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三章:拜托,我超勇的

第三章:拜托,我超勇的

        郝独树轻轻拍了一下石明昊的脑袋。

        示意,走了。

        随后就先走一步的,要赶上似乎离去的沈天瑜二人。

        石明昊有些“幽怨”的看着郝独树,也是赶紧取了一道摊位上提供的极其廉价的劣等清洁符篆,边使用着边去追赶着郝独树。

        心里忍不住抱怨:这个狗东西,见了姑娘直接把他一个人扔下,都不等他一下。

        或者说,连等他起身的时间都没有了。

        当然,炼虚境的小沈肯定是察觉了向她们靠近的郝独树小友。

        捧着手中的冰糖莲子羹,轻微半转过身子,就瞄见了那个长相也颇为不错的少年走来。

        于是也停下了脚步。

        乔伊伊边走边吸着冰糖莲子羹,走着跳着,一留神,却发现发现身边的人儿没了。

        好奇的扭头后看,发现郝独树和沈天瑜二人面对着面站着,但是呆呆的一句话不说。

        不由得扑哧一下,被两个人的样子逗笑了。

        “你俩干嘛呀?”

        ......

        当然,四个尧府的孩子最终还是混在了一起,几人交谈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和仙考完的趣事。

        这中间呢,还提到了,沈天瑜和乔伊伊是在仙考前就说好的来大明湖畔,目的是见识见识这与人族接触最深的妖兽之地。

        至于为什么当初在没有真仙坐镇的消息下,就有这种想法,那却是没有提的。

        不知不觉,一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

        午时之后,看着聚集地之处装饰着各式各样的荷花,不知是二女谁先提议要不出去聚集地去欣赏欣赏一下大明湖盛开的荷花。

        然后这个话题,四人为此说的停不下来了。

        “呃.....

        就这么出去不大好吧,外面妖兽什么的还是很危险的,听说还有新晋的大妖,这......”

        这是石明昊同志原先的立场。

        “呀呀呀,去吧,去吧,去吧,反正离开的又不远,就是去看看湖中的荷花,离聚集地也不是很远。

        现在不都有消息了吗?现在合体期以上的妖族都被国家的强者盯住了。

        这个行动完全可行啊。

        呀呀呀,去吧去吧。”

        乔伊伊说这话是因为他们三个化神期,还有一个炼虚期的修士,真出现了事情,打不了还走不了吗?

        而且,人家或许是真的很有信心。

        “呃,说的有道理哈。”

        石明昊同志仅仅在两句对话后,就“背叛了革命”。

        郝独树认为,人心不古,亏那小子还偷偷跟自己嘀咕说他郝独树思想出了问题,现在看来,谁的思想出了问题有待考证,或者说,

        一目了然。

        “现在妖兽暴动,万一某一只合体期妖兽被遗漏,凑巧我们碰见怎么办?那些前辈也是人,是人都有可能犯错误啊;

        而且,新晋的大妖会惹出什么幺蛾子,谁又能知道?”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郝独树可能因此被家里的长辈好好教育。

        “啾,就这个样子,还敢说什么“收复禁区十三州”。

        就是吹牛。”

        即使沈天瑜这样说,郝独树也不屑一顾。

        毕竟吗,多大的能力办多大的事。

        当时他热血上涌是没错,但说那话的前提,也是他行了之后;现在吗,就他这两下子,干不了干不了。

        再说了,这小妮子明明挺喜欢这句的。

        不过,郝独树也感受到了,沈天瑜大多数时说话还是很好的。

        偶尔,那些不正常的发言,或许是心善口不正。

        石明昊也是劝着“好兄弟”:

        “就是独树,要不我们去吧,感觉其实也没多大问题。”

        “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就算真有什么妖兽,我来就好,就当作照护你叭。”沈天瑜面上人畜无害的说出了在郝独树听来很讽刺的话,即使自己知道,她是陈述事实的口吻。

        这反而更加让他不好看了好吧。

        “嗨,你在说什么东西,”郝独树瞟了沈天瑜一眼。

        “怎么,都这样还不能去吗?”沈天瑜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郝独树。

        “不是,我是想说,我啥时候说过自己不去了。”

        当然,郝独树向外走,并不是被沈天瑜和石明昊刺激的,他也是思虑过了。

        首先,事实的确是合体期妖兽被国家强者所“照看”,虽然他这个穿越者或许带有“事逼天赋”,但也总不可能出现在湖畔附近吧。

        而且,仅仅出去看看大明湖中的荷花,没有包括在吉奶奶所说的深入大明湖的范围。

        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那你刚刚说那么多干嘛。”

        “那不是给你们分析情况吗?

        拜托,我超勇的。”

        郝独树带头向聚集地外的大明湖走去,只给沈天瑜等人留下一个不太正经的背影。

        .....

        夜晚的月下,大明湖绽放的荷花,人欣赏起来也别是一般风味。

        大明湖中成片的荷叶随风摇曳,一眼望去满眼让人心醉的翠绿,荷叶中冒出了荷花的花骨朵,让人看着心里特别舒畅。

        这一画面看在郝独树眼中,心中不禁想到难怪上辈子有诗人这么赞颂荷花:

        “济南人说胜江南,菱叶荷花户牖参。

        无数山光收不起,月明染得水拖蓝。”(1)

        当然,同样的,一旁的几人也在欣赏着如此风景。

        在沈天瑜眼中,波光涟漪中,荷的叶子碧绿清澈醒目,花朵明艳清丽、一尘不染。

        看来,她想来到湖边去看莲赏荷果然是不错的想法,那个家伙,还拖拖拉拉。

        整个人就坐在湖边小丘上,将腿搭拢在湖前,嗅着沁人心脾的幽幽荷香,脑海中浮现起一位真仙和湖中鱼妖的传说故事。

        哗啦!

        成片的荷花中突然跃起一道黑影。

        带着成片的荷叶也哗啦啦的乱响,黑影目的明确,扑向坐在湖前沈天瑜了。

        当然,这点速度显然对炼虚境的沈天瑜不值一提。

        不过呢,在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动作的时候,一道扇子以更快的速度从她眼前飞过,精确的将那金丹期的鱼妖打落在湖中。

        人是没事,可鱼妖掉落溅起的水珠,淋了沈天瑜整个脑袋和一脸。

        脑袋微微一歪,余光看见了做这一切的郝独树。

        郝独树虽是接受着出来了,但是警惕心还是在的,时刻关注着四周。

        妖兽发疯的范围都传这里了吗?要不他实在不理解,这金丹期小鱼妖是怎么敢的。

        石明昊和乔伊伊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东西吓了一跳。

        可两位当事人却显得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看着沈天瑜被淋的样子,郝独树不由得嘴角疯狂上扬,没有强忍自己的笑意,看着沈天瑜小友:

        “哈,拜托,我超勇的。

        好吗?”

        夏天已至,荷花绽开。

        或许有时候,

        就等人相遇在这荷塘胜景。

        ps:(1):《济南杂诗(九首录一)·(清)宋荦》咏山东山水名胜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