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昭然若揭(下)

第九十二章 昭然若揭(下)

        夜幕降临,皓月当空,暮阁屋顶上阿曼就着揭开的瓦片静观屋内动向,寻着正给叶悔上药的月狐一脸痛心。

        阿曼不以为然的扬了扬眉,一瞧叶悔唇上血痂呼应右脸牙印,再到赤膊呈现的狰狞咬痕,甚是舒爽的勾唇一笑。

        ...常言伤敌者自伤!

        ...早知如此,她就该再咬上几口!

        ...好让叶悔两边脸上牙印对称!

        思绪间阿曼下意识的磨了磨牙,回念昨晚叶悔随剑飞撞的壮观奇景,转移视线看向阁楼前静守的古竹苓。

        古竹苓默着四周逼近的妖气,紧蹙的眉峰下双眸紧盯院外,他今日来前已嘱托落葵引诱阿曼,眼下阿曼未来。

        妖界倒是表现积极,如今妖界潜伏林中隐忍不发,等得就是叶悔自己暴露圣净果所在,好一举进攻直达目的。

        然叶悔一到思莲苑便携月狐进了暮阁,至今都未出来过,如是安静异常,直让古竹苓念及嬛蔲背后的白决明。

        一时瞻前顾后,心里甚是没谱,倘若阿曼今晚不来,那圣净果便只能由他替阿曼先行抢夺,否则机不可失。

        而圣净果唯有叶悔知道,叶悔一旦暴露圣净果,妖界定会倾力争夺,如是一来,金佛无法解封,他就没法跟文帝交代。

        换言之妖界夺取圣净果亦会想办法解决叶悔,而他正好将计就计,思已至此,古竹苓眸光一沉,转头看向身后紧闭的阁门。

        阁内烛火摇曳,投射珠帘璀璨粼粼,映照叶悔斜卧榻椅的慵懒身影,叶悔看了眼给自己上药的月狐,偏头望向椅旁烛台。

        瞧着烛芯内呈现的岙中境况,叶悔眸稍一挑,顺势端起茶杯,仰头一饮间故作不经意的瞟了眼屋顶,一见阿曼闪躲惊慌。

        叶悔垂首一笑,念及阿曼顶替香曲的容颜,心下一呵,这女人倒是机灵,不过他以前咋没发现曼嬅有偷窥人的癖好呢?!

        ...关键还老喜欢看他光膀子!

        ...简直妥妥女色灵!

        ...怪不得以前能扒光他盯一晚上!

        重点是只看、不动手,如此败人胃口,叶悔想起昨晚池中激战,银牙一磨,一不小心扯动唇上伤处,疼得暗“嘶”一声。

        “爷,你怎么了?”

        月狐本是认真在帮叶悔上药,如今闻得叶悔痛呼难免担心,一脸关切尽显俏颜,瞧得叶悔尬然一笑。

        “呵...嘶..没...没什么...”

        迟语间叶悔瞧月狐不信,随口又道。

        “这不上药有点儿疼嘛!”

        叶悔说着故意抬了抬月狐正给自己上药的手臂,月狐寻得叶悔臂上青肿,想起昨夜槐香漓苑的喧哗‘热闹’。

        以及阿曼今晨现身时佩戴的碧水蓝瑱,虽说阿曼身上青肿并不比叶悔少,但变相应征叶悔昨晚确和阿曼一起。

        而她认识叶悔那么多年,叶悔若无正事,从不会与任一女子共度良宵,更甚是阿曼居然还能于次日奉茶请安。

        如是超乎寻常的反常举动,令月狐越想越吃味,直至最后顿停手中上药动作,引得叶悔转头看向月狐。

        “你怎么了?”

        “爷,你对那阿曼真的...”

        话一出,叶悔就猜到月狐下半句要说什么,奈何阿曼此时就在屋顶,他自得避讳,于是话锋一转。

        “话说我昨晚让你查的事如何了?”

        月狐未料到叶悔会突然转言,寻得叶悔眼底认真,不情不愿的憋回疑问,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成四方形的锦布交给叶悔。

        叶悔接过锦布展开一阅,一时完美契合叶上秋落于手把件的血印纹耀映入叶悔眼中,亦让屋顶上的阿曼神情一僵。

        她记得这个纹耀,而且前日叶上秋正是从这个纹耀的赌坊内走出,如今叶悔让月狐去查,难不成这赌坊有猫腻?

        困惑间阿曼面上不解,通过屋内烛芯被叶悔尽收眼底,叶悔擒着阿曼时扬时抑的眉峰,不动声色的看向月狐。

        “这是?”

        “星瑶城东赌房的招牌!”

        声于同时月狐不爽的嘟了嘟嘴,要知道她可是叶悔麾下专门运行赌房和花楼的人,如今星瑶多出个城东赌房。

        而她竟未事先察觉,这番失误在前,令月狐自我反省间想起赌坊掌柜的身份,一时怒火化作眸中炯炯。

        “关键那赌坊的主人还是该死的柳金娄!”

        月狐说得咬牙切齿,叶悔听得了然于心,关于月狐与柳金娄的苦大深仇,那得追溯到数百年前闭月谷一战。

        那一战柳金娄可是大功臣,而今柳木奎又时时骚扰月狐,这对兄妹可真是难得“同气连枝”,让叶悔忍不住调侃道。

        “哎哟!你与柳金娄这不是姑..”

        叶悔本想戏说“姑嫂”,未料月狐一记眼刀飞来,赶紧轻咳一声。

        “故人见面分外眼红!”

        “何止分外眼红,我只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说着,月狐瞅叶悔呡唇藏笑,又补一句。

        “包括她哥!”

        这下月狐心意表决,叶悔倒没了可逗弄的点,故顺着月狐所言,念及柳金娄的圣姬身份,抬眸望向月狐。

        “如此一来,那我岂不可以借她进入归墟?”

        关于归墟须妖界王嗣引领的事情,月狐心知肚明,自然能理解叶悔话中深意,再者叶悔这些年对归墟的执着。

        源于万佛火劫与归墟重生,而今好不容易觅得机会,她又岂会反驳叶悔,只不过叶悔眼下身份不利正面对抗妖界皇室。

        由此,月狐好心提醒道。

        “话虽如此,但爷你是星瑶爵爷,你若是...”

        “所以咱们得另外想办法!”

        叶悔说得一本正经,月狐不明叶悔正在套路阿曼,纳闷道。

        “什么办法?”

        闻得月狐询问,叶悔将锦布往旁桌一放,拿出事先按血印打造的半块铜板,一边说,一边举高让阿曼看个清楚。

        “用这铜牌啊!”

        月狐瞧着叶悔手中不全的铜牌,蹙眉道。

        “但这牌不全,而另外半个铜牌还在妖界长老柳氐宿身上啊!”

        话音落下,叶悔闻得屋顶细响,念着进入浮云岙的柳氐宿,抬眸一观烛芯内蠢蠢欲动的阿曼,呡唇一笑藏下眼底狡黠。

        ...毕竟引诱月狐说出“柳氐宿”!

        ...本就是他故意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