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欲拒还迎(下)

第一百一十章 欲拒还迎(下)

        晴空悬日,阳光笼罩东街屋舍檐瓦,反射其上急行的古竹苓与阿曼,阿曼转头一望身后跟来的两股势力,回眸对上古竹苓。

        “那边!”

        阿曼抬手一指城外树林,古竹苓会意点头,一待两人往城外奔去,追随其后的涵虚脚下一跃,落地间瞬化缅因猫型。

        寻着苦木领兵跃过自己,涵虚猫眼一转,追上苦木赶往城外树林,林间阿曼与古竹苓对视一眼,纵身跳上古树。

        末了,阿曼垂首看向古竹苓,古竹苓一感妖兵临近,脚下一跃,眼看就要攀上阿曼所在的枝丫,奈何眼角一疼带动浑身一抽。

        “嘭咚”一声,古竹苓坠落地面,荡起回响引来苦木注意,苦木抬手一挥,妖兵随苦木团团围住从地上爬起的古竹苓。

        古竹苓抬手揉了揉眼睛,不知为何他从晨起便觉眼睛不适,刚那一阵疼更是诱发浑身抽搐,直让古竹苓不安间看向苦木。

        苦木有命在身亦不废话,拔剑直指古竹苓。

        “我家圣姬还请古首领回坊一叙!”

        话中强硬不言而喻,古竹苓环视四周随苦木拔剑指向自己的妖兵,寻着妖兵面上如出一辙的杀气,眉峰一蹙。

        “不知圣姬有何事非得请我回坊?”

        “这个嘛...”

        迟语间苦木擒着古竹苓握上佩剑的下意识动作,沉声一笑,下一秒眸光一寒,直接挥剑杀向古竹苓。

        “待古首领回坊便知!”

        关于古竹苓的本事,苦木早有耳闻,所以他明白先下手为强,而古竹苓因着眼角疼痛,抵御力明显减弱。

        一时树下一妖、一蛟打得热火朝天,树上阿曼从怀中拿出一颗沅藏香事先给的糖球往嘴里一塞,一感糖球酸甜可口。

        阿曼甚是舒爽的扬了扬眉,要说人生得意对她来说,便是有戏可观、有仇得报、有糖可吃,只不过吃归吃,阿曼还是没忘糖球制作者乃她家叶“贱”夫。

        毕竟有夫在,她才有糖球吃,于是阿曼寻得苦木将古竹苓逼至树干之际脚下一跃,右手一挥,灵柩出鞘杀向苦木后背。

        苦木灵魂一震,转头对上直逼眉心的灵柩,吓得往旁侧一躲,阿曼见机反握灵柩,趁苦木回神看来,蓄力再挥。

        剑气袭面,苦木猛退三步,持剑一挡,两锋交错迸发火光,渲染阿曼眼底凛冽,怵得苦木手臂一抖,身体被灵柩震飞而出。

        “嘭”一声撞断枯树,飞扬漫天落叶,落叶之下苦木擦去嘴角血渍,抬眸瞪向挡在古竹苓身前的阿曼。

        寻着阿曼手中灵柩,苦木恍然一悟,三年前九州一战,他曾随柳金娄进攻天爻宗,所以见识过灵柩的厉害。

        如今阿曼加上古竹苓,他与这群妖兵无法抵御,由此苦木念及柳金娄的命令,下意识的握紧佩剑。

        “阿曼?!”

        阿曼睨过苦木手中动作,眉峰一扬间抬脚朝苦木逼近一步,惹得苦木擒着阿曼面上漠视,又握了握剑柄道。

        “我家圣姬说了只请古首领,你若让...”

        “我若不让呢?”

        言语间阿曼看了眼古竹苓,念及古竹苓与妖界的暗斗,阿曼回眸望向苦木,苦木心下一沉,咬牙一语。

        “阿曼,你就不怕圣姬再灭了你?!”

        一语脱口,刺激阿曼冷呵一笑。

        “本少主还真怕她没那本事!”

        声于同时阿曼提起灵柩绕身一挥,剑光四溢逼得围攻妖兵纷纷后退间阿曼落剑插地,双臂一抬驱使剑光悬空凝聚。

        剑光之下,阿曼双手结印,召应灵焰同时右手朝天一指,霎时剑光着焰化为锋芒剑雨,杀得妖兵哀嚎四起。

        刺耳笑声呼应焰火扬灰,苦木寻得妖兵一个个倒下,心底惧意油然而生,抬眸迎上火光中提剑挥来的阿曼。

        招招凌厉,杀得苦木节节败退,阿曼一见苦木身后被灵焰包裹的古树,松开灵柩之际右拳猛击苦木右肩。

        苦木承力不及,手中利剑脱掌间后背撞上古树,一感灵焰腐蚀背部,苦木猛一跨前却被阿曼夺剑刺入胸口。

        霎时腥血喷涌,重现阿曼过往记忆,致使阿曼念及父君自焚,一咬牙,手中利剑将苦木身体被死死定在树上。

        火焰迅速吞噬苦木化为一阵青焰,照亮阿曼眼底哀伤,映入古竹苓眸中,古竹苓擒着阿曼面上对妖界的恨,心下不安油然而生。

        三年前九州乱战,妖界与冥界对天爻宗赶尽杀绝,其中仙界虽未直接参与却是背后连纵者,倘若阿曼一旦得知,那主子怕是...

        沉呤间古竹苓对上阿曼转头而来的目光,强制镇定道。

        “少主可真是恨妖入骨啊!”

        闻得古竹苓刻意,阿曼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

        “难道你不是吗?”

        阿曼开门见山,古竹苓微微一愣,想起自己之前与阿曼的交易,环视四周焚燃成灰的妖兵,回眸看向阿曼。

        “所以少主今日护我是?”

        四目相对,阿曼回以一笑。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简言八字,古竹苓并未多想,以为阿曼是在跟自己要工钱,故道。

        “那少主做好准备跟我去见主子了?”

        一语双关,阿曼听得懂古竹苓的拉拢之意,只不过她现在更疑惑柳金娄的出尔反尔,于是“啧”了迟疑道。

        “比起你家主子,我现在倒是更好奇柳金娄对你的念念不忘!”

        言语间阿曼瞅了眼树上烧成焦尸的苦木,回眸对上古竹苓的眼睛时嘴角一勾,愣得古竹苓眉峰一蹙。

        寻得阿曼面上兴致,古竹苓转头望向苦木,回念方才惊险与阿曼的出手相助,他虽看不透阿曼意欲何为。

        但既要合作,那他不如来点儿诚意,只要他能将阿曼顺利交给主子,那这便是他蛟龙族大功一件。

        由此古竹苓念及接下来的计划,回眸看向阿曼。

        “少主还记得今早你喂叶悔服下的碗羹吗?”

        一语深意,阿曼寻着古竹苓嘴角笑意,反口一问。

        “什么意思?”

        “这羹内有毒!”

        阿曼当然知道那羹有毒,否则她干嘛要救古竹苓,同样她也听得懂古竹苓提及她喂叶悔吃下的目的。

        无非告诉她,她是这一切的开始,既然她都是开始了,那得到解决的办法便是她接下来要做的必须。

        “所以你能解毒?”

        “当然!”

        闻得古竹苓肯定,阿曼垂首一念古籍记载的‘解除蛟毒,唯有其丹’的解释,抬眸回视古竹苓。

        “看样子柳金娄抓你回去是准备要你的命啊!”

        事已至此,古竹苓毫不避讳,这蛟毒虽是世间极毒,但其所附赠的代价亦是同等,蛟龙含毒,其丹解毒。

        以命锻造的毒,岂能不以命相抵,眼下他虽笃不定柳金娄为何突然变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叶悔此时必已毒发。

        一旦叶悔出事,其‘星瑶’爵爷的身份必将掀起另一场权欲争斗,而这一点正是主子计划的另一个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