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城东赌坊(下)

第一百零八章 城东赌坊(下)

        赌坊大厅内,阿曼随言看向柳金娄,虽说她笃不定叶悔话中真假,但叶悔能说此话,倒也讲些江湖规矩。

        正所谓江湖义气也讲江湖道义,单这一点叶悔还是仗义,至于她究竟是‘小三上位’还是被‘李代桃僵’。

        叶悔这瞎眼剑(贱)夫是靠不住了,待她找到玄芬自见分晓,眼下解决柳金娄最为重要,其次便是叶悔的蛟龙毒。

        思绪间阿曼下意识看了眼古竹苓,寻得古竹苓对视柳金娄的异样目光,阿曼眉峰一扬,抬眸回视柳金娄。

        “我说柳圣姬,你这是调戏完我家爷连我家侍卫也不放过啊?!”

        一语双关,柳金娄微微一愣。

        “三夫人怎能这样说呢?”

        柳金娄一边说,一边看向阿曼。

        “这帅哥谁不喜欢呢?”

        声于同时阿曼转头瞥了眼古竹苓,瞧着古竹苓这张确实不错的脸,心下不以为然,关于古竹苓与妖界的联系。

        金佛寒潭那一晚,古竹苓找她合作时她就已心知肚明,眼下古竹苓食了她的血蛊,而叶悔又用了古竹苓的蛟毒。

        两者焦灼之下,她得先想办法解决古竹苓,由此阿曼点了点头道。

        “那你倒是有眼光!不如...”

        “不如你我赌一局!”

        阿曼本想借柳金娄‘推销’古竹苓,奈何柳金娄顾忌古竹苓背后的仙帝文渊,顺着阿曼的话声先夺人。

        “若你赢了,你给我解药,我让你带走一人!

        柳金娄说完扬唇一笑,阿曼闻之眉峰一扬。

        “所以你这是要我买一送一?”

        迎着阿曼面上不爽,柳金娄红唇一翘,屋内妖兵抽出利剑齐指阿曼等人,阿曼闻得柳金娄为难一叹。

        “不然我可怎么服众啊!”

        其实阿曼倒不是怕这些妖兵,只是担心再拖下去叶悔受不了,毕竟从出门到现在也有些时候了,于是阿曼点点头。

        “好吧!”

        得了阿曼回应,柳金娄走到庄位,左手拉下右襟露出半个香肩,右手一把握上骰盅,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衬上花容月貌。

        这柳金娄确实让人赏心悦目,以至于阿曼转头正好见叶悔盯着柳金娄右胸上方的鬼兰刺身发愣,不经暗骂一句“贱人”。

        叶悔嘴角一抽,他看柳金娄全因鬼兰,这鬼兰仅在数百年前仙帝文渊继位时出现过,此后唯剩画像悬挂仙界昱晖城万流殿。

        这一点还是他从商枝师兄金焕口中得知,而鬼兰画虽在仙界,但画中鬼兰最先出现是在九州之上启灵山境世祖昱天背上。

        当年他与境世祖昱天同为浮华境唯一禅宗西佛徒弟,所以这秘密除了他鲜少有人知道,而今柳金娄居然会有鬼兰纹身。

        难道妖界与他师兄有关联?或是妖界授命仙界是因为他师兄?倘若如此,那当年之事与九州灭魔,他师兄都有参与?!

        可他师兄已是九州最高统治者,为何要害他?总不至于是忌讳他手中的紫魔晶吧?但即便如此他从未想过‘干掉师兄’啊!

        毕竟他生性不羁,再者前任境世祖涅槃时,昭告九州的天书上就是师兄昱天,困惑间叶悔不自觉得看向阿曼。

        阿曼一感脑后目光,抬眸瞥过柳金娄右胸上方的鬼兰,她对鬼兰的认知仅存古籍,如今叶悔看完柳金娄的右胸再望她。

        难不成是觉得她跟古竹苓有交易!

        所以柳金娄跟自己也有关系?

        一来二去,阿曼与叶悔各怀所思,而站在两人身后的古竹苓寻着阿曼与叶悔神同步的思考神情,心下一沉。

        讲真的刚有那么一瞬间,古竹苓竟觉着这两人丑出了夫妻相,一想到这茬,古竹苓就忍不住头疼的咬了咬牙。

        他今日除了协助柳金娄将叶悔送往归墟岩,其次最重要的便是将阿曼带给仙帝文渊,文帝为这一刻等了数百年。

        若是中途除了岔子,别说他的小命不保,怕是整个蛟龙族都难逃仙威震怒,由此古竹苓收敛思绪,看向柳金娄。

        柳金娄知道古竹苓的心底盘算,抬眸就见阿曼与叶悔盯着自己的右胸看,心吓一跳,这男人看她纯属正常。

        然阿曼一个女人看她又是什么情况,好在阿曼及时反应,掩饰性的朝柳金娄扬了扬下巴,柳金娄见此落下骰盅。

        骰盅落桌,柳金娄回看阿曼,视线交织,阿曼擒着柳金娄覆着骰盅的指尖一动,一感盅内骰子转向,阿曼抬指一勾。

        反噬柳金娄眉峰一蹙,指尖再一动,阿曼顺应落指,驱使盅内骰子不受柳金娄控制,柳金娄握于骰盅的五指一用力。

        力达阿曼指尖,阿曼一觉疼痛,两指并驱于掌心一点,一蹙灵火借力直奔柳金娄,柳金娄手臂一抖,猛一抽手。

        阿曼趁机脱口道。

        “没数!”

        一语定言,古竹苓与叶悔同时一愣,叶悔方才注意力都在阿曼与鬼兰上,一听这话,反而来了兴趣。

        “三儿,你确定吗?”

        阿曼因着叶悔的猜忌,并不打算回应叶悔,反倒是听古竹苓再语“三夫人可有把握?”,点了点头道。

        “放心!”

        声于同时阿曼左手一挥,骰盅应力飞出,其下被灵火烧成灰的骰渣映入众人眼帘,怵得叶悔嘴角一抽。

        “三...”

        “你输了!”

        阿曼直接断了叶悔口中话语,话锋直对柳金娄,柳金娄瞧着桌上随风吹散的骰渣,抬眸看向阿曼。

        “好!那你选一个吧!”

        柳金娄说得随意,因为无论阿曼选哪一个,她都不吃亏,若阿曼选择古竹苓,留下叶悔刚好合了她的意。

        而阿曼要是选了叶悔,叶悔体内的蛟毒丹需要古竹苓,所以阿曼照样会返回,叶悔还是会落到她的手里。

        两条路同一个结局,这一点柳金娄清楚,阿曼亦明白,于是阿曼往左瞟了眼古竹苓,末了往右又白了眼叶悔。

        寻着叶悔冲自己眨眼,阿曼回眸对上柳金娄。

        “既然你那么喜欢帅哥...”

        迟语间阿曼看向古竹苓,古竹苓瞅着阿曼指向叶悔,正以为阿曼要选叶悔时阿曼突然话锋一转。

        “我就把丑夫留给你了!”

        虽说阿曼这选择正中叶悔所愿,可叶悔一瞧阿曼抓上古竹苓,一想古竹苓背后的文渊,心下不服的握住阿曼。

        “我说你要不要再考虑...”

        “考虑啥呀!爷放心!长得丑活得久!”

        阿曼说完还不忘拍了拍叶悔的手,末了一把推开叶悔,拉上古竹苓就往赌坊外走,而柳金娄说到做到,依约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