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求追读)第十六章:事情演变到无法控制的局势

(求追读)第十六章:事情演变到无法控制的局势

        被传送回来的郝独树几人依旧是心有余悸,显然,刚刚的事情又给他们带来了的冲击不小。

        当然,每个人都会渐渐缓过神来,然后每个人独自的念头疯狂涌现。

        石明昊是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来大明湖畔有多欢乐,现在就有多痛苦。

        沈天瑜依旧是歪着脑袋,灵动的眼睛眨巴眨巴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一旁的乔伊伊还在回想着用宝珠传送离开前,岳勋那副痛苦的表情......

        郝独树呢,整个人思绪很多:

        最首要的,他原先曾猜测的大明湖畔的异状,是大明湖的妖兽所为,这一点就已经被刚刚发生的事情所推翻。

        毕竟亲眼所见,妖族所谓的“明湖圣境”也出现了那些令人不知所措的场景,怪异且危险性极大。

        其次,岳勋在喊他们离开后,还时不时往他这里看,眼中的情绪似乎很是复杂。

        对了,抛开首要不谈,还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或许这“明湖圣境”似乎也并不安全了。

        还有还有,吉奶奶,现在在何处呢,她那里安不安全呢,有没有什么危险呢......

        郝独树恰着的小狐狸,是动也不动一下,眼睛都不带眨的那种,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群人的这种感觉就像该怎么形容呢:

        恰好用郝独树前世的一些例子说明,就像上中学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两个男生在上课前打的头破血流,控制都控制不了的那种,然后上课后,两人都被带走了。

        大部分的普通同学呢,还在回味当时的场景,好一会才能从刚才的场景中走出。

        小白狐猛然的回过神,似是想到了什么,很急促的“哟哟哟”呼喊了一句。

        让众人都回过神来。

        听意思是跟她又回到上清府去。

        几人还在恍惚间,就一同跟着小狐狸去了。

        ......

        郝独树不知道的是,让他此时挂念的吉雪莹,

        此刻也同样和商不知在“明湖圣境”中。

        好的一点是,此刻的吉雪莹“相当的安全”,在妖族的腹地来去自如,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妖族的大妖。

        不好的一点是,她此刻的安全,来源于对大明湖畔发生的事情丝毫不知情。

        不仅是她,还有“妖族圣境”的大部妖族同样如此,依旧活在属于自己族群的世外桃源。

        商不知呢,带着吉雪莹在“妖族圣境”中好生快活,在此地尽情游览。

        两人毕竟是地仙般的修为,轻微的伪装一下,让大部普通妖族还是认不出来的。

        品着带着妖族风味的仙茶,商不知是直摇头,虽然妖族和人族的品味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但这茶,

        属实不错!

        或许是平常几万炎夏仙元一两的人族仙茶喝多了,偶尔浅尝一下这种也还不错。

        虽然不如几万炎夏仙元一两的仙茶香气浓厚,口感也不是很太醇香,滋味也并不清香......

        但有一说一,挺便宜的哈。

        吉雪莹也是在小口抿着,她自从来到大明湖畔后,所有的开销都是商不知这个地主支付的,脸上挂着的表情却是有些不大好,

        或许是担忧着自己的“孙贼”。

        呃,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这茶实在不合她口味,毕竟,她连大明湖出现了异状都不曾知晓。

        ......

        大明湖畔,人族最大的聚集地,“济州”。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人族的诸位强者在略微控制住局面的情况下再次回到了李知府的会议室中。

        在场的大多数人族强者脸色都不大好看,部分好手甚至身上带伤。

        “流星仙”苏度亦是如此。

        其实,按照原来的划分,其实他才是大明湖的话事人。

        可这眼下的局面他实在没能把控的住,上面在高级通讯仙宝中,把他喷的狗血淋头。

        这让他实在不好意思再向上面申请援手。

        毕竟,无论大明湖的事态演变的多么恶劣,昆仑山脉才是炎夏的心腹大患。

        李知府呢,还是照常的将事情简略的叙述了一番:

        “目前,已知的是“长夜”聚集地全部沦丧,那里已经完全沦为邪灵的领地,对于真人以下的修士,如同禁区一般;如果再深入一点的说,地仙级强者都有丧命的危险。

        顺便一提,邪灵代号:“血植。””

        在场的大部分,无不变色,脸中的神色很是复杂,既有着对牺牲丧命在那里的同胞充满伤感,也有对大明湖畔面临的如此邪灵深感不适。

        不适或许是“血植”会威胁到自家性命而担忧。

        呃,

        有没有一种可能,

        当时也没想到事态会变成如此,当时纯粹是抱着来谴责妖族的心思,毕竟“明王”牺牲这种真仙都被妖族袭击而亡,但与妖族的小型摩擦中一直都有牺牲,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更多的心境有变化的道友还是“明王”的友人朋友的悼念,与国家的惋惜和态度。

        结果事情演变如此,毕竟都已经是炎夏的老牌修士了,经历过的险事也不少了,为国家报效的事情,担忧二字还谈不上。

        算了,简单的说:部分是有着摸鱼的心思的,毕竟在哪都不可能都是全力以赴的人。

        看见大家都略微的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李知府又开口了:

        “第二,大部分聚集地都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一部分的袭击,抛开损失大小不提,都没有再像“长夜”聚集地那样的悲剧了。

        像离大明湖较远的“黎明聚集地,没有受到丝毫袭击。

        第三,经我们的探子汇报,大明湖中心的妖族岛屿“明湖圣境”没有受到袭击,岛上一切祥和,周围的湖水也并没有受到影响。

        我方对这一点表示质疑,向妖族提出对“血植”是否为妖族一方所造成的质疑,但大明湖妖族方面表示不对此事负责,并且提出“明湖圣境”也并不是很安全。”

        李知府说完,又进入了咸鱼模式,然后底下各是各的开口,都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王中龙轻轻挥了下手,示意着安静一下,面部毫无表情,轻描淡写的说道:

        “现在光在这说什么都没意义,我们就去“长夜”会会那所谓的,

        “血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