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反制

第四十章:反制

        “生命之树”是邪物没错。

        但是,它绝非是什么死物,还是有着一点点自我意识存在的。

        商不知的“血化”是经由它的,来源于真仙部分的实力也与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对于真仙的晋升有着两条基本的条件:

        一部分,来自对大道的感悟是否足够;

        另一部分,就是对自己修为的积累厚度。

        它用了部分生命之力补充了这个人族的修为。

        因此,商不知的一部分想法,多多少少也是能被它感受到的。

        但“生命”的这种感知,让它产生了异样的情绪。

        这个人类,竟是想要抛弃它逃跑,还试图在临走之前再薅它一把羊毛。

        这让生命之树不由的勃然大怒。

        这是人?

        这不比它这个邪物还邪乎!

        用比较接地气的一句话来讲,就是:

        吃着它的,喝着它的,结果到头来,抛弃它给跑了。

        所以,当“生命之树”反应过来的时候,首要的动作,就是去想要夺取这个人对自己身体控制权。

        “生命之树”甚至没有去接着操作树叶的下一步动作。

        反而是集中了心思,要重新掌控这个人族,剥夺他对自身的控制。

        商不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脚再不受自己的脑袋控制。

        他并非是没有与邪树去做斗争,而是在没有硝烟的斗争中落入了下乘。

        其实,商不知也并非不能从争夺中:

        “生命之树”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的斗争之中取胜。

        要说最直接的,就是将那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第一时间给散出。

        生命之树对他的影响也将会变得微乎其微。

        可是当一名修士拥有了更高的修为,进入了更高的境界,体会过那种翻云覆雨的感觉,就无法再轻易的去撇弃。

        更何况,处在的是修士金字塔的顶端——真仙境!

        用较常说的话来说,就是: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再用一些不是很恰当的例子,就像:

        让一个乞丐体会过富翁的生活后,再去让他乖乖乞讨,那是很难的。

        想必只要有办法,这个乞丐,

        怕是连法律都可以去轻易践踏。

        商不知也同样如此,尤其是他在经历了来自禁区不知道多少年的诅咒,修为一直无法在进一步。

        那种感觉,他不想再去接触了。

        哪怕自己的大道感悟在一步步上升,但那道门槛一直没有摸到。

        现如今尝试过了真仙境的甜头,岂能轻易放弃。

        更何况,自己放弃后那诅咒恐怕是又会席卷而来。

        所以,他宁肯冒着风险去和“生命之树”进行对自我身体的争夺,也不愿意散去那不属于他的力量。

        免费的东西永远都是最贵的。

        那种对自身身体的掌控逐渐消失,整个人又重新变得模糊起来,身上又显得血色且模糊了起来。

        外表皮囊还是和登入真仙境的如出一辙。

        只不过,人的表情再没有第一次的那副云淡风轻,嘴角也没有再微微上扬。

        挂着的只剩一副狰狞和不甘心。

        转瞬而逝的,

        留有的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或许,

        商不知未曾料想的是,

        他,

        最终被这个邪物反制了,

        可能,

        最后也要化为了生命之树的养料或者留有的后手。

        ......

        阎罗皇自然是低估了邪树在吸收大量生命力后的能力。

        为此,

        他付出了略微惨痛的代价。

        漫天的血色树叶看着依旧唬人,不过好像没有了第一时间的那般犀利。

        毕竟是有着“铁壁皇”在场。

        那血影没有再和端木元坤去对峙,而是作出着让人看不懂的行为。

        这相当于释放了妖族这边的一大战力,

        眼见着漫天的树叶要卷起一阵血腥风雨,端木果断施展出自己的大道。

        大道的施展间,先来看看人族与妖族间,这位妖皇的传闻:

        一滴血浑如千斤重,一根骨怒状万吨量;

        行于陆地,龟甲筑起似铜墙铁壁的防守,牢不可破;

        遁入湖海,背壳凝聚如固若金汤的守护,坚不可摧。

        圣境盾皇今尚在,不见当年明湖矛!

        “铁壁皇”,

        端木元坤。

        仔细品味一下,最后的一句,其实包含了很多的东西。

        当年与端木元坤一同入主大明湖的还有上清府的祖先,

        上清溪若。

        那所干净的庙宇里曾所放的雕像,曾祭拜的妖皇。

        当年正是有上清溪若犀利无比般的进攻与端木元坤安如泰山般的防守。

        让妖族显得攻守一体,才能顺利入主大明湖。

        可之后的一场大战,明湖的矛折了,上清府的先祖陨落,只有明湖的盾还在。

        这最后一句,一方面是歌颂当年的二人的事迹,另一方面也在强调:

        进攻赢下短期风光,防守赢下长久寿命。

        言归正传,当端木元坤施展出自身大道后,郝独树明显感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沉重了许多。

        随后,这位“铁壁皇”又祭出自己如命根般的龟甲。

        龟甲晃出重重叠影,随后笼罩了四面八方。

        满天血色树叶刺到这龟甲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细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不过除此之外,

        再无威胁。

        在这样森严壁垒的防御下,能伤到妖皇的手段,竟显得绵绵无力。

        当然,是在妖皇毫无防备,施展自身术法的情况下。

        是在经过大量吞噬了的加成之后的树叶。

        不过,也就是如此伤害,已经足以让在场的人妖们重视。

        这也侧面印出,端木的大道。

        以及不得不提的,

        能轰碎端木防御的三拳……

        解决完树叶后,妖皇们又将目光放回了生命之树上。

        不过此时此刻,

        一树一人的举动,在妖族面前就显得尤为滑稽。

        参天血树没有去操纵树叶,一时间,没了动静。

        而那道人族身影的行为看着尤为怪异。

        面部表情变化丰富,行为又是极为矛盾,一会想要逃走,而一会又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这迷惑的行为妖族这边也就是简单的看了看。

        当然,不管商不知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对于小狐狸上清瑶来说,

        是他们明湖圣境反制这些破坏者的时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