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十章:来自黑犬仙师的关注(下)【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章:来自黑犬仙师的关注(下)【求收藏,求推荐!】

        这是一篇标志性的魔道爱国文学。

        上午的时间,张景仙师也是将这篇文章的内容讲的绘声绘色。

        快到午时的休息时间,张景仙师也是恰着点,向学生提出了“平日都有”的课文感悟环节:

        “小友们,面对这篇文章的内容和立意,你们有什么想说的?”

        石洞内先是沉默十秒有余。

        李墩墩下意识的往桌子上缩了缩,心里暗自祈祷不要像平常上课一样,抽人回答,再说了,平常也没让说这个啊。

        也就说说习题答案什么的。

        石室内沉默了十秒有余。

        张吱吱小友看了看有些冷淡的石洞,眼睛一亮,原来庄子他老人家说的展现自我的时候在这,亏他等了一上午,这么简单的内容,他爷爷都会!

        孩子在李墩墩耳边严肃的来了句:“英雄——登场!”

        还没等李墩墩把他拽住,防止他丢人。

        小伙子已经站了起来:

        “国家的弱小造就了这一悲剧。

        所以要使国家富强。

        要使国家富强,就要我们青年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来在青年。

        青年志存高远,就能激发奋进潜力,青春岁月就不会像无舵之舟漂泊不定’(1)。”

        说实话,这几句讲的很好的,石室内也是不吝啬的将掌声送上。

        李墩墩第一次生出被同桌装到的想法。

        同样是上课摸鱼,怎么这家伙能说出这种话,是不是放假补课了?

        这一番话下来,张景仙师莫名觉得这小子顺眼了不少。

        石室边上的代明是边鼓掌边摇摇头,明显是觉得还差点意思。

        仙友助手闫雪也是站了起来:“虽然真仙伊蒙·穆勒他老人家牺牲了,但他将忠心爱国演绎到了极致,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英雄或许会退场,但他从未消失,他的事迹会永远回响,被他曾触动的生命所传唱。”

        代明依旧是摇摇头,正打算站起,可台上的张景仙师说了一句话却是将他强行按下来,不得不终止自己站起来的动作。

        但他的同桌郭云偷偷瞟见同桌的所有举动。

        “我见郝独树小友蠢蠢欲动,看来是准备了好些话想说。”

        张景仙师要拿出他的王牌了。

        郝独树:???

        你说这个名字,我们“外教”仙师可不困了啊。

        “外教”们今天来,那篇《共来结缘》的确有些影响,但是有同样立意的好文章也不是没有。

        人族中与妖共生的思想也是越来越火热。

        更多的是想来见见这位不到五百岁的小友,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思想,在他们的教学生涯中,基本没有这类的。

        这或许和五百年内仙友们接触的环境有关,对妖族的认识实在不多。

        当然,他们中拥有的数万年的教龄,甚至十万年有余。

        并非没有见过特别了解妖族的仙友。

        但这不一样。

        所以,依旧是与妖族敌对数亿年的大环境造成的。

        “外教”们有种感觉,但他们说不上来。

        如果用社会学家的话讲:新时代的潮流开始涌动。

        ……

        郝独树站起来,犹豫了片刻:“其实想说的也不是很多,就是从古籍中学习的一点东西感觉很适合。”

        张景一听:“哦,说来给大家分享分享。”

        郝独树沉吟片刻:“这是一首诗,要站在这位真仙前辈的立场上传达其意。”

        “咦?这首诗可有名字?”张景本想让郝独树来点见解,没想到这小子直接玩这么大的,这诗可不能乱来啊。

        “《示人》”

        “《示人》,看来是要对后来的人族给予提醒啊,这么一看,似乎真的有点意思。”

        原本安静的环境此刻没有压住,仙友们叽叽喳喳的开始了小声讨论。

        仙师们也轻声互相发表各自的想法。

        郝独树清了清嗓子,将那篇名垂千古的爱国诗带到了新的世界:“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天道平。

        人族光复禁区日,

        国祭无忘告先翁。”

        教室里安静了下来,毕竟,不是每个人对诗歌都能欣赏的过来。

        但是呢,有些东西说出来,连书没读过几天的人听到都会忍不住去想:“卧槽,牛逼。”

        代明默默的坐在位置上,这是真被强行按住了。

        郭云看着本想起来的同桌现在却是不动了,嘴动了两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

        不过,这个小插曲被大环境所掩盖。

        这是古籍上的?他们怎么没听过?这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

        张景盯着郝独树,他同样也没听过,他严重怀疑,就是这小子自己创的。

        虽然感觉这首诗有些地方不是很到位,像是有所变动,但立意感很强。

        休息时间到了,先是等了仙师们零零散散的离场,仙友们再从石室离去。

        远听着,仙师仙友们多多少少还讨论着这节课的内容。

        胖头仙师独自返回自己的“小窝”,心里还有其它的想法:“这个郝独树,确实是个好苗子。上课前,别的小友上课的精神状态其实不是很好,而他是个特例,从上课到下课神采奕奕的,不错不错。”

        ......

        郝独树日常的跟他的舍友石明昊在解决伙食问题,说实话,今天的麻婆豆腐他不是很认可。

        味道其实还好,麻、辣、鲜、香都具备了。

        口感吃起来也算佳品,豆腐软嫩、细滑,略微放了一些蒜苗,豆豉,让豆腐中飘散出一丝蒜的清香和豆豉的醇香味。

        “肉沫也太少了,差评。”石明昊有些愤懑的咕囔着。

        大概怨气来自掌勺的阿姨小手轻轻一抖又一抖的,一勺下去了半勺。

        不过抱怨也就简单的一两句,转头都对着旁边的人问道:“嘿,独树,你那诗在哪看的,那么好的一首诗,我以前都没听过。”

        郝独树在扒饭,就随口回了一句:“那可是一本神作。”

        代明本是路过两人旁边,去另一个桌上享用食品。

        隐约听到两人的对话,随后身子一个僵直,顺势坐在了郝独树的旁边。

        郝独树嘴里被占用,可他也开口了:“《唐斯宋迟杀拔兽》。”

        代明凝神,这本书他没听过,书名里的唐斯,宋迟他也不晓得,那拔兽更不明白是什么妖兽。

        回去一定要找到这本书。

        当然,二人是怎么想的,郝独树已经不知晓了。

        ……

        “这外语早读是真要命。”李墩墩觉得自己坐到那里都能睡着。

        他的同桌张吱吱就不同了,早已经从理论知识跨度到实践活动。

        张吱吱后来也给出了解释:

        那天他又去见了庄周,这次庄周也是对他淳淳教导:

        “‘夫虚静恬淡寂漠无为者,万物之本也。’(2)

        好好休养吧。”

        张吱吱小友对庄周他老人家的话一直是深信不疑。

        他老人家这一说,吱吱小友是照做不误。

        郝独树小友也是进行着同样的事情。

        只是姿势略有不同,右手撑住脑袋,左手按压桌子。

        但他不知道的是,有危险迫近。

        当然,这是从他的同桌周墨的角度看的,黑犬仙师径直往郝独树这走。

        周墨只能默默的叹息,卷王栽了,要不是她感觉今天黑犬仙师总是时有时无的关注着这边,可能也要玩完。

        作为同桌,刚刚偷偷在下面踢了他两小脚已经尽力了。

        事情往往朝着不可预知的地步发展。

        要想敢在上课时睡觉,那就得练就对危险来临的敏锐意识。

        郝独树平日也不才,也就将这一本领所掌握。

        在黑犬仙师走到他面前时,看到的是郝独树右手撑着脑袋,左手写着“汪汪”等单词,说实话,写的还有模有样。

        仙师点点头,对郝独树的友好感觉蹭蹭上涨:“读累了,就写一写。不要像有些同学,看着在读,连声音都没出。”

        说完,似有似无的盯了周墨一眼。然后没接着停留,又走了两步,用黑爪告诉张吱吱小友你今天在庄周的学习时间该结束了。

        周墨:???

        “什么,郝独树这个狗竟然没有睡觉,偷偷写单词,装作睡觉的样子!这也太卷了吧。”

        当然,这是误会郝独树了,他也单只是练了左手会漂亮的写七八个单词,就是要应付这种局面。

        提前准备好的半页单词,和左手紧握的抓笔姿势,让他的睡觉才能十分安全。

        只能怪昨日上魔道文学没休息,哎。

        若是胖头仙师知道真相,怕是会暴怒:“虽然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ps:(1)来自党国领袖对青年的寄语。

        (2)出自战国时期庄子的《庄子外篇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