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求追读)第五章:你在内卷!

(求追读)第五章:你在内卷!

        说实话,蟹妖阿伟是感到有点委屈的。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毕竟,巡视自己的地盘不是每个妖兽都有的本能吗?

        他也就小心翼翼的在湖中露出自己的眼睛,观察了那么一下下。

        然后他就被人类说的奇奇怪怪一番话质疑。

        这也就算了,他还在思索中,就被甩了道术法。

        虽然,对他没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

        但是,

        他疼啊!

        阿伟还没到炼虚境,还没修出声带。

        要是他有,保准会送给眼前这个人类一句:

        你好像有那个大病。

        当然,话是这么说的,但他更想说:

        他阿伟没有声音,还没有脾气吗?

        当即暴起,

        左钳重重地拍击了在湖面上。

        “砰”。

        惊起了几道水柱,冲天而上!

        在妖力的挟持下,

        扑向了石明昊!

        ......

        于是呢,也出现了沈天瑜的那声惊呼:“小心。”

        石明昊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闯祸了,这违反了他们曾说好的“小心一点”。

        事已至此,大家都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

        沈天瑜炼虚期的修为轰然爆发,瞬间跃起,手中出现了一柄碧蓝色的仙剑。

        口中似是有法决在念叨。

        一缕细风卷起,然后,在炼虚期仙力的灌注下,陡然强劲。

        沈天瑜单手持剑,整个人纵然与风共进。

        “哐”,风中剑穿破水柱,留下四散的水滴,戳进了蟹妖一只已经露出来的步足。

        当然,这还没完,风中剑转而成了剑中风,内含暗劲,让阿伟生生吃痛。

        可惜,叫不出声。

        疼痛感让阿伟挥出自己的螯钳,让沈天瑜不得不撤步后去。

        单脚踩地,落在地面。

        阿伟整只蟹的身躯都从水中浮了出来。

        数米的庞大躯体,显示出人类的渺小。

        当然,这并不能让阿伟在心中苦叫自身的弱小。

        此乃,无妄之灾也。

        不得不说,此时还刮来一阵湖风。

        阿伟还没来得及示意投降,沈天瑜又动了,整个人在风中更加灵活。

        “呃,这是阿瑜的“碧风剑诀”,家中传下来的。”乔伊伊在一旁介绍道。

        已经回来的石明昊看起来有些羞愧,不知所措。

        郝独树拍了拍他,然后说道:“这尧府的正道状元就是不一样,我们还在拿玩泥巴的术法时,都能将实战性的术法使出如此地步。”

        然后转头向二人补充:“我们也去吧。”

        这一话说出口,还没等乔伊伊和石明昊说什么,沈天瑜的声音已经从风中传了出来:“不必。

        人,要成长嘛。”

        本是无心的话却让石明昊同志涨红了脸。

        因为他这么说过,但是好像大家都忘了。

        的确,大家并没有放心上。

        .....

        阿伟很憋屈,一直被压着打,这个本就比他高一大境界的人族在风中灵活的像个什么一样。

        啊,别误会,不是他阿伟骂人。

        实在是他这种野妖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合适的描述词。

        当然,沈天瑜可不会知道他的心理想法。

        在湖风中游刃有余的她磨练起自己的碧风剑诀来。

        纵起,戳;

        跃步,点;

        横跳,劈;

        倒走,挑......

        就这样,一只蟹妖与一位人类对峙在这大明湖中。

        蟹妖在湖中挥舞螯钳,时不时还激出几道水柱,水球。

        但都被沈天瑜轻松应下。

        大明湖的湖边缘,一女孩横立在水面上空,伴随着湖风,持剑小战蟹妖,与湖中满是绽放的荷花交相辉映。

        蟹妖挟着妖力时不时发出的几道水流,在她的应对下,散落四处。

        滴落间,使荷叶哗啦啦摇动。

        荷花轻晃,荷叶摇动,还有部分水滴落在人儿身处,

        这或许可以说是大明湖中,

        一副丹青,

        醉墨淋漓!

        大明湖畔,郝独树看着湖中少女,轻声道:“怎么感觉沈天瑜有点好看。”

        引得乔伊伊不由侧目看了他一眼。

        石明昊也是喃喃道:“这才是修仙吧。

        感觉我六百年学白上了啊,人与人之间差距有点大。”

        ……

        沈天瑜也是觉得差不多了,体内仙力涌动,风儿似是喧嚣了起来。

        当然,对于阿伟来说,那呼哧哧的风声,如同噩梦一般。

        本就猛烈的风变得更加疯狂。

        一道道刮来,腹部,背部,还有引以为傲的螯钳鲜血涌出。

        他不想死!

        水中也是暗流涌动了起来,道道水柱激起,带着荷花漫天飞舞。

        可惜,沈天瑜是知道:

        或许,水下,是你的地盘;

        不过,风中,是我的主场!

        .....

        阿伟感觉越来越累了,

        那无力挥动的螯钳,和那渐渐睁不开的眼睛,

        咦,

        以前怎么没觉得,生他养他的大明湖,

        开的花这么好看......

        ......

        “你走吧,是我们打扰了你。”

        沈天瑜收了仙力,停了风,剑指着蟹妖说。

        阿伟感觉口中出现一颗圆形的东西,源源不断的让他的全身恢复力气。

        感觉自己又精神了?

        大难不死,但他也是知道一些礼的。

        沾血的螯钳挥了挥,示意感谢。

        遁入水中,只剩下了水下咕咚咕咚的冒泡声。

        大明湖畔,又恢复了安静。

        等等,或许。

        还有荷叶摇动的声音。

        ……

        当日的夜晚,几人在各自的角落修行入定;

        当然,离得并不是很远。

        郝独树却一直静不下心进入入定状态。

        虽说今天的事情所造成的影响也不大。

        但是还是有问题的。

        其实他们出来真没有太大的事情;

        相反,一天多走来,反而基本一切都在计划中。

        但是他好像真的也懈怠了许多。

        一步步突破了自己原先界定的底线。

        或许这里,真没小说中的修行界那么危险?

        算了,想这些有的没的的也没有用。

        都已经过去了,还在想什么?

        立足当下,放眼未来。

        郝独树心思浮躁,干脆结束入定。

        用一张照明的光系符篆,拿出了从老赵那里“借”来的关于大明湖的书。

        呃,好像有哪里不对。

        算了,读书人的事,不叫“借”叫什么?

        黑夜,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在郝独树开始翻阅书籍不久,一股比郝独树明显强横的气息,出现在郝独树身后。

        在收回气息的同时,步步迫近。

        郝独树放出自己的扇子,猛然跃起:“谁!”

        当然,郝独树并不是由气息感受到了,修士的境界压制,是不能随意破除的。

        是有黑影把他光遮住了……

        这一叫声将其余几人都震醒了。

        可郝独树看到来人后,本要下意识放出的仙术缠绕给强行停了下来,让整个人直接闷住了。

        “你,

        你,

        你在内卷!”

        慌忙提起刀的石明昊缓缓又放下,看着沈天瑜一直眨巴不停的眼睛质疑般盯着郝独树。

        他表示:

        这一幕,他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