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小界内天人化生

第四十三章 小界内天人化生

        “纪然!”严幼悲不成声的扑倒在地。

        “好了。”那老者皱眉道,“这副儿女之态算什么样子,那小子命大的很,还没死呢。”

        严幼微这才慢慢站了起来,抽泣道:“那纪然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此时,一直藏着的两位金丹才走了出来,严楚河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一眼,道:“我观此地有空间波动,那小子应该是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

        “那爷爷你快点把他找回来啊!”严幼微急切道。

        “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把你迷成这样。”

        “爷爷你不是也夸过纪然他天资不凡,胆识过人么。”

        “我还不是为了照看你的面子。”严楚河冷哼一声。“不然一个炼气的小鬼,老夫瞧都不会瞧他一眼。”

        “那您就再为了我,找一找纪然嘛。”严幼微挽着老人的胳膊撒娇道。

        老人只得无奈答是,心中却浮出了一丝不满,若非是宗门想在纪然身上落子,有所图谋。

        他严家的嫡女又如何会身陷其中!

        而且那纪家就算全盛之时,也只有两位阴神尊者,执掌的太曜紫阳罡,也不是源源不息的天罡气脉,门中有必要如此重视么。

        这时,天边又有流光划过,叶家的阴神尊者面色难看的降临此处,还不待他开口。

        严楚河就率先发难道:“叶老儿,我沧溟派的参赛弟子在你这不见了,你总得给我个说法吧!”

        叶落心中明白,那两人定是进入了小界之中,此时哪还愿意和严楚河纠缠。

        只得沉声道:“此事发生在我叶城,叶某保证定会将他完好无损的还给严兄。”

        “保证又有何用?”严楚河怒目道,“不日便是决赛,我沧溟派的主力却失陷于此,这般差池你弥补的起么?”

        看着严楚河咄咄逼人的样子,叶落只得强压着怒气道:“那严兄想怎么解决?”

        “叶兄,老夫不是不信任你。”严楚河长叹一声道,“只是这次的确事关重大,正好各大派都有人在此,所谓人多力量大,不若我等联合侦办此事如何?”

        此时,天边又有几道遁光落下,都是东海各大仙派的阴神尊者。

        “严兄所言有理,此次的百城大比乃是东海几百年未有的盛事,如何能让其出现瑕疵?”

        “正是如此,我家那弟子为了和萧然一战,已经准备很久了,若是出了意外,我都怕他心境出现问题。”

        看着将自己围作一圈的众多阴神尊者,叶落只得打落牙齿向肚中咽,一字一句道:“那便依着诸位的意思,一同探查吧!”

        ……

        纪然和纪彩在被那阵空间波动席卷之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上下颠倒,再睁眼时已经来到了一处陌生山崖。

        在呼唤了几声天老,没得到回答后,纪然只得拉着纪彩的手小心翼翼的四处探查。

        发现那山崖之下数百丈深处,是一片平地,似乎有人行的迹象。

        纪然感受着体内空空如也的法力,只得先盘膝而坐,恢复起了元气。

        令他惊讶的是,此地虽然陌生,但天地间的元气却十分充沛,几可比拟祖州一间上好的洞府了。

        后者可都是在聚灵阵法的帮助下,才能达这个水平。

        盘坐采气了大半个时辰,罡气魔更是大口吞吐着元气,表现在外,便是纪然空空如也的玄窍,也恢复了三分之一。

        他这才背着纪彩于峭壁空踏几步,安然来到了下方平地,关于此处为何,他心底也有三分猜测。

        因此行走在大道上一直是小心翼翼,走了约有一个时辰,隐约有车马声音传来,他赶紧带着纪彩先躲在了一旁。

        在看到他们身穿的衣物于自己相差无多,语言更是一致后,纪然才提纵法力在小路越过了他们,然后不着痕迹的回到了大道之上。

        “小姐,前面好像有人,我去打探一下。”鸠形鹄面的中年男子,对着一辆马车说道。

        “那就麻烦齐叔了。”车内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过了一小会儿,男子走了回来,道:“小姐,前面的是一对兄妹,也是遭了黄风盗的灾,家里大人死光了,只剩两个小家伙出来讨生活,那女娃还是个盲的。”

        “唉!”车内的女子一声叹息,“这黄风盗真是造孽不浅,不除了他们,我宁州永无安宁的那天。”

        “齐叔,去把那对兄妹带上吧,若是个乖巧的,就让他们在府内当个伙计,不然这路上可能又要多出两具枯骨来了。”

        “小姐宅心仁厚,他们能遇到您,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不过是求个安心罢了。”

        就这样,纪然和纪彩加入了这趟车队之中。

        经过几天相处,纪然也悄然打探出了关于这个世界的讯息。

        首先,果然和他猜想的那般,此地已经不在地仙界内了,应该是某个洞天或者秘境小界。

        而且此地也没有修仙求道之说,反而是武道盛行,武者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

        而武道境界也分为几层,分别是煅体,开窍,通神,合虚,而这个车队最强之人……齐叔也不过是开窍层次。

        在纪然的悄悄比对之下,这开窍和炼气相差不多,炼气是开玄关一窍,纳天地元气。

        而开窍则是开周身百窍,继而洞开精神祖窍,修成无漏之躯。

        纪然看过齐叔出手,对付一群盗匪,一招一式间威势十足,那群人是粘着就伤,碰到即死,当有开石裂金之力。

        虽不似修行中人那般有诸多不凡法术,但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反正纪然在未遇到天老之前绝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听说这里的武者,还会凝聚一种叫“命从”的东西,有着诸般神异。

        这些都让纪然放下了优越之心,没有贸然莽撞行事,而是默默的等着天老的苏醒。

        时间回到半日前,就在纪然和纪彩未能撑过空间移动所带来的眩晕,陷入了昏迷之时。

        附着于他们身上的他化自在识诡异的沸腾了起来,引得周围的元气疯狂的向此处灌注,甚至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漩涡。

        一道虚影慢慢的浮现在了两人身后,随着时间推移,人影慢慢变得清晰。

        唐缘跨过虚与实的界限,自他化自在之念中走了出来。

        这便是他化自在神通中最为精妙绝伦的天人化生!

        熟悉了一下这具崭新的身体,唐缘眯眼看向了天空,轻笑道:“原来是藏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