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旧事的影响

第二十三章:旧事的影响

        “嘿,你们说我们能逃出去吗?”

        矮胖青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面上的神色看起来也很不好看。

        仿佛身后,有着大恐怖般的存在。

        在他身旁的还有三位修士,两女一男。

        都看起来是青年模样。

        两位女道友,一位面上看起来很秀气,但此时身上却是有着血窟窿,全凭借着仙力维持;另一位说不上好看,但越看越感觉是那种耐看的类型。

        另一位男道友虎背狼腰,块头不小,可左臂却是不见了,疼痛感从脸上的表情可见一斑。

        如果放到外界一看,这准是哪个倒霉的碰运气小队,在禁区中受到了重创。

        可是,仔细观察他们每个人身上的气息,就会肃然起敬。

        每个人都有着渡劫期的修为,赫然,是个地仙小队。

        能让这个小区受到如此重创,连地仙最基本的血肉恢复,断肢重生都做不到了。

        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仙力用尽;

        另一种,只能是有比地仙更恐怖的东西限制了他们的能力。

        其实,完全不用惊奇地仙小队为何落到了这种境地。

        即使,他们是专门的一队:禁区记者。

        即使,他们有着无比丰富的禁区探索经验。

        但这一切,在雍州民众口中谈之色变的噩梦级禁区面前,都不好使。

        世界七大禁区:

        炎夏皇陵。

        那如果开盲盒一般,不时涌出的陶俑修为让人的血压来回横跳。

        合体期也就算了,时不时涌出的真人,地仙级陶俑让雍州的民众苦不堪言。

        ......

        矮胖青年周围同伴并没有回应他,两位身受重伤的似乎是没有力气去回应同伴,而那位耐看的女修士却是回头看向那如同迷宫一般的深处,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这诅咒,我感觉自己的仙力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镇压住一般,如果不去用仙力去硬顶着,自己的生命就会被一种沉重的东西给吞噬掉。”

        似乎是因为没有得到同伴的回应,也或许是发泄着不知道什么的情绪:

        “妈的,烦死了,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外面的太阳了。”

        周围的同伴依旧是沉默,如同赞同他的话一般。

        只有块头大的男修士因为疼痛而不时产生轻微的喘息声。

        ......

        跌跌撞撞,几人能看见他们进入地宫时的那扇画有白虎的大门。

        这不禁让矮胖青年有些欣喜。

        当然,越是看到希望,却又是摸不到,才是最绝望的。

        商不知等人亲身体会到这种感觉。

        “何等生物擅闯炎夏古地,

        犯我重地者,必诛之”

        陶俑似乎是等在此地很长时间了,轻描淡写间却让商不知几人感到了杀气腾腾。

        陶俑身上涌动的元素让几人心头一沉,怕是快要踏过那道门槛了,他们也曾在迷宫中遇到过这种元素的陶俑,用人族的修为形容:

        “半步真仙!”

        “不知道哪个部落给你们的勇气,也不知道你们究竟还是不是人族。”陶俑并不着急动手,再看看来,这些受到了镇压的宵小之辈根本走不出这里了。

        “前辈,我不知我用这个名词让您听着顺不顺耳,但应该是很合理,如果没错的话,我们应该是您的后辈。”

        耐看女人一字一句的看着陶俑说道,说话间,已经站在商不知几人之前。

        “哦?这样的吗?

        那现在的后人都是如此无礼了吗?

        门口上写的此地禁止入内......”

        话突然戛然而止了,陶俑突然动手,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出手的对象,并不是站在众人前的尚灵珠,而是在一个闪动之后,出现在大块男修士面前。

        商不知第一个反应过来,强行压住体内生命力的流逝,动用手上的大锤轰上了陶俑。

        陶俑却是抵挡都不带抵挡的,强行一戟直勾勾的击在了大块男修士的面门。

        惊人的一戟让离的较远的两位女修士眼眶一下就红了:“以文!”

        商不知眼睛也是瞬间通红,但他能做的,就是爆发出体内最强的力量,轰上了陶俑的身上。

        即使陶俑身上散发的元素,接下这一锤,怕是也不好受。

        那就以命偿命吧,这是商不知当时的想法。

        出乎意料的,一锤竟将那陶俑轰碎。

        商不知没有去管破碎的陶俑,而是扑向了叫“以文”的修士面前。

        可是,已经晚了,原本就断掉一臂的景以文,此时气息全无。

        商不知突然感到喉咙无比的难受。

        “小心!”

        商不知还没来得及顾及自己悲伤的情绪,背后又是刺痛无比。

        那本就破碎的陶俑却是又重新凝聚,一戟又戳进了商不知的后背。

        悄无声息的,让商不知的渡劫期修为完全没有感受到。

        商不知一股愤怒凝聚于表面,那诅咒大幅度限制了他,让他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

        但随后,又是一阵难以描述的恐惧感生出,第一次,他感受到自己离死亡这么近。

        那种诅咒,让他现在不得不这么接近死亡。

        他不想......

        而本想阻止陶俑的尚灵珠已经迟了,虽然短刀依旧是将陶俑轰碎,但同时也亲眼目睹着那一戟硬生生的戳进同伴的身躯。

        可这一次,她并没去第一时间关注同伴的伤势,而是盯着那堆碎片。

        半响,仍然没有动静。

        “老尚,你和雪莹先走。”我替你们断后。

        此时,拖拖拉拉的只可能都交待在这里,吉雪莹和商不知都很有经验,他们亲眼见过,割裂不了一时,只会白白辜负别人的好意。

        更何况,由于心中的恐惧,商不知强撑着,去拉开那个大门。

        陶俑终究是又开始凝聚。

        二人离开那扇门之后,不会知道,里面曾发生过什么样的战斗。

        ......

        尚灵珠慢慢的倒下了,身上只插有一支大戟。

        陶俑头也不回的向迷宫深处走去。

        呻吟声渐渐变淡,生命力一点点消散。

        当一切都重归于寂静,空旷的迷宫门内传来幽幽的歌谣声显得意味深长:

        “东有炎夏,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桑难平。

        天下妖扰,何得康宁?

        ......”

        再回看,地上的女修士尸体已不知所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