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三十五章 东海之中见祖州

三十五章 东海之中见祖州

        第二个去处则是祖洲,云梦阁的东海总部就在此州,算是整个东海修行界的一处风云之地。

        不光有大量散修在这里讨生活,便是各大派弟子出门游历,也都会聚在此处。

        如果在这都找不到天罡之气或者相关消息的话,别的地方就更不用想了。

        至于第三条路,却是落在了自家那门法术……九霄落云剑上,碧霄天内充斥着无穷罡气,便是三十六天罡级数的也不少。

        若自己将这门剑法练至通神,便可在剑落之时,裹挟罡气而下,说不定也能凑齐自己所需的罡气。

        所以总说修仙要求缘法,资质,悟性,唐缘却认为资源才是其中的基石,是硬性需求。

        只有满足了硬性需求,才有资格谈及其他。

        就如现在,任凭唐缘是魔君重生,天资纵横,没有对应的天罡之气,也没法凝结他想要的太极阴阳丹。

        而这道罡气很可能正躺在某个如冢中枯骨的世家里吃灰。

        从筑基开始,一路到金丹,元神,每一步都需要形形色色且繁琐珍贵的资源供养。

        所以云梦阁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对散修和中小门派而言,的确是一大福音。

        在五帝世家未将目光放在商贸之时,散修的处境是要更艰难十倍的。

        哪怕手中握有奇遇而来的珍贵资源,也没有渠道换成自己修行所需的东西。

        贸然拿到一些小坊市中,大概率的后果便是被黑吃黑。

        反倒是宗门大派对贸易的需求不是那么大,盖因每一个大仙门自身便是一个小型的贸易社会,已经完成了各个链条的自结自足,完全的内部消化。

        再不济也是几个宗门或世家间,会通过一些切磋交流,剑斗法会进行资源置换。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数万万年,诸天万界的情况都相差不大。

        唯有末劫来时,才有所改变!

        ……

        祖洲位于东海正中,以唐缘如今的遁速亦需几月的时间方可到达。

        他将操纵云禁法器之事交给了小狐狸,自己则是开始了闭关整理这段时间所得。

        自来到东海后,唐缘最大的收获自然便是掌握五雷这道大神通。

        其次便是剑法,唐缘前世用剑不多,血海道虽有元屠、阿鼻两脉顶尖的剑道传承。

        然而,在唐缘看来,他们的本质却为毁灭道和杀戮道。

        无名老道交给他的《上清斩仙剑诀》,方是正宗的剑法修行。

        虽然也有九霄落云剑这般天基剑法,但主体还是剑气分化,剑破万法,剑生诸界的路子。

        不似元屠剑道,走的是中子星脉冲剑,黑洞幽暗弑光剑,类星体红移剑这般路子。

        名字里强行带了剑字,却和剑道没有半点关系,把剑放在家中,都完全不耽误你的施放。

        死在这招下的剑修,没有一个人承认唐缘用的是剑法。

        虽然但是,他还是很想念这几招的,已经在琢磨着如何用上清剑法,将它们重现了。

        除了雷法和剑法,唐缘的法力也蓄积到了一种夸张的程度,尤其在五行罡煞之气集齐,重新炼化后……一枚根本法力符箓便相当于寻常衍法的一身法力。

        法力之雄厚甚至超出了绝大多数金丹真人。

        所以唐缘接下来的修行重点便放在了…九霄落云剑和对阴阳的感悟之上。

        五行合为阴阳,阴阳动为雷霆,这两者不过都是帮助唐缘了解阴阳,掌控阴阳的工具而已。

        天地和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

        唐缘现在就是根据变化,而反去体悟其上的道理。

        ……

        五个月转瞬即过,唐缘出关之时,祖州已经近在眼前了。

        如果说青木岛或者之前路过的岛屿只能称为大若陆洲的话,祖州完全可以将若字去掉。

        方圆百万里,如果凡人身处岛内,穷尽一生也没法看到大海。

        仅此一岛便相当于一个寻常小星,足见地仙界之幅员辽阔。

        不过这也正常,地仙界可是洪荒身化诸天万界后,最大的一块碎片所形成的。

        当年可以支持螭吻,神鳌这般巨物畅游生存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够大!

        唐缘眯着眼睛打量这眼前的陆洲,心中暗有所思,此州虽名祖州,却与传说中的海内十州无甚瓜葛,或者说只是借了其名而已。

        十州三岛乃是传说中的仙家道场,却在上古年间的一次大战中,尽数沉沦到了幻海归墟,随着那场大战消失的还有五色五帝天庭。

        此战瓜葛甚多,血海,九幽两位魔祖也是在这一时期被夺走了部分九幽权柄,让后土大神于此建立了六道轮回。

        这场大战牵涉到的层次太过高端,唐缘知道的也少之又少。

        但唐缘潜入归墟时,曾看到了沉沦其中的真正祖州,甚至还看到了传说中的不死药。

        祖州有不死之草,草形如菰,苗长三四尺,人已死三日者,以草覆之皆当时活也,服之令人长生。

        一株不死药便相当于半个道君道果,服之便可越过三劫,跨过五衰,直达无灾无劫的道君之境。

        唐缘将白云一收,带着久未现身的李菱向海岸边的一处城池落去。

        还未至城门之前,便有一位值守童子乘鹤迎来,稽首道:“道长可是第一次来我祖州?”

        唐缘点了点头道:“在下和舍妹却是远海散修,久闻祖州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壮阔绮丽。”

        那童子面露得意,骄傲道:“好叫道长知道,我祖州可是东海英华所在,不仅云梦阁总部设在此地,海外各大仙门于此也都有基业。”

        “哦?不知可否细说一二。”说着递过数十信符。

        唐缘本就风姿不凡,惹人注目,又未因这人是迎客童子就眼高于顶,出言不耐。

        甚至出手还很是阔绰,这童子自然很快便被折服,事无巨细的将祖州各事为唐缘介绍了个清楚。

        唐缘前世虽来过祖州,却是魔威滔天,于此挑翻了云梦阁总部,对余下情况倒还真不太了解。

        听过这童子所言才知晓,原来这祖州分为了百座大城,一城便似一国。

        掌控者或为根基就在此地的修行世家,或是东海修行大派于此州的分府。

        各城之间或是合作,或是敌对,关系错综复杂,既被其外的门派所控,也受州内局势的影响。

        而唐缘降下的这座城便是沧溟派的下府。

        沧溟派也是东海一仙道大宗,门内有阳神尊者坐镇,以水道而著称。

        唐缘笑道:“那还真是巧,贫道所修道法,亦是水行。”

        说着催动法力,在身后化出了阵阵波涛。

        那童子更是面露笑意道:“那道长此次,必会大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