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入阵

第七十一章 入阵

        唐缘所布置的这门阵法,并无太多名堂,只是根据黑风岛的原有阵法进行了“小小”改造。

        阵法一般分为迷阵,幻阵,杀阵,黑风岛原来的阵法便是一门简单的迷阵,只能起到一些遮掩迷惑之用。

        即便如此,    黑风盗也凭着此阵,将自己的老巢隐介藏形,这么多年都无人能找到。

        唐缘在这门简单阵法之上,增布了八方手段,不仅在迷幻两道上比之前却要强上十倍不止,还增添了不凡的杀伤力。

        血海道作为魔门两大圣地之一,它在魔门的地位要比三清真传之于道门还要更高几分。

        毕竟三清传承分支无数,    只算嫡脉,一道也有不少于三家之数。

        而血海和九幽这两道,    却向来没有分支,血海道的底蕴还要更盛太清,上清等宗派。

        于阵法一道上,血海道虽说并不像上清一般擅长,但也有血海大阵这等在周天万界都可排进前十的阵法流传。

        比之周天星斗大阵,诛仙剑阵,都天神煞大阵自然是有所不如,但与九曲黄河大阵,两仪微尘大阵当可较量一番。

        作为掌控过血海大阵的唐缘来说,他在阵法一道的底蕴也很深厚。

        此时为这座阵法所增添的八重变化,俱是化自血海大阵之中。

        分别是无间天,惑神风,消骨沙,    有相魔,无相魔,绝空影,黄泉落,    业火路。

        这八种变化都是血海道的祖师,    观摩九幽的险恶环境,所创造的阵道手段,其凶恶阴险之处远超寻常阵法。

        这时,远处又有一道铺天盖地的水浪袭来,几有百丈之高,位于浪头的是一位星眸朗目的少年道人,却是沧溟派此代真传大师兄汪雨。

        沧溟派因为门中没有元神祖师在世,称不上东海的顶尖势力,但祖上还是阔过的,有一尊灵宝玄阴鱼鼓传下,镇压宗门气运。

        而本代真传大师兄汪雨更是出类拔萃,天资卓绝,甚至可以和万法沈寰,神霄林琅掰掰手腕。

        被人称为沧冥之雨,乃是门派复兴的希望所在。

        在离岛屿尚有几十里的地方,他便停下了浪头,不再前进,    显然是看到了之前那两位横冲直撞,    却突然消失的景象。

        唐缘也在心中暗赞了一声,    这位却是个有头脑,    不莽撞的。

        他这阵法的八重变化不过是仓促之间布置而成,其威力要打个对折来看。

        若是集得八位如此水平的真传,一同入阵,破去当是不难。

        可要是独自闯阵的话,那可就要吃到到不少苦头了。

        沈寰和林琅两人就吃了此亏,现在

        正被八重变化轮番轰炸,只能在法宝的庇护之下,苦苦挣扎,疲于保命。

        若是无人来援,再有个把时辰,就会精疲力竭,法力耗尽。

        或是死在当场,或是让他身后的阴神尊者下场。

        汪雨观摩了半盏茶的功夫,还未有任何心得之时。

        北方有一座宫殿凭空显现,金光四射,雄伟壮阔。

        正是风笄的那尊宫阁法宝。

        宫殿排风定浪,落在了汪雨的浪头旁边,有一道清朗的声音自其内传出。

        “在下风家风笄,殿内虽然简陋,却也有良茶香茗,更有几位道友在此,汪兄何不上前一叙。”

        汪雨沉思片刻,抚掌笑道:“既然风兄有请,汪某自当赴邀。”

        说着,便驾着水浪飞向了宫殿。

        入得宫内,即便他是沧溟大师兄,平日里见识不凡,也被殿内的奢华震惊一瞬。

        不提这宫阁本身就是极其珍贵的大型法宝,就算是其内的装饰都是难得一见的灵材。

        许多散修拼了命都争抢不来的资源,此刻正作为配饰摆在宫殿之中。

        舍了修行之用,只取其外面华美,作为装扮。

        而那些随侍左右的奴仆侍女,更是个个都有法力在身,让汪雨不由惊叹,在山门中可是很少能看到自甘为奴的修士。

        风笄也迎了过来,他今日身穿云纹裘服,头戴勉冠,更显尊贵,与其说是修士,倒更似世俗王朝中的皇子。

        “小弟风笄,见过汪兄,沧溟之雨的名头我早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今日有幸相识,汪兄的风姿果然不凡。”风笄满面笑意的抱拳行礼。

        汪雨也是回了一礼,道:“区区虚名,何足挂齿,反是风兄,刚刚行走天下就闯出了诺大名声,我在你这般年纪之时,还远不如你呢。”

        两人各执谦词,互相恭维一番后,风笄才拉过身边的佳人,为汪雨介绍道:“这位是素女道本代真传,言轻筠言仙子。”

        言轻筠今日一袭白色襦裙,明眸皓齿,延颈秀项,美的不可方物。

        汪雨眼中闪过一抹惊艳,道:“原来是素女道的仙子,汪某有礼了。”

        言轻筠亦是俯身一礼道:“小女子见过汪师兄。”

        几人相互认识之后,便一同回坐到了殿上。

        不需吩咐,自有貌美侍女端上了灵气四溢的香茗。

        汪雨品了一口,赞道:“好茶,尝这味道,莫非是云龙山的雾茶?”

        风笄面露得意道:“汪兄果然见多识广,正是雾茶。”

        云龙山乃是中土道门幽邃轩的山门所在,其也是有元神镇压的顶尖势力,但更为出名的却是山上的雾茶树,乃是一株罕见的木属灵根。

        用于浇灌此等灵根的水,用的也是山上的灵泉……饮鹤泉。

        有树有水还不够,每日清晨滋润灵根的大雾,才是雾茶的真正由来。

        那是幽邃轩的镇派灵宝……云雾珠,吞吐天地灵气所反哺出的雾气,最为精纯,其门下的弟子便是靠着这重变化,修行进益向来快其他门派的弟子一重。

        雾茶树每日在这般雾气的滋养之下,所产的茶叶,喝来便也带上了云雾的飘渺清逸之感。

        这雾茶产出便少,被幽邃轩自己分完之后,流传到世面的更少,而且一现世,便会遭到哄抢。

        汪雨面上神色不变,在内心深处却感慨道:“风家不愧是祖州大族,一片叶子便要数百信符的名茶也拿来待客,我还是在师父处蹭过几杯,才知晓了其中味道,不然今天就要出丑了。”

        风笄看汪雨未在雾茶处露怯,也收起了小心思,直接问道:“汪兄可也是来寻那黑风盗的?”

        汪雨眉毛上挑,轻轻放下茶杯,回道:“黑风盗如此猖獗,在东海真传俱在祖州之时,还行那劫掠之事,简直是视我等于无物。

        “汪某自然也看不过去,再加上此地肯定会聚集不少英杰,正好结见识下同辈英雄,结交一番。所以前几日得到了消息之后,我就火速赶向了这里。”

        风笄闻言,在心中暗恨道:“不知道是哪個该死的家伙,得到了黑风盗驻地的消息之后,直接卖到了黑市,弄的现在几乎人尽皆知,枉费了我一次族中相助的机会。”

        身为五帝世家的嫡传直系,风笄每年都有一次,动用族中力量为自己办事的机会。

        风笄将今年的机会留给了黑风盗的窝点,他本想借此,一举压过东海的同辈中人。

        却没想到自己花费了如此宝贵的代价才找到的消息,不过几天,便传开了。

        对比他付出的代价,显得脑袋好像不那么灵光一样。

        心中虽然生气,风笄脸上仍是笑盈盈道:“那不知汪兄可曾看到了之前的景象?”

        汪雨点了点头,道:“若我猜的不错,前面两人应是神霄的林琅林道兄,和万法的沈寰沈道兄,看那情形,应该是闯入了某个阵法当中,汪某正是因此,才在半路停了下来。”

        风笄微微一笑,赞同道:“我和汪兄一样,遁法不如两位道兄那般迅疾,只能目睹着他二人消失。”

        “看来,这黑风盗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老窝附近居然还有这般不凡的阵法。

        “黑风本就是金丹修为,稳压我等一头,再有阵法相助,如果我们仍莽撞上前,怕是会出现意外,所以风某才想着邀汪兄来殿一叙,若是大家联手之下,把握应该会大上不少。”

        汪雨眼睛微眯,轻笑道:“风兄所言,亦是汪某所想,那同辈第一的虚名,我却是毫不在意,来此的目的也不过是斩妖除魔,结交同辈俊杰而已。”

        两人对视一眼,俱是大笑出声,举起杯子对饮,隐有以对方为知己的态势。

        之后的言谈也很是相合,甚至把言轻筠冷落在了一旁。

        言轻筠停了半天后,在旁边眨了眨眼睛,虽是冷哼却更显娇意道:“你们两个聊的倒是尽兴,就是没把我放在眼中啊,难道我等坤修便不能结交同伴,斩妖除魔了不成。”

        汪雨这才转过头来,满怀歉意苦笑道:“言仙子哪里的话,你自然也是这同辈俊杰之一,只是仙子的天人之姿,汪某面对起来,却是有些不安,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妥,冲撞于你,这才……”

        言轻筠听过,展颜笑道:“还是汪兄会说话,小妹便原谅你的冷落了。”

        随着风笄一挥手,又有小童搬上了数坛美酒,几人换茶成酒,颇显融洽的对酌了起来。

        ……

        不多时,殿阁中人更多了几倍不止,都是前来抓捕黑风盗的玄门真传。

        众人听了风笄汪雨所诉的阵法之危,都没有莽撞的独自闯阵,而是决定联手入内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