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遁入九幽得新生

第四十七章 遁入九幽得新生

        大阵中只剩魔门众元神在苦苦挣扎了,其他真仙离去之后,他们受到的压力陡增了许多。

        九渊天魔眼见没等到唐缘变弱的势头,知道已是事不可违,一字字挤出牙缝道:“我等认输了,一尊灵宝作为买命钱。”

        话已说出,却不见雷霆变弱,甚至还更猛烈了几分。

        唐缘的声音从云雾之外传来,略显飘渺,“诸位出声太晚,现在可不是刚才的价钱了。”

        “唐缘,你什么意思!?”九渊天魔的语气愤懑。

        刚才不还真情实意的谢过自己这位前辈么,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唐缘笑眯眯道:“诸位想活也是容易,我记得九幽道有一尊可以勾连九幽的魔符,天魔你应该带在身上了吧,将它送给我,你们都能活。”

        听闻此言,九渊天魔又惊又怒,这道魔符是九幽道底蕴之一。

        由他们的魔君祖师斩杀了一尊九幽魔神后炼制而成,魔神乃是九幽法则自然孕育的神袛,其所留的道纹有着不可思议的魔性,是如今少见的可以勾连九幽的宝物。

        不仅在九幽道象征意义,战略意义重大,而且可以通过魔纹请得位于九幽的魔君出手。

        若非他开始未将唐缘放在眼中,一意防范烛照,想着最后关头将其作为奇兵定胜负的话……在第一时间就召唤魔君分身出手,再加上众多元神和烛照老妖,胜负犹未可分。

        不过这魔符,九幽道也只启用过数次,大多数魔道元神都不知晓,唐缘是怎么知道的!

        联想到唐缘的种种行径,以及那个大能转世重修的传言,九渊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想法,略显恭谨的问道:“阁下难道是我九幽道某位祖师?”

        唐缘咧嘴一笑,没有接话,只是伸出了爪子,示意他快些交出魔符。

        九渊却是越想越信,越想越真,就连那笑容在他看来都透出几分莫名的意味。

        唐缘的骨龄不过十五岁,却已是通玄修为,而且两年前他甚至刚刚筑基,即便是他九渊,九幽道的第一魔子,当年也没有如此修行速度。

        而且以通玄之身操控螭吻也太过匪夷所思,若他本来就是魔君这一级数的人物重修,底蕴仍在,再加上梦中的练习,就合理很多了!

        “很可能螭吻新生的那个灵,早就和他勾结上了!”

        不得不说,九渊的心思还是足够缜密,基本将真相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只不过时间有点晚了,若是他能在唐缘于梦境中百战百胜时就有所察觉,还足可逆转局势。

        九渊看向唐缘,如此胆大包天的布局,以通玄之身设计了地仙界大半元神,这般气魄!没错了,他必是九幽的某位魔君转世重修。

        那索要魔符之事就更显合理了,定是想勾连九幽,取回魔君时的遗泽。

        剩下的魔道元神见九渊还在低头,不知思考些什么,挣扎吼道:“九渊天魔,你这次的损失我等会尽数赔给你的,你再多想一会,就只能救我们的尸体出去了!”

        九渊看了下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却仍是狼狈不堪的众元神。

        看样子再拖延几息,他们便都要折在这了,只得咬牙将那魔符交了出去。

        在心中仍宽慰自己道:“这位很可能是自家祖师,魔符没准还有复得的机会。”

        收到魔符,唐缘挥手将众人放了出来,只不过枯荣老鬼在遁出时,却很“倒霉”的被一滴重水擦过,鬼身被贯穿镇压,随后引得阵内的雷霆一齐击落。

        任何挣扎都没有,只听的一声惨叫,鬼身和神魂都一齐被劈成了齑粉。

        唐缘见状无奈的说道:“我早就说过,这神通我用的还不是很熟练。”

        众人既不敢问枯荣老鬼怎么得罪你了,也不敢反驳。

        魔道众宗的关系本就不是那么融洽,见到枯荣死在这里,不定有几个人还在心中偷笑呢。

        九渊天魔最后深深地看了唐缘一眼后,便和众仙遁出了小界。

        过了片刻,一道只有数丈的螭吻虚影浮现,正是梦灵。

        他激动地道:“唐缘,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甚至发挥的比在梦中还要完美,若是没有你,我肯定要被九幽道抓走了!”

        看着众仙就这么大肆闯入了神庭,梦灵知道若非唐缘,自己定无幸免之理了。

        唐缘莞尔一笑:“这不是我俩约好的么。”

        梦灵欢快的绕着唐缘飞来飞去:“只要我能到九幽蜕变新生,螭吻留下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的!”

        唐缘昂首长吟一声,“别急,我先把小界内的鬼祟清理一番!”

        千丈的龙鱼飞向小界天穹,有无穷无尽的雷霆自天而降,简直是末日般的景象,将小界从头至尾,彻彻底底的犁了一遍。

        魔头,血影,莲子,妖傀……

        这些元神真仙这一路走的虽快,留下的手段却着实不少,而且都很是隐蔽。

        但在唐缘这般堪称挥霍的炫技之下,尽数被抓了出来。

        把玩着手中的血神子,若是他想,此刻施展手段,便可将它逆化,转变为自己之物,将来若是对付血隐却是一桩好手段。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击神雷,将其彻底毁去,若是再练血法,他之于血海魔祖,便和血隐之于他一般,浑身筛子而不自知。

        “不过血海道最近还真是没落的很啊,我不在了,不知是谁要重新担起中兴之主这番重任啊。”

        上一次魔劫乃是以血海道为主的血魔之祸,那一仗着实给血海道打伤了,门内元神真人折了数十,道君级数的底蕴也用了不少。

        自此一举被九幽道压在了身下。

        此番螭吻秘境虽然也有血海道不似九幽道那般重视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家情况窘迫,这才只能掏出血隐这么一个不算强横的元神来。

        但不论衰败或是强盛,这两大宗门也不过是魔祖的养殖场而已。经营不善,便会有魔子降下,带领他们走出困境。若是养的肥了便要收割一波。

        如此一来,二者倒总是能维持在一个动态平衡的比例。

        收拾好手尾,唐缘又施展了一道神通,将这小世界禁锁在了虚空中,只留下了一道门户。

        随后唐缘带着螭吻梦灵遁到了地仙界,到了无垠海下,一处不知距海面不知几千万里的海底悬崖。

        位于此处简直如同处在无垠的黑暗虚空一般,半点光亮都不见,黑暗中还充彻着各种诡异的邪魔。

        因为不见天日,长的都很随意,画风清奇到好似突然转场到了克系修仙。

        但这些邪魔的能力却都很诡异,就算阳神真人,一不小心着了它们的能力,都会饮恨当场。

        这些邪魔都是被九幽的魔气和地仙界的浊气沾染而诞生的诡物。

        地仙界的天地胎膜浑厚无比,道君都难以撕破,螭吻梦灵因为一直困局在小界中,相当于没收到九幽的接引。

        现在想回归九幽,便只能靠自己手动了。

        这处海底裂隙,便是唐缘所知的一道九幽缝隙,在此处勾连九幽,往往是事半功倍。

        唐缘拿出魔符,先是将其中九幽道的痕迹洗练,若非如此,螭吻梦灵到了九幽,怕不是直接上了那几位魔君的餐桌。

        魔符被还原成了天生的九幽魔纹,透露出一股幽深的气息。

        道君级数的浩瀚法力注入,经由魔纹和一处无比广大,浩瀚死寂的世界有了连接。

        那就是九幽,魔门之天!

        唐缘将魔纹交给了螭吻梦灵,此物一则可以更快的帮他适应九幽,完成蜕变,二则也可起到一二的护身之用。

        毕竟螭吻的遗泽都被唐缘接收了,梦灵几乎是个光杆司令了。

        但梦灵毕竟已经产生了神志,现在只需最后的浊染,便可蜕变为一尊魔君,估计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梦灵化作的螭吻最后又看了唐缘一眼,便毅然的顺着那道缝隙扩展的通道,钻入了九幽。

        唐缘见状,赶忙撤销了法力,合上了通道,但仅是这么片刻,便已有无数魔怪,闯入了地仙界。

        唐缘也没客气,道道雷霆显化,将它们尽数毙杀干净,免得再酿成祸事。

        做完这一切,唐缘感觉疲惫异常,经由一道小巧的门户,回到了小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