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1

        勇士学校的办公室里,校长伸出右手:“你好,来自中国的警官先生。总部已经通知我,要为你提供必要的协助。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一身便装的温国强伸出右手:“谢谢支持。直奔主题吧,有一个很危险的人物到了这里。”

        “是什么人?”

        温国强拿出照片,校长一看:“蝎子。”

        “你果然知道这个人。”

        “当然知道,”校长看着照片,“他也是我的学生,早年毕业的,现在在国际军界很出名,著名的雇佣兵头子、国际杀手。怎么,他到了我的地盘吗?”

        “我们获得了准确情报,他现在受雇于尚明集团。”

        校长笑笑,说道:“尚家父子跟我们也是老对手了!看起来他们想搞点儿厉害的。我听说蝎子的价格可不低,这次他们算是下血本了。”

        “他们想暗杀你的一名学员。”温国强脸色严肃。

        “谁?我想想……明白了,是c国来受训的特战队员吧?尚明的父亲在c国被特种部队伏击,负隅顽抗被狙杀了。狙击手是察猜,对吧?我没记错吧?”

        “对,是察猜。”温国强点头,“我们跟c国有关部门联络过了,他们很重视这件事。还有一点,我们国家来受训的特战队员也参加过一次不成功的狙杀蝎子的行动。也就是说,蝎子跟我们的人也有深仇大恨,这次也会想办法先杀而后快的。”

        “哦?看起来蝎子真的是疯掉了,想进攻我的勇士学校了!”校长说。温国强道:“这个胆量估计他没有,他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我们分析,他是想将察猜和我们的特战队员引诱出去,在外面下手。”校长说:“也就是说,他会传递假情报给我们。但是我们怎么知道,蝎子到底在哪里呢?”温国强说:“我们在尚明的身边安插了人。我相信我的侦察员,他一定会想办法搞到准确的情报。”校长笑笑,说道:“我也相信。中国警方跟我们有过合作,我是了解的。”温国强伸出右手:“希望这次能够精诚合作,抓住蝎子!”

        “这也是我的心愿。蝎子是我们国际勇士学校的败类,一直是个祸害,如果能在我的手里被铲除,是我的幸运,也算是清理门户了。等你的情报。”

        温国强点头:“我会尽快搞到的。”

        2

        尚明的别墅外,保镖林立。地下室里,蝎子、尚明、王青山和部下们围着一张地图。蝎子指着地图:“尚先生,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麻烦你在二号地区布置一个假的目标,化装成我们活动,我们在三号地区埋伏。一旦勇士学校的突击队进入,我们就开始伏击。计划简单,但是我相信会有效。”尚明问:“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派察猜来呢?”

        “我已经想办法放风出去,说我专程来要察猜的命。我了解勇士学校,我也在那里受训过。他们的风格就是这样的,一旦知道我在哪儿,一定会派出察猜,因为我想干掉他。而且,跟他在一起的必然是跟我打过交道的人,也就是来自中国的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蝎子说。王青山仔细看着地图,蝎子笑笑,说道:“这个计划不一定百密一疏,但是现在看来,是最可行的。”尚明问王青山:“你的意见呢?”王青山点头:“我觉得可行,值得一试。”蝎子看着王青山,笑笑,说道:“谢谢。”

        “好,就这样办吧。我派出去的那队人明显就是牺牲品了,希望他们牺牲得值得。”尚明起身。蝎子看他:“如果运气好的话,不等察猜他们动手,战斗就已经结束了,所以那队人不一定是牺牲品。”尚明道:“我希望你说的是真的。他们跟着我父亲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应该活着。”蝎子说:“我很敬佩你的义气,我会想办法做到的。”

        “那就定下来吧。”尚明转过身,说道,“老王,你跟他们去落实行动的细则。那队人由你亲自带领,你的经验丰富,一定要保住兄弟们的性命。”王青山点头:“我明白。蝎子先生,我来跟您一起拟订作战方案。”蝎子说:“好,请去我们的临时指挥部吧,那里有沙盘和详细的地图。”王青山点头,跟着蝎子走出地下室。

        勇士学校,何晨光和察猜等人正在进行徒手格斗训练,两个国家的战士打得难解难分。何晨光和察猜面对面打成一团,互不相让。这时,教员走过来,吹哨。所有队员都起立站好,气喘吁吁。教员看着他们:“去收拾一下自己,十五分钟以后,校长要见你们。”

        “是,长官!”队员们快速解散离去。

        简报室里,已换好干净迷彩服的中国特战队员们站得笔直,背手跨立。旁边,c国的特战队员也在。门被推开,校长走进来,队员们啪地立正敬礼。校长看着他的学员:“很好!在你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勇士的精神!现在有一个特殊的训练科目,需要你们联合编组完成—一场实战,真正的战斗!你们的对手很强大,也是我昔日的学生!你们怕了吗?!”

        “不怕!”队员们怒吼。校长点头:“很好,我喜欢看到你们的斗志!现在,就请代表国际刑警来到我们勇士学校的警官先生,介绍情况!”队员们肃立等待。温国强穿着中国警服走进来,队员们眼一亮。温国强笑笑,走上前敬礼:“大家好,我来自中国警方,我姓温,我的代号是白鲨。这次联合行动是高度保密的。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在你们的附近,出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投影上出现蝎子的照片。中国队员们都一愣,何晨光咬紧牙关。

        “对他,有些人已经很熟悉,有些人不熟悉。我来介绍一下,他的代号叫蝎子,男,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化名众多,难辨真假,所以国际上一般都称呼他的代号—蝎子。他曾经是东南亚的特工部队狙击手,并且在东欧特种部队留过学,有丰富的丛林战经验。后来他到欧洲参加了著名的外籍兵团,在伞兵第二团服役,是第一个亚裔狙击手,军士长。他转战世界各地,作战经验丰富。离开外籍兵团后,他带了一组人加入了一个军事保安公司,其实就是雇佣兵公司,成为雇佣兵和职业杀手。他作恶多端,跟多国军警都有过交手,组织和指挥实施过政变、暗杀等多起恐怖活动,被国际刑警列入红色通缉令。”温国强看着墙上的蝎子照片,“他这次是应尚明贩毒集团的邀请,来到此地的。”投影打出尚明的照片。

        温国强继续介绍:“尚明,南美华裔毒枭,三十七岁。尚家父子是臭名昭著的毒枭,尚明的父亲在国外交易的时候,被当地特种部队伏击了。”温国强看向察猜,察猜上前一步:“是,长官。是我们干的,我击毙了他的父亲。”温国强道,“所以他这次花高价请来了蝎子这组高手,准备在南美干掉你。”察猜一愣,队友都看他。察猜笑笑,说道:“那太好了,就看谁干掉谁吧!”温国强继续说,“我们还有一个推断—我们中国的特战队员,也有一定危险性。”何晨光冷笑,队员们也跃跃欲试。温国强看着队员们:“在国内,你们跟蝎子打过交道,让他逃走了。这一次,他又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了。你们有信心吗?”

        “保证完成任务!”队员们怒吼。校长点点头,走上前:“这个尚明和蝎子不简单啊,搞到勇士学校头上来了。用一句中国俗语来说,叫作太岁头上动土!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批准,我组织了这次行动,行动代号是亚马孙猎人!你们就是亚马孙河流域的猎人,给我干掉蝎子,抓住尚明,提着蝎子的人头回来见我!这就是你们的结业考试!明白了吗?!”

        “明白!”吼声震天。校长看着他们说:“猎人突击队的队长,由来自中国的陈善明少校担任!副队长,由来自c国的林源上尉担任!你们去做战斗准备吧。武器弹药充足,你们可以选择自己顺手的装备。一旦获得准确的情报,立即出发!”

        “是!”队员们的吼声震得地动山摇。

        3

        远处群山苍莽,山林中,一间间民用仓库若隐若现。这里是勇士学校的一个安全点,陈善明带着特战队们在仓库里做战前准备。队员们四散着坐在弹药箱上,整理自己的武器装备。何晨光走到察猜面前蹲下:“别紧张,我们在一起并肩作战。”察猜笑笑,说道:“紧张什么?他想干掉我,我就一定要干掉他!”何晨光正色:“你不要轻视他,他确实是真正的高手。”察猜问:“有多厉害?”

        “我父亲,一名解放军狙击手,死在他的枪下。”

        察猜呆住了。何晨光看着察猜:“我曾经试图狙杀他,但是没有成功。他真的很狡猾,熟悉所有的狙击战术,能够化解掉身边所有的威胁。”

        “这次我们一定会干掉他的,为你报仇!”

        “不是为我报仇。这不是谁的私仇,是我们的任务。”何晨光看他,“我不会带着这种情绪去打仗的,希望你也不会,因为这样会影响我们的判断。我们是职业特战队员,是狙击手,我们是去完成任务,不是去报私仇。我只是想提醒你,他有多厉害。”何晨光伸出右拳,“这一次,我们同生共死!”察猜也伸出右拳:“同生共死!”两只拳头碰在一起。

        另一边,王艳兵检查自己的武器,徐天龙忧心忡忡:“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感觉一直不太好。”王艳兵笑道:“有那么邪乎吗?”

        “嘀咕什么呢?”龚箭走过来,环视大家,“一个个情绪不高!怕了?”队员们都摇头。龚箭笑道:“跟我说说,想什么呢?”徐天龙说:“教导员,这次情报准确吗?”

        “我只能说,国际刑警和温总队长肯定会尽力搞到准确的情报。我们是特种部队,是执行者,这道理你们都懂。一旦我们出发,就随时面临被敌人的枪口窥视的危险。危机四伏是我们的家常便饭,如临大敌是我们的日常功课。我们是狼牙,是中国陆军特战队员,我们是来自地狱的勇士!我们要沉着冷静,应对变局。你们都是最好的特战队员,这次在异国他乡作战,要做好最坏的准备!明白吗?”—“明白!”队员们立正。

        “在作战当中,要与外军队友多交流,互相照应,精诚团结。我们代表祖国,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外事无小事,更何况这是生死战斗!都懂我的意思了吧?”龚箭看大家。

        “懂!”队员们吼。龚箭继续说:“好!我知道你们心中可能还有上次失败的阴影,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挽回败绩的机会!干掉蝎子,完成任务,为我们自己争口气!”

        “是!”队员们怒吼。陈善明走过来:“老龚,我们去跟副队长研究一下作战方案。”

        “你们准备吧。”龚箭起身,和陈善明去了。队员们互相看看,开始准备。

        废墟处,蝎子站在沙盘前:“我的计划就是这样,王先生,你看呢?”王青山看着沙盘:“好,我觉得完美无缺。我去安排我那边的人,你可以准备了。”蝎子说:“好,我们合作愉快。战斗打响以后,我们会以最快速度赶到,包抄他们。希望你的人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对方是真正的高手。”王青山道:“放心,我的人也不会那么菜!我走了!”他起身走了。蝎子看着王青山的背影,淡淡地笑着。

        王青山拐入旁边的树林。远处,一个披着吉利服的狙击手伪装极好,一直在监视他。瞄准镜里,王青山走到了入口处。狙击手低语:“蝎子,我看见他进去了,要我阻止他吗?完毕。”蝎子轻笑道:“阻止他干什么?我就是要他发出刚听到的情报。”

        “明白。完毕。”狙击手收起狙击步枪,躲入草丛。

        山洞里,王青山已连接好电脑。温国强看着电脑屏幕,戴上耳麦,王青山的脸露了出来:“我得到情报了。”温国强说:“很好,我这边的突击队一直在等你的消息。”王青山问:“你接到假情报了吗?”

        “对,当地警方得到线报,蝎子他们今天晚上可能在二号地区活动。”

        “那是我,不是蝎子。”

        “我想到了,所以一直按兵不动。”

        “我带一组人在二号地区做疑兵,引诱突击队。蝎子跟我说的计划是,他带人在三号地区居高临下,当战斗打响后,从背后突袭突击队;我带人中心开花,全歼突击队。我当然不信他会及时赶到,这是要突击队先吃掉我们,消耗精力和弹药。”

        “计划倒真的是毒辣啊!拿你做诱饵,让你和突击队正面拼个两败俱伤,然后自己以逸待劳,去收拾残局?真的是一个如意算盘啊!”

        “他们的位置是在三号地区,我再强调一次。”

        “我记住了。我会告诉突击队,直接前往三号地区。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赶紧回去吧。”温国强说。王青山犹豫着说:“我不会有事的……白鲨,我问一件我不该问的事,但是你一定要告诉我!”

        “你说吧。”

        “我儿子……是不是也在突击队里面?”王青山有些紧张。

        “对。”

        王青山不语,呼吸急促。

        “他是军人。”温国强说。王青山稳定了一下自己:“我明白。”

        “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好,去准备吧。今天晚上的战斗,你要注意安全,不要被误伤。”温国强叮嘱说。

        “我会的,走了。”王青山关上电脑,起身出去。

        4

        仓库的门打开,温国强身穿中国警察作训服,脚下蹬着军靴,看上去利落精干。校长大步走进来:“情报来了!请温警官来告诉大家。”

        “根据我们获得的可靠情报,今天晚上,蝎子会在三号地区出现。”

        队员们聆听着,温国强继续道:“记住,跟金枪鱼的接头暗号是‘今天起风了’,回答‘是,看来是台风’。我不希望你们误伤他,所以请牢牢记住!”

        校长走上前:“都明白了吗?”

        “明白!”

        “做好战斗准备,天黑以前出发!”

        “是,长官!”队员们怒吼。校长敬礼:“解散!”队员们散开,王艳兵走过去收拾武器。温国强看着他,欲言又止。王艳兵有点儿纳闷儿地问:“首长,您有话说?”温国强看看他:“没什么,注意安全,不要分心,全力以赴完成任务。明白吗?”

        “是!”王艳兵敬礼。温国强还礼,看看他,走了。王艳兵站在那儿,还很纳闷儿自言自语道:“他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也跟我说不着啊!”说着疑惑地去准备了。

        何晨光拿起那把85狙击步枪,仔细端详着。他从背囊里拿出那个血染的瞄准镜,“咔嚓”一声,与枪身合一了。何晨光冷笑,凝视蝎子的照片。

        天刚擦黑,丛林里,蝎子带着队小心地前进。蝎子停下脚步:“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埋伏吧。”部下们开始埋设地雷,将钢丝拉出来,机枪手卧倒,蝎子潜伏下来。部下问:“他们会中计吗?”蝎子自信地笑笑,说道:“会的。”部下说:“他们也不全是傻子,这个计划并不是没有漏洞的。”蝎子说:“他们太想干掉我了,这个时候,会失去平常的判断力。打仗靠的不光是蛮力,还得斗心眼。”蝎子转头,命令道,“都注意了,这一次我们遇到的对手非常强劲,是两个国家最出色的特种部队,最出色的战士!都提高警惕!”

        “明白。”队员们低声回答。蝎子潜伏下来,注视着这条小路。

        另外一处丛林,王青山带着一队人化装成雇佣兵,到这里停下。王青山低语:“布置环形防御阵地,设警戒哨。”队员们开始忙活。王青山看看手表,忧心忡忡。夜空中,月亮在头顶发出皎洁的光。

        深夜,一双双军靴踏过铺满丛林的落叶,猎人突击队的队员们谨慎前行着。c国的特战队员充当尖兵,手持微冲,小心翼翼地在队列前探路。何晨光和察猜走在一起,互相掩护。其余的队员紧随其后。陈善明和副队长殿后,目光警惕。

        路边的隐蔽处,蝎子冷冷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况。见猎人的尖兵远远地出现了,部下抓起武器,低语:“来了!”蝎子冷冷地说:“别着急,放进来再打。”他的眼睛抵着瞄准镜,在一张张脸上寻找着。十字线里,察猜的身影滑过,后面是何晨光。蝎子笑了。

        路上,尖兵持枪小心地前进。何晨光忧心忡忡,低语:“我觉得不太平。”察猜观察着四周:“我也有这感觉。”何晨光放慢速度。徐天龙观察着:“不对劲,真的不对劲。太安静了,安静得不正常。”宋凯飞低声骂:“是不是不死几个人你就不踏实?”李二牛也很紧张:“俺也觉得不对劲,这好像是个陷阱!”宋凯飞问:“你怎么知道的?”李二牛说:“他既然在这儿,怎么连个地雷也不埋啊?”龚箭走过来:“怎么了?”何晨光说:“有点儿中埋伏的感觉。”龚箭看看前方黑黝黝的丛林,低语:“停止前进。”队伍立刻停下,队员们蹲下警戒。龚箭拿起夜视仪,绿莹莹一片,没有异常。陈善明走过来:“什么情况?”

        “有点不对劲。”龚箭看着夜视仪。林源走过来:“队长,怎么了?”陈善明道:“看起来有点儿问题。”宋凯飞看看四周:“看不出有埋伏啊!”

        “看不出埋伏才是真正的埋伏,我们有麻烦了,撤!”陈善明一声令下,“后队变前队,以最快速度撤离危险区!快!”队伍迅速掉头撤离。

        丛林里,蝎子眼睛抵着瞄准镜:“果然是高手,听我枪响。”他瞄准了正在倒退撤离的尖兵,扣动扳机—“砰!”尖兵头部中弹,冒出一团血花,倒地。这时,预埋的地雷“轰”地一声炸响,一个队员惨叫着被气浪掀飞出去。“卧倒!”龚箭大吼。这时,埋伏在四面八方的枪手开始射击。双方交火,暴露在路上的猎人们明显处于劣势。队员们顽强地抵抗着,不时地有人中弹,惨叫。

        二号地区,枪声不断传来。王青山愣住了,噌地站起来。一保镖纳闷儿地问:“怎么在那边打起来了?”王青山反应过来,心急如焚:“浑蛋!蝎子骗我们!这王八蛋在那边设了埋伏!”保镖问:“现在怎么办?”王青山拿起武器:“走!”保镖说:“我们去干吗?那边一片混战,这黑灯瞎火的,在林子里面打成一团,咱们去了不是添乱吗?”

        “你们可以不去,我必须去!”王青山提着武器,走了。保镖喊道:“哎!山哥,山哥!哎!走走走,不能看着山哥自己送死!”保镖们也起身提起武器过去了。王青山心急如焚,在丛林当中奔跑着。

        激战还在继续,大部分队员已经受伤,但仍在顽强地射击。几颗手雷丢出来,“轰”的一声,还在射击的何晨光被震翻了。王艳兵扑过来,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腿部。王艳兵惨叫着倒下,再抬头,一支枪口已经顶住了他的脑袋。其余的队友也被蝎子的部下团团包围,都趴在地上,伤痕累累。蝎子走过来,察猜冷冷地注视着他。蝎子走到何晨光面前蹲下,看着他:“我说过,你不要当兵。”何晨光怒视着,一口血唾沫吐在他脸上。蝎子冷冷地笑着,站起身拂去。蝎子的部下把察猜抓出来,一脚踹去,察猜跪下。一名部下拔出手枪,对准了察猜的脑门儿。

        “等等。”蝎子扬手。部下问:“尚明不是要他吗?”蝎子还是冷冷地说:“他要就一定给吗?”那名部下悻悻地收回手枪。蝎子注视着察猜:“我看你是条汉子,好身手,跟我吧。”察猜桀骜不驯地看着他,吐出一口唾沫到他脸上。蝎子没生气,笑笑,说道:“这性格我喜欢,留下他活着。”蝎子走过去,冷漠地看着猎人队员们,随后举起枪,对准了c国特战队员,点名射击。陈善明在血泊当中怒吼:“不要杀俘虏!”蝎子冷冷地道:“少校,这不是战争,我没有义务保护战俘。”龚箭的眼里冒着火:“你也曾经是个军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军人?!”

        “因为我们若是落在你们手里,你们也会这样对我们的!”

        “我们不会!因为我们是军人,不是畜生!”龚箭大吼。一名部下一脚踢在龚箭脸上,李二牛等队员大吼:“教导员!”枪口也顶住他们的脑袋。陈善明怒吼:“浑蛋!我是突击队的队长!蝎子,你冲我来!”一枪托击过来,陈善明吐出嘴里的血,怒吼:“要杀就杀我,不要杀我的兵!”蝎子对部下命令:“虽然你们失败了,但我还是很欣赏你们。都带走!”部下不明白地问:“蝎子,这是?”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蝎子提起狙击步枪,“他们已经失去战斗力了,想取他们的性命,犹如探囊取物。慢慢玩他们吧,我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坚强。如果有人愿意加入我们的队伍,倒是真正的生力军啊!”

        这时,王青山带着队员赶来。蝎子笑笑,说道:“准备战斗。”部下们立即将枪上膛对准王青山。王青山看着这些战俘,气喘吁吁。王艳兵被抓着,看见王青山,惊呆了。王青山看着王艳兵,心急如焚。蝎子笑笑,说道:“王先生,你来得真是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这些是我的战果。”王青山控制着自己,转向蝎子:“你的人为什么拿枪对着我?!”

        “王先生,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足够了,对吗?”蝎子别有深意地看着他。王青山一愣。蝎子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想坏你的事,你也别坏我的事。带走!”

        王青山青筋暴起,咬牙控制住自己,看着他们离去。

        5

        夜晚,指挥部里,教员们紧张地站着,面面相觑。通信设备还在联系,但是没有回音。校长放下电话:“他们完了。”温国强一脸震惊:“怎么会这样?!”校长怒不可遏:“蝎子骗了你的内线!我的一个突击队都完了!都是因为你那该死的卧底!”温国强紧张地思索着,说不出话。校长拿起m4:“出发,我们去战场!也许还有幸存者,我们不能丢下他们!”温国强急道:“我跟你去!”校长看着他:“你?!”

        “我也是打过仗的老兵!”

        “好吧!这个会使吗?”校长把手里的m4丢给他。温国强接过来,熟练上膛。

        “出发!”校长带着教员们出去了。

        清晨,别墅客厅里,王青山大步走进来:“蝎子带走了所有人,包括察猜。”

        “什么?!我花钱是要察猜的脑袋,他怎么抓走了活口?带去哪儿了?”尚明问。王青山摇头:“不知道,他的临时驻地没人了。”尚明问:“他是不是不想要钱了?!”

        王青山不敢说话。尚明纳闷儿地问:“他怎么能这样?你为什么不开枪杀了察猜?!”王青山说:“他们用枪对着我们,我们根本没有开枪的机会。”

        “我明白了!蝎子这个浑蛋,跟我来这套!别忘了,这是我的地头!”尚明说,“你去,动用我们所有的关系,找出来他们现在在哪儿!我来给他们公司打电话,我已经付了一半的定金,这个合同一定要履行!”

        “我明白了。”王青山转身出去了。尚明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山路上,王青山匆匆走着,拿出卫星电话打开。伏击阵地,救援队在搜索现场,整理尸体。卫星电话响了,全副武装的温国强接起来:“喂?”王青山道:“是我,金枪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温国强急道。王青山说:“时间紧迫,我不得不用手机跟你通信了。蝎子发现我是卧底了,他故意通过我送出假情报,要突击队中计!”

        “你暴露了?!”温国强大惊。王青山道:“暴露给蝎子不可怕,他不会告诉尚明的。这种人我了解,尚明没给他这笔钱,他不想管这些闲事。”

        “现在突击队的情况怎么样了?察猜呢?”王青山说:“死伤众多。外国队员幸存两人,中国队员都活着,但是身上都有伤。察猜还活着,有伤。”

        “他们在尚明那儿吗?”温国强蹙眉问。王青山说:“没有,被蝎子带走了。”温国强追问:“去哪儿了?”王青山回答:“我正在查。尚明也很恼火,他一定要察猜的人头。现在蝎子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蝎子为什么带走他们?”

        “我分析,蝎子是想拉他们下水。”

        “我们的人怎么可能下水呢?”

        “对蝎子来说,这没损失。如果没人下水,他可以随时干掉这些俘虏,稳赚不赔的买卖。”

        “尽快找到他们的下落,我会组织突击队营救。”

        “我知道……”王青山犹豫了一下,“白鲨,我的儿子也在里面,我比任何人都更想知道他们的下落,我想救出我儿子。”温国强顿了一下:“金枪鱼,对不起,我应该答应你的……”王青山激动道:“不。你说得对,他是军人,是共和国的战士,他并不只是我的儿子。虽然我一直没有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但是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他和他的战友救出来!如果我有不测,请你一定告诉我儿子,我是个好人!”

        “金枪鱼,你不要冲动—”温国强还没说完,王青山已经挂了电话,目光坚毅。

        6

        亚马孙河边,河水哗啦啦地流过,灼热的太阳照射在河面上,漂浮着一层氤氲的雾气逐渐散开,湿热的空气似乎拧得出水来。河面上架着竹楼,下面是水牢。被俘的队员们被关在水牢里面,水漫到胸部。蝎子的部下们散布在四周,举枪对着他们。何晨光被察猜和王艳兵架着,靠在栅栏上。王艳兵一直若有所思。宋凯飞看着四周警戒森严的哨兵:“看看四面这些枪口,咱们还能活着出去吗?”李二牛说:“俺现在什么都不想,就想俺媳妇……她要是知道俺光荣了,不知道该多难过……”

        “我们会出去的!”何晨光坚定地说。李二牛眼巴巴地看着他:“咱咋出去呢?”

        “一定会有办法的,二牛,不要丧失信心!”

        “嗯……”李二牛眼泪出来了。林源问:“我们现在怎么办?”陈善明转脸,看着大家:“只有活着,才能战斗!只有生存,才能反抗!上尉,我们不是一个国家的军人,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林源说:“有什么不同吗?我们都是军人。”

        “好,现在突击队还没有解散,我行使突击队长的职权。”队员们都默默看着他。陈善明说:“同志们,战友们,我们现在面临最危险的情况—我们被俘了。现在我们深陷敌手,失去自由,随时有被严刑拷打和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信仰,但是我们都是军人,都是特战队员!我们绝对不能背叛自己在军旗下的誓言!”队员们的目光变得坚毅起来。

        “现在我宣布指挥员顺序。如果我牺牲了,由林源上尉接任队长。”

        “是!”

        “如果林源上尉牺牲了,由龚箭少校接任队长。”

        “是!”

        “如果龚箭少校牺牲了,由何晨光中尉接任队长。”

        “是!”

        “以下的指挥员,按照军衔排列。”

        陈善明看看龚箭:“老龚,下面交给你了。”龚箭目光坚毅,看着队员们:“我们都是勇士学校的学员,记住校长的话—为他人牺牲自我的人,叫作勇士。今天,就到了我们实践这句话的时候了!告诉我,你们的名字是什么?”

        “勇士!”

        “告诉我,你们准备好去献身了吗?”

        “时刻准备着!”

        “我要再强调一次—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们,你们忘记自己的入党誓词了吗?!”

        “没有!”队员们怒吼。

        “跟着我重新宣誓!”

        “我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红细胞特别行动小组—”

        “对党绝对忠诚!”

        王艳兵一直若有所思,何晨光看他:“你怎么了?”

        “是他……”

        “谁?”

        “我父亲……后来赶到的那些人,带队的是我父亲……”王艳兵肯定道。何晨光说:“你看错了吧?长得像的人很多!”王艳兵道:“你会看错你父亲吗?”何晨光一愣,龚箭思索着。王艳兵脸上的表情很痛苦:“那是我父亲……他怎么会在这儿?”

        龚箭看着他:“你确定你没看错?”

        王艳兵道:“是,教导员。我一直没告诉你,我父亲他……”龚箭接话道:“我看过你的档案。”王艳兵无语了。

        龚箭看着王艳兵:“听着,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都要撑住!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我们处在绝境,没时间也没精力考虑别的。先要活下去,逃脱出去,再说其他的!你父亲的事情,等我们回去以后再说!我相信,会有一个结果的!”龚箭看着王艳兵,“我相信你,一定能撑过去的。”王艳兵忍住眼泪,点头。

        7

        丛林里,王青山带着一队保镖在迅速穿行。一名保镖跑过来:“我们找到蝎子的藏身处了!”王青山问:“可靠吗?”保镖点头:“可靠,蝎子以前来过这里。他有一个老朋友,以前也是外籍兵团的,现在是这里的山民,有人见过一个很像蝎子的人去找他。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名是什么,大家都叫他乔大叔。”王青山皱眉:“他有能力将蝎子他们藏起来吗?”保镖道:“有,他是这一带的护林员,对这里的地形地貌相当熟悉。”

        “走,去找他!”王青山带着队伍出发了。

        一座中国传统风格的木屋,门上贴着对联。乔大叔穿着唐装,在抽水烟袋。院子虽然破旧,但是很干净。林中起风了,乔大叔抬了一眼,不动声色。嗖嗖,两个黑影在院子里出现。乔大叔从水烟袋一头瞬间拔出一把短剑,动作极快,两个黑影倒下,都是喉咙被割断。

        “砰!”一声枪响,乔大叔岿然不动。王青山的枪口朝天,冷冷地注视着他。十几个人出现在乔大叔身边,持枪对准他。乔大叔默默无语。

        8

        河边,蝎子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观察着远处水牢里面的俘虏。旁边的桌子上,卫星电话一直在响,蝎子不为所动。部下拿着电话:“是公司打来的。”蝎子一把夺过来,按断。部下看着他:“现在怎么办?公司跟尚明是有合同的,我们没有交出察猜的人头,还把他带跑了—”蝎子打断他:“我们是跟尚明有合同,但是现在并没有超越合同规定的期限。我在合同期限内把人头给他就可以了。”

        “如果察猜答应跟我们走呢?”

        蝎子笑道:“那他就是我的人,我的人当然要带走。”

        “怎么跟尚明和公司交代?”

        “找一个人杀掉,砍下头,敲掉牙齿,烧了尸体。没有牙齿和指纹,他们死无对证。”

        “尚明会相信吗?”

        “他不信也得信,难道他还想对我下手吗?”

        “也是,他没有这个胆量。公司那边怎么交代?”

        “公司还得靠我赚钱,”蝎子看着水牢里的察猜,笑,“他们也会乐得多一个生力军的。”

        “察猜会同意吗?”

        “那就看他的造化了。从我内心来说,希望他们都活着。”

        “为什么?”

        “因为我理解他们,我们和他们曾经是一样的人。祖国、军队、忠诚、信仰、荣誉、牺牲……只是我不再信这些鬼话,他们还信。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悲剧,还是我的悲剧。”

        部下诧异地看他:“你的悲剧?”蝎子意味深长地说:“人生就是一条河流,一去不能回头……好了,你们在这儿慢慢收拾他们吧,我去安排退路。如果必要,我们得瞒着尚明撤出去。”蝎子说完,站起身走了。部下转向那座竹楼,走过去。

        水牢上面的门被打开,队员们抬头。林源和龚箭被抓住,其余的队员激愤起来,几支枪口顶住了他们的脑袋。龚箭看着队员们:“冷静!都冷静!记住我刚才说的话!”队员们咬牙,含泪看着两个人被拉上去。王艳兵青筋暴起:“我们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这么看着吗?”陈善明咬牙:“教导员不是说过了吗?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要保持冷静!”

        “我受不了了!”察猜呼吸急促。何晨光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我们要坚持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冲不上去,只能白白送死!”察猜咬牙:“你怕死,可我不怕!”

        “我什么时候怕过死?!”何晨光握着他的肩膀,“但我们不能白白送死,要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我们现在往外冲,只能挨枪子儿,根本上不去!”何晨光看着他,“我们要忍耐,等待……”察猜急促地呼吸着,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屋内,龚箭和林源被按在桌子两端,四周都有枪口对着他们。一名匪徒拿起一把左轮手枪,啪地拍在桌子上,两个人都呆住了;又拿出一颗子弹,啪地拍在桌上:“你们都是老手,知道怎么玩,不需要我告诉你们规矩了!”

        龚箭和林源急促呼吸,试图寻找机会。几支枪口纷纷顶住他们的脑袋。那名匪徒拿起子弹,塞入左轮枪—“唰!”弹仓旋转着。他将手枪拍在桌子上:“我再问一次,谁跟我们走?”龚箭怒吼:“有本事开枪打死我!你们这群浑蛋!别痴心妄想了!”林源挣扎着:“开枪!我们不会玩俄罗斯轮盘赌的!”匪徒看着林源:“只有一个能活下来!现在告诉我,你跟我走吗?”林源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匪徒一把举起铁锤,直接砸在林源头上。

        “住手!”龚箭怒吼着,青筋暴起。匪徒举起铁锤,连续砸下去。

        水牢下面,鲜血从天花板缝隙流下来。察猜拍打着木板:“浑蛋!我宰了你们!”

        屋内,林源倒在地上,鲜血横流。龚箭怒火中烧,被按在桌子上挣扎着:“你们这群畜生!杀了我!”匪徒擦了擦溅在身上的血:“还没到时候!再抓一个上来!”龚箭咬住牙,看着地上血流满脸的林源。门被打开,何晨光被拽进来,按在桌子旁。龚箭看着他,眼神复杂。匪徒拿起左轮枪,又开始旋转弹仓,看着两人:“你们谁愿意跟我们走?”没人吭声。他啪地把枪拍在桌上:“开始!”周围的人一片叫嚣。何晨光注视着龚箭,两个人的手都没有动。匪徒拿起铁锤,狞笑着站在何晨光身后。龚箭看着何晨光,下定决心,一把拿起左轮,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何晨光大吼:“教导员!”

        “啊—”龚箭呐喊着扣动扳机—空枪。龚箭站在那儿喘息着,周围的人欢呼叫嚣。龚箭把枪拍在桌子上,怒吼:“下一发肯定是!”何晨光看着他。龚箭怒吼:“拿起来!干!”何晨光咬牙,拿起左轮。龚箭怒视着他:“别犹豫!扣动扳机!就这发,肯定是!干!”何晨光抓起左轮,深呼吸,对准了自己的脑袋……瞬间,何晨光的枪口转向,对准了对面的匪徒,扣动了扳机。“砰!”子弹高速飞过,打在对方眉心。同时,龚箭也起身击倒了身边的匪徒。何晨光扔掉左轮,抢过旁边匪徒的冲锋枪,连续射击。龚箭滚翻倒地,连续射击,匪徒们猝不及防。水牢里,队员们听见了枪声。陈善明大吼:“冲出去!跟他们拼了!”队员们拼命打开门,陆续冲了上去。屋内,龚箭和何晨光交替射击,将匪徒们逼出屋外。匪徒们逐渐撤出去,拿起手雷:“干死他们!”

        这时,一阵枪响,王青山带着保镖们出现,对准匪徒的后背快速射击。匪徒们猝不及防,在弹雨当中抽搐。屋内弹雨横飞,到处都被打烂了,突击队员们卧倒在地上。李二牛趴在地上:“我们怎么办?”陈善明大吼:“死战到底!”王艳兵着急地大喊:“是我爸!”宋凯飞大喊:“都什么时候了?那是敌人!”察猜怒吼着:“他们要的是我的人头,我去!”何晨光一把按住他:“你去是白白送死!他们即使杀了你,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难道要一起死在这儿?!”

        “我们宁愿一起死在这儿,也不能让你先去送死!”徐天龙怒吼。

        “同志们,最后的时刻到了!我们准备死战到底!”陈善明看着队员们,目光坚毅,“听我命令—一,二—”

        屋外,一名保镖补射完了,回头:“老大,我们冲进去吧!”突然,王青山抬起枪口,准确点射。保镖倒地,不相信地看着王青山:“老大,你……”王青山冷峻地扫射,其余的保镖猝不及防,纷纷倒地。屋内,队员们都呆住了。

        “我爸……在救我们……”王艳兵看着外面,呼吸急促。

        “看起来,不是你的档案上记得那么简单。”

        “难道是我们的人?”

        “对,他很可能就是温队的侦察员。”龚箭命令,“压低枪口,没有命令不许射击!”

        “爸……”王艳兵的眼中涌出热泪。屋外,王青山打倒所有保镖,拔出手枪,上去补射。王青山站在那儿,看着里面模糊的人影:“你们不用怕,我的代号是金枪鱼,是国际刑警和中国警方的侦察员,我的儿子在里面!”

        “爸—”王艳兵爬起来想冲出去。陈善明一把按住他:“先不要出去,等情况明朗。”

        “你放开我!”王艳兵被几个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龚箭起身往门外走去:“我出去,你们注意。”何晨光点头:“我们掩护你。”王艳兵被按在地上,挣扎着:“你们放开我!”李二牛说:“艳兵,教导员说得对!现在还不知道啥情况呢!”

        “可他是我爸!”王艳兵泪如雨下,李二牛无语。何晨光目光冷峻,瞄准了王青山。龚箭走出来,王青山的枪口还朝天。龚箭走上前:“我是这支突击队的指挥官。”

        “我是金枪鱼,我的儿子在里面。你们跟我走,我带你们去抓尚明!”

        龚箭看着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今天起风了。”

        “是,看来是台风—金枪鱼同志!”

        “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吗?”

        龚箭朝屋里挥挥手,队员们持枪走出来。王艳兵爬起来,一个箭步冲出去:“爸—”王青山冷冷地站着,王艳兵冲上来:“爸—”王青山一巴掌把他打翻在地上:“现在是什么时候?!要命的时候!你认爹等打完仗再说!”王艳兵被抽得嘴角流血,跪着:“爸……”其余的队员只能看着。王青山怒吼:“拿起武器跟我走!”王艳兵咬牙,拿起地上的步枪。王青山拿出卫星电话:“说短一点儿,超过时间会被追踪,对面是老温。”龚箭接过来:“我明白。”

        山林里,校长带着温国强等人在搜索前进。温国强接听电话:“金枪鱼,我是白鲨,现在情况怎么样?”龚箭一边走一边说:“温总,我是龚箭,我们现在和金枪鱼在一起!”

        “太好了!你们在哪儿?”

        “我们现在去找蝎子和尚明,一会儿金枪鱼会报告地址给你!”

        “你们要注意安全,我们马上就到!让金枪鱼接电话!”

        王青山接过电话:“白鲨,地址坐标我随后给你。蝎子的人已经完了,他孤身逃亡,现在不知道去向,我只能先搞定尚明!”温国强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马上向你指定的位置奔袭!”温国强挂断电话,向目标位置快速奔袭。

        9

        乔家院子里,乔大叔被拴在柱子上,在血泊中慢慢睁开眼。蝎子看着他:“怎么回事?”乔大叔伤痕累累:“蝎子……对不起,我出卖了你……”蝎子笑笑,说道:“没关系,我明白。”乔大叔艰难地说:“我实在撑不住了……”

        “我能理解。还好,我不在那儿,你并没有出卖我。”

        “那就好……”乔大叔松了口气。蝎子转身,突然拔出枪,“砰”的一声,乔大叔心口中弹,他不相信地看着蝎子。蝎子笑笑,说道:“我在帮你结束痛苦。出卖我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这是我的原则。对不起,安息吧。”蝎子转身,快速离开。

        丛林里,蝎子一边跑一边拿出卫星电话:“北极熊,是我。现在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尚明身边有警方的卧底,我的小队都完了!”

        “什么?!都完了?!”北极熊一下子站起来。

        “对!都完了,只剩下我一个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极熊,我回去以后会给你写一份详细的报告!但是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撤出去!”

        “你把我们最好的小队丢掉了,现在想自己回来吗?!”北极熊怒吼。

        “北极熊,你一定要帮我!”

        “他们真的都死了吗?”

        “我基本确定。”

        “这可是我们最好的小队,是最出色的小队!”北极熊痛心疾首。

        “只要有我在,照样给你带一个新的小队出来!”

        “蝎子,你现在去找他们!把他们带回来!这是我给你的命令!”

        “你疯了吗?!他们已经布下了陷阱,你要我去送死吗?!”

        “这是我的命令!”北极熊坚定地吼道,“我们不能失去这个小队!我要你回来带这个小队,不是为了让他们去送死的!”

        “北极熊!”蝎子大喊,北极熊挂断了电话。“他妈的!”蝎子沮丧地骂道,呼吸急促,“这群浑蛋,想丢下我?!我要你们好看!”蝎子思索着,快速进入丛林。

        10

        别墅附近,王青山带着小队来到丛林处潜伏着,王艳兵紧紧地跟着他。

        “我熟悉里面,你们跟着我。”王青山起身,队伍跟着一跃而出,冲上前去。这时,尚明正好带人出来,双方立刻接上火,一场激战打响了。

        “顶住!顶住!”尚明拿着枪大喊。

        “尚明,你逃不出去了,警方正在路上!”

        尚明看着王青山,咬牙切齿:“你是叛徒!”

        “我是警察!”

        “妈的!给我杀了他!”

        保镖们端着枪冲了出去,特战队员们也怒吼着冲上去,双方交火。尚明转身想跑,王青山起身就追。“爸!”王艳兵跟上去。“快!掩护他们!突击组跟上!”龚箭带着徐天龙和宋凯飞、李二牛一跃而起,冲入弹雨。何晨光跪姿狙杀着敌人。

        尚明在悬崖边快速奔跑,王青山和王艳兵紧跟其后。尚明跑到悬崖边上,石头纷纷掉落下去—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尚明回头,王青山和王艳兵逼上来,将枪口对准他。尚明拿着枪,看着王青山:“你出卖了我!”

        “只能怪你自己脑子不够用!”

        “我们一家都这么信任你,为什么你要出卖我?!”

        “你糊涂了吗?”王青山看着他,“我是警察,就是来抓你的!放下武器,举手投降!”王艳兵从侧面悄悄靠近。“白日做梦!”尚明怒吼,举起冲锋枪对准逼近的王艳兵。王青山一个箭步上前,挡在王艳兵身前。“嗒嗒嗒……”王青山倒在血泊当中。

        “爸—”王艳兵大怒,举起冲锋枪,“啊—”尚明在弹雨当中抽搐着向后倒去,摔下悬崖。王青山倒在血泊当中,奄奄一息。王艳兵丢下武器,一把抱住王青山,痛哭不已:“爸—”王青山的嘴里不停地冒着血,看着儿子。王艳兵嘶哑地吼叫着:“爸—”

        追上来的特战队员们只能默默地看着,王艳兵抱住父亲,泣不成声。龚箭举起枪口,朝着天空,队员们也默默地举起武器,扣动扳机—“嗒嗒嗒嗒……”枪声震耳欲聋,在山间回响,枪口的火焰映亮了战士们的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