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一节普通的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课

第十一章:一节普通的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课

        天空的新月还很暗淡,那是因为西面落日的余晖还没有褪去。

        这或许就是“新月无朗照,落日有余晖。”(1)

        当然,伴随让人心生惆怅的景象,还有在石室10022内惆怅的郝独树小友。

        来自对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课的灵魂质疑。

        对于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这门课程。

        有的人是真牛逼。

        仙师会的他会,仙师不会的他还会。

        就比如代明小友。

        有的人是真不行。

        一道题问了五遍十遍,仙师咋讲不会,都怀疑这小友是不是来上来捣乱的。

        就比如张吱吱小友。

        郝独树在没上过这门课之前,那是相当期待。

        终于能上一门符合修仙的课程了。

        郭阳,说真的,这个名字郝独树其实认为是个男仙师。

        可当丹药或炼器基础准备课的仙师进来后,男仙友们都坐得板板正正,换个描述词,叫:

        支棱起来了。

        他们何德何能,拥有了别人口中的仙师。

        仙师黑色半袖,以及与半袖同色的短裙,眼眸间轻轻一笑,乱了整个石室少年的心。

        同时,这也让郝独树对这门课的期望更大了。

        当然,当这门课真正开始上的时候,郝独树也是真的蚌埠住了。

        简单的语言描绘不出这门学科的深奥。

        直接用该课最精粹的部分来说。

        关于丹药方面的学问:

        一种用于炼虚期恢复仙力的丹药,名为知元丹。炼此丹需要八种草药:意绪花,安神草,灵朱果,百年苏木,修荼草,知行花,无花果和辅助灵甘草。

        已知每种草药需要的数量分别为前者的倍数。

        意绪花,安神草,灵朱果共用一斤;

        安神草,灵朱果,百年苏木共用二斤。

        那么身为一位合格的炼丹师,知行花,无花果和辅助灵甘草共需要多少?

        关于炼器方面的学问:

        要打造一种五阶的制式长剑,需要为剑柄处镶嵌一枚三角状的火灵力宝石。

        该宝石的三条边有风力加持,提高火温,增加锋利的辅助功能。

        已知对应提高火温处的角度是150°

        若有风力加持的边,是需要增加锋利的边的根号三倍,提高火温边的长度为二倍的根号七,求宝石三角面的面积。

        为此来确定镶嵌面的广度。

        这节晚课的内容也大抵如此。

        不过,当大多数仙友还在与郭阳仙师讨论基础的丹药与炼器这些战场上的辅助物品时,座位已经调到较靠后的张吱吱,李墩墩还有荣海三位小友,已经深入战场。

        李墩墩和荣海两位小友甚至已经在构思与大妖斗法。

        “斗大妖”:该游戏由三人各玩一副牌,大妖是一方,其余两位真仙为另一方,双方对战,先出完的一方胜。

        李墩墩仙友玩的其实并不怎么专心,眼神是时不时的往上乱瞟。

        这样漫不经心举动,被另外两个人所感受到。

        “大妖”张吱吱小友率先出口:“不是,有没有出息,打个牌都不能专注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听课呢?”

        荣海小友在场面十分不利情况下,也是同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墩子,别光顾着看仙师啊,仙师好看是好看,可我们都快输了啊。”

        李墩墩满不在意的甩出了一个“禁术”(四张同样的牌)。

        随后一套牌出下来,将局势扭转。

        张吱吱撇撇嘴,一边喊着不要一边叨叨道:“其实,在我看来,仙师也顶多算是一般般,我见过比她好看的多了。”

        荣海同学一边感觉自己要躺赢,一边顶着嘴:“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好懂啊?”

        张吱吱觉得再忍就输了,应该把对面的禁术都骗出来了。

        当即回应:“你在狗叫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随即打出了无敌牌:“一龙一凤。”

        随后一张单牌结束。

        李墩墩眼神不乱瞟了,因为下面有件更值得他注意的事情。

        张吱吱撸了一把袖子,:“来来来,都把脑袋伸过来,两个禁术,四倍。”

        或许是还击二人对自己的话不信,下手可是不轻。

        另外二人可是又急又气,促催着下一把,下一把。

        ……

        郭阳仙师其实并非不知道后排的战况。

        但她总不能停下正在讲解的题,毕竟他们对上课纪律的影响还不算大。

        再者,就算是强行让他们听,他们就能耐着心思听吗?

        就像她上学那会,听见正道基础文学课就头疼。

        一上课就去睡。

        这或许是年轻仙师的通病。

        不过,身为仙师,当然还是要管管的,但并不是现在。

        再让小组讨论后,后排似乎更热闹呢。

        有道是:

        后排靠窗,王的故乡。

        后排靠墙,神的天堂。

        就当三个好兄弟的火气已经真正起来,下手已经不再以和为贵的时候。

        三张飘来的灵力单子飘来。

        “一人签一张,下课后再来我办公室一趟。”

        ……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一个课堂上的小插曲。

        代明仙友正在用很简便理解的方法为自己的小组讲解着那些老师没讲解过的题。

        仙友助手闫雪正偷偷向周围仙友偷偷抱怨着一会下课后又得去开会。

        至于郝独树,也是趁这个混乱的氛围中与同桌周墨拌着嘴。

        “卷王,你是不是偏科啊?”

        “不是,为什么叫我卷王啊,外语都不及格了怎么还叫我卷王:”

        “你内不内卷和你外语不及格有什么关系?”

        郝独树:……

        既然洗不掉,那就摆烂。

        “宁可累坏自己也要卷死别人。”郝独树改变了反击点。

        “!你可是承认你是卷王了”周墨悠悠的说道。

        “呵,一边看似和我说话,一边还在那里改错题。

        真有你的。”

        郝独树发现了周墨没停过的手。

        “初听不知内卷意,再听已是卷中人。”周墨丝毫不在意郝独树的说法。

        郝独树觉得该拿出自己与赵大爷争斗的本领了。

        刚欲开口,却被周墨轻轻的踢了一小下。

        郝独树心中一凛,拿起红色的灵笔装模作样的在题上圈着可有可无的“重点词”。

        路过的仙师也仅仅是随便转转,看看有没有说闲话的。

        其实,这时候静下来,好好的体会一下窗外吹来的春风,细细观察观察石室中的各类人:

        那些认真学习的学霸;

        那些偶尔摸下鱼的普通仙友;

        那黑板前打扮靓丽的女仙师;

        那些每个石洞都拥有的“天王”级仙友,

        他们每天都有着让人类迷惑的行为与语言,让苦闷的生活得以缓解。

        这一切,普通而又平常。

        可转念一想,

        这或许,就是随风而逝的青春……

        ps:(1)宋代,潘阆,《岁暮自梧桐归钱塘晚泊渔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