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一章:什么?我奶奶她老人家是地仙?

第一章:什么?我奶奶她老人家是地仙?

        仙考完后的时间颇为漫长,十年的时间要去等着出成绩;又是十年的时间要去准备仙庭志愿,还有十年的时间等着开学。

        仙考完的一年后,郝独树就已经无所事事了。

        当然,是在下午时段。

        每天的上午,吉奶奶不知为何,依旧去让郝独树沉迷于“外语”的海洋。

        郝独树每日上午都是“沉迷享受”,“乐在其中”,“无法自拔”。

        他是属实没有想明白,为啥自己仙考完还要遭受如此待遇。

        面对放假也不能逃脱“外语”的折磨,郝独树义愤填膺,这真是厕所里跳高——过粪。

        这么看来,他真的是在卷他的高中仙友了。

        卷王,石锤了。

        怨气+1

        ……

        那日,郝独树本想和往常一样,在家中当完“牛马”后就去赵大爷家坐坐。

        其实当牛马这也没什么的,毕竟自己干一些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普通仙术兜底。

        可主要是,他干完还得被指责不上心啥的。

        怨气+1

        下午早早溜开,既不用当牛马,也不用挨骂。

        但今日不同往日,郝独树半个人出门后,却被吉奶奶给拦下了。

        郝独树暗道不好,低头一看,自己竟是左脚先迈出了门。

        “小兔崽子,过些日子,随我去大明湖瞧瞧,长长见识,跟妖兽碰一碰。

        整天和那赵老头子混在一起,你是想干什么,提前混吃等死,想打入老年人团队?

        每天连让你收拾屋子都收拾不好,还能干好啥,每天在这么待着,成啥了?”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育。

        最重要的是,还得去哪?

        郝独树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了。今早起来他才在通讯仙宝上看了最新消息。

        “大明湖畔妖兽躁动,已有修士出现伤亡。”

        并不是什么敢不敢的问题,但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被说成想被混入老年群体,这个对他郝独树赤裸裸的鄙夷。

        自己化神期中期的修为,也不是白修的。

        比不上代明那种迈入炼虚境的变态,对于奶奶她老人家,总该比的上的吧。

        在他六百年记忆中,奶奶也仅仅是修为不错,按照她那一辈人,多是金丹期,元婴期。

        “奶奶,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啊,今天得让你看看,你孙子我什么叫叛逆……”

        当然,郝独树要展示自己的“叛逆”后。

        突然发现吉奶奶体内仙力暴涌,一股极其强横的气息传来。

        这是?

        渡劫修为?

        郝独树神色变了。

        “什么叫叛逆少年眼中的听话好孩子。”

        郝独树突然乖巧了起来。

        事实证明,你奶奶还是你奶奶。

        说完这句,一刻也不敢停留的离开,话也不敢再多说一句的溜去了“老赵”家。

        看着悲痛欲绝的郝独树,赵大爷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没天理啊,没天理啊,没天理啊,这是不是亲的?是不是亲的?”

        ……

        老赵嫌弃耳朵里听着聒噪,不过也是难得正儿八经的去讲:

        “去大明湖啊,其实没你想象那么可怕。毕竟吗,真仙陨落,在加上湖畔妖兽暴动,国家肯定会调动真仙去坐镇的。

        不信咋俩可以打个赌,你现在去用一张最新通讯接收符篆用一下,就知道了。

        毕竟你是吉奶奶亲孙子,肯定危险太大的真不太会让你去的。

        但是,我辈修士,要是一点危险都没有,那还修什么?

        那么多金丹期,元婴期,还有大部分化神期,就是因为太安逸了,对大道的感悟都没有,才终生卡在那里的。”

        “那不是要和生活对线的原因吗?

        或者说三百六十年的义务教育的程度吗?”郝独树随口抬杠一句。

        当然,说的对。

        不过郝独树也是按照“老赵”说的,去用了一张最新通讯接收符篆。

        这一接收,瞬间一条条消息让他看不过来。

        “五位真仙前往!强势镇压大明湖?”

        “人妖大规模战恐再现,大明湖七位真仙坐镇!”

        ““无双天仙”镇守大明湖,被猜测轰碎禁区后,又要拿轰碎妖兽之地这一成就!”

        ……

        杂七杂八的一群消息,有真实报道的官方消息,有掌握大量消息去推测的商业消息,还有能去“uc震惊部”报道的哗众取宠消息。

        不过这些五五六六的消息,的确和“老赵”说的大致相似,的确有大量真仙去大明湖坐镇,那么这样一来,反而大明湖的安全系数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话说老赵,我竟然被我奶奶瞒了六百年多年。

        修行六百年:奶奶是地仙?

        而且看起来你好像早知道的样子。”

        “地仙算什么?你赵大爷我真仙修为骄傲一下了吗?”

        “为什么天上这么黑,因为牛在天上飞,为什么牛在天上飞,因为地下有人吹。”郝独树毫不客气的回应道。

        “嘿,你说你不相信可以,说老人家吹牛可就不对啊,懂不懂尊老爱幼的含金量啊?

        怎么你上过的尧府魔中就是这么教你的,那我看,这学,不上也罢。”

        “老前辈是要尊重的,老不羞可不是。”

        “爱信不信。”“老赵”看起来很无所谓。

        这表情让郝独树不得不怀疑,老赵到底是不是。

        难道修行六百年:大佬全在我身边?

        ……

        嘿,不过咱们还真没那么老套,老赵,还真不是。

        ……

        一日,郝独树与石明昊的见面。

        石明昊:“什么?我奶奶她老人家是地仙?”

        郝独树:???

        “什么时候,成了你奶奶了,那不是我奶奶吗?”

        “不是,你跟我谁和谁呢?”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你奶奶就是我奶奶。”

        “奶奶,我滴超人!”

        石明昊突然又言道:“不过照这么说,大明湖安全系数极高,又有地仙强者为我们保驾护航,那也不是不能去啊。”

        “什么叫我们?”石明昊的错误得到了郝独树的纠正。

        “嘿嘿,这么好的事情,说的我也想去了,独树啊,能不能和咱奶奶说一声,带我一个啊。

        我这在家里,都无聊的很。”

        石明昊这么上道,是郝独树没想到了。

        不过呢,

        好像也不是不行,他反正一个人去了颇为无聊。

        而且看样子,其实他们的安全性其实挺高。

        “行是行,可你家那边能不能让你去啊?”

        “你是在怀疑坐镇的真仙前辈?还是在怀疑奶奶的“地仙”水平?

        我可不允许你诋毁咱们炎夏的顶梁柱啊。

        更不允许质疑咱奶奶。”

        郝独树:“……”

        “那你可想好,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危险的。”

        “我辈魔修,通往大道的修行之路岂能安安稳稳?

        你糊涂!”

        ……

        当夜,石明昊在自己家中宣布了自己要和郝独树随他奶奶前去大明湖畔的消息。

        “坚决不行,别以为你比妈高一阶段,化神期修为了就能为所欲为了。

        或者说,别以为修行阶段高了家里就没人能管了你了。

        我压不住你,你爸也能压住你。”

        这一想法遭到了石明昊母亲的强烈反对。

        但一旁的石父却一直沉默不说话,听着母子俩在疯狂对峙。

        时不时磕两个灵瓜子,喝一口灵茶。

        “石景云,你看你儿子还能不能管了,真是修为大了翅膀硬了,白养他这么多年的修行了。”

        石父万万没想到,战火会这么快就波及到自己。

        当然,他也不是很着急,略微沉吟了一下: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是你想去的,还是人家邀请你一起去的。”

        “我想去的。”

        “那你可要想好,就算去了也不要老给人家地仙前辈惹麻烦……”

        ……

        深夜,本该是修行入定的时候。

        石母与石父两人纷纷先后从入定中的状态中离开。

        “这么支持他,好吗?”石母略有幽怨的看向丈夫。

        “其实你也被他说服了不是?”

        “可,毕竟还是很有风险的。”

        “总不能让他取得和我们一样的成就。

        真仙不敢想,渡劫地仙未必能,大乘期的上真人总该去争一下吧。

        仙生短暂……”

        ……

        很快,也是到了出发那日。

        郝独树与石明昊准备的很充分。

        符篆,仙元,仙宝准备的很是充分,精神劲也是养的很足。

        对于石明昊这次想要跟郝独树一起前往大明湖畔,石景云甚至将家里的一柄四阶仙宝交给石明昊,让他保护好自己。

        “你看看人家小石这幅积极的态度,再看看你,让给你去的时候扭扭捏捏。

        不知道在干什么。”

        吉奶奶日常教育郝独树。

        郝独树一句话不说,嘴角一直在上扬。

        生活不易,但总归需要挂上微笑不是?

        郝独树看着吉奶奶祭出的上等三品飞行仙宝——飞梭龟。

        还有那时隐时现的地仙气息。

        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说自己是x三代?

        自己六百多年的记忆中完全不知。

        毕竟,家里面越不平凡,担子越重,才会逼他上进,逼他什么学外语,。

        他郝独树完全理解。

        哦,这就是躺平的感觉吗?

        随后,三人踏上了飞梭龟,准备启程。

        吉奶奶操着飞梭龟,向东方飞去。

        当然,目的地明确:大明湖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