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学习内卷:这个修仙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六章:回家

第六章:回家

        外语课的考试,大抵对郝独树就是一种身心的折磨。

        先是外语的阅读题。

        第二部分阅读理解(满分40分)

        阅读下列短文,从媒体所给的a、b、c和d四个选项中,选出最佳答案。

        汪(三点水最上面一点大一些,王上面一横和下面一横较短,中间一横叫长)汪(三点水最上面一点大一些,王的竖粗一些)汪(三点水最上面一点大一些,王中间一横的左半边粗一些)汪(三点水最上面一点大一些,王的竖的上半边细一点)汪(三点水最上面和下面的一点大一些,王第一横很长)。

        第一个单词好像是喜欢,爱的意思;

        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是啥意思来着?好像大约是,是,是......

        郝独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第五个他还是有印象的,是活着,存在什么什么的。

        喵(略)喵(略)喵(略)喵(略)喵(略)。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汪汪汪。喵喵喵喵喵。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汪汪汪.....

        郝独树看的是一头雾水,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么多他完全不认识的词汇,是一篇科普文,一定是的。

        哦不,或许,是有的词汇认识他,而他却辜负了它们,没把它们认出来。

        16.嘎嘎嘎嘎嘎嘎?

        a.汪汪汪汪。

        b.喵喵喵喵喵喵。

        c.咕咕咕咕咕。

        d.吱吱吱。

        虽然郝独树大半篇幅看不懂,但并不妨碍他对这篇关于爱的妖族文章“热泪盈眶”。

        这题是真难啊!

        磕磕绊绊的来到了写作面前,郝独树看到题目的一瞬间,真是离谱妈妈给离谱开门了:

        假如你是李华,假期,得知当地民间妖兽互动群体要举办妖族物品展览。请写一封信申请做志愿者,内容包括:

        1.写信目的;2.个人优势;3.能做的事情。

        注意:1.词数100左右;2.可以适当增加细节,以使行文连贯;3.结束语已为你写好。

        话说,你不要这么眼熟好吗?

        郝独树对外语写作内容是苦思冥想,写那些“外语”单词的时候也是磕磕绊绊。

        尤其是郝独树将你我这两个词的外语单词记混了,到底这个横短点,还是那个竖长点来着?

        当然,时间可不会等他。

        当监考老师开始收卷的时候,郝独树才写了一半,慌慌张张的划上句号。

        无奈感叹道:“这时间是真不够用啊。”

        其实,当你会的时候,却发现考试的时间不够用。

        还是你对解答方法还不够熟练。

        ……

        在三大门测试结束后,郝独树也是开启了年度测试过后的一个月假期。

        在郝独树“陌生又熟悉”的记忆中,一个在尧府内不是很起眼的县,一个在县内不是很起眼的小区,一个在小区内不是很不起眼的家。

        夕阳渐渐隐没在西面尧府魔中所在的群山后,那连绵起伏的群山变得昏暗。

        应是“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1)

        沿着记忆,拉着越来越长人影,郝独树临近了小区的附近。

        在进小区的那刻,脑海中还想着这又要是一个新的环境。

        转个弯,眼睛却早已远远的就看见记忆中的那个老人。

        郝独树的奶奶,吉雪莹。

        吉奶奶修为是不低的,当郝独树还离家有些远的时候。

        她已经感受到了她的宝贝孙贼回来了,早早就下楼了来等。

        吉奶奶远远看见了还是一个点的人影郝独树,就声音稍微大点的开始呼唤。

        声音也就让小区外的小半条街的人们能听见:

        “孙贼,这!”

        郝独树看着楼上打开了几扇窗户的老大爷,老奶奶微笑和蔼的从楼上看着他,头皮一阵发麻。

        郝独树那栋楼的赵大爷也是笑眯眯,冲楼下喊了句话:“吉奶奶,孙贼回来啦?”

        吉奶奶脸上堆满了笑,轻轻出了一声让楼上能听见:“欸。”

        郝独树在几道注目下顶着压力,脚下的步子略是变快了一些。

        吉奶奶还是保持挂着那微笑,拉着郝独树就往家走:“走走走,孙贼,奶奶给你准备了很丰盛的饭餐。

        ......”

        郝独树默默的跟在慈祥和蔼的奶奶身后回到了家。

        干净利落的收拾了行李,郝独树用清洁术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自身。

        就在吉奶奶的招呼下上了餐桌。

        吉奶奶端上一盘又一盘的菜,酸辣土豆丝,辣子鸡,糖醋鱼,羊肉汤,烧茄子,锅包肉......

        看着一桌子上丰富的菜品,郝独树食欲大动。

        看着郝独树狼吞虎咽的样子,吉奶奶的嘴笑得合不拢嘴,一边给郝独树夹菜,一边嘴上不停的说:“来来来,多吃点菜。”

        饮食之余,吉奶奶突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孙贼啊,第一次的年度测试怎么样呢?”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郝独树被呛的差点一口饭喷出来。

        “怎么啦,孙贼。”吉奶奶看着郝独树突然这样子。

        “没事没事,吃的太快,被呛住了。那个刚考完,测试的成绩还没下来。”郝独树放下了面前的碗,正儿八经的说了一句。

        或许,外语课要阵亡。郝独树自己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慢点吃,慢点吃,都是你的。还没出来的话过几天再说吧。”吉奶奶不是很在意的说道。

        在圆满的饭饱后,郝独树本来是想抢着帮忙用清洁术收拾一下碗筷,被吉奶奶直接轰走了:“刚回到家又在学校学了一年了。都累成那样了,赶紧去歇歇吧。”

        郝独树回到自己的小房间,拿出独属于自己的通讯石,浏览并回复了一下朋友给自己的消息,就躺下歇息了。

        窗外的月光是明亮的。

        拿起了一本感兴趣的禁区书慢慢翻阅,可是脑海中却自己慢慢的思索了起来:

        这个世界的修行知识其实挺有意思的......

        这个世界的亲人也是挺好的......

        未来的自己会在这个世界走出一条什么道路呢.....

        ......

        不行了,困了,郝独树带着最后一层意识,操着仙术让的卧室特有的灵力烛火灯熄灭。

        卧室彻底静了下来,只剩下一缕缕淡淡的月光照进来。

        许是,

        少年吹灭读书灯,

        一身都是月。

        ps:(1)唐孟浩然的《宿业师山房期丁大不至》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