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1

        夜幕席卷山林,破败的办公楼前,何晨光和李二牛借助建筑物的掩护,慢慢接近窗户。窗户早就没了玻璃,黑洞洞的。两人脱去吉利服,换了微冲,紧靠在墙上。何晨光在窗户口露出眼睛,观察着里面。李二牛持枪在外面等着。何晨光点点头,李二牛一个鱼跃,翻进屋子,持枪躲在门后。李二牛警觉地观察,没有动静,点点头,何晨光也跃了进来。两人背着长枪,藏在门后。何晨光点点头,李二牛会意,双手持枪往外搜索。“哗啦!”军靴一下子踩在了碎玻璃碴上。李二牛急忙卧倒,何晨光也急忙隐蔽。门外的走廊上,月光下,一个枪手的影子若隐若现。何晨光掉转枪口,对准门口。李二牛也侧过身子,举起手枪瞄准。“啪!”一个手雷丢了进来。李二牛呆住了,何晨光一把抓住他:“走!”

        两个人跳出房间,手雷在后面发出一声闷响。何晨光一抬头,一把枪口顶住了他的脑袋。狙击手一笑,露出一嘴白牙:“哥们儿,栽了吧?抓了活的!”何晨光没动。观察手也从后面过来,持着枪说:“起来起来!gameover了!”狙击手笑道:“别担心,国军也优待俘虏!起来起来,别装熊。”李二牛看着何晨光。何晨光笑笑,慢慢站起来:“你让我起来的啊!”李二牛会意,趴在地上低头。何晨光突然出手,狙击手和观察手都被击倒。一阵眼花缭乱,两支长枪都到了何晨光的手里。狙击手和观察手都呆住了。

        两支长枪对准二人,李二牛站起来:“起来起来,解放军优待俘虏!”狙击手竖起大拇指:“好身手!我还是我们团的散打冠军呢,没想到,还没看清楚就输了!”

        “那是!也不看看你们对付的是谁!”李二牛看何晨光,“这俩俘虏咋办?”

        “噗噗!”何晨光突然开枪,两人都开始冒烟。李二牛一愣:“嗯?”

        “在敌后,我们没办法带俘虏。”何晨光冷笑。

        “可他们没枪了啊!”

        何晨光笑笑,说道:“你看看他们的右手。”

        李二牛一看—狙击手和观察手的右手都摸在手枪上,已拔出来半截了。

        “呀!跟俺玩这套阴的啊!”

        “你以为他们会投降吗?能参加红细胞选拔的,哪个也不是善茬子,都是有名的快枪手!给他们一点儿机会,输的就是咱们了。走吧,拿上他们的武器弹药。对了,水袋和干粮也拿走。”何晨光说。李二牛收拾着他们的武器、水袋和干粮,狙击手苦笑:“好歹给我们留一口吃喝吧!不知道要在这儿待多久呢!”何晨光冷冷地说:“死人用得着吗?”俩人可怜巴巴地看着,说不出话来。何晨光看看俩人:“给他们留一口。”李二牛丢给他们一份水袋和干粮,走了。狙击手和观察手相视苦笑。

        两人趁着夜色,来到一处阁楼前,门上封着厚厚的木条。何晨光连续几脚踹烂了这些木条。一团灰尘当中,两人抱着枪走进来。李二牛四处观察着:“咋?咱在这儿窝着?”

        “这里是进入厂区的必经之路,也是良好的狙击位置。”何晨光说,“我们在这儿等到上午10点,如果没有人,就转移到西南的沼泽地;如果有人,就在这里周旋。这里方向朝西,10点以前是顺光,天亮以后对面很难看见反光,我们却可以看见对面的光学仪器反光。”何晨光一边说一边布置狙击阵地,“你在那边,距离窗户远一点。”李二牛嘿嘿笑道:“跟你还真的能学到点东西!”

        “都一样是学生,来学的。”何晨光脸色严肃,“说实话,别人我都不是太担心。我们真正应该提防的是王艳兵,我们都太了解对方。”李二牛点头:“他现在能在哪儿呢?”

        “我还没想到。所以,咱们要等他来。”何晨光说。“他知道咱们在这儿?”李二牛问。何晨光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很快他就会想到了。我故意在这里布置阵地的,我相信他会来找我。”李二牛一惊:“那就是说,这里是死地?”

        “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不在这里等他,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咱们很难找到他。你先休息,三个小时以后,我叫你。”何晨光笑笑。李二牛问:“那你呢?我们轮流休息?”

        “我不能休息。”何晨光说,“艳兵一定在到处找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李二牛算算:“七比二,我们还有七个人要对付。”

        “在我眼里只有一个—”何晨光说,“他才是真正的威胁。他太了解我了,也太想赢我了,只是以前没有机会。这次是他等了一年的机会。”李二牛苦笑:“你们俩啊!一对欢喜冤家!”说完铺好麻袋片躺下,闭目养神。

        2

        夜空中,武直九在低空巡航。宋凯飞开着直升机,徐天龙看着下面一片黑暗,忧心忡忡:“现在是七比二了!就剩下我们四个,还有另外一个小组。”王艳兵在紧张地思索着。

        “你说的可疑地方都找过了,现在还去哪儿?”宋凯飞问。

        “看来要去我觉得最不可能的一个地方了。”

        “哪儿?”

        “a911地区的报废厂。”

        “你为什么说这是最不可能的一个地方?”徐天龙问。

        “这个地方是最好的狙击阵地。”王艳兵说,“你看,地势高,建筑多,利于隐藏,到处都是狙击阵地,而且可以控制方圆几公里的区域。”

        “你早知道啊?为什么之前我们不去搜那儿呢?”

        “正因为我首先想到那里,所以我觉得他不会去—”王艳兵说,“因为他知道我能想到。难道不怕我把所有的狙击小组都叫来围歼他吗?如果所有的狙击小组都在,十五个人交替掩护,他最多打死几个,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我们剩下的人足够全歼他们两个。”

        宋凯飞看他一眼:“我们现在可没十五个人了,只剩七个了!”王艳兵懊恼:“我真笨!你说得对,我太自以为是了!”

        “现在事情麻烦了!”徐天龙说,“如果他真的在这个报废厂,到处都是狙击阵地,我们剩下的七个人别说围歼了,就是对狙都不划算。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怎么也进不去的。何晨光确实是难得的神枪手,李二牛也不弱,估计我们冒头就被狙了。”

        “不会吧!他会把我的直升机打下来?!用什么打?”宋凯飞一脸鄙夷。王艳兵冷冷地说:“狙击步枪。”宋凯飞不相信:“你不是开玩笑吧?他用5.8毫米口径的狙击步枪能打下我的直升机?”王艳兵肯定地说:“他会有办法的。你的直升机比坦克硬吗?”

        “当然没有!那是铁壳子的,还有反应装甲!”宋凯飞说。

        “他用5.8毫米口径的狙击步枪可以干掉坦克。”王艳兵信誓旦旦。

        “我不信!”

        “以前我也不信,后来我信了。”王艳兵眼神坚定,“因为我亲眼看见了。”

        “是不是打车长和驾驶员?”徐天龙问。

        “对,然后干掉其余坦克的潜望镜,人只能憋在里面,是睁眼瞎。他这样干掉过一个坦克连,当时我跟他在一起。”

        “我在资料上看到过这样的狙击战术,还觉得很新奇,没想到咱们这儿都有实战的了。”徐天龙说。王艳兵皱眉:“所以我想,他对直升机肯定有办法。”宋凯飞脸色微变:“那我可真得小心点,不能被他打下来,那就丢大人了,我没脸回飞虎团了!”徐天龙笑着说:“但是,我们总得飞过去侦察侦察啊!”王艳兵对宋凯飞说道:“飞行员,我想你肯定有办法的。”宋凯飞笑笑,说道:“小意思!航校一年级就学过了。不就是规避地面炮火吗?武装直升机飞行员的基本功!瞧我的!”说完压低操纵杆,直升机飞了下去。

        厂区外,一阵马达声传来,武装直升机乘着夜色超低空飞来。李二牛从麻袋片下抬头:“有直升机!”

        “是他!”何晨光立即持枪到窗口,隐蔽在阴影处观察。外面天空,直升机一划而过。

        “咋?你还想打直升机?!”李二牛问。何晨光放下枪口:“切入得太快了!角度也刁!宋凯飞是个飞行高手!”李二牛一惊:“你真的想打直升机啊?”何晨光说:“不是不可能,如果他不知道下面有狙击手的话!直升机的油箱是可以打穿的!”

        “油箱在哪儿啊?”

        “武直九的话,在侧面,目标很大,这个高度可以一枪击穿。我相信咱们的教员肯定明白这些,一定在直升机上有设定!宋凯飞太狡猾了,以他这个速度,我们根本打不到的!”

        “宋凯飞怎么知道咱们在这儿啊?”李二牛纳闷儿。

        “王艳兵想到了,他们当然就都知道了。”

        夜空里,直升机转向,再次从厂区上空掠过。宋凯飞在机舱内悠然自得地操作,王艳兵和徐天龙一脸紧张。王艳兵紧张地问:“你有把握飞得比子弹快吗?”宋凯飞笑笑,说道:“子弹不得飞一会儿吗?”空中,直升机几乎接近悬停。阁楼的隐蔽处,何晨光还在观察。“砰”的一声枪响,旁边的李二牛已经开枪了。何晨光一惊。宋凯飞稳健地控制着操纵杆,直升机突然一个急速机动规避,机舱里的人被甩在一边挤成一堆,直升机再次升高。宋凯飞高喊着:“哈哈哈!他们在里面!”王艳兵捂着脑袋:“脖子差点儿就断了!”宋凯飞高喊:“好玩吗?刺激吗?没玩过吧?还有呢!”说着控制着操纵杆,里面再次响起尖叫声。

        阁楼里,何晨光看着李二牛:“你怎么开枪了?”李二牛看着离去的直升机:“没打中?”

        “暴露了!离开这儿!宋凯飞是特级飞行员,他不是光会嘴上说说的!走了!”何晨光拉着李二牛离开了狙击阵地。

        夜空中,直升机转向,对准了厂区。机舱里,徐天龙捂着脖子:“刚才搞什么?我差点儿吐了!”宋凯飞说:“他们在对我射击!”

        “在打油箱!”王艳兵说,“飞行员好样的,你果然飞得比子弹快!”

        “让子弹飞一会儿!”宋凯飞笑笑,挤挤眼,“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我发射火箭弹,将整个厂区夷为平地!第二,进去找他们。选哪个?”徐天龙看他:“你肯定是想轰平这个厂区了!”宋凯飞笑道:“那是,轻松直接,完成任务,回去睡觉!”

        王艳兵没吭声,思考着。徐天龙看他:“你在想什么呢?”

        “我们可能还得进去。”王艳兵说。宋凯飞说:“不会吧?你有没有搞错?明明现在就可以干掉他们的!只要我的手轻轻一按,无数火箭弹就会把他们俩变烤全猪!我们进去干什么?找死啊?他们俩的射击水平都不弱!难道你就想跟何晨光单独较量一场?”王艳兵说:“我肯定是想跟他较量,但是我们要完成任务,就必须进去。”

        “为什么?”徐天龙问。王艳兵肯定地说:“火箭弹干不掉何晨光!”

        “什么?!”宋凯飞大惊,“连主战坦克都抵挡不住我的火箭弹,他能逃得掉?”

        “能!”王艳兵信誓旦旦。宋凯飞不服气:“你凭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能,所以我相信他也能。”王艳兵看他,“你想轰平这儿,就得水平机动。在这个时候,他会射击你的—你未必干得掉他,但是他肯定能干掉你!直升机被打掉,我们就都完了!我们都在直升机上,变成烤全猪的就会是我们四个!”宋凯飞也思索着。

        徐天龙想想:“看来我们得进去了。飞行员,你怎么不说话?”宋凯飞说:“他说得有道理。”王艳兵欣慰一笑。徐天龙很奇怪:“你怎么不反驳他了?”

        “他说得有道理,我干吗要反驳?”宋凯飞说。

        徐天龙笑笑:“行!现在我放心了,你们俩不会因为打架被开掉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用电台呼叫剩下的三个人,我们七个人一起进去。”王艳兵说。

        “七个人一起进去?”宋凯飞想想,“送进去被他们挨个点名?”

        “对。现在我们只有七个人了,力量不能再分散。组成七人狙击小队,全力搜索厂区。他就在里面,也不会出来的,因为这是唯一可以和我们周旋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太分散,他没有办法以少打多。我们七个人进去,分组不分队,保持距离。他不管打哪个,都得暴露目标。发现他就好办了。你们看呢,干部们?”王艳兵看看各位。徐天龙和张渝洋表示同意。宋凯飞看看三人:“都没有意见,我也没啥意见了。这直升机怎么办?”

        “扔掉。”王艳兵说。宋凯飞一脸惋惜:“哎!刚过瘾,就丢掉,太可惜了。”

        徐天龙呼叫电台:“蓝17,这里是蓝3,我们在厂区外a12点会合。完毕。”无线电回话:“收到,十分钟内赶到。完毕。”

        月光下,偌大的厂区一片静谧。何晨光带着李二牛在走廊上狂奔,李二牛手里还拿着一把缴获的狙击步枪。何晨光说:“我们要去下一个狙击阵地!刚才那个暴露了!”李二牛一脸歉意:“对不起啊,俺也是想打下来……”

        “没事,下一次要听我的口令!这地方到处都是狙击阵地,不碍事!”何晨光说。

        “他们会进来吗?”

        “肯定会,因为咱们不会出去的。”何晨光说,“在外面一旦被发现,只有死路一条,在这个厂区里面还能据险防守。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巷战是最好的战斗方式。否则八路军也不会在冀中平原挖地道,跟日本鬼子打地道战了—还是因为没有隐蔽,所以只能自己制造隐蔽。”李二牛点头:“嗯,俺听你的!”

        来到房间门口,何晨光一脚踹开屋门:“这是你的阵地!”李二牛看了看:“嗯?要分开吗?”何晨光说:“对。我早就看过了,这里和对面的房间具有交叉狙击视野!整个厂区都在狙击范围内,他们想进来,肯定要从我们的枪口下面过!”李二牛有点儿紧张。

        “没事的,二牛,你能行!听我的电台口令,明白吗?”何晨光拍拍他的肩膀,李二牛点头。何晨光提着枪,转身跑了。李二牛走进房间,开始设置狙击阵地。他拆掉了狙击步枪的两个脚架,将一个装满土的军用袜子放在距离窗户不远的地方,将枪杆架上去,拉开枪栓。

        走廊上,何晨光狂奔向对面的楼。他没有进门,直接纵身一跃,徒手攀爬上楼,速度极快。房间里,李二牛离开狙击步枪瞄准镜,目瞪口呆:“乖乖!轻功啊!”何晨光敏捷地翻进对面房间,迅速布置好狙击阵地后,平稳自己的呼吸,看着外面。

        3

        夜色中,开阔地一片寂静。a12点,直升机缓缓降落。四个人跳下来,布置好警戒,等待着。这时,两辆猛士车高速开来。七个人围拢在一起,其中有三个干部。徐天龙看看:“王艳兵,你说吧。”王艳兵也没客气,看看众人:“我们现在面临严峻的局面。红队的狙击手是何晨光,我们是从一个部队来的,我了解他,你们应该也对他有深刻的印象。我推断,他在厂区里面已经设置了狙击阵地,等着我们过去。现在已经有七组狙击手挂了,剩下的只有我们七个人了。我们不能再分开,要集结在一起组成狙击手分队作战!”大家都没说话。

        “我研究了一年!一年!我就是在研究他!”王艳兵低声怒吼,“如果我们分开,你们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我会活着,但是任务会失败!明白吗?任务会失败!”

        “我现在怎么不明白了,什么时候解放军的规矩改了—不是干部下命令,是列兵下命令?”一个上士说。徐天龙说:“现在没有什么干部列兵的区别,大家都是一样的,希望能够战胜红队。”老上士说:“没干部了是吧?既然这样,我自己走!我就不信,死了张屠夫,我就吃带毛的猪了!这破集训,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当了十几年兵,现在要听一个列兵招呼?!扯淡!”说完拿起自己的枪,起身上了一辆车,扬长而去。王艳兵一脸尴尬。

        宋凯飞看看剩下的人:“要说军衔,就我们俩是中尉,这儿还有个少尉。我们三个同意这个列兵的建议,你们有不同意见吗?”剩下的两个士官互相看看:“没有。”王艳兵看着宋凯飞:“谢谢。”宋凯飞一笑,说道:“客套话就别说了,咱们怎么动手?”

        4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眼睛凑在瞄准镜上,一愣—厂区大门处一片烟尘,一辆车灯大开的猛士车高速驶来,但上面只有一个人。何晨光有点儿不明白。

        二号狙击阵地,李二牛瞄准了:“红1,红2请求射击。完毕。”

        “红2,再等等,看看是什么情况。他可能是来吸引火力的,其余的狙击手在我们附近。完毕。”

        “红2收到,继续观察。完毕。”

        厂区里,猛士车高速驶入,“吱”地一声停在空地上。那名上士提着自动步枪,站在车头上怒吼:“出来!”何晨光静静地观察着,李二牛呼吸急促:“红1,红2请求射击。完毕。”何晨光屏住呼吸:“稍等。完毕。”上士怒吼:“出来!跟我火拼!妈的!一天到晚偷偷摸摸,我都憋疯了!来啊,跟我真刀真枪地干!”李二牛的瞄准镜锁定了车头上的目标:“红1,红2再次请求射击。完毕。”何晨光再次观察四周:“红2,红1同意射击。射击完毕后立即转移,离开现有狙击阵地。完毕。”

        “红2收到。完毕。”李二牛靠在狙击步枪上,食指从扳机护圈移到了扳机上。“砰!”李二牛果断地扣动扳机。站在车头的上士周围一团烟雾升腾,上士傻眼了。李二牛开完枪,迅速撤出狙击阵地,快步通过破损的楼道,上了另外一层楼的备用狙击阵地:“红1,红2已转移。完毕。”

        “红1收到,准备迎接蓝队。完毕。”

        厂区空地上,上士抱着自动步枪傻在那儿。突然,他高喊:“我受不了了!我要回老部队!”红细胞队部监控中心,几十个大屏幕播放着各个角落的训练场监控画面。范天雷看着大屏幕:“让他回去吧,马上就走。我见不得这种弱者!”陈善明答“是”出去了。

        一号狙击阵地上,何晨光虎视眈眈;另一个狙击阵地上,李二牛抱着枪趴着,打了个哈欠。何晨光说:“红2,你休息两个小时。完毕。”李二牛确实有点睁不开眼:“红1,那你呢?完毕。”

        “我没事,你休息。完毕。”

        “红1,俺……俺没事……”

        “别撑着了,他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来。完毕。”

        “你咋知道?完毕。”

        “如果我是他,我会在对方熬不住的时候进来,那就是明天早晨。完毕。”

        李二牛眼皮打架:“那你啥时候休息?”

        “我会休息的,你放心。完毕。”

        “俺真睡了……”李二牛趴下就睡着了。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靠着狙击步枪,目光炯炯。

        厂区外,宋凯飞问:“咱们什么时候进去?”

        “你在战备值班的时候,什么时候最困?”王艳兵问他。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宋凯飞恍然,“我明白了!”

        “何晨光再厉害,也不是超人。他今天晚上肯定很精神,因为知道我们在外面。但是他不可能一直这么精神,等他不精神的时候,我们再进去,胜算就大得多!”王艳兵冷笑。徐天龙说:“那就照你的意思办吧。”宋凯飞笑笑,说道:“这意思,是不是可以睡觉了?我是真的困了!”王艳兵笑笑,看徐天龙。徐天龙笑道:“主意是你出的,你说了算。我们现在把指挥权移交给你,列兵同志。”王艳兵不客气:“不好意思了,干部们。那咱们就轮流休息,两个小时一班岗。咱们养精蓄锐,明天杀进去!”

        “咱们来排个班。谁来站第一岗?”徐天龙刚问,另一边鼾声已经起来了。众人看看,宋凯飞正歪在车上酣睡。王艳兵苦笑:“第一班岗可以把他排除了。”张渝洋看看:“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的?”徐天龙笑笑,说道:“还用问吗?装的。”

        “开了一天的直升机,他也确实够呛了。让他睡吧。”王艳兵看看酣睡的人。众人散去,宋凯飞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继续睡。

        5

        夜里,猛士车一路颠簸,在山路上孤独地开着。顾晓绿坐在副驾上,都吓哭了:“怎么办啊?咱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唐心怡一脚踩住刹车:“你别哭了,吵得心里乱七八糟的。”唐心怡站起身,四周漆黑一片,都是一样的荒山。顾晓绿带着哭腔:“咱们怎么办啊,唐主任?这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灯都没有!”唐心怡抬头,天色阴沉沉的:“天上连颗星星都没有!现在是判定不了方位了!等天亮吧!”顾晓绿快哭了:“啊?!天亮?!在这地方等天亮?!这荒山野岭的,咱们怎么过夜啊?”

        “看来下一步,军事游戏办要增加野外生存训练了!你就先体验着吧!”唐心怡跳下车,从车后面翻出俩背囊,“这是那俩狙击手的,看看有什么东西没!”

        帐篷、睡袋、水袋,还有压缩干粮,都被翻出来了。唐心怡看看:“行了,有吃有喝有睡袋!今天晚上能对付了!”远处,隐约传来一声狼叫。顾晓绿吓得一个激灵:“啊,狼!”唐心怡也吓了一跳:“没事没事!别怕!”说着拔出匕首,“狼这东西,没什么好怕的!”顾晓绿哭出来:“天啊!这是什么日子啊?!”

        “当兵的日子!以前你没经历过,现在就补上吧!你钻进去睡吧,我给你看着!”唐心怡拿着匕首,也是心有余悸。顾晓绿战战兢兢地钻进睡袋。

        远处的狼叫时断时续,唐心怡满脸是汗,握紧匕首。

        监控中心里,一个大屏幕上播放着唐心怡和顾晓绿的窘状。范天雷笑笑,陈善明站起来:“我去接她们俩回来。”范天雷一瞪眼:“急什么?”

        “怎么?”

        “你小看了唐心怡,她可不是寻常的女干部。”范天雷笑着说。

        “我知道她有身手、有胆色。不过在机关待久了,她身上还能有多少功夫?再说那地方真的有狼,万一出点事儿,这责任咱们可承担不起啊!”

        “不会出事的,那地方的狼早被我们的兵吓得不敢下山了。唐心怡她们俩现在就是带着一百只小肥羊,狼群也未必敢下来,安全得很。你那么着急当护花使者干什么?”

        陈善明不好意思:“再怎么说那也是俩女干部……”

        范天雷淡淡地道:“让她们慢慢受着吧!既然想搞咱们自己的军事游戏,就得多少有点儿相关经历。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她就是自己申请,旅长也未必会批。谁敢让俩女同志单独在山区过夜?现在这机会,她们当一辈子兵都得不到!”

        陈善明只好坐下:“她们要是吓破了胆子怎么办?”范天雷笑笑,说道:“你怕她们俩就此离开特战旅,回机关,再也不来了?”陈善明不好意思地说:“五号,瞧你说的。”范天雷笑笑,说道:“唐心怡是不会被吓破胆的。就如你所说,她在机关待得太久了,需要点新鲜刺激的东西来激发她的本能。她是红细胞特训班的特聘教员,你会有机会跟她打交道的。”陈善明道:“我不是那意思,五号。”

        范天雷看他,笑笑,说道:“只是她不会是你的,你降不住她。”陈善明嗤之以鼻:“我?我能降不住她?!”范天雷摇头说:“我是个军龄二十多年的老兵,部队的各色人等,我看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锐气,不是你能降得住的。”

        “五号,你不是小看我吧?”陈善明不服气。范天雷看着他说:“不是。人是有气场的,你们俩的气场不合适。换个路子,别徒增烦恼。我带你当兵,也带你到特战旅,一直到今天,你都在我身边,最了解你的人是我。你应该相信,我是为你好的。”陈善明不吭声。

        “你记住: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也得不到。”

        陈善明想想:“哎!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看我还是听你的吧,你是我的导师嘛!那什么样的男人可以降服唐心怡?”范天雷笑笑,说道:“到时候你会知道的。”陈善明一脸迷茫。

        6

        清晨,日出东方,笼罩在晨雾里的厂区一片寂静。二号狙击阵地里,李二牛还在打鼾。这时,电台噼啪作响。李二牛马上惊醒,持枪看着外面:“红1,有情况没有?完毕。”何晨光隐蔽在狙击阵地,吃了一口大蒜,让自己再清醒点儿。他的眼里已经有了血丝,旁边的地上丢着不少蒜皮。

        “红2,到现在也没什么异常。完毕。”

        “红1,对不起,俺太困了,一直睡到现在……”李二牛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红2。现在不是总结的时候,保持清醒,准备战斗。他们肯定会在这个时候来的!完毕。”

        “红2收到。完毕。”李二牛晃晃脑袋,持枪做好了准备。

        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继续观察着。突然,他离开瞄准镜:“搞的什么鬼名堂?”

        厂区外,一辆猛士越野车掀起巨大的尘土,径直向厂区驶来,车上坐了六名狙击手。

        “红1,红2无法捕捉目标,车速太快。完毕。”李二牛报告。何晨光瞪大了眼:“红2,注意观察车上的人数变化。完毕!”

        猛士风驰电掣,掀起漫天尘土。宋凯飞驾着车,开得跟飞似的。王艳兵跟其他人坐在车上,虎视眈眈。猛士开入厂区,没有减速,径直冲向后门。在经过一座建筑的时候,王艳兵滚翻下车。在尘土的掩护下,他纵身一跃,进入窗户,消失了。猛士车没停,继续往前疾驰。李二牛眨巴眨巴眼:“车上人数变了!少了一个!”何晨光注视着:“那肯定是王艳兵!他进来了,小心点儿!不要暴露目标!”

        王艳兵滚翻进一处废墟,落地,持枪躲在墙后,急促呼吸着。猛士车直接开出后门,消失了。何晨光四处寻找着,瞄准镜滑过整个厂区。

        “红2,找到目标没有?完毕。”何晨光问。李二牛也在四处寻找:“还没有,红1。完毕。”何晨光道:“他肯定进来了!多加小心,随时准备转移阵地。完毕!”

        “收到。完毕。”

        何晨光保持冷静,满脸冷汗。废墟里,王艳兵也是满脸冷汗,一动不敢动,藏在墙后。厂区外,猛士车又开回大门外不远处的隐蔽地点。五个人跳下车,一字排开卧倒。徐天龙对着耳麦:“蓝5,我们已经脱离红队狙击手的射程。你是否准备好?完毕。”

        “蓝3,我已经准备好。完毕。”王艳兵藏在隐蔽处不敢动。徐天龙说:“蓝5,第一梯队准备进去了。希望我们的牺牲不是徒劳的,但愿你可以抓住他。完毕。”

        “蓝3,蓝5收到。完毕。”

        “进!”徐天龙一挥手,一个下士起身,持枪快速冲向厂区。徐天龙目光冷静。宋凯飞看着:“要是真的打仗,他就是去送死的。”

        “战争对于下级军官和士兵来说,就是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徐天龙感慨。

        下士的身影出现在厂区里。他的动作很灵巧,借助各种隐蔽,小心翼翼地前进。他逐渐接近厂区中心花园的位置,喷泉早就不冒了,只有一潭臭水。他加快速度,一个箭步冲到水池旁边卧倒,藏在雕像后面。李二牛的瞄准镜里出现了对方露出来的半个屁股。

        “红1,俺已经抓住目标,请求射击。完毕。”李二牛说。何晨光还在搜索整个厂区:“红2,不要射击,这是诱饵。完毕。”李二牛瞄准,坏笑道:“红1,俺的射击角度非常好,请求射击。完毕。”何晨光想想:“红2,射击后立即转移。完毕。”

        “收到。完毕。”李二牛果断地扣动了扳机,一声枪响,下士的头上开始冒烟。李二牛射击完毕,立即捂住瞄准镜,起身抱着枪快速跑进了楼道。

        “红1,俺现在转移到下一个狙击阵地。完毕!”

        “红1收到。完毕。”

        李二牛快速下楼,冲入另外一个房间,迅速卧倒:“红1,俺到了!完毕。”

        废墟里,王艳兵在急速寻找着,终于找到了开枪的位置:“蓝5,在我九点钟方向,二楼左手第四个窗户,是一个狙击阵地。不是何晨光,他不会上当。你去想办法清场。完毕。”

        山路上,唐心怡一脚刹车,车停住了。顾晓绿一惊:“怎么了?”

        “有枪声!很远,是狙击步枪。”唐心怡笑,一踩油门,“总算找到人了,他们在训练。我们走吧,这回不会迷路了。顺着枪声走,肯定能找到他们!”

        厂区里,一个士官起身:“我上!”徐天龙喊道:“宋凯飞!”

        “怎么?”

        “你开车带他进去,走进去就是送死!”徐天龙看着他。宋凯飞起身,上车。猛士高速发动,冲向厂区,再次掀起巨大的尘土。一号狙击阵地,何晨光在看着。

        “红1,又来一次,开得很快。完毕。”李二牛汇报。

        “你要小心,他在送人进来。完毕。”何晨光提醒着。

        “红1,红2收到。完毕。”

        何晨光在想什么。废墟里,王艳兵带着微笑,转向另外一个窗户:“交叉射击角度—我知道,你就在这儿。”猛士车急速开来,中士翻身下车,三步两步就翻进了李二牛所在的楼。宋凯飞驾车再次冲出去。中士冲进楼里,靠在墙上急促呼吸:“蓝5,蓝19进来了!完毕。”王艳兵提醒他:“蓝5收到,小心饵雷。完毕。”

        “明白。完毕。”中士背好狙击步枪,拔出手枪,小心翼翼地往里搜索,脚步绕开所有的砖头瓦砾。王艳兵借助建筑物的掩护,绕开那个窗户的射击角度,进入了何晨光所在的大楼。二号狙击阵地,李二牛瞄准着外面。这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李二牛一个激灵,转身出枪,狙击步枪被举起来,一把微冲抵住他的鼻子。中士大喊:“浑蛋,你完了!”

        李二牛直接一枪托上去,砸到对方下巴,中士往后倒下。李二牛举起枪,中士一把抓住他的枪管,按向外面。李二牛连连开枪,没中。中士大吼:“我跟你拼了!”李二牛被推到窗口,要不是枪挡住窗户,他已经被推下去了。李二牛大喊:“你是山炮啊?!要俺的命—”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中士显然是个中高手,李二牛落了下风,被打得很惨。李二牛一摸鼻子,一手鼻血。李二牛见血大怒,高喊着冲上去一阵乱拳。中士猝不及防,被乱拳打倒。李二牛站在他面前,拿起狙击步枪准备走人。“噗—”李二牛站住了,回头一看,一颗手榴弹被丢在他跟中士中间滴溜溜转。李二牛还没反应过来,一声闷响,两人都开始冒烟。中士的鼻子流着血,看着李二牛笑:“你也完了。”

        “你这是耍赖!要是真打仗,俺早给你干死了!”李二牛沮丧地丢掉狙击步枪,伸手拉起中士。中士擦擦鼻子上的血:“回头你教教我,你这是什么拳法?”

        “王八拳。”李二牛开玩笑。

        “王八拳?”中士发傻,随即双手抱拳,武林中人的范儿出来了,“我自幼习武,我爹是武校校长。我学过螳螂拳、狗拳、鹤拳……王八拳是什么拳?敢问仁兄是哪路门派?可是武学已经失传?”李二牛苦笑:“都说俺是山炮,原来还有真山炮!”

        7

        一号狙击阵地外的走廊上,王艳兵逐渐接近门口。他的脚步很轻,落地无声。到了门口,他手持微冲,突然纵身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一个趴着的穿通用迷彩吉利服的狙击手。王艳兵果断开枪,狙击手没有反应。王艳兵打光了一个弹匣,对方没有冒烟。王艳兵很奇怪,走过去一把掀开吉利服的帽子—一张不认识的迷彩脸,不悦道:“你鞭尸啊?”

        “你是蓝队的?怎么在这儿?”王艳兵一惊。

        “他把我搬进来的啊!”

        “怎么穿着红队的吉利服?”

        “他给我换上的啊!刚刚又让我卧在这儿。”迷彩脸无奈,“我是死尸,这得服从。”王艳兵咬牙切齿:“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我是尸体,我不能说。”

        王艳兵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就一个滚翻到了墙角。一声枪响,王艳兵急促呼吸,满脸冷汗,他握住狙击步枪躲在墙角不动。徐天龙问:“蓝5,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完毕。”

        “蓝3,他已经发现我了!完毕。”王艳兵躲着不敢动。剩下的三个人紧张地互相看着。徐天龙问:“我们是否进去支援你?完毕。”

        “先别进来,我还没找到他的位置。完毕。”

        “确保你的安全,蓝5。完毕。”—王艳兵还躲在墙角:“我很安全,在他的射击死角,但是我不能动,一动就会被发现。完毕。”

        “我们现在怎么办?完毕。”

        “等待时机。现在敌情不明,不要贸然采取行动。完毕。”

        “收到。完毕。”

        8

        监控中心里,范天雷坐在桌子前,一边玩着手里的扑克牌,一边笑眯眯地看着监视器:“好戏就要开场了。”

        厂区里还是静谧一片,王艳兵此刻还蜷缩在里面,仿佛雕塑一样。突然马达声传来,王艳兵一愣。唐心怡开着猛士,带着顾晓绿,径直闯了进来。王艳兵纳闷儿:“蓝3,怎么回事?怎么你们没有接到命令就进来了?”

        “蓝5,开车进去的不是我们。完毕。”徐天龙也不明白。

        “那是谁?”

        徐天龙拿着望远镜:“是俩女兵。完毕。”王艳兵一愣:“女兵?哪里来的女兵?”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完毕。”

        “知道了。保持冷静,先不动。完毕。”

        猛士车高速开进来,滑过那个喷水池。一个满是绿苔藓的头从死水当中露出俩眼睛,贴着喷水雕塑观察着外面。车开过,何晨光深呼吸一口,再次潜入水里。车开到厂区中央花园的水池边停下,顾晓绿看看四周,害怕地问:“这是哪儿啊?怎么跟鬼片似的?”

        “别怕,这也是训练场。刚才有枪声,肯定有人。”唐心怡站在车上对着四周高喊,“有人吗?”王艳兵一愣。何晨光慢慢从水里探出眼,睁开,看着不远处的两个女兵。唐心怡还站在车上高喊:“有人吗?我们是军区军事游戏办公室的,迷路了!能不能带我们回去啊?”

        王艳兵不吭声。何晨光也不吭声。顾晓绿被吓哭了:“有人吗?我们害怕……”

        “你哭什么啊?这儿肯定有人!”唐心怡站起来抓起车上的轻机枪,“他们可能纠缠到外面去了。我开枪,他们会听到的。”顾晓绿捂住耳朵,唐心怡对着天空扣动扳机,机枪沉闷地鸣叫起来—“嗒嗒嗒……”

        监控中心,陈善明看着监视器苦笑,准备出去。范天雷严厉地问:“干吗去?”

        “接人啊!”陈善明站住。

        “现在那儿是战场。你能进入战场吗?”

        “我就是去接她俩出来,也不影响他们对战。”

        “不行!”范天雷看着他说,“待着,现在不是英雄救美的时候。”

        “可是她们也干扰咱们的训练啊!”

        范天雷看着监视器屏幕:“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如果有人闯入战场,战斗就不继续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考验。看看他们的应变能力如何,怎样处理这个突发事件。传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去接人!”

        “参谋长,旅长肯定也在找她们俩呢。”

        “这个消息要对旅里封锁。他们肯定在疯狂找人,要是一号知道了她俩的下落,肯定会中止我们的训练去接人的。”范天雷说。陈善明苦笑:“那旅长要是知道,还不把我给活吃了?这不是咱们的兵,是军区机关的干部。”范天雷看他:“你就不怕我把你给活吃了吗?”陈善明急忙坐到监视器前,摘下帽子放好,不敢再说话。

        “嗒嗒嗒……”唐心怡打着机枪,弹壳飞舞。顾晓绿哭着说:“别打了,别打了,不会有人来的……”唐心怡放下机枪,揉揉手腕,看四周,还是死一般的寂静。嗖嗖—两只大老鼠从废墟中追逐而出,噌噌的从车头蹿过。“啊!”顾晓绿尖叫着跳下车,脚下一滑,摔到了水池里。唐心怡下车,急忙跳进水池。顾晓绿从脏水里爬起来,抹掉脸色的绿藻,扭曲着脸:“这是个什么鬼地方?我要回家!”唐心怡伸手去拉她:“没事没事,快出来!是老鼠……”她突然呆住了—一个黑洞洞的人头露在水面上,那双睁开的眼睛特别的明亮。唐心怡惊恐地张大嘴:“啊—”

        “我知道他在哪儿了!”王艳兵一下子站起来,举起狙击步枪寻找着。唐心怡跟顾晓绿同时尖叫着,何晨光躲不了了,纵身跳出来,飞奔向旁边的废墟。王艳兵的瞄准镜跟随飞奔的何晨光快速移动着—“砰砰砰……”王艳兵果断地连续射击。何晨光的动作非常快,一个鱼跃,跳进最近的废墟卧倒。何晨光躺在墙后急促呼吸着,胳膊上,几条蚂蟥蠕动着,何晨光不敢动。王艳兵举着狙击步枪,瞄准何晨光刚刚跃入的废墟处。唐心怡反应过来,一抬眼,看见王艳兵站在上面的窗户里举枪一动不动。

        “喂!刚才怎么不理我们?!专门吓唬我们的啊?!”唐心怡大喊。王艳兵举着狙击步枪对准何晨光藏身的位置,不吭声。唐心怡捡起一块砖头就扔过去:“跟你说话呢!喂!你聋了啊?”王艳兵急忙躲开砖头。何晨光趁着这个机会,起身飞奔到废墟里消失了。王艳兵对着无线电大喊:“所有蓝队迅速进场!快速搜索!完毕!”他跳下楼,冲向何晨光刚才消失的地方。唐心怡一把抓住王艳兵的吉利服,王艳兵没停,唐心怡被带倒下了。唐心怡一个扫堂腿,王艳兵也倒了。王艳兵眼里冒着火,掉转枪口顶住唐心怡的脑袋,怒吼:“再废话我毙了你!松手!”唐心怡果断出拳,打偏王艳兵的枪口。王艳兵怒吼:“滚!这里在训练!”余光看见人影一闪,王艳兵纵身一跃。何晨光跳出来连开三枪,王艳兵躲到猛士车后。唐心怡跳上车,一脚过来:“你叫谁滚?!”王艳兵怒吼:“这里在训练!”

        唐心怡一脚踩住他的枪口:“你凶什么?!没看见我们迷路了吗?!”王艳兵顾不上搭理她,抽出枪口。屋顶上人影闪过,王艳兵果断射击—没打中,何晨光已经跃上另外一个屋顶消失了。王艳兵大喊:“蓝队全速进场,我们不能让他藏起来!完毕。”这时,另外一辆猛士车高速开入,三个干部跳下车分散开来。唐心怡又出现在王艳兵面前:“告诉我旅部的方位!”王艳兵一枪托干过去,唐心怡下腰,躲开枪托,顺势一脚踢在王艳兵的胸口。王艳兵爬起来:“蓝队,你们在哪儿?”徐天龙飞奔着:“我们去控制制高点!完毕。”

        “不要管什么狗屁制高点了!到我这儿来,帮我挡开这个女魔头!”

        “你叫谁女魔头?!”

        “你给我闪开,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王艳兵快被气疯了。一个人影又在屋顶出现,王艳兵急忙滚翻。枪声响起,王艳兵躲了起来。唐心怡又跳出来,王艳兵忍无可忍,两人对打起来。屋顶上,何晨光出枪瞄准。瞄准镜里,唐心怡不时地挡住王艳兵,没有射击机会。何晨光收回狙击步枪,跳下屋顶。宋凯飞出现:“就等你了!”何晨光一脚过去,宋凯飞的枪一偏。何晨光紧接着过去一阵打,宋凯飞猝不及防,不断挡着。“砰!”一声枪响,何晨光躲到宋凯飞身后,宋凯飞冒烟了—张渝洋目瞪口呆。

        何晨光掏出手枪急速射,张渝洋也开始冒烟。那边,徐天龙手持狙击步枪,瞄准了何晨光。何晨光躲到了宋凯飞身后。徐天龙扣动扳机—“砰!”又打在宋凯飞身上。徐天龙还没反应过来,何晨光扣动手枪扳机—没子弹了。他丢出手枪,摔向徐天龙的脸部。徐天龙一躲,何晨光人已经到了,两个人打在一起。另一边,王艳兵跟唐心怡的对战也在继续。王艳兵被踹了好几脚,倒地。唐心怡很酷地站着:“告诉你,不要小看女兵!”王艳兵被激怒了,起身高喊着冲过来,两人再次打在一起。

        何晨光一把抓掉徐天龙的眼镜,徐天龙却没有眯眼,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清了吗?”何晨光一惊:“原来是假的!”徐天龙目射冷光:“不戴个眼镜,怎么装文化人啊?”他再次运气,准备出招。何晨光一甩手,抓了一把土撒过去—徐天龙这次是真迷眼了。何晨光冲过来,飞身而起,躲过徐天龙的一击,随即反肘砸下。徐天龙背部中招,倒下了。何晨光落在徐天龙身上,一把勒住徐天龙的脖子。徐天龙艰难地说:“你会泰拳……”

        “跟对手学的。你挂了。”

        徐天龙的眼看不见,叹息:“认栽……”何晨光起身,拿起狙击步枪跑了。

        宋凯飞和张渝洋互相看看,宋凯飞竖起大拇指:“高手!武林高手!”徐天龙大喊:“快给我拿水洗眼!”两个人一愣,急忙跑过去。

        王艳兵又被唐心怡一脚踢飞,唐心怡冷眼相对。何晨光从楼里闪现出来,持枪对准王艳兵。王艳兵急忙躲开,滚翻着。“砰!”枪响了,唐心怡一愣。何晨光冲过来,直逼王艳兵。

        “是你?!”唐心怡看清来人。何晨光哪里顾得上搭理她,冲向王艳兵。王艳兵去拿狙击步枪,结果枪带被挂住了,他怒吼着冲过来。何晨光举枪,被唐心怡一脚踢飞:“我找你好久了!”何晨光来不及答话,唐心怡便打来了,王艳兵也扑上来,三个人打成一团。

        监控中心,范天雷看着大屏幕哈哈大笑:“热闹!热闹!我喜欢!好久没这么热闹了!”陈善明目瞪口呆:“真的很能打啊!”范天雷笑道:“我早说过,她是高手。看热闹!这样的高手对决,我们难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