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摇身一变(下)

第二十一章 摇身一变(下)

        话音落下,侍女收回目光,走到桌前将膳食往桌上随意一放,一脸漠视不耐,惹得香曲眉峰一蹙。

        “你个奴...”

        阿曼一把摁住香曲,抬眸看向侍女。

        “你唤我三夫人?!”

        侍女闻言一愣,寻着阿曼脸上莫名,想起阿曼昨晚入府的昏迷状态,嘴角一撇,懒懒解释道。

        “对啊!你是咱世爵府新进的三夫人!”

        说完,侍女垂首一瞧桌上膳食,念着爵爷今晚新带回的美人,回眸看向阿曼,话含深意道。

        “虽说你来时睡着,不过今晚倒是运气好!”

        四目相对,阿曼擒着侍女眼底鄙夷,加重手下摁压香曲的力道,扬唇一笑,常言道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

        越小的人物,越是烂缠,她这一觉醒来,先被香曲唤“城主”不说,如今摇身一变又成了丑扬九州的爵爷夫人。

        而这世爵府内竟有属于月煌城的三瓣莲纹,令阿曼恍然想起传闻中与月煌城主同时消失的天魔祖。

        倘若此处有三瓣莲纹,那揭开灵柩重剑的第一重封印“魔魂”是否也在此处?正所谓世间巧合皆可深究!

        如是一来,她倒要看看她这一觉能否睡出个歪打正着,思已至此,阿曼瞥过香曲看向侍女,不怒反笑。

        “不知姑娘所言‘运气好’是为何意?”

        一语客气,侍女倒没了拒言的理由,虽说言多必失,但阿曼话至此时,她又不能不应,只得随口敷衍道。

        “因为爵爷今晚新觅美人儿,才有这些吃食赏...”

        “你居然敢给我家主子吃剩的?!”

        声先夺人,侍女瞧着香曲几欲冲来的气势汹汹,撇嘴间暗哼一声。

        “不过一个活不久的夫人,你还真把她当主子了?指不定就跟前日里羽夫人一样,一晚就没...”

        ...啪!

        一记耳光突来,扇得侍女神情一僵,抬眸对上踏入阁间的落葵,瞬息没了之前的趾高气扬,双腿跪地瑟瑟发抖。

        “姑...姑姑!”

        这世爵府内叶悔为尊,其下叶上秋统领内务,而古竹苓镇守府中安定,至于后院除了二夫人莫紫鸢。

        便属落葵权力最大,落葵是世爵府的“老”人,如今侍女被落葵一掌教训,自是吓得直道“姑姑饶命”。

        可惜落葵见惯了卑躬屈膝,更何况前夜里古竹苓命她对阿曼“格外照顾”,回眸一盯身后近侍南椒。

        “那来没教养的丫头!给我拖去息院!”

        侍女一听“息院”,一见南椒掳袖走来,顿时慌了神,一把抓上落葵衣摆,一边磕头,一边挣扎。

        “不要啊!姑姑!我不要去息苑!我...”

        如临死亡的哀求,令阿曼觅得侍女被南椒拖走的不甘,回眸对上落葵直视自己的目光,沉声一问。

        “息苑?”

        闻得阿曼不解,落葵并不着急给阿曼说明,抬手示意随行侍女更替桌上膳食,之后随另一名侍女走向阿曼。

        临到阿曼身前,落葵寻得香曲眸中警惕,琢磨着“香曲”既是前晚古竹苓安排的人,她倒没必要为难香曲。

        毕竟古竹苓于她意义非凡,当初她因犯戒被仙帝文渊打入轮回,期间若非古竹苓相助,或许她早就不复存在。

        而今她能在世爵府重逢古竹苓,自然得知恩图报,由此落葵念及古竹苓嘱咐,抬眸望向阿曼。

        “三夫人,饭菜已备,奴婢伺候你用膳吧?”

        阿曼闻得落葵避重就轻,顺势一瞧桌上新换菜式,点头一应间对上香曲眸中担心,抬手轻轻一拍香曲。

        香曲一感阿曼肩上提示,再望落葵替阿曼穿上衣袍,心生担忧的咬了咬牙,随落葵服侍阿曼前往用膳。

        一待阿曼坐定,落葵将银筷送至阿曼手边,阿曼瞧着落葵示意“用膳”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接过银筷。

        环视桌上美食一圈,阿曼夹起一块酥点,放入口中一嚼,一感点心无异,反是香甜酥脆,不经一赞。

        “不错!”

        说着,阿曼又夹了一块酥肉放入口中,细嚼慢咽,果真美味佳肴暖人心扉,足以慰藉她多日风餐露宿。

        这边阿曼吃得宽心,那边香曲神情紧绷,眼看自家城主越吃越上口,正准备说上几句,便见阿曼放下银筷。

        “我吃了!”

        声于同时阿曼转头看向落葵,扬唇一笑。

        “现在该轮到你回答了!”

        自古有来有往,她既按照落葵意愿用了膳,那落葵就得为她解答疑惑,否则岂不难为她一番故作顺从。

        思绪间阿曼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低眸擒着茶水面上反射出落葵微愣的神情,笑意加深,静待落葵回应。

        落葵瞧着阿曼手持茶盖波动茶叶的平静,想着“息院”亦非什么大不了的秘密,何况古竹苓让她“照顾”阿曼。

        既是“照顾”,那保住阿曼便成了她对古竹苓最好的回报,毕竟叶悔的新婚之妾,几乎没一个能活过一夜。

        而今阿曼想知道,她不如顺水推舟,这“避之不及”有时候亦不失为保命的办法之一,由此落葵将计就计。

        “其实息苑也不是什么秘密!”

        言语间落葵迎上阿曼看来的目光,继续道。

        “只不过府中但凡不听话的下人或爵爷仙逝的夫人都葬于此!”

        本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大户人家自辟祠堂墓苑亦属正常,可阿曼转念想起侍女所言的“羽夫人”,反口一问。

        “包括侍女说得那位羽夫人?”

        “是的!”

        落葵一语肯定,掀起阿曼前日撞上羽夫人的疑惑,这羽夫人好歹是位蚀骨妖,虽说不上厉害但应付起来绝不轻松。

        而今不过一夜功夫竟成了世爵府的坟冢亡魂,难不成这叶悔真如她所想是位修行邪术的妖人?!

        思绪间阿曼面上纠结,让落葵以为阿曼是心生恐惧,甚为惋惜的叹了口气,引得阿曼回神间落葵再声道。

        “没办法,谁叫咱们爵爷脾气大呢!”

        阿曼闻言一愣,眉峰一扬。

        “怎么说?”

        落葵见阿曼来了兴趣,抬眸寻得四周无异,垂首凑近阿曼耳边道。

        “三夫人有所不知,咱们爵爷过往妾室除了几位夫人,其余新人大多都一夜香消玉损,这不今晚爵爷又带回一位美人!”

        “所以?”

        “不知道这美人能不能活过今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