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高考前的仙院

第二十章:高考前的仙院

        那一年的假期。

        吉奶奶意外的没再逼郝独树学习外语。

        郝独树是认为离高考没几年了,奶奶不想给他压力。

        但有没有一种可能,

        是奶奶完全放弃孙贼的外语。

        赵大爷也是与郝独树谈到过高考与未来的问题:

        “孙贼,有没有特别想去的仙庭?有没有特别想搞的专业?”

        “老赵,这你可就把我问住了。”

        “我对你也是挺熟的了,我觉得你小子吧,搞个跟古专业类似的就不错。以你小子的水平金陵仙庭去不了,古都仙庭可以试试。”

        “再看吧,再看吧。”其实,这也是郝独树曾经有过的想法。

        但是,未来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呢?

        还是不要妄下结论的好,没准高考完的仙庭报备,就想去学其他的了。

        ......

        离高考还有三年。

        一个看似寻常的日子,郝独树和石室20022的仙友在备战着高考。

        那是一节静谧的自习,郝独树都没有了“属于”他的“休息时间”。

        可带头仙师陆为龙却是略有些着急的进来了,面带严肃:

        “现在所有仙友停笔,有一条重要的事情在这里宣读一下。”

        原本全在埋头苦干的(包括张吱吱,荣海,李墩墩三位小友)仙友们,听到这话,都刷刷刷都将脑袋抬了起来。

        “哀悼!据可靠消息,镇守在大明湖畔的三大真仙之一的“明王”岳勋受到大明湖畔的大妖伏击,我炎夏丧失一位真仙。

        消息已被确认,明王前辈的尸首已被发现。

        举国悲痛!”

        陆为龙话音刚落,石室20022像加了热的油锅,炸成了一团。

        “卧槽,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真仙陨落,炎夏大地震事件啊!哦不,举世震惊的事件啊?”

        “真仙阵亡,大明湖畔怎么办?难道人族与妖族又要开战了?我才刚晋升化神期啊。”

        说什么的都有,当然,还有这么一句:

        “作为人族的一部分,我认为这是人族巨大的损失;作为炎夏的一份子,我表示这是巨大的哀痛;但作为高考的一位普通仙友,虽然说出来有些不大好,可能这将会成为高考的作文。”

        这位仙友的言论一出,石室内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更大了。

        不过,喜欢喧闹的张吱吱仙友此时却没有像往日一样。

        石室内的各种发言,让陆为龙也是沉默了。

        这些孩子,完全没有意识到失去一位真仙强者,对炎夏意味着什么。

        整天在国的庇护下能安心的学习,还有心思去搞一些个人的爱好,却无心关注这些。

        “全体起立,为真仙前辈默哀十分钟。”陆为龙少见的露出了认真。

        仙友们毕竟也是一起相处过百年多的人,知道带头仙师动真格的了。

        ......

        静默的十分钟结束,石室内本来又有仙友想要开口。

        但仙师陆为龙没有给他们机会,仙力震慑了本又要躁动的教室后:

        ““明王”岳勋前辈,自从大明湖畔成为妖兽之地的时候就在其边缘镇守,至今已有三百亿年,可谓是劳苦功高。

        为我炎夏立下了赫赫战功,为人族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今日,他为国牺牲,是我们的损失,不是饭后的谈资。”

        说完这句,陆为龙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台下的仙友们。

        一时间,沉默的石室。

        “平生不甘为白丁,证道真仙守炎夏。

        妖兽岂敢拜称侯,大明湖前吾为王!。”

        张吱吱突然这么大声言语了这么一段。

        不过,这句,就是“明王”的宣读。

        石室内更安静了,大家这时才想起那些儿时那些耳熟能详的“真仙语”。

        或许,安静下来才能想想: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

        离高考还有最后一年。

        郝独树是彻底认识到了,这年头,连修仙都要内卷。

        你以为修仙就不需要读书学习了吗?不,修仙才需要读大量的读书学习。

        有些人,他偷偷修行就算了,他还偷偷做题。

        来来来,先做完这本《五百年仙考三百年模拟》,对对对,还有这本《修仙帮》。

        这画风不太对的修仙界。

        郝独树没意识到的是,他将开始一段终生内卷修仙的路子。

        等等,怎么周墨在偷偷做《仙考必刷题》,先不说了,卷去了。

        虽然这些书,仙友们刷了不知道几遍了,可依旧是“乐此不疲。”

        当然,明年就要开始的仙考(高考的另一种叫法,毕竟是考上仙庭,成为真仙的第一步。)还需要进行一些报名,以及将气息留存到仙宝之上等等考前举动。

        以防仙考遭受顶替,作弊什么的。

        什么?修仙还可能有作弊的行为?

        你把仙宝放哪里?你把人脉放哪里?你把仙元放哪里?

        仙友们的大部分已经是强逼着自己在刷题,或看看书什么的了。

        心思已经完全沉不下来了。

        郝独树也同样是如此的心理,平日在石室里,就是翻翻以前的题,看看关于“外语”的重点考点。

        当然,还有和同桌周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话题的范围用一句话形容一下,就是广泛的能从昆仑山脉飞到东海龙宫:

        “嘿,话说你这百二十年有没有喜欢过哪个女仙友啊?”周墨开了个是个人就会爱聊的话题。

        “你觉得有人能配的上我的优秀?”郝独树反问一句。

        “呵呵,吹吧你就,不过我听说,咱们石室的那谁谁谁,对你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

        “哦,就这哇,我还以为今天食堂做酱猪蹄了。”

        与室友石明昊相处时,更多的是在餐点和睡觉的时候。

        到如今了,有些颇为留念的点评着他们曾经吃过的菜品:

        红烧肉,糖醋排骨,鱼香肉丝,水煮鱼,口水鸡,回锅肉,红烧猪蹄,酸菜鱼,咖喱牛肉,水煮肉片,红烧茄子,辣白菜,宫保鸡丁,冰糖炖雪梨,跺脚鱼头,鱼头豆腐汤,南瓜粥,土豆炖牛肉,土豆泥,西湖牛肉羹......

        在宿舍的夜晚。

        谈论终于要离开很差的寝室环境,终于不用再那么早的早起。

        在学校的每日,起的比鸡妖早,睡的比犬妖迟。

        谈论那些班的女仙友其实很不错......

        终于,那一天终究是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