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故人重逢(上)

第九十三章 故人重逢(上)

        一时安静的房间内,叶悔念及接下来的顺手牵羊,想起昨夜古竹苓与阿曼的交易,其中古竹苓身为蛟龙族人的事实。

        他早就在古竹苓入府时熟知于心,一直按耐不动只为顺藤摸瓜查明其后真正的始作俑者,而昨夜阿曼现身寒潭蟒穴。

        顺带引出古竹苓与柳氐宿的共主关系,眼下柳氐宿前来夺取圣净果,依照阿曼对柳氐宿的恨,一定不会放过柳氐宿。

        而他正好可以利用阿曼替他夺回另外半块铜牌,顺便解封金佛完成自己对黎天宸的承诺,毕竟长辈不能欺骗晚辈。

        至于古竹苓还是“按兵不动”,反正冥界已经收到“嬛蔲”报信,必会有所行动,不过来者是谁,他倒是挺好奇。

        由此,叶悔摆头“啧”了声“难办”道。

        “听你这么说,我若强夺怕是真给了妖界挑拨星瑶的机会啊!”

        叶悔说得为难,倒也是事实,毕竟九州看似祥和,实则暗里不乏伺机吞噬,何况顾少宰早就等着机会“干掉”他。

        如今又逢星瑶主君顾云禅生辰将至,他可不想送份“战帖”给顾云禅当贺礼,虽说顾云禅并不会怪罪他。

        但眼下境况,他倒是得让人提醒顾云禅多加注意,由此叶悔思来想去直接将“锅”甩给梁上某君,叹了口气道。

        “这可怎么办才好呀!”

        一语惆怅直达屋顶,阿曼在叶悔提及“归墟岩”时就打定了主意随同进入,如今闻得叶悔为难,阿曼不以为然的噜了噜嘴。

        对她而言,无论是柳金娄还是柳氐宿都该死,所以“替”叶悔夺取另外半块铜牌并非难事,届时她不仅能端了柳金娄的赌坊。

        顺手搜刮金银财宝以壮囊中羞涩,还能用铜牌与叶悔来场交易,一牌两全于她甚是满意,不过她今晚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任务。

        便是她心脏上的剑疤,她记得香曲曾言她剑疤由两剑生成,其一是幽冥戾气,而另一道则是紫魔晶所致。

        紫魔晶是天魔祖叶璨的信物,如今她已知叶悔是叶璨的轮回再生,自然不会放过叶悔这个活宝贝。

        可关键在于她眼下进了思莲苑,却不知如何才能找到紫魔晶与圣净果,困惑间阿曼低眸看向屋内叶悔。

        叶悔琢磨着时机已到,摆头再叹。

        “算了!爷还是...”

        “爷,要不我替你去吧!”

        一语脱口,月狐见叶悔起身,赶紧迎了上去。

        “我可以...”

        “你不行!你得替我去备份贺礼!”

        说完,叶悔瞥过屋外镇守的古竹苓,回眸看向月狐。

        “你去罡山寻块石头给顾云禅送去,恩...就说...”

        迟语间叶悔呡了呡唇,又道。

        “你就说这是我给他的生辰礼物!”

        话音落下,叶悔冲月狐眨了下右眼,月狐嘴角一抽,心下直道这顾云禅好歹是星瑶主君!这年头哪有过生日送石头的啊!

        难道爷是准备给星瑶主君来个“寿比石坚”吗?或提醒顾云禅,他买下这匹山纯粹为了星辰剑,好借此向顾云禅要钱?!

        一来二去,月狐越想越觉叶悔奸诈,而屋顶之上阿曼却是打心底里白眼狂翻,果真是无良奸商越有钱、越抠门。

        偏偏叶悔毫不在意,转头瞅着窗外天色临近子时,琢磨着该来的“客人”也都到齐,眼下就等他这主人登场。

        “好了,我去予心阁给夫人上个香!”

        叶悔说得刻意,月狐心下一疼,这么多年叶悔对赤莲的执念,她看在眼中,想起当年叶悔曾言赤莲为他身中两剑。

        她只恨不得这两剑是她为叶悔挡下,越想越难过的月狐瞧着叶悔看向自己,赶紧收拾情绪道。

        “那我陪...”

        “你替我换身衣服!”

        言语间叶悔凑近月狐暗道一句“古竹苓”,闻得月狐轻声一应,叶悔嘴角一勾,趁回身之际瞥了眼屋顶,转身走向阁内。

        一待叶悔步入内阁,阿曼垂眸转了转眼珠子,依照叶悔对赤莲的重视,不出意外这圣净果与紫晶环佩皆在予心阁。

        由此阿曼环视四周,寻得不远处尤为醒目的塔型别院,纵身一跃,牵引林中暗藏势力追随间守在门前的古竹苓眉峰一蹙。

        一感风声变化,古竹苓几欲起步,便闻身后门扉“咯吱”一响,下一秒叶悔从阁内走出,抬眸望了望林间摇动的树枝。

        “呀!起风啦!”

        闻得叶悔刻意,古竹苓心下一沉,回道。

        “夜来风起,爷要不还是回屋休息吧?”

        古竹苓心里念着风中异况,自然想尽快避开叶悔前去查探,未料叶悔正是因“风”而来,不经摇了摇头。

        “爷难得来趟思莲苑,自然要去给夫人上柱香!”

        声于同时叶悔见古竹苓神情一愣,心知古竹苓诧异自己的“自投罗网”,抬手一拍古竹苓肩胛。

        “只不过我这一去,老五不高兴,你进去帮爷好好看着点儿!”

        叶悔说完又拍了拍古竹苓,惹得古竹苓迟疑间转头一望屋内月狐,一时蹉跎不前只得先按照叶悔吩咐进屋应付。

        反观叶悔一见古竹苓进屋,仰头看向夜空皓月,正欲赞叹一句时闻得屋内闷响声落,瞬息心起大好,迈步前往东郊。

        东郊予心阁,其形如塔,塔有九层共生五面,合呈九五极数,迎衬塔面佛门梵经,经文一笔、一划苍劲有力。

        足可见雕刻之人势力非凡,而此人不出意外便是叶悔,如是耗费心力的用情至深,令阿曼高低眉一蹙。

        末了,阿曼再观塔顶五角连接地面的金链银铃,又瞥了眼塔面经文,想起古卷内曾见过的一种往生咒。

        此咒志在护佑塔内供奉之人,使其往生之身平安顺遂,不过平安的代价,却是施咒者的心血献祭。

        由此赤莲生生世世得叶悔庇佑,直让阿曼琢磨着自己背负重剑多年的吃力不讨好,双眸一眯。

        一副“本主超不爽”的走近塔门,临到门前阿曼顿停脚步,左右一瞟周围环境,未见生异后转头望向塔门。

        见门上满布符咒,阿曼尝试性的抬手一点,一感符咒并无任何威胁,阿曼心存疑虑的推开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