        苏剑笑说:“攻击我的那三个人,其中一个大力鹰爪功已经有了七层火候,另外两人的‘灵蛇禁’枪法也有六层功力。这样三个人在武林中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直到见到了牛大人,我才想起来他们究竟是什么人。”苏剑笑深深的看了牛僧孺一眼:“我好像记得到牛大人座下名闻天下的‘十三青衣卫’中恰好就有三个这样的人。”

        牛僧孺说:“不错。”

        苏剑笑接着说:“这三个人之所以能在地下隐伏待机,很显然是得到了魔门十大不传秘技之一‘五鬼搬移术’的帮助。这恐怕就是这位任兄的功劳吧?”

        任三郎冷冷地哼了一声,苏剑笑微微笑着说:“当时任兄一定就潜伏在附近,倘若要对聂小倩和宁采臣下毒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然而任兄居然没有下手,可见本意是不想要他们的性命。此刻在这荒山废庙里居然能看到牛大人虎驾亲临,倘若我还看不出宁采臣是块宝的话,那才真正是笨蛋了。”

        牛僧孺说:“但是你莫要忘了你曾经答应聂小倩的事,你敢杀他么?”

        苏剑笑募地嘿嘿冷笑起来,说:“难道牛大人竟然以为我是正人君子?大人难道忘了我的出身了么?”

        牛僧孺自现身以来,始终面带微笑,仿佛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让他有丝毫意动。但是苏剑笑这句话出口,牛僧孺的脸色竟然微微一变。

        “中州五条龙。”牛僧孺缓缓地说,仿佛要把这五个字在嘴里嚼碎,咽下。

        “中州五条龙”这个名字在江湖中绝对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兴之所至,快意恩仇”八个字是五龙标榜自己的口号,“不分黑白,亦正亦邪,任性而为,不择手段”则是江湖朋友对五龙的所作所为下的结论。

        这五个字说出来,苏剑笑脸上冷笑依旧,心中却已忍不住一阵阵的刺痛。因为这五个字对他来说代表着一种痛苦的回忆,一段沉重的历史。早已经藏在内心深处的痛楚像是藏在棉里的针刺一般,终于露出锐利的利刃来,毫不留情地开始了扎刺。

        牛僧孺脸色陡的一沉,用一种断然而不容反驳的口气说:“好!你把这个人交给我,我马上还你聂小倩的骸骨。”

        苏剑笑也冷冷地说:“大人错了。我只是说如果你给我聂小倩的骸骨,我就不杀他,可没有说要把他交给你。”

        牛僧孺说:“这人对你毫无用处,你何必抓住不放?”

        苏剑笑说:“毫无用处么?未必见得。在下师徒二人能否从这里活着出去,恐怕也得落在这人身上了。”

        牛僧孺说:“你又想要聂小倩的骸骨,又想要命,胃口也太大了些吧。你当真以为他是个稀世之宝吗?”

        苏剑笑说:“是不是稀世之宝那也全在大人身上了。不过我这盏油灯恐怕快要坚持不住了,大人最好把握时间。”

        牛僧孺不耐地说:“你想怎样?”

        苏剑笑道:“马上把聂小倩的骸骨交给我,让我们师徒二人和飞花公主离开,然后我就撒手不管这个人,接下来该怎么办那是大人自己的事。反正这里是你的地盘,还怕他飞上天去?除此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牛僧孺说:“是么?那你握剑的手为何在颤抖呢?”

        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飘渺起来,仿佛是来自云端的乐声,松松垮垮悠悠长长的,似乎在四周回荡开来。

        苏剑笑不禁一怔,却忽然发现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奇怪,仿佛从他的眼中透射出一种柔和而邪恶的光芒,令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苏剑笑大惊,陡然想起这正是道家九法中排在第三位的“摄魂大fa”。

        苏剑笑第一个反应是移开目光,但是已经迟了。那目光居然像有无穷的吸引力,他只感到脖子似是已经离自己而去,头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甚至于眼皮——这本来应该是人身上最容易运动的一部分——都仿佛被什么东西牢牢黏住一般,难以动弹分毫。

        苏剑笑想运功相抗,却发现一分气力都提不起来,内力居然如泥牛入海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剑笑拼力集中精神,不断地提醒自己:小星、聂小倩、飞花公主的生命全都在我手里,我绝不能倒下。

        完全没有用。

        苏剑笑的毅力在这几年无为的消磨中早已经没有了过去的坚韧与顽强。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生命早已经厌倦,对于责任,则一直是在逃避。何况,他今天实在是有些疲惫了,在这个忙碌的晚上,他体力实在消耗得太多。更重要的是,树林中险险遭受内力反噬的一劫,加上之后与大力神魔的一战,更消耗了他很大部分的精力,使他很难再与如此诡秘邪恶的“摄魂大fa”对抗。

        这时牛僧孺又笑了,他的笑容在苏剑笑眼里却是如此安详、平和、亲切,让他想起了亲人和情人的笑容——这些都已经离他远去多久了啊。这笑容让他有一种安全体贴的感觉,与痛苦一起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种种美好的回忆忽然一一在脑海中闪过,如梦境一般。那记忆中的人物,在恍如仙境的云雾后面,若隐若现,似乎近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那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的面容,来来去去,不断出现,又不断地消失,给人一种在现实中再也不可能得到的宁静。

        一个动听的,充满了关切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你有些累了。”

        睡吧。

        这是来自心底的声音。

        苏剑笑的眼睛分明睁得很圆很大,但是他的思想、他的意识却像是破漏碗里的水,飞快地泄了出去。

        这时他居然有些后悔。

        后悔救了白乐天一命,后悔救了聂小倩和宁采臣。他看见牛僧孺微笑着走来,心中已经没有半分抵抗的意识。如果事情这样发展下去,苏剑笑无疑将会毫无还手之力地落到牛僧孺手中。

        只是这个时候庙门之外忽然响起一个与梦境极其不协调的声音,就像是一个美梦忽然变成了恶梦,苏剑笑午夜梦回般的一下惊醒过来。

        牛僧孺脸上的笑容也像风硬的岩石般一瞬间凝固在脸上。

        苏剑笑在后怕于刚才的凶险万状的同时,也立刻意识到那声音是来自一个人的喉咙的声音。

        但那已经是一个人所能发出的最后的声音。

        那一声惨叫声方止,已经从殿外风急火燎般冲进来两个青衣人。虽然情况很紧急,但是他们的动作依然从容不迫,有条不紊,很明显是久经训练、久经战阵的高手。

        等到他们在牛僧孺面前单膝跪下时,外面已经传来第二声惨叫。

        “敌人不会超过十个人……”

        这寥寥几个字刚刚说完,又有两声惨叫传了过来。

        “一律黑色紧身衣,黑衣蒙面,手底很硬,不知来路。”

        报告简单直接准确,绝没有一个多余的字。纵然如此,在他们说完后,外面又有两个人死于非命。

        战况显然越来越激烈了。

        牛僧孺神色冷峻,却丝毫没有慌乱,只是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再探。”

        “是。”两个人齐声回答,一齐站了起来。

        然后他们忽然一起出手。

        其中一个人猛地向前一扑,整个人都“贴”到了牛僧孺身上。另一个人则一掌击在第一个人的背上,掌力击实,他已经借着反震之力向后飞退!

        而第一个人在一贴之后,忽然像是被弹起来一般,也开始向后飞退。他退开的同时,第二个人的掌力已经全部转移到了牛僧孺身上。

        恰当的时机,默契的配合,诡异的招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袭击已经完成。

        牛僧孺厉吼一声,口中猛地吐出一股鲜血。这股鲜血如同一支血箭,急射在第一个人脸上,顿时将那人的眼睛全部迷住。那人反应丝毫不慢,双掌竟然能够在危急之中适时地平举到胸前,刚好来得及准确地拦到牛僧孺击向他胸口的一拳。

        拦到,却没有拦住。

        他双手立折,骨头碎裂的声音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牛僧孺掌势丝毫不减,一拳打中那人胸膛,他的胸立即像是被压扁的柿子般向内塌陷下去,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般飞跌出去。

        另一个人本来已经退出门外,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同伴飞撞了过来,待要躲闪,却哪里还来得及。

        所以他只能张开双臂接住同伴的身体。

        然而牛僧孺的横刀三叠劲能在青梅煮酒录上榜上有名绝非幸致,对力量的控制天下难有匹敌。他击出的这一拳,只有一般的力道用在了第一个人身上,另一半的力道直到击中第二个人才爆发出来。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战斗如它的突然开始般突然结束。

        牛僧孺从被袭到反击,前后只不过用了一招。这一招就已经将两个谋定而动的高手一齐杀死。

        牛僧孺向后退了两步,又退了三步,才终于稳住身形。

        看到此刻牛僧孺的模样,宁采臣竟然给吓得傻了,小星忽然跑到一个角落里,大声地呕吐起来。就连苏剑笑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牛僧孺的胸、腹、双臂、双腿、双脚以及全身上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地方在流血。这些伤口看起来居然像是被利刃所伤,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那个人在他身上“贴”了一下而已。更绝的是,牛僧孺的脸上居然也有两道刀痕,深可见肉,也不知道这两把刀是藏在什么地方。不过这些伤虽然看着惊人,却只不过是皮肉之伤。苏剑笑看得出他胸口所中那一掌才是真正要命的。

        牛僧孺的脸上布满痛苦的神色,目光深处更是分明有一丝悲哀和憔悴。他的痛苦显然不仅仅来自于伤口的疼痛,还有心灵的悲痛。两名自己平时最信任并倚为左右手的人,忽然间变成了叛徒,这种打击不是轻易可以承受的。

        奇怪的是,任三郎始终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竟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牛僧孺居然也像不知道旁边有这个人似的,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外面的战斗也很快就结束了,变得一阵沉寂,也不知道是谁胜了,谁败了。但是一方有备而来,一方仓促应战,一方里应外合,一方内外交攻,结果不难猜到。尽管如此,苏剑笑心中却隐隐有一种难以相信的感觉——“青衣十三卫”名震天下多年,经历了无数惊涛骇浪和浴血奋战,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人全数歼灭?

        外面那些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实力究竟是如何的可怕?

        一个低沉威严,不带丝毫得意,甚至也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忽然响起:“苏剑笑,立即杀了牛僧孺,我给你一条生路。”

        苏剑笑大声应道:“好!”他说着,握剑的手一紧,紧紧地盯着门口,却看都没看牛僧孺一眼。

        门外这些人的来意虽然还没有确定,但是多半并不是为了牛僧孺来的。何况牛僧孺刚才受袭时发出那一声大吼,几乎连聋子都能听见,任谁都知道他负伤不轻,此刻根本没有必要假他人之手来杀他。外面这人却忽然提出这样一个条件,不用想都知道他居心叵测。

        果然,话音方落,袭击立至。

        一阵刺耳的瓦片碎裂的声音在头顶响起,碎石飞灰在嘈杂声中扑头盖脸打下来,让人几乎看不到、听不见那四条随后扑下的黑影。

        两人扑向苏剑笑,两人扑向牛僧孺。

        人未扑到,强劲的杀气已经把二人紧紧包围住,几乎使人窒息。

        苏剑笑终于明白“青衣十三卫”为什么如此不堪一击了。仅仅是眼前这两个人,应付起来就已经让他感到颇为吃力。

        苏剑笑头也不抬,手中长剑挥出,剑光耀眼生寒。在这一片迷蒙的粉尘中,苏剑笑瞬间接住了十三次攻击,反击了五剑。

        剑光飞洒之中,两个黑衣人倏忽借着兵刃交击的力道又腾身而起,从来时撞开的洞中穿了出去,自始至终都没有着过地。人去之后,却忽有血花从空中落下,瞬间混在尘土中,消失不见。

        苏剑笑肩上也被击中了一记,虽然及时避开要害,但是衣服还是被从体内涌出的鲜红浸湿。一阵剧痛传来,使他感到右臂一阵麻痹,几乎握剑不稳。

        他为了护住左手的灯笼,没有能够躲开最凶狠的一记杀招。

        同一时间与牛僧孺交手的两个人也飞退出去。

        牛僧孺名列“青梅煮酒录”的“横刀三叠劲”果然名不虚传,瞬间就使两个敌人负伤而退,但是他自己的脸色也变得更加惨白如死。

        显然敌人的目的只不过是试探,所以一触即退。但是这一初步的接触已经让苏剑笑感到有些胆寒。

        苏剑笑看了看小星、飞花和宁采臣,发现他们都已经落得灰头灰土脸。苏剑笑示意他们退到角落去,同时大声对外面喊道:“朋友,千万不要再玩这么危险的游戏。苏某死不足惜,如果不小心伤了宁采臣,那就不好玩了。”

        外面一片死静,没有人回话。但是这句话显然产生了作用。

        苏剑笑转身看向牛僧孺,却一言不发。牛僧孺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要的东西就在蒲团下面的地板下。”牛僧孺说话时已有些吃力,但却非常干脆。此人确实有拿得起放得下的豪杰气魄。“我要先走一步,还望苏公子自求多福。”

        苏剑笑淡淡地说:“你还是求上天保佑宁采臣吧。”

        牛僧孺像是完全没有听出他话里的讽刺,面无表情地向门口走去。这次任三郎却紧紧跟在他后面。

        小星看着他们走到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奇怪地问:“他们……这不是去送死么?”

        年青人就是年青人,刚才分明还是你死我活的对头,现在看到他们的惨况,居然又动了恻隐之心。

        “他是要借任三郎的‘五鬼搬移术’遁走。”苏剑笑说着,径直走到蒲团前。

        “五鬼搬移术”名列魔门十大不传密技之一,具有匪夷所思之能。功成之人可在瞬息之间将任何东西通过“虚无魔界”搬移到想要去的地方。所能搬移的数量和距离则与个人的修为有关。任三郎象是颇精于此道,要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把牛僧孺“搬”走,恐怕不是什么难事。

        果然门外很快发生了一点骚动,但是很快又平息下去。敢跟堂堂淮南节度使作对的当然不是普通人,门外的人无疑也是训练有素的高手。

        苏剑笑手中油灯的灯芯已经开始在燃烧了,这说明灯油已经烧完!

        他迅速把供桌前的蒲团移开,略一查看,就发现地上的一块地板有些松动。揎开地板,一眼看到一个骷髅头。

        骷髅色呈黑白,布满了丑恶的斑痕,任谁都无法相信这枯骨生前就是那美艳无双的聂小倩。苏剑笑还真是想让宁采臣过来看看,让他知道什么叫红粉骷髅,色即是空。

        此刻他当然已经无暇理会这些了,心中一静,开始默诵起“大无常诸灵无妄赋”,准备送聂小倩魂归地府。

        “大无常诸灵无妄赋”并不是复杂的咒语,只不过短短的三十六个字,转眼之间就能念完。然而他这咒语却终究没有能够完成。

        就在咒语将完未完的一瞬间,他忽然强烈的感应到一种危险。

        这个念头完全没有来由,那是多年修炼形成的一种潜意识的反应,是多年在刀山火海、生死边缘磨练出来的一种本能。

        苏剑笑完全是下意识地旋身向右边急移,这一移救了他一命。

        一支仿佛蕴力千钧的精钢铁箭擦着苏剑笑的衣角飞过,却掠过他手中的灯笼,带着灯笼的残片直飞出去,咄的一声钉在佛像上,齐羽而没。

        然后才听到门外传来“嗡”的一声低沉而震撼的弓弦震动声——这箭的飞行速度竟然已经超过了声音。

        油灯啪的一声砸在佛像上。

        粉碎。

        熄灭。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