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命丛龙脊

第四十五章 命丛龙脊

        唐缘曾游走各界,自然也到过以武道为主的修行世界。

        武道的历史甚至比玄门炼气之道还要再久远一些,乃是后天种族模仿神魔,而逐渐形成的一种战斗修行之法。

        神魔体魄最强,武道便也以体魄气血的锻炼为主。

        此界的修行方式自然也跳不出这个圈,所谓修行第一关……煅体,便是强健体魄,    精炼气血。

        每个人的根器不同,气血极致也有所不同。

        只要将气血锻炼到极限,并突破自身的第一道限制,体内便会自生神异。

        控火,御风,透视,    穿梭……就好像身体自蕴了一道小神通一般,    这就是命丛。

        之后每突破一次限制便会生成一个命丛,所以关于气血的锻炼,贯穿了整个武道修行。

        在突破一道又一道的限制之后。

        此时的气血已逐渐修炼至如龙似象,如山似海的地步。

        甚至可以一点点接近那些体魄气血强横如日月一般的神魔。

        而武道第二境的开窍,便是将体内诸多空窍,用气血一一鼓荡开来,再重新填塞,如此开窍再合窍,将自身修成无漏之躯。

        从此之后,气血不失,便是死前一天都能保持着近乎巅峰的战力。

        不过唐缘的这具身体乃是两缕他化自在念结合元气化生而来,却是没有气血,穴窍一说。

        是以他刚到此界时,能使出的手段只有寥寥几种心念神通。

        唐缘也是在研究了不知多少命丛之后,才懂了自己在此界该如何修行。

        这才有了徒步上颖州,强抢“云胫”之事。

        而和他所想的果然相同。

        普通的命丛对唐缘来说就好似一次性用品,    最多用个两三次,便只能舍弃。

        在他用“气脉”和“御风”模拟重现了先天一炁大擒拿之后,    这两道命丛便算是废了。

        但神命丛却可在他的体内生根发芽,为他构建了部分血肉之躯。

        能被命名为神者,    除了神异惊人之外,更多的便在于它的唯一性,自古以来,神命丛便只有七十八种。

        神命丛不是练出来的,而是传下来的!

        有了“云胫”所化的部分血肉,唐缘开始了第一次锻炼体魄,气血。

        十日之后,唐缘走出了闭关洞府,而此时,他的周身气血翻腾,好似一片广袤无边的瀚海。

        因为“云胫”只提供了部分血肉,剩下的还是元气之身,所以此时的唐缘无论是煅体,还是开窍都只能算完成了部分。

        还未到自身的第一次极限。

        走出闭关的洞府不多时,唐缘便行至了一处山岳,只见此地灵峰嘉木,白石清泉,    妙香云锦,碧空缥缈,晴苍冥冥。

        而山林之中隐露几间殿宇楼阁,再走进看,居然是一处禅院。

        虽不似其他佛寺那般,由七宝琉璃装饰,金身佛像立前,华美壮丽,极尽奢妍,却只有一番清净古意。

        当是一座千年古刹!

        未用敲门,禅院大门便自然洞开,一众僧兵结队林立,每人都是血气悠长,身形健壮。

        这半百僧兵竟都是开窍武者。

        而位于他们正中,端坐于一尊佛像之下的却是一个枯瘦老僧,白眉垂地,一脸慈悲。

        见到唐缘后,颂了一声佛号道:“不知无名施主来我静空寺所为何事。”

        “了空禅师感知倒是敏锐。”唐缘轻笑道。

        了空感叹道:“施主行来却是丝毫未做遮掩,气血如海却又是老夫未见过的类型,想来便只有无名施主了。”

        “没想到禅师也关注了宗师榜,那想必你已做好了准备。”

        “院内普通弟子已被我遣走。”了空满目悲切的看向四周的僧兵,“只有这群弟子宁死不肯离去。”

        看着老僧悲天悯人,庄重神圣的表情,唐缘突然笑了起来:“既然禅师心怀慈悲,当也知道某之来意,何不舍了那龙脊,如此也能少做杀孽。”

        了空长叹一声道:“龙脊已被我炼入全身骨骼,老衲却是未能勘破生死,无法舍给施主了。”

        “大和尚话说的漂亮,最后不还是要见过真章来。”

        唐缘一声冷哼,发音如雷,气浪鼓荡如狂风,恐怖的气血缓缓复苏。

        轰隆!

        天上的云雾好似听到了号令一般,凝聚为一道铺天盖地的大手,浩浩汤汤带着无匹之势向了空抓来。

        这边是“云胫”的能力,操控云气,或者说操纵水元循环,可以让水在三相态自由转换。

        云气大手印在半空中陡然变换形态,在阳光的映照之下,变成了闪烁着梦幻光泽的寒冰,冷酷严寒向下笼罩。

        手印未至,寒意便先侵入众人体内,僧兵的血气隐被冻僵,行动都迟缓了起来。

        唯有了空好似不受影响一般,直到巨手压下来的前一瞬,他方才怒睁双眼,喝到:“佛陀亦有金刚怒目!”

        那枯瘦的体内,却爆发出了宛如岩浆喷涌一般的气血,滚烫,炽烈!

        肉眼可见的气流逆冲,如天河倒卷,硬生生冲散了冰晶大手,山上的沙石树木也被卷的冲天而起,烟尘万丈。

        待到烟消云散,这座千年古刹已经尽毁于一旦,了空禅师也不见踪迹。

        取而代之的是一具高有百丈的白骨佛像。

        胸前双手为合掌,令一切人及鬼神爱敬。

        钺斧手,除一切王难。

        宝剑手,降伏一切鬼神。

        数珠手,能得一切佛接引。

        弓箭手,能降伏天魔外道,摧伏一切怨敌。

        金刚轮手,直至成佛终不退转。

        此为白骨佛陀降魔相!

        唐缘见到自己的手印被破,反是更加兴奋:“大和尚,你倒是比破云剑强上许多,怎么宗师榜只给你排高了三名?”

        “老衲不过方外之人,哪还在意俗世名利。”了空的声音宏大莫名,带着神圣的韵味。

        唐缘歪了歪头,嘴角撤过一丝狞笑:“那便让我重新称量称量你的水准吧。”

        血气轰然爆发,犹如初生的大日。唐缘瞬间便来到了白骨佛的小腿处,一个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侧踢。

        却蕴含着无可匹敌的力量,这一脚把了空庞大的白骨佛躯踢出了不知多远,身体划破空气,爆出惊人的气浪呼啸。

        轰隆的一声,巨大的骨架躯体砸在了小山之上,硬生生将那山砸落了半截,无数岩石飞溅,蹦起,形成了冲天的积灰。

        唐缘不依不饶,以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一个闪身便来到了了空所化的白骨佛旁边。

        然后便是扭腰带胯,一拳轰出,以纯粹的力量,纯粹的暴力,将了空深深地轰入了地下,整座山脉都被这一拳,打低了数丈。

        唐缘打到兴起,甚至用上了学自螭吻的招式,右腿高高举起,仿佛螭吻之尾,腿部的肌肉膨胀,“云胫”疯狂运转,带着破空的尖声嘶啸,狠狠的向下甩去。

        轰!

        还未站起身的了空,就被这足以开山裂海的一脚,直直劈落,时间在这一瞬间都静止了,狂暴的力量倾泻而出,大地都被撕裂,白骨佛深深的嵌入其中。

        这一场战斗,了空除了发动龙脊,变身为白骨巨佛之后,竟连一招都没还过,就已然败北。

        唐缘落在地上,看着进气小于出气的了空,淡淡说了一句:“你不差。”

        了空此时已重新变成了那个枯瘦的老头,嘴角咳出了丝丝鲜血道:“多…多谢施主留了老衲弟子们一命。”

        唐缘浑不在意道:“我还不屑于屠戮弱小。”

        了空一咬牙,从自己的脊柱处抽出了一根骨骼,“这便是龙脊了,不过我还要奉劝无名施主一句。”

        “这些年来也不是没人想过凑齐同一副神命图的命丛,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横死当场,这枚龙脊也是如此,才落在了老夫手中,施主可要当心啊!”

        强撑着说完,了空便如沙尘一般,被风吹散,人死之时,气血两散。

        了空早已被唐缘打成了齑粉,不过仍有一口气血吊着才能维持身体。

        唐缘接过命丛,将这犹如竹节虫一般的脊柱,收入了囊中,缓步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