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临近高考前的假期

第十九章:临近高考前的假期

        那一年的假期。

        张吱吱仙友怀揣着忐忑的心思,本是想着自己又要受到痛击,可是罕见的没有被打。

        不过呢,像往年某些时候,被他爷爷丢到了一个仙宝所化的幻境中。

        当然,这个幻境有着近乎实战的模拟效果。

        用张爷爷的话说:“最近心情不错,懒得打你个小兔崽子,进去这个模拟幻境好好练练,要是符合我的标准,就不收拾你了。”

        张吱吱一听这个,来劲了,ohhhhhh!!!

        自己难得有次不被打。

        而这个幻境所模拟的场景和对张吱吱的要求是:

        “除自己外,还有幻化出的九位化神期的人族修士供他“排兵布阵”,而对手是十位同等修为的化神期的豹妖。

        每次战斗在三小时内结束,如果有一方人员全部阵亡或者模拟主角阵亡,则整场战斗提前结束。”

        “这就是你这个假期要做的,如果你表现的好的话,你考的不好也就勉强接受了。”张爷爷在张吱吱进入之前重复了这一句话。

        一听这个,张吱吱小友可就不累了。

        “早就听文曲星说过了,勇者无惧,干就完了。”

        直接热血澎湃的与妖族们来了场,拳拳到肉的战斗。

        一场激战下来,那是真爽,即使受伤的时候很疼,但他张吱吱以前也不是没在类似的幻境中受过伤。

        毫不客气的说,他张吱吱已经习惯了。

        吱吱小友相信,凭借他不断积累的经验和逐渐增长的战斗意识与技术,肯定会让存活的人数有所增长。

        不仅如此,在第一场试炼中,张吱吱仙友还存有个人族与他共同活了下来。

        第二场下来,结果他先阵亡了。

        “这些豹妖,往哪咬呢?我张家还等着我传宗接代呢。”

        第三场下来,结果自己这边没留人,反而妖兽那边存活了四五个。

        第四场,第五场,第六场,一整天,第二天,第三天......

        四天下来,吱吱小友在硬碰硬这条路上,走到最远的就是除了他,留有两位。

        ......

        “不行,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我记得“文曲星”还说过“智者无惑”,兵不在多而在精,将不在勇而在谋。”

        所以,吱吱仙友开始动脑筋了。

        真正有笨的人吗?

        好像,还真有。

        但是,张吱吱仙友是那种笨的人吗?

        固然说,吱吱成绩常年在石室20022的底游徘徊,不过那是他个人的问题。

        将“斗大妖”在尧府魔中称霸百年的人物,智商那能差了吗?

        不过呢,一个人总是有计穷的时候,吱吱小友同样不例外,他能在这条路上走出的最好成绩是:加上他留有四个人活下来。

        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能达到老人家的心坎处了。

        但在吱吱看来,近二十天的时间,强攻不行,智取不行。

        ......

        “不知道留有的这几个人符不符合爷爷他老人家的心理预期了,不行,我一定得震震他老人家,不能总是说妹妹咋样,妹妹咋样的,让我想想,“文曲星”还说过什么来着?

        “仁者无忧”是吧。”

        吱吱小友这次进入幻境后,没有再让那九位虚拟修士强攻,也没有再布置进攻战术。

        而是去了一个人独自飞速前往了妖兽前面。

        然后,

        就被做掉了。

        死后的张吱吱一脸恼怒,觉得自己有那大病。

        重来一次,他给幻化出来的虚拟人族的战术是,尽可能的防守,不给予还击。

        而他,用它那比独树小友好那么一丢丢的外语与豹妖开始了交谈。

        不对,仙师没讲过豹子是怎么叫的啊,那套“兽语言等量代换”怎么用?

        然后,

        又被做掉了。

        不过,经过了多次尝试,张吱吱仙友也是成功的用咆哮版的喵解决了这个问题。

        并与妖兽达成了短时间内友好的“和平条例。”

        ......

        结束后,张吱吱带着无一伤亡的战绩向爷爷“邀功”。

        张爷爷看着一天天没个正经的孙子:“你是怎么想到与这些妖兽和平共处的?”

        吱吱心里暗道:谢谢你,“文曲星”,以后您就是我第二个“蝶”。

        随后模拟出课本上'标志'般桀骜不驯的表情:“我曾听人言语过,‘仁者无忧,智者无惑,勇者无惧’,我呢,简简单单的做到了三者加于一身,结果轻轻松松发现自己达成了无敌的境界。”(1)

        后来觉得差了些什么,想了想郝独树最常用的一句话,给自己补充了一下:“桀桀桀桀桀桀桀桀桀。”

        张爷爷听了第一句就知道了,这小子肯定是从不知道谁那学来的,隔这,在他面前展示并且炫耀一下。

        “都是听谁讲的?别告诉我你看书的,你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你翻过几次书籍。”

        吱吱小友一听这个,就蔫了,想着还是爷爷了解他,琢磨了半天:“呃,听我们班一仙友说的,那家伙简直和文曲星下凡一样,说出来的东西我都能感到牛逼的不行。”

        随后呱唧呱唧就开始在爷爷面前诉说了郝独树的一堆事情,说起这些,他可就来劲的不行,好像是他做的一样。

        样子和在学校与好兄弟李墩墩吃瓜如出一辙。

        “禁区妖地,风月同天......”

        “人族光复禁区日,国祭无忘告先翁.....”

        “男儿何不带仙钩,收取禁区十三州......”

        张爷爷也没打断他,偶尔还点点头。

        听了有段时间了,张爷爷也不是有太多休息可以用的人“行了行了,改天再给我说吧。

        不过,你这次在幻境中做的却是有可行之处,表现可圈可点。

        对了,你去年的考试考的咋样我都忘了。”

        张吱吱有“免死金牌”在身,那是毫不畏惧:“不都给你说过了吗?倒三!”

        张爷爷有点生气了,他本身就不是那种脾气好的人。

        “他奶奶的,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考的倒数第三还这么冲,看来假期没打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张吱吱:?????

        老爷子也是常年用仙力作战的人,对于怎么揍个人,那是手到擒来。

        张吱吱被一顿胖揍之后,躺在地上,若有若无的声音飘来:

        “爷爷,您老人家不是说我这次幻境表现好就可以不收拾的吗?”

        张爷爷发泄完了,心情顺了许多:

        “是吗?我有说过吗?最近心情不是很好,想揍了,你那次机会,留到下次吧。”

        张吱吱:?????

        ps:(1)节选自《论语·子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