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三十二章 掌握五雷初练成

三十二章 掌握五雷初练成

        天上战场,依旧是玄光交错,法术纵横,虽打的你来我往,正值火热。

        但在罗雲和花辰的控制之下基本没有波及到下方的散修。

        而地下的青木宗弟子,举剑拔刀者都已经化为灰灰,只剩下少数自身亦在瑟瑟发抖之人。

        众散修见此情况,自然是有多快跑多跑,能化光遁飞的,绝不会召云驾雾,哪怕周身法力挥霍一空,也要赶快跑出青木岛。

        看着自己的人形丹药,一个个跑走,景解心中已是狂怒不已,偏生罗雲这老鬼,一心打起防守牵扯,基本不会露出丝毫破绽,容不得他分出丝毫心神。

        他咬牙看向青木藤,其上还有不小的南明离火在燃烧,若非如此,他早已重新施展那法相相合之术了!

        而此时的唐缘已经盘膝坐定,细细体会着体内五行罡气凝而为雷的轮转奥妙。

        五雷分属五脏,五脏之气攒聚,会聚为一,方能达于大道,掌握五雷之妙用。

        若提及雷法,在诸天万界都遐迩闻名的自然要属清微,神霄两派。

        《高上景霄三五混合都天大雷琅书》和《清微神裂秘法》几乎可称为雷法之纲。

        而这两宗其实都属玉清门下,虽非玉虚宫,上清宗,正一道那般嫡传,但关系也不算远,算是尽得了玉清雷法之传承。

        所以,天下雷法的根底还是在三清处,虽然上清一脉众所周知的是剑阵双绝,但雷法也绝对是诸天万界最顶尖的传承。

        上清神雷更是只有元神真仙才可施展一二的大神通。

        根据《阴阳参同契》所述,唐缘以青木长生罡气于东方肝宫凝结魂木之雷。

        以大洞天火罡气于南方心宫凝结神火之雷。

        以庚金剑锋煞气于西方凝结魄金之雷。

        以沧溟重水煞气于北方凝结精水之雷。

        最后以玄黄意土罡气于中央凝结宫土之雷。

        五雷位居五宫,彼此之间隐隐相连,蔚然一体。

        感而遂通为道之用,寂然不动为道之体,斯五雷之妙也。

        唐缘此时若想,便可更进一步,凝聚五行真雷丹,立时突破金丹。

        但他自然不会如此选择,五行真雷丹虽然也是一品元丹,却非他之道路。

        阻断冥冥中的结丹进程,唐缘只保留了那形而上的雷法真意。

        夫雷霆者,天地枢机,故雷乃天之号令,其权最大,三界九地一切皆属雷可总摄。

        五行神雷已然炼成!

        五雷者,为天雷,地雷,龙雷,神雷,社雷。凡雷法尽归于此五类,神雷既为五行神雷,杀伐最重。

        初掌五雷之一,便是修成了大神通之种。

        等到五雷尽数掌握,便是大神通小成。唯有等到大神通大成之时,方可施展上清神雷,紫霄神雷,大洞天雷这般不可思议之雷法。

        甚至会凝聚独属于已的神雷!

        而在他感悟雷法之时,景解也感受到了自下方传来的汹涌灵机。

        暗自咬牙道:“不能再拖了,若是让下方那个小鬼恢复过来,三人围攻于我,必是死路一条。”

        心下一横,无数血雾升腾而起,红彤艳丽如朝晚霞光,很快便蔓延至方圆几十里,血雾之下,飘落起了丝丝线线的雨滴,犹如天降鲜血,透露出一股阴森诡异之感。

        “景老魔要拼命了!”罗雲一边凝神说道,一边鼓动所剩不多的法力,释放出阵阵烟云,和血雾分庭抗礼,不让它独占天际。

        只见天空中,红白两色云雾相撞,天际犹如裂开一般,泾渭分明。

        景解一声冷哼,伸手一指,地下沟壑裂隙处有无数翠竹生出,经由血雨一浇,却是疯狂蔓涨,只不过本来嫩绿的翠竹,也变成了一片血红。

        却是景解将长青门法术结合血道所研发的一道法术,血雾在天,竹林在地,两者隐隐勾连,气息相交。

        血竹自四面八方攻向罗,花二人,若是稍一不慎,被戳破一个小伤口,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花辰面色如常,张口吐出一团氤氲星光,这是他突破阴神以来,每日吞吐星华灵机,所摄取的元气。

        品质颇高,是以还未完全炼化,只这一口便耗费了他三十年的时间,是他修行更进一步的关键。

        此时用来,便意味着三十年的苦修尽付之一炬,但性命攸关,容不得他再有任何所藏。

        而这也是花辰最后的手段。

        星光混沌,散出着一股高淼的气息,花辰费尽全部神识精力,才将化为一道法术……星霄流刃。

        星光化刃,仅是那么一斩,便将所有血竹一扫而空,余波犹然向外横扫,所经过的一切都被一分为二,行至最末,轰击在百数里外的一座小山上。

        仍可将山头劈落!

        同时,借着星刃的冲击,纯白烟云也一举压过了血色雾气,慢慢将其驱散。

        景解见状,将身形一晃,分出五道道血魄,直直向花辰扑来撕咬。

        花辰冷笑道:“黔驴技穷之辈。”

        这血魄他方才不知灭杀过多少,仅相当于炼气修为。

        花辰挥手甩出一道玄光,就欲将其碾碎,其中四头血魄,确如水中倒影般,一吹既散。

        但剩下的那头却不似他的同类,此刻,更是面目逐渐清晰,赫然变成了景解的模样。

        这便是景解一直藏着的杀手锏,可以将本尊和血魄移换位置。

        这招却是唐缘惯用的招式,昔日里,其化身的血魄少说也有亿万,聚在一起便是擎天撑地,为血海魔神,一击之下便是大星也可打崩。

        但他一般情况下,都将血魄遣在地仙界各地,遍布九州四海,甚至是天外诸界。或是附身玄门少侠,或是潜伏佛子之心。

        甚至有一头血魄在域外天魔中闯出了好大名头,成了一位天魔之主。

        这每一头血魄都是唐缘的坐标,只要他想,便可真身瞬时到达此处,这也是唐缘难缠的原因之一。

        景解耗费法力释放血雾,血竹为的不过是消耗罗,花二人。

        此刻花辰法力不足,而罗雲亦是来不及援手,只能看着景解所化的血魄,合身一扑,血光一卷,就将花辰的血肉神魂尽数化入魔躯之内。

        吞下花辰之后,一股美妙绝伦的味道涌上景解心头,他的法力几乎瞬息便恢复了小半,还有颇多遗留,贮藏于体,未来得及消化。

        他的双目嗜血,充斥着狠厉疯狂,神志几尽与无,这也是血海道吞人修行的弱点之一。

        罗雲看到花辰惨死,心火上涌,已是怒极,面孔变的有些狰狞,不复原来仙风道骨的模样。

        怒目如火道:“魔道,死来!”

        全身法力激荡,满天皆为云气,化为了一道几十里的素白大手,向下强行压来!

        携带着狂猛罡风向四面八方扩散,

        直直的将景解拍向地面,方圆百里内传出轰隆的沉闷回响,裂开了无数深深沟壑。

        一击之下,青木岛都颤动了几分!

        但境界周身却被弄弄的血气萦绕,如此沉重的一击,竟未能伤他几分。

        反而将他吞下的血气打散了几分,神志清醒了些许,裹挟着冲天血气,景解向上扑去。

        两者缠斗许久,终是得了补给的景解更胜一筹,觑破了罗雲的一处破绽,化为血气合身扑上,将罗雲吞如其内。

        除了一开始便陷入昏迷,被困在了青木藤一处牢笼的景秀之外。

        此地只余了仍在闭目的唐缘一人!

        理智不存的景解带着呼啸的血光向唐缘扑来!

        而此时,唐缘也睁开了双眼,一模紫意闪过,随后万千雷芒撕裂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