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办公室内

第九十一章 办公室内

        林启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捏了捏小芊的小手。

        示意她现在先听老师讲话。

        看着眼前如此亲近的兄妹二人,方茹相信了林启是芊芊的哥哥。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她的情感和心思是十分细腻的。

        这种亲近显然不是能够装出来的,而是一种心理距离上的真正接近。

        许多父母与孩子虽然有着准确无误血缘关系,但在心理距离上是相当遥远的。

        这间不大的办公室里也经常上演着“父慈子孝”的大型家庭动作剧,鸡飞狗跳鬼哭狼嚎也是常有的事。

        在办公室里的学生,家长和老师,要么是任意两方有矛盾锁链,要么是三方的连环浇筑锁。

        总之就是突出一个不太友善。

        方茹是真的佩服班主任陈老师,能在各路家长之间斡旋,收放自如,张弛有度。

        换做是她,铁定会晕头转向。

        因此当陈老师把临时班主任的头衔交给她时,她就制定了一个处理事件的大标准。

        只要自己态度足够友善,麻烦怎么也不会赖到她身上。

        因此现在这种十分融洽友善的局面,有点不在方茹的预料之内。

        “芊芊,那我要开始说了哦。”

        小芊点了点头。

        “首先呢,方老师虽然很喜欢你,但你的作业和练习上确实还是存在问题的。”

        “比如呢,我给你找找你这个周末的作业吧,那种仿写句子,老师真的是批改起来很烧脑啊,错又不能算你错……”

        方茹把作业翻到最新的进度,她记得这周的作业上也是有“仿写句子”这种题型的,想看看小芊这周又给她整了个什么“克隆式”解法。

        “对,就是这题,你看看你的做法……诶?”

        方茹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嘎住了。

        怎么回事,换套路了?

        周末的作业上,小芊的答题堪称完美,仿写题上了用了与原句截然不同的例子。

        “额……”

        小芊歪了歪头,似乎在等待老师的下文。

        方茹看了林启和小芊一眼,发现他俩的表情不能说是有些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都是一个意思:“老师你快说啊,我们等着呢。”

        方茹在心里抹了把汗。

        但作为老师的表情管理功底还是很到位的,虽然心里很尴尬,但面相上还算镇定。

        “咳咳…这周很有进步啊芊芊,以后要保持才行,不能像你之前那样,比如这里……”

        方茹又把练习册往回翻,想找到之前的反面例子。

        结果,她瞪大了眼睛。

        oh!    no!马萨卡!

        这丫头啥时候全改掉了啊!

        这一次方茹真的有些顶不住了,尴尬之意如山呼海啸一般向她袭来。

        这位林家长可是自己正儿八经的同龄人啊,他肯定秒懂自己此时的情况。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方茹耳朵红了,这已经是她极力控制的结果了。

        脸上的红霞只有耳朵上的一半。

        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芊还是一副无辜的模样,她其实不太明白方老师为什么耳朵那么红。

        上次哥哥说完,这个周末她就把前面的这类题目全部重做了一遍。

        看课外书真的很有用啊,那些题目一下子就能在书里找到灵感。

        林启当然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他内心里都快要绷不住了。

        随时可能笑出声。

        但他知道不能,方老师明显已经很尴尬了,自己要是再笑出声,现在的局面就真的很难搞了。

        “那个…方老师,我周五的时候看到了你在题目旁边的批注,让小芊改了改,所以还是很感谢老师能指出问题的。”

        林启用尽全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笑意。

        情商真高啊林哥哥呜呜——

        方茹终于镇定下来了,脸上的红霞散去七七八八,只是耳朵上的红润一时半会还消不掉。

        “嗯啊……有进步就好,芊芊果然是个好孩子。”

        方茹借着这个台阶夸了夸小芊。

        小芊听到夸奖就会很开心。

        “那个……芊芊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她下午的时候很容易手没力气,导致作业只能放学后再补,这个是……?”

        方茹这次措辞谨慎了不少,事不过三,再来一次她真要钻到办公桌下面去了。

        “哥哥说是一种症状,叫离……离什么来着。”

        小芊选择了抢答,但又没想起来那个词完整名字叫什么。

        “离子紊乱症。”

        随后林启较为详细地给方茹讲了一遍原理。

        “原来是这样……”

        方茹一副受教了的表情。

        她听懂了吗?

        并没有。

        她只是觉得林启讲得有板有眼的,应该不是在胡侃。

        “林哥哥是一名医学生?你好像很专业的样子。”

        “那倒不是,只是我小时候也这样,比较感同身受。”

        林启解答了方茹的疑惑。

        “那有什么方式可以改善吗?”

        方茹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林启想了想,自己已经在晚餐这一块作出了改善,后续应该很少或者不会出现这种了。

        “我已经在小芊的食物上作出调整了,后面会好起来的。”

        “那就好。”

        方茹点点头。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在方茹看来,小芊在学校和她有关的问题几乎都得到了解决。

        “那就说说……”

        “报告!”

        方茹刚准备说下一件事了,办公室门外又传来一道报告声。

        这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林启转过头,看到一个剃着板寸头的小男孩站在门口。

        小男孩个子不矮,虎头虎脑的。

        最有特点的是他报告时的姿势。

        手上一个相当标准的军礼,身体站得笔直。

        林启自问自己从军训结束后绝对做不出这种标准动作的。

        一个低年级小男孩,一句努力让自己声音显得洪亮的“报告”,搭配上这种标准仪态,在小学这种环境里绝不多见。

        “请进。”

        方茹冲着林启歉意地笑了笑,意思是她可能得先处理这个同学的问题。

        毕竟课间时间是有限的。

        林启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小男孩一路小跑过来。

        “丁冬,怎么是你,你来干嘛?”

        小芊率先说话,显然是认识。

        “唐芊芊,你怎么也在,我来问老师问题,关你什么事。”

        小男孩毫不示弱,两人见面就有点小冤家碰头那味了。

        “哦,我问问手下败将不行吗?”

        小芊单手叉腰,有些骄傲地看着丁冬。

        听到这句话丁冬气势顿时一弱。

        露出七分气愤三分不理解之色。

        “那是你运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