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欲拒还迎(上)

第一百零九章 欲拒还迎(上)

        一见两人远去,柳金娄回头就见叶悔咬牙切齿。

        “好你个背信弃约的小三!爷那点丑了啊!”

        叶悔正说得劲儿,便闻柳金娄沉笑一语。

        “爷,你当然不丑!”

        言语间柳金娄走向叶悔,叶悔寻得柳金娄朝自己越靠越近,下意识往后退,一来二去,柳金娄擒着叶悔背后躺椅,猛一跨前。

        叶悔应力‘嘭’的跌坐椅子,一回神便被柳金娄靠上了胸膛,柳金娄闻着叶悔故意加重的心跳声,抬眸对上叶悔目光。

        四目相对,叶悔眼底害怕随心底玩味表露得淋漓尽致,一副以假乱真,瞧得柳金娄心下一动,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翻。

        由此柳金娄微抬上身,右手撑上叶悔身后的椅背,左手指尖随叶悔轮廓勾勒,末了柳金娄看着叶悔面上火痕,红唇一扬。

        “我瞅着爵爷不仅不丑还别有一种撩人心弦的俊啊!”

        叶悔闻言心下冷呵,身体往椅背靠了靠,逗得柳金娄以为叶悔是怕自己调戏,左手握上叶悔下颚,迫使叶悔看向自己。

        “依我看爵爷这俊怕能与那仙帝文渊相较一二了!”

        文渊是九州出了名的美男子,这一点不仅九族皆知,特别是柳金娄自见过一次后只觉文渊真人比起传闻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今她能对叶悔说出此话,全因她方才摸过叶悔轮廓,更觉叶悔这张脸下还藏着另外一副容颜,尤其配上那双潋紫凤眸。

        邪俊藏魅,魅惑神魂直让柳金娄忍不住垂首贴上叶悔额头,叶悔瞧着柳金娄近在咫尺的俏颜,斜眸一瞅柳金娄搭上椅背的手臂。

        回眸间叶悔不经想起昨夜将自己逼上床栏的阿曼,这该死的小三居然敢在公共场合‘抛弃’自己,简直三可忍夫不可忍。

        说什么长得丑活得久!我呸!你个死小三有眼无珠,别让爷逮着你,爷非得玩死你,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

        暗骂至此,叶悔念及柳金娄话中“文渊”,抬眸对上柳金娄。

        “是吗?”

        柳金娄瞧叶悔凤眸一挑,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当然,爵爷这张脸当真是让人家越瞧越心动!”

        闻得柳金娄随言扑面而来的香味,叶悔强压恶心,低眸看向柳金娄胸前鬼兰纹身,刚一启齿就被柳金娄打断。

        “既如此,那爷...”

        “哎呀!爷好坏!老盯着人家胸看!”

        叶悔被柳金娄推了下脸,回眸嘴角一勾。

        “主要是美人不仅人美,这花更是让爷心痒难耐啊!”

        一听叶悔提及鬼兰纹身,柳金娄微微一愣,低眸瞅了眼鬼兰纹身,抬眸对上叶悔眼底玩味,眉峰一扬。

        “所以这花比我对爵爷还有吸引力?”

        话中周旋,柳金娄说得隐晦,闻得叶悔奉承道。

        “美人误会,爷是说花美人更美,不知美人这花从何而来?”

        其实柳金娄并不清楚自己这鬼兰纹身从何而来,只知仙界昱晖城万古殿内有一副鬼兰图,对此她曾问过圣父。

        但每一次都被圣父敷衍盖过,如今见得叶悔追问,柳金娄念及文渊对叶悔的追杀执念,眼珠一转,顺势一应。

        “人家天生就有!”

        叶悔眉峰一扬,反口一问。

        “天生?!”

        话音落下,叶悔见柳金娄点了点头,不经眉峰一蹙,若论天生除了他师兄昱天,他可没见谁有过这纹身。

        更何况是晚生百年的柳金娄,除非柳金娄的鬼兰纹身本就源于他师兄昱天,昱天不同于他的邪傲狂狷。

        其性如锋芒利刃,落招一瞬,一剑穿心从不拖泥带水,眼下流出柳金娄这么个小尾巴在外,着实让叶悔纳闷至极。

        反观柳金娄擒着叶悔眸中思量,抬手轻轻拍回叶悔思绪。

        “爵爷这表情难不成知道什么?”

        面对柳金娄询问,叶悔故作深思的呡了呡唇,这些年妖界一直暗中追杀他,若按照此花分析,不是文渊便是昱天。

        又或者两人本就主仆关系,如是一来,妖界千方百计“诱”他来归墟便是这两人的目的,归墟之火可焚万物。

        万物归始,他为紫晶,由此叶悔想起自己之前对阿曼整合紫魔晶的猜测,心下一沉间抬眸看向柳金娄。

        “这...这怕是只有你刚说那文...”

        迟语间叶悔眉峰一蹙,引得柳金娄急不可待。

        “文什么?!”叶悔擒着柳金娄面上心慌,心底压根就没打算告诉柳金娄,毕竟待他说完了该说的,等待他唯有‘死’路一条。

        可‘报复’机会摆在他眼前,他若是不玩些花样出来,岂不便宜了‘抛夫’而去的阿曼,于是叶悔灵机一动。

        “文...文啊呀!我...我我...”

        话到一半,叶悔突然捂住肚子,双眉紧蹙间浑身发抖,吓得柳金娄一见叶悔脸色发青,抬手一拍叶悔脑袋。

        一感叶悔体内蛟毒发作,柳金娄迅速从怀中取出止毒丹塞进叶悔口中,随后转头一盯身旁左妖使苦木,一喝。

        “你即刻带人去把古竹苓给我追回来!”

        不怪柳金娄突然反悔,只怪叶悔的回应,关乎她从小到大的心中症结,而叶悔话中未说完的‘文’让她不得不想到文渊。

        如今叶悔身中蛟毒,急需古竹苓解除,若叶悔不醒,她就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反正古竹苓带走阿曼是为文渊办事。

        大不了事后她亲自将阿曼给文渊送去,依照妖、仙两界的关系,只要结果如文渊所愿,文渊不至于会为古竹苓与她翻脸。

        如是一来,柳金娄一见苦木离去,瞥过昏睡的叶悔念及阿曼对叶悔的种种袒护,回眸朝右妖使苦酒勾了勾手指。

        “你们将叶爵爷带往归墟熔江!”

        妖兵闻言一愣,这熔江可是归墟岩下极焰河流,其表面看似平静,实则活物一入顷刻化灰,而这刚好是柳金娄用以对付阿曼之处。

        阿曼虽是曼嬅重生,但势力大不如前,即便知道叶悔落处亦不敢擅浸熔江,纵使阿曼强行为之,江内她亦有足够的把握应付。

        可为保万一,柳金娄抬指于叶悔眉心一点,下一秒形如蜉蝣的数缕碧光萦绕叶悔周身,末了柳金娄转头看向妖兵。

        妖兵一见碧光蜉蝣,瞬明柳金娄暗招已落,唤来另一名妖兵,两人合力抬起叶悔,叶悔头颅一垂,瞬掩嘴角笑意。

        ...小三啊!小三!

        ...说好了上穷碧落下黄泉!

        ...爷先入熔江火海等着你来浪!

        这边叶悔由着妖兵带往归墟,余下柳金娄低眸瞥过胸上鬼兰纹身,抬眸望向窗外万里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