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

第十七章 贪心不足蛇吞象

        “那个狐狸被人干扰了,这小子就没辙了。”

        “看来他的好运到头了,随手一指居然指到了那块废石。”

        “唉,贪心不足蛇吞象,这少年凭巧运赢了几百信符,还不收手,这下要输的血本无归了。”

        “输了没准还是好事,若是他赢了,禾山道能让他安然离去?”

        唐缘转头看向小蝶,问道:“废石是什么意思。”

        小蝶的面色有些尴尬,小声道:“尊客,这块石矿个头稍小,又有大师断言里面的赤阳金很少。已经很久无人问津这块石矿了,阁内已决定把他撤出一号厅,如此降了价格,还有几分可能卖出去,只是尚未搬走,你便……”

        唐缘面色懊恼道:“那我不是输定了!”

        朱贺走了过来,看了唐缘一眼,故作惊讶道:“诶,这不是那块著名的废石么?难道…你选了这块?”

        唐缘道:“是不是废石,还不一定呢,小心一会儿打了自己的脸!”

        “哼,还在嘴硬。”朱贺心情大好,价值两千信符的宝贝,马上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宫守此时也走了过来,看到唐缘选的废石,叹了一声气。

        他对这位小友的观感还是挺好的,可惜……

        宫守朗声说道,“既然二位都已选完,不知谁想先切啊?”

        唐缘指了指对方道:“还是让老师傅先来吧,人越老,胆越小,免得看了我的石,不敢动刀了。”

        “哼,牙尖嘴利。”钟姓老者冷哼一声,“那就先开我们的,让这小子直接绝望。”

        “这一块石就是一千信符啊!保底也要切出一百斤三阳金才可保本啊!”

        “禾山道家大业大,才敢赌这种石头,要是你我去赌,万一赔了甚至没出货,那可是毕生的积蓄就进去了啊!”

        “唉,自己赌不到,即使是看着别人切这大货,也是身心舒畅啊!”

        宫守依然拿出了他那柄短刀法器,只不过这次的动作更加大开大合,仅仅几下就把石体剖了开来。

        “出了!出了!一刀就出了!”

        石皮还未掉落太多,便已经金色显露。

        宫守点了点头,这块料子是阁中为了售卖其他石矿,而放在这里的一块大料,里面的赤阳金绝对不少!

        果然,随着刀影闪动,越来越多的金色暴露了出来。

        “大货,这是难得的大货啊!一千信符看来是要赚大了!”

        众人看向朱贺的眼神里满是羡慕嫉妒!

        朱贺的心也揪了起来,如果切的好了,这一次就可能入账几千信符!即便他父亲是禾山道掌门,朱贺的全部身家也不过如此了!

        一刀接着一刀,每一片石皮落下,金光绽放,都让他大声叫好!

        整间大厅的气氛都狂热了起来!

        ……

        宫守擦了擦汗,这石已经全部解开,一块,两块,三块……足足三十七块闪耀着赤红光泽的三阳金。

        其中甚至有几块足有人头大小!

        朱贺的呼吸已经急促到清晰可闻,但没人在意,所有人都盯向了桌子上的闪耀金芒。

        宫守也是喟叹道:“这在老夫解出的石头中,可排在前三位!”

        马上就有云梦阁的执事前来称量。

        但已有目算能力高超的老手颤抖出声,“这怕不是有五千斤了吧!”

        很快,执事已经给出了结果。

        “四千八百三十斤!”

        厅内鸦雀无声,众人都被这个数字深深震撼住了,这就是近五千张信符,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般的巨款!

        朱贺深呼吸了三口,才勉强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一丝平静,他转头看向唐缘,“现在该切你的了!”

        众人闻言也都看向了他,目光里满是同情,这种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的对赌,实在是让人绝望。

        小狐狸也趴在唐缘肩膀上,嘤嘤自责道:“都赖我,没能发挥作用!”

        唐缘轻声道:“胜负还未定,前辈请切我的那块石头吧。”

        但众人都从那声音中听出了他已不似之前那般坚定。

        宫守此时已是休息完毕,他看了唐缘一眼,安慰道:“石还未开,一切皆有可能。”

        但他心中也没对这废石抱有太大希望,事实上若是提前看出那块石能解出五千斤三阳金,云梦阁就会自己先解了。

        一块废石还想超越这块大料,难,难,难!

        他重新拿刀,银刀如龙飞凤舞,这次切的却更是认真,就当为那和眼缘的小友尽一份心了。

        可是连着十几刀下来,都是点金也无。

        “果然是一块废石!”

        “一点悬念都没有啊!”

        “我之前还想着赌一赌这块石头呢,幸好没出手!”一个男满脸庆幸的子拍了拍胸口后怕道。

        小狐狸趴在唐缘肩膀上怯生生的说道:“唐缘,你,你没事吧。”

        唐缘叹了一声道:“没事的,石头还没切完呢。”

        “这时还幻想着翻盘呢?该说你天真呢,还是嘴硬呢?”朱贺在旁边适时讥讽道。

        唐缘没有理他,只是看着宫守的每一次挥刀。

        石头已经被解的只有婴孩大小了,仍是没有哪怕一丝赤阳金的踪迹。

        “没想到真的是完全的废石啊!”

        “这样算来,没给朱守开到东西,岂不是这小子最赚的方式了!”有人另辟蹊径的玩笑道。

        引得厅下众人笑声一片,朱贺的表情也越发得意了!

        一刀横切,石片飘落,终于现出了一摸金光!

        “现在切出来,还有什么用么?就算剩下的都是三阳金,又能怎样,我反而要谢谢你,再送我一份大礼呢!”

        朱贺仍在扬扬得意,却没发现宫守的表情变的严肃了起来,而那钟老的神情也变的很是难看。

        朱贺仍欲再说,却发现整个大厅都变得异常安静。

        只能听到唰唰的刀声,和他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有些疑惑,刚才还开心嬉笑的那些人怎么了,他看向厅内众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紧紧的盯着台上的那块石头。

        “那不就是块废石么,他们这么在意干什么?”朱贺满心不解,又带着一丝慌乱的向那看去。

        一摸赤红充斥在了他的眼前,那远比三阳金更耀眼的颜色,让朱贺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他近乎呻吟的出声,“六…六阳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