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心理战

第二十四章 心理战

        300块,都足够开一家好一点的旅店了。

        亏这人说得出口!

        林启平复了一下有些愤怒的情绪。

        这人明摆着是见小芊妈妈有急事的样子,临时坐地起价。

        林启平日里最看不得的就是这种市井小人作风。

        得想个办法,既让他得到教训,又让他过来把锁开了。

        “小芊妈妈,你开个免提,我来和他说说。”

        “嗯……好吧。”电话那头的沈燕语气似乎已经束手无策了。

        “你好,锁匠师傅,请问今天是什么情况啊,涨价这么多?”

        林启故意用了一个标准的普通话播音腔问道。

        “你谁啊?”

        锁匠直白地问道。

        “哦哦,我是这位大姐的亲戚,最近才来汉宁的。”

        “外地的是吧,嚯,难怪了。”

        “谁跟你说我涨价了,我开锁一直是这个价,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可能是听到林启的播音腔,他一下就硬气了起来。

        “可我们在老家都是几十块钱就能搞定的啊?”

        “你老家便宜你就回老家请人去呗,在我这叨叨什么呢?”

        “我可和你说好了,最多再过5分钟,我就得回家吃饭了,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搭理你们,出了什么意外自己负责嗷。”

        锁匠的声音十分不屑,表现出一种这单接不接完全没所谓态度。

        “大哥啊,我知道你们汉宁人都是有名的热心肠,您就行行好,别开玩笑了,我们这边真的是有急事啊。”

        “你少和我扯这些没用的,我都说了我没起价,我这开锁就是300一次,年年月月如此,你去物管局问也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这个价格是经过审批的政府指导价对吧?”

        “对啊,怎么了?”

        锁匠依旧理直气壮。

        但林启知道,这种商贩就喜欢欺负老实人不会花大心思维权,通常容易吃哑巴亏,打起了心理战。

        “那我再最后确认一遍,您这完完全全是按照指导价正常收费?”

        “是——”

        “我说你到底开不开,给个准信,还有一分钟,一分钟我就撤了!”

        就当锁匠以为,下一句林启就要同意的时候。

        他听到了一阵鼓掌声。

        “啪——啪——啪。”

        “带意思,太带意思了。”

        林启突然将口音切换为十分熟练的汉宁腔。

        “可算让我逮到了一个涨价佬~”

        “你在说什么?”锁匠的语气突然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模样。

        “隔壁物价管理办公室的小王今天还在和我聊呢,说上班太闲了,大家都遵纪守法,根本没他什么事。”

        “这下好了,我直接给他找事解闷了。”

        “你不是外地佬?”

        “啧啧啧,你说呢,老师傅。”

        林启的汉宁腔简直入木三分,没十多年熏陶经验根本说不出这个味道。

        “录音我也录好了,这可是证据确凿,小芊妈妈你记一下他店铺的地址,手机上发给我。”

        “啊…嗯……好的。”

        他不是大学生吗?怎么一下变成政府部门的人了?

        沈燕虽然疑惑,但她知道林启这是在帮他。

        沈燕对面的锁匠表情终于变了。

        “你……你别唬我,不要以为学了两局汉宁话就可以过来冒充公职人员。”

        “继续继续多说点,我还录着呢,说得越完整,事件处理流程越快。”

        “给你念一下咱们的处理流程哈。”

        “根据我国法律,经营者不执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处以10倍违法定价的罚款。”

        “让我想想,300乘10,那就是3000,我算得没错吧,锁匠师傅?”

        林启的语言里充满了压迫力。

        听到电话那头信心满满丝毫不在意他质疑的样子,锁匠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要是他真是公职人员怎么办,那可是3000块啊,得挣多少天才能挣回来啊……

        “嗯啊,小芊妈妈地址我收到了,没什么事你就先回来吧,反正这个开锁师傅不太想做生意,明天让他去我隔壁办公室喝茶就行了。”

        “你和小芊今天找个旅店对付一宿,明天我来帮你找人开锁。”

        林启像是条理清晰地安排工作一般。

        锁匠越听越感觉林启真的是个政府工作人员。

        于是他终于有点扛不住了。

        “哎呀小哥,误会,都是误会啊!”

        “谁说我不做生意了,做,我做!”

        “刚才你们一定是听错了,哪有三百,三十……三十就够了。”

        锁匠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浑水摸鱼再说。

        好家伙,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吧。

        林启有些无语,但还是继续说道。

        “嗯?”

        “别糊弄我嗷,就是300,单位前两天才做的体检,我听力好得一塌糊涂,我检查报告单子还留着呢,要不拍个照给你看一下?”

        “哎哟,不用了不用了,我信,我信,那一定是手机信号太差了,你瞧瞧这破手机,我过几天就去把它换了。”

        噗……这也行啊!

        “大妹啊,你家在哪,我这就给你去开锁,成不?你不是还有急事吗?”

        沈燕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锁匠和10分钟之前的是同一个人。

        这变脸速度,太夸张了!

        “哦?是吗?原来是手机的问题啊。”

        “不过我觉得300也还行啊,人家国外那种开锁大师好像确实是这个价诶。”

        “要不你过来物管局重新再商量一下价格?”

        听到物管局三个字,锁匠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我说小哥啊,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哪有那技术啊。”

        “妹子啊,我们走吧,我车在那边,我们现在就过去你家。”

        “你口渴了吧,我再去给你拿瓶水。”

        沈燕看着此时十分热情的锁匠,她有些不知所措。

        “那行吧,你赶紧过来,我在这边等你,人孩子都快困得睡着了。”

        林启一副有点不耐烦的语气。

        “我的问题我的问题……不好意思太不好意思了……”

        ……

        十五分钟后,锁匠赶到了,看见林启那相貌堂堂的正派模样。

        锁匠一句废话也没说,立马上前开锁。

        三下五除二,将锁开开了。

        善良的沈燕依旧对锁匠说了声谢谢。

        这让锁匠心里有种异样的发堵。

        林启走上前,拍了拍锁匠的肩膀,戏谑着说道:

        “技术不错啊,真不去物管局讨论下价格?”

        锁匠身形一歪,差点撞到门框上。

        “不敢不敢不敢……”

        林启突然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道:

        “这次就算了,当你手机不好使,下次再让我知道……”

        “没有下次了没有下次了。”

        锁匠的头摆得像拨浪鼓。

        “录音我留几天,看看后续情况再删,你没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没有……”

        “行吧,那你走吧。”

        锁匠终于如释重负,逃一般地离开了筒子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