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时光飞逝

第十八章:时光飞逝

        时光有时很快,上百年的时光,也在仙友们的点点滴滴下转瞬而过。

        对于郝独树来说,光阴似箭这个词,他有深刻的感悟。

        尤其是在每日清晨要从暖和的灵绒被中结束入定,去上“早读”的时候。

        时光有时很慢,上百年的时光,让这群仙友在彼此中烙下了独一份的痕迹。

        对于石室20022的诸位仙友来说,度日如年这个词,他们有绝对的理解。

        他们已经到了临近高考的十年间了。

        前两天的“八州联考”,这两日的“尧府模拟”。

        真的让他们认识到了什么叫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

        用郝独树在魔道文学课上的一段发言,就可以简单理解这些让仙友们深恶痛绝的考试:

        ‘“战场上两军对垒,风云多变,仙师们以逸待劳,颇有“姜太公钓鱼”之势,仙友们好生招架。

        选择题如太极刀难挡;填空题似轩辕剑难防。

        阅读题使枪“疾如子龙”;

        问答题挥戈“猛似霸王”。

        判断题恨不得戳透九霄星汉;

        实验题恨不得倾泻九曲黄河。

        完型填空如蟒离岩洞,分析证明似龙跃波涛。

        作文题英雄尽盖“魔文”学科,应用题威风播满“丹器”乾坤……

        呜呼!白刃交会宝剑斩,两军会战生死决!初来乍到的战场新手,怎敌得老谋深算的出题高人!”’(1)

        ……

        而教外语的胖头仙师也是深恶痛绝,尤其是在它讲题的时候,

        郝独树这个家伙,魔道文学基础的考试嘎嘎乱杀,做“外语”是巨让人头痛。

        往远的记忆中搜寻一下,遥望第一次年度考试,这小子能将一篇爱是永恒的小说,说成科普文。

        往近的考试中探求一番,“八州联考”中,这小子能将“我爱炎夏”全写成“我觉得炎夏漂亮。”

        不过好歹也是经过多年磨练,除非是实在忍不住,要不然他就真的在仙友们面前笑的停不下来了。

        ……

        这种艰苦的日程,连代明都忍不住吐槽过:

        一日,郝独树,石明昊,代明在食堂中吃着学校提供的松仁玉米。

        那日学校做的餐,还是颇为不错的:

        一盘盘松仁玉米做下来,营养丰富、色泽艳丽、口味清爽、简单易做。

        松仁中丰富的营养,对这群第三阶段的孩子们大脑和神经有补益作用。

        灵玉米粒让长时间在石室的仙友们,增强眼力,刺激大脑细胞,增强脑力和记忆力。连作为配菜的红萝卜也有不错的功效。

        还有着青甜椒作为点缀,也是极为爽口鲜香的。

        一道这样的菜放在餐桌上,是极为养眼的。这道菜搭配得营养均衡,赏心悦目,能让第三阶段的仙友们放松心情,让吃饭都成为一种享受。

        可就是这样的松仁玉米都没有“堵住”代明仙友的嘴。

        “这天天考试的,也太烦了吧。有的题都没有让我解出第二种方法。”

        看着石明昊与郝独树投射过来的眼神,又忍不住去讲:“当然,还是可以接受的。”

        但郝独树与石明昊的眼神根本不是:你能不能接受这种让人深恶痛绝的日子好吧。

        果然,人与人之间的差距都是对比产生的。

        有些人已经将一些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的题放弃,而有些人还在思索着别人放弃的题更简便的做法。

        ......

        “尧府模拟”的文学测试结束后,张吱吱小友一脸的阴沉,好兄弟李墩墩看到他这幅表情,怕惹毛他,若有若无的问了句:

        “咋了,丢仙元?”

        张吱吱一脸痛心“写作最后一段写了一半,刚写到逗号部分就动不了笔收卷了。”

        李墩墩这一听,反而没那小心翼翼了:

        “就这哇,我还以为啥呢,一个这,有的没的的,又不是高考。”

        张吱吱叹息:“你不懂,你不懂,我这是为我在尧中的青春只剩下了最后半句而感慨。”

        墩墩仙友听到这家伙高大上的来了这么一句,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还有十年呢?急什么?”

        “最后十年了啊!”张吱吱是肯定不会去讲真正痛心的原因是回去又要被收拾了,虽然他回回有失误而在倒数徘徊,不代表,他真不在意。

        因为,他回回要挨打啊。

        不过呢,有些意思用不同的形容说出来,味却是不一样的。

        十年呢。

        ......

        “尧府模拟”结束后,石室20022日常对答案的环节:

        “卧槽,这道题,咋能是b呢?”

        “卧槽,那谁选择题全对!”

        “卧槽,我凉了啊!”

        “这快高考了,我咋办呢啊,选择题错了一半!”

        看来,是这次测试并不简单,连回回胸有成竹的代明都默不作声。

        许久,代明沉声道:

        “怎么这次“外语”选择这么简单?”

        这话得到了同桌郭云一个幽幽的眼神,意思大抵是:

        做个人吧。

        郝独树与同桌周墨是另一番风景:

        “哎呀,你这次,肯定比我强,你那文学,能甩我十八条街。”

        “哎呀,哎呀,你这说的是啥话呢,我那“外语”一出,还能有和你比的资格?”

        “哎呀,哎呀,哎呀,瞧瞧这就是卷王言论,那你咋不说你的修仙史学呢?”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我这次,那史学考的是啥啊,你那符篆还不是嘎嘎乱杀我。”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当然,看到各位仙友对答案的样子,带头仙师陆为龙是一脸淡然,好像早就习惯,也或者是早就知晓了“尧府模拟”的难度。

        陆为龙仙师用仙力震慑了班级一下,示意安静。

        “其实,一次模拟考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高考失误了,也不用气馁。

        仙生终有许多选择,每一步都要慎重。高考是重要的一步,但不是唯一的步子,一次选择,不能代表一切。

        我们在尧府魔中的这百二十年,没有失败,它带给每个修行者更多的是深刻的思考,刻骨铭心的经历和感受都是不可多得的财富......”

        全石室的仙友们都沉静了下来,认真的去听陆为龙仙师去诉说一些道理。

        啪的一拍桌子,吓了众仙友一跳:

        “我在这里说这些对你们现在有啥意思,我自己都觉得没意思,我就说重点了,

        后天放假期......”

        ps:(1)节选自《烽火校园》

        想要签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