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八面莹澈(下)

第十三章 八面莹澈(下)

        竹林深处,山琥用脚踢了踢被自己干掉的黑影,回想黑影方才跟踪自己的小人行径,嘴角一撇,弯腰揭下黑影面罩。

        寻得黑影真容乃星瑶太子顾少辰身边的夏冰,山琥甚是不爽的碎了口“混蛋”,不想牵动右脸,疼得暗嘶一声“晦气”。

        ...今日他先被爷骂,后被爷砸!

        ...简直前后不落好!

        ...而这一切都拜那该死的曼嬅所赐!

        ...若让他逮住曼嬅,别说爷不放过,他非生吞活剥了曼嬅不可!

        想着,山琥又踹了一脚夏冰尸体,念及顾少辰这些年在他家爷身边安插的各色细作,抬手临空一点。

        星芒一现,三眼犬受召而出,跪地一拜。

        “少主!”

        山琥闻言冲三眼犬示意了眼夏冰,三眼犬心下明了,俯身往夏冰尸体内一钻,下一秒夏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去吧!”

        夏冰点头一应,转身没入竹林,山琥瞧着夏冰远去的背影,余光瞟过身后不远处的紫色蝴蝶,白眼一翻。

        一转头,山琥左手握上右腕,其力触动腕上银铃,铃声“嗡鸣”跨越百里,直达星瑶皇城东北处世爵府。

        世爵府后院,叶上秋一感腕上银铃震动,不动声色的看向正与自己核对年贡数目的商陆。

        “今日就这些了?”

        闻得叶上秋询问,商陆逐一看过装满整整白余箱的金银细软,低眸一算今日清单明细,抬眸回视叶上秋。

        “回叶总管,今日就这些!还有一部分明日送来!”

        说着,商陆从怀中拿出明日年贡清单递给叶上秋,见叶上秋低眸细阅,商陆心里敲锣打鼓,并非他帐中有假。

        而是叶上秋做事观物心细如尘,而其主叶悔更是睿智狡黠,简直就是商界奇才,想当初叶悔踏入星瑶默默无闻。

        因其容颜上火痕狰狞,丑扬九州,凡见过的人皆过目不忘,于是众人便给叶悔取了个绰号“赛阎罗”。

        常言阎罗让你三更死,冥王不敢留人到五更,这不仅是众人对叶悔狼性腹黑的诠释,更是其在商业上起死回生的敬畏。

        叶悔一来星瑶,先是将自身的稀世紫晶抵押钱庄,从钱庄蔡老板手中借出银两后,一掷千金买下星瑶城东最老旧的商街。

        那时众人茶余饭后皆嘲讽叶悔不会做生意,更有甚者还为此布下一赔十的赌局,押叶悔何时关门大吉。

        不想叶悔非但不好好利用原有资源,还直接将店铺全部夷为平地,落得一片荒芜,惹得众人贻笑大方。

        之后叶悔大笔一挥,平地起楼重建商铺不说,更有酒馆、花楼、赌房,凡能够供人娱乐的场所,无一处落下。

        尤其花重金打造了星瑶除皇城以外,另外一个地标建筑天水台,正所谓黄河之水天上来,金银细软不间断。

        自商街开业起,每日街上不是舞龙舞狮就是新品宣传,而天水台每月开办品诗宴,每年评选花魁,广邀九州才子集聚一堂。

        一时星瑶东街风靡九州,一跃成为九州富地象征,而叶悔人财两得之时,却被钱庄主蔡老板眼红盯上。

        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蔡老板不仅升了叶悔的借贷利息,更买通暗卫刺杀叶悔,谁料最后落得祖坟不保全族皆亡。

        这番斩草除根的狠戾,直让叶悔深入人心,从此涉足黑白两道,以钱庄为切入点操控九州商业,成为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如此人物背后还有星瑶继后水吟珑支撑,真正是权钱加身贵不可言,总之这赛阎罗神眉鬼道,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

        商陆思绪间叶上秋看完清单,挑眸一瞅商陆抬手擦汗的下意识动作,念及其子商枝,不经呡唇一笑。

        常言龙生九子各有千秋,这商陆为人憨厚老实,可其子商枝却胆大心细,如今被他家爷安排在天水台管事,与五夫人月狐合作从未出过纰漏,倒是把难得的好手。

        由此叶上秋念着商枝的“劳苦功高”,难免心疼商陆道。

        “好!商老今日辛苦了,快回去休息吧!”

        难得叶上秋发话,商陆抱拳言谢。

        “谢叶总管,明日辰时我再来!”

        “恩”

        一待商陆离去,叶上秋看向静候一旁的府卫首领古竹苓。

        “你...”

        ...嘭嘭嘭!

        三声急叩,断了叶上秋话语,叶上秋转头一盯后门,迈步走到门前,附耳细听半晌,方才打开门扉。

        只见门外四下无人,唯门槛下多了一具草席包裹的沉物,叶上秋闻得席内传出细微呼吸,眉峰一扬,抬脚一踩。

        一踩之下,叶上秋瞅着从席中滚出的糖球,神情一僵,抬手揭开席角,果瞧席内正是昨日街上与自己对持的阿曼。

        寻着阿曼双眸紧闭,叶上秋并指往阿曼颈脉一探,观得阿曼体内属于白忘忧的嗜睡咒,方才暗暗松了口气。

        并非叶上秋当真关心阿曼,而是阿曼与他家爵爷同为魔族,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家爵爷非得对他“上刑”伺候。

        毕竟九州一战,他家爵爷因身份限制,只能眼睁睁看着天爻宗深陷混乱沦为灰墟,如今好不容易“捡”了个后辈。

        岂能说没就没,思绪间叶上秋想起山琥传来的“求救”信息,蹲身抱起阿曼,转头对上古竹苓落于阿曼的惊愕目光。

        “你带这位新妾到逸苑安置!”

        言语间叶上秋将阿曼交给古竹苓,擒着古竹苓接过阿曼的迟疑动作,眸光一沉,藏下心底怀疑道。

        “对了!我要出门一趟,不在的时候你可得好好照顾这位新妾!”

        古竹苓诧异于阿曼的出现,自然未听出叶上秋的刻意之言。

        三年前他受主令,以九州乱战为契机,借住叶悔原三夫人白蔹的死与星瑶太子顾少宰的帮忙,潜入世爵府监视叶悔。

        与此同时追踪一名叫阿曼的狩猎者,而今他为更好的掌控阿曼行踪,将囚禁于仙界寒水狱的玄蛛餍放出。

        再以高额悬赏为由,诱使阿曼狩蛛获丹,从而时时获得阿曼的消息,如今主子还传令他将阿曼引入金佛寺。

        未料他计划还未实施,阿曼竟突然现身世爵府,如是意外令古竹苓想起主子曾言绝不能让阿曼接触叶悔,本能的蹙了蹙眉。

        看来他得尽快想办法告知主子,否则坏了主子计划,他可担待不起,于是古竹苓抱紧阿曼,朝叶上秋躬身一应。

        “属下遵命!”

        叶上秋瞥过古竹苓眸中隐晦,微微一笑。

        “我困了!这新妾便辛苦你了!”

        说罢,叶上秋见古竹苓点头,转身间笑意生寒,离开后院直奔皇城找水吟珑实施“救”爷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