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二十六章 长青节至好戏开

二十六章 长青节至好戏开

        不过一刻钟,唐缘已飞遁到了千里之外,将追击之人拉开了不知凡几。

        这剑遁之术,乃是《上清斩仙剑诀》所载,这本上清宗的大册,几乎涵盖剑道修行的所有道路。

        无论是剑斗之术,剑阵之术,亦或剑阵之术都是当世第一流,更为玄奇的是和《阴阳参同契》所修出的先天一炁阴阳神符法力极为契合。

        那无名道人必是看出了唐缘修行的经典,这才拿出了这本大册。

        灵宝天尊乃是留下传承最多的天尊。

        道经有载,灵宝之法,随世度人,自元始开光,至于赤明元年,经九千九百亿万劫,度人有如尘沙之众,不可胜量。凡遇有缘好学之人,请问疑难,灵宝天尊即不吝教诲。

        天尊有三十六变、七十二化,人欲见之,随感而应,千万处可分身即到。

        三千旁门,若论根底都能溯源到灵宝大道尊。

        如今灵宝道嫡脉之一的碧游宫,便是一人于无意间找到了碧游宫旧址,重现了这道传承。

        可能在无名道人眼中,唐缘亦是撞到了这般机缘之人。

        学我灵宝道法者,皆可称上清门人,这也是灵宝道的根本道义之一。

        唐缘估计已经飞了差不多距离,便一头扎进了海中,再出现时已是另一副中年道人模样。

        有千变万幻面在手,即便唐缘大摇大摆的走回青木岛,也不虞被人察觉。

        再回到青木岛时,唐缘发现四周多了些修士巡游警戒。

        不过青木节将至,每日来此的修士都不在少数,唐缘仅被简单盘看一番,就进了岛内。

        唐缘化身的中年道人,不过炼气修为,在这青木岛上毫不显眼,走在街上便听到了许多关于那场杀宴之事

        在他们所言中,那李玄或是邪道高人,被人邀去赴宴,仅是一言不合,心情不畅,便大开杀戒,杀的兴起顺手就将戚光明一同劈了去。

        或说他与景秀乃是青梅竹马,纠缠不清,如此却是为情出手。

        亦有人称,这都是太昊派自导自演,为的便是有个理由直接对青木宗动手,戚光明可能只是假死。

        种种消息,五花八类,偏生每人说的都是有鼻子有眼睛,好似亲眼目睹了一般。

        唐缘杀了戚光明自然不是一时冲动,一是可以直接将自己所需的青木长生罡集齐,二则是为了让本不清朗的劫数更清晰些。

        若是按着别人的布局去走,难免会落入下风。唯有生出些变化来,如此乱中取胜,方为上策。

        那戚光明是太昊派插手青木宗的关键棋子,如今在青木岛失了性命,必会引起无穷变数。

        ……

        太昊派山门。

        “夫君,你就任由光明惨死在外,而不管了么?”一个端庄秀丽,方额广颐的女修含泪发问。

        “我何时说过不管,那也是我儿,不过此时正是两位老祖谋划的关键时刻,光明身死,本就影响甚多,如何还能节外生枝,坏了大局?”

        “大局,大局,我只是一介妇人,却不懂什么叫大局,我只知道,若是不能杀了那个叫李玄的小畜生,如何告祭我儿的在天之灵。”那女修越说越是气愤,“你这堂堂太昊派掌门,连亲子的血仇都报不得,脸都丢尽了!”

        “那李玄遁速惊人,如今早已不知逃窜到了那里,老祖那里我也求着他数算了一番,仍是毫无所得,你还要我如何去管?”

        “那就去拷问景秀那个贱婢,李玄小畜生第一次出现,便是和她在一起,他们两人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我就不信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女修眼神流露出了极致的恨意。

        男人被气笑了一瞬,“那景秀是青木宗阴神老祖的嫡传血脉,又是宗门大师姐,如此紧要关头去擒她,岂不是让老祖的谋划功亏一篑?”

        “又是大局,又是谋划!”女人歇斯底里道,“戚祖铭,你别忘了,没有我,没有我花家的支持,你如何能当上这太昊派的掌门!”

        戚祖铭闻言也是心中涌起无名之火,冷声道:“既然戚某能有今日全是靠你,那你便自去问问老祖,允不允你了。”

        “戚祖铭,你狼心狗肺!”那女修竟直接挥手向男人扇去。

        手在半空中就被定住,戚祖铭盯着她一字一句道:“光明落得今日的下场,都是你妇对他太多娇惯,让他养成了一副张狂无人的性子,终是惹来了这等祸事。”

        “那李玄少年面貌,便有如此修为,斩杀同阶修士如宰鸡屠狗,这般人物怎么可能没有跟脚来历?”

        “光明不是说了,查不出他的来历,只是散修么?”

        “正是因为查不出来,才更显恐怖,在这偏安一隅的海域作威作福久了,难道还真以为自己在东海一手遮天了?上清宗,碧游宫,神霄宗,沧溟派……我们又能得罪的起哪个?”

        看见女修被说的面色苍白,戚祖铭也是心中一软,自家这位妻子,资质不高,修到通玄境已是桎梏,所以才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在了儿子身上,光明的死对她的打击可想一般。

        戚祖铭缓缓的把她揽入怀中,任由她哭出了声,却没发现她眼中的恨意逐渐变的坚定。

        ……

        “长青节,终于到了啊。”唐缘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向岛中央的巨树走去。

        数十位金丹真人早已在高楼坐定,身穿碧翠道袍的青木宗弟子,在各处游荡,监看秩序。

        浩浩汤汤近千名散修被分成了十条长龙,有序的向青木藤献祭。

        唐缘一眼扫去,到处是血气沸盈,各类妖兽之血数不胜数,不似仙门,反似魔窟。

        “虽说灵根有转换血气,化为养料之能,但这场景怎么让我有点梦回过去之感呢!”唐缘居然看出了几分亲切。

        大部分散修所带的都是一些低阶妖兽之血,所求的也是一些信符,元气,药石之流。

        唐缘随意瞧看,竟被他看到一对熟悉的身影,正是被他救下的那对师徒。

        老道衍法的修为,在散修中已是最上之流,见他拿出了衍法精血和通玄精血后,更是惹得惊呼一片,艳羡丛生。

        安和换得的是一滴青木藤命源,就是景秀那枚饵丹的原材料。

        唐缘点了点头,怪不得那小童当时说其师是为他才去捕杀的石距,这命源却是弥补先天亏空,提升筑基本质的至宝。

        米粲先天资质一般,略显不足,若就此修行下去,怕是连下品道基都难以铸就,有了这滴命源相助,最少也能提高一个品级。

        老道下去之后,唐缘甚至还看到了一位衍法散修,求得了青木宗一外门执事之位。

        不由得让唐缘佩服他的勇气,敢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姿态闯入这摊浑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