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世有八卦则生是非(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世有八卦则生是非(上)

        思绪间阿曼转念白忘忧刻意点名的夕曛与叶上秋,不动声色的看向身后两抹尾巴,这叶上秋是叶悔的心腹。

        事关自己肩上的玄芬,而玄芬关乎茱蓃,所以避重就轻,她得先从夕曛入手,由此阿曼转身同时抬手一挥。

        一簇灵焰瞬化成火圈将夕曛团团围住,夕曛一感灼热袭面,顿觉灵魂一震,下一秒灵魂脱体,进入另一道虚无空间。

        空间内夕曛看了眼自己站立原地的躯壳,再望躯壳旁毫无感知的叶上秋,回眸对上同样灵化的阿曼,眉峰一蹙。

        “你想做什么?”

        闻得夕曛错愕,阿曼扬唇一笑。

        “神君一路护我,真是辛苦了!”

        阿曼开门见山,夕曛眼珠一转。

        “哎呀!城主这话说得好客气!”

        声于同时夕曛往后一退,双手重叠,弯腰朝阿曼行了个敬礼。

        “九天城四方神朱雀夕曛,特此敬拜月煌城主曼嬅!”

        常言识时务者为俊杰,而俊杰亦要懂得能屈能伸,阿曼这一句‘神君’对她的身份了若指掌,她要是再不见机行事。

        怕是她这千年轮回的浴火重生,今儿就得提前磐涅了,何况阿曼源于法华圣经,既是灵宗之主,亦为神佛一道。

        她这拜也拜得理所应当,反观阿曼寻得夕曛面上坦然,想起自己同叶悔不朽身共封灵柩的记忆,话锋一转。

        “看来六姐姐对我挺了解啊!”

        闻得阿曼随意,夕曛眉峰一挑。

        “呃...总体来说还行吧!”

        言语间夕曛挑眸瞅了眼眉眼带笑的阿曼,阿曼趁机凑近夕曛道。

        “不如六姐姐给我讲讲我的过去?”

        夕曛闻言一愣,转头看向阿曼。

        “城主你?”

        “不瞒六姐姐,我自重生归来脑中记忆残缺不全!倘若六姐姐能帮我点明一二,我自有厚礼相赠!”

        说着,阿曼拍了拍袖中的水晶链,引得夕曛对上阿曼眸中认真,转念阿曼当年落下的禁术封印,垂首间点了点下巴。

        “若这样的话,咱也不瞒老三,我对你还真就只知道两件事!”

        要说夕曛这些年跟着叶悔懂了些见风使舵,既然阿曼开口闭口都是‘六姐姐’,便证明阿曼并不想上纲上线。

        于是夕曛挽上阿曼手臂,试探道。

        “所以老三想听吗?”

        阿曼瞅着夕曛挽上自己胳膊的手,琢磨着麻雀虽小但也不差,这肉能吃一点是一点,便朝夕曛点了点头。

        “洗耳恭听!”

        夕曛见此又朝阿曼身旁靠了靠。

        “其一便是老三你的年少建城!”

        “年少建城?”

        闻得阿曼反问,夕曛耐心解释道。

        “对啊!在你未出现前浮华境只有八州,那时候的月煌还是一片荒芜沙漠,沙漠内还有一只源于上古的天元混兽!”

        “天元混兽?”

        “对!”

        关于这件事,夕曛记得很清楚,当初天元混兽乃八州共敌,为此神王黎天擎还专门前往过荒芜沙漠,企图收复混兽。

        但天元魂兽吸食天地灵气而成,为世间最强灵种,非具神佛体质的梵灵不可收复,所以黎天擎即便是神王。

        一战归来亦是灰头土脸,眼下阿曼一问,直让夕曛忆起阿曼出场即无敌的惊艳,不经一‘啧’。

        “老三!纵观世间英豪,你绝对是我夕曛见过出场最牛逼的人!”

        言语间夕曛双眸一瞪,怵得阿曼右眼一跳。

        ...出场?!

        ...敢情我一出场还翻了天不成?

        想着,阿曼回视夕曛。

        “要不你先说说我怎么个牛逼法?好让我自己给自己开开眼?”

        夕曛见阿曼来了兴趣,道。

        “这天元混兽无眼无口亦无心,完全就是一团混沌连当时的西佛与首任境世祖都拿它没办法,而你一经问世直冲荒芜沙漠!”

        话到一半,夕曛随着脑中过往,转头看向阿曼,仿佛寻得了数百年前那名手持利剑身着红衣的绝丽少女,不由得扬唇一笑。

        “那时众人道你初生牛犊不怕虎,不料你一战功成,年少扬名!”

        说到激动处,夕曛止不住的摇晃阿曼。

        “你可知就是因为你,浮华境从此八州变九州,老三,你可真是改写了九州无一女主的历史啊!”

        阿曼被夕曛摇得头晕眼花,念及那句‘年少’,不经脱口而出。

        “所以我出现时已经年少啦?”

        “啊!这件事众所周知啊!”

        夕曛不明阿曼疑惑的点,只瞧阿曼抬手拍了拍脑袋道。

        “那我之前在干嘛?”

        阿曼这话可把夕曛问住了,她怎么知道阿曼之前在干嘛?于是乎夕曛顺着阿曼打量自己的目光,张了张嘴磕巴道。

        “这...这个问题老三你不该最清楚吗?”

        “我...”

        ...我要知道还问你?!

        困惑间阿曼又拍了拍脑袋,一下、一下瞧得夕曛赶紧安慰道。

        “老三!少年出英雄,不记得就不记得呗!”

        夕曛一边说,一边偷瞄阿曼。

        “咱爷当初不还被神界九天城清理门户,最后才因祸得福拜入西佛门下?所以英雄何必问出处呢!”

        闻得夕曛无心之语,阿曼眉峰一蹙。

        “清理门户?!”

        “是啊!说来也可惜,不过谁让咱爷触犯了九天城的规矩,而且咱爷那时候的年龄与你闻世岁数差不多...”

        话到一半,夕曛眸光一亮。

        “别说你俩这一点还真异曲同工啊!”

        声于同时夕曛想起曼嬅单挑天元魂兽的壮举,思绪一转直达自己熟知曼嬅的第二件事,偏头看向阿曼。

        “所以这就是你当初囚禁咱爷的原因吗?”

        阿曼微微一愣。

        “囚禁什么?”

        “咱爷啊!”

        夕曛反口一应,阿曼一念予心阁内茱蓃讲的故事,一瞅夕曛面上八卦,顿感右眼一跳,反凑近夕曛道。

        “你也知道这事?”

        此话一出,夕曛眨了眨眼。

        “何止我知道,整个九州就没人不知道!”

        纵观浮华九州八卦史,月煌城主囚禁天爻宗主一事,那绝对是九州上头条的大瓜,由此夕曛实在没忍住好奇道。

        “老三你不会真是因爱生恨,然后求而不得,才横刀夺爱吧?”

        不怪夕曛说得如此顺流,只怪事后曼嬅搅乱叶璨婚宴,一剑穿心赤莲致使天爻宗大乱,最终与叶璨共烬归墟。

        整个事情怎么看都像是烂大街的‘殉情’戏码,反观阿曼闻得夕曛乍听有理的分析,歪头‘啊’了声‘纳闷’。

        ...横什么刀?

        ...夺什么爱啊?!

        ...叶悔这贱人本来就是她的呀!

        只不过其中误会太多,加之贱夫眼瞎,才导致了现在颠倒黑白的传闻,而今阿曼没法跟夕曛解释清楚,无奈一叹。

        “你觉得我犯的着吗?”

        阿曼随口一言,夕曛心下一疑。

        ...对哦!

        ...这曼嬅可是九州出了名的美人!

        ...虽说现在是长,长得是磕碜了点!

        ...但不影响以前啊!

        越想越有道理的夕曛瞅了眼阿曼,呡了呡唇道。

        “也...也对,咱家老三是月煌之主,仙帝文渊都你倾慕钟情...”

        “文渊对我?你怎么...”

        夕曛知道阿曼想问什么,脱口直道。

        “这一点,九州也都知道啊!”

        “我...”

        ...我!!!

        ...究竟有没有什么是九州不知道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