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第九章 而今迈步从头越

        “下…下了迷药?”小白狐感觉有些幻灭,刚才那位吟唱纵剑,谈笑间毙杀妖魔无数,简直是话本上的传奇人物。

        可他,怎么…怎么能干出下迷药这种事来!

        唐缘好似看懂了小狐狸的心思,含笑问道:“你看的是哪本异志?”

        “《幻海游记》。”小狐狸的语气有些低沉。

        那就没错了,这是唯一一本在北疆广为流传的中土志异,也是唯一一部以正道少侠为主角的。

        要是其他的北疆本土书,阴狠手辣,算计众多,杀伐果断才是北疆流传的趋势。

        莫说迷药,连石灰迷眼这种手段都是主角标配。

        不阴险,不狠毒那还能叫魔道的主角么?

        唐缘又提着剑在大厅上挑挑捡捡,遇到还喘气的就补上一剑,竟还看到了邻座之交的猪兄,蛇女。

        他回想了片刻,那蛇女好似是第一个想跑出洞的妖,被他一剑戳死在了门口。

        唐缘又转眼看向那些绑在车上的人,或者说失魂之人,即便面对着如此惊变,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唐缘也只能一剑接着一剑送他们体面的去死了。

        这时,范阳才颤颤巍巍的从后厅爬了出来,看到这汇成小河的血流和满屋的尸体,不由得庆幸自己的选择没错。

        走两步却是突然被拌了一下,脚下一趔,低头看去,正好望见了一分两半的乾坤洞主。

        范阳极力控制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

        唐缘招了招手,范阳顾不得惊骇,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来。

        “把这个药下到酒水里,给外面的兄弟们吃上,他们却是好运了,我这蚀血断肠散,吃下去只是肚子疼一下便可去见魔祖了,端的是不用受罪。”

        范阳接过那一小包药粉,只敢在心中暗道:“这药听起来就不是好相与的,莫非是把人疼死的?”

        唐缘拍了拍范阳的肩膀,“你师傅平日还多在哪里修行,我去检查一下他还有没有手段留存。”

        范阳老老实实的指出了乾坤洞主的密库所在。

        唐缘哼着小曲向后厅走去,小狐也紧跟其后。

        他倒是没有直奔密库,而是左打量又看看,以免错过什么宝贝。

        “杀人放火金腰带,破家灭门发大财。”

        这斗战后的收获时刻,最是甜美无比。

        若是修为再高点,便可施展袖里乾坤,壶中日月,魔口吞天这等洞天秘术,连这山门地脉一齐摄了去,回到自家洞府慢慢翻看。

        可惜,现在的唐缘连个能储物的物件都没有,只能靠人力和狐力搬运,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又顺手戳死了乾坤洞主的一位妖妻,看着她展露出了蝎子的原身。

        唐缘现在对乾坤洞主真是满心敬意,蛇,鼠,虎,蝎,蝶……

        怪不得他行事多类妖物,如此年纪仍在为人妖建交的事业燃烧自己,实在是可敬可佩。

        可惜遇到了唐缘这等种族主义者,把这大好局面破坏一空。

        “哦,居然还有一道灵泉?”唐缘突然面露喜悦。

        “这西山洞虽然是整座山阴晦之气最重的地方,但阴阳相依,所以才能在这极阴之地诞生一眼灵泉,向外流淌滋养。”

        听了唐缘的解释,小狐狸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便跳进了水中。

        “我只想洗个澡,这人说这么多干嘛?”小狐狸摇了摇脑袋百般不解。

        看着小狐那榆木样子,唐缘恨铁不成钢道:“在这修仙界不论你做什么,都得有人在旁边解说,不然即便是干出了惊天地的大事,旁人根本不懂,也没法显示自己的不凡之处。相反,若是有了那么一位称职称责的解说,即便你只做到了五分,也给你吹到七分去,这才算是圆满。”

        “我看你这狐聪慧灵巧,这才提点你一番,若是能转职成解说一职,你这狐生就不愁了。”

        小白狐此时已经洗掉了血迹,恢复了雪白模样,摇了摇身子甩掉水珠道:“我才不给别人解说呢,我要当被解说的那个。”

        唐缘看了看自己身上,虽然没沾染什么血迹,但仍有浓郁的血气萦绕,便也跳入泉中冲洗了一番。

        一人一狐舒服的修整了片刻,才又向密库奔去。

        说是密库,实则连一道禁制也没有,唐缘一剑砍死守门的一妖,又挟持剩下的那人便闯了进去。

        那人还色厉内荏的威胁道:“我父可是乾坤真人,虽不知你这贼人是怎么潜到这里的,但你若放了我,我还可像父亲请求饶你一命。”

        听到这话,唐缘突然来了兴趣,他上下打量道:“你母亲是哪个?蝎子,老虎,还是老鼠?”

        那年轻人大怒道:“我母是正娶大夫人,乃是纯正人族。”

        “那就没意思了。”唐缘小声嘟囔。

        见那男子还要聒噪,唐缘把他一脚踢进了门内。

        不光是没有禁制,连机关都没有么?

        拿男子试过所有可能的机关后,唐缘终是对这乾坤真人的水平感到了阵阵无语。

        “和妖类呆久了,脑子就是会变不好。”

        小狐嘤嘤的表示抗议。

        一剑结果了这个眼带红意,吃过人的死剩种,唐缘开始了他的快乐时光。

        若是前世的唐缘,只是看这乾坤真人的珍藏一眼,都算亏了。

        但对现在的他而言,这些东西却正合用。

        唐缘一眼就找到了那株大参,在诸多魔气缭绕的包绕中,那一缕清灵药气显眼而珍贵。

        可惜这药参已被周围的血气浸染的失去了一丝本质,再放几年下去,怕不是要变成吸**血长的的诡异血参了。

        唐缘先将它挑了出来,又找到了几株灵芝,黄精一类的草药,虽然年头不多,但也是滋补之物。

        再将目光看向主位上的两个架子,显然是被乾坤真人当宝一般收藏的东西。

        当先的便是一柄阴魂缭绕的半成布幡,若是祭炼完全,应当也能到法器级数。

        但看这炼制手法,镌刻禁制,不过是魔道制式的阴魂幡,就像道门弟子的桃木剑一般,说是人手一件都不过分。

        亏得那乾坤真人起了个好大气魄的名字,幽冥炼魂幡,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九幽道的灵宝呢。

        唐缘想了想便把小幡收了起来,行走在北疆,若有了此幡,正可冒充一下魔修,倒也方便。

        再看向第二个架子,却是一瓶血魄丹。血魄丹,幽魂丹乃是魔道修士最常服用的两种丹药,恢复法力,打磨修为都可用到。

        但现在北疆流传的血魄丹和幽魂丹几乎只有两个来历,血海道和九幽道。这两道把持着其炼制发行之权,如果市面上出现了不是这两家出品的丹药,定会被追查彻底,胆敢仿制的人或宗门都会死的很惨。

        魔修中的交易除了以物易物之外,多可用这两种丹来结算。

        瓶中有三十多枚丹丸,一枚便可满足炼气修士数十天修行所需。

        唐缘又挑挑拣拣收了一些铁母,精金,玄铁等材料,配合着星纹玄铁,没准还能炼出一把飞剑来。

        搜刮完之后,唐缘便又顺着前厅来到了洞外,只见露天庭院里,已是躺满了尸体。

        各类妖物,好不齐全。唐缘感觉自己好似来到了动物大会。

        这时,范阳才颤着双腿走了进来,刚才群妖那直直痛死的惨状,已把他吓的说不出话来。

        他本以为自家师傅折磨人的那套已很是凶残,但和这位魔道前辈的手段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如差天渊。

        那些妖物疼得甚至自己刨开了肚子,用力撕扯胃肠,好似这般做疼痛反而能减轻些一样。

        唐缘见了他,开口道:“你师傅可还圈养了活人?再加上这群妖鬼献上的人礼,若是能把他们妥善安置好,我便可放你一命。”

        范阳忙跪在地上磕头道谢,他早已做好了这老魔会杀人灭口的打算,却不想自己居然还有活路。

        “我这几日都在此地修行,别想着取巧。”唐缘语气淡淡。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

        唐缘在灵泉处静修了三日,那棵老参尽入了他的腹中,这泉眼处灵气虽然不多,但用来温养肉身却是正好。

        这日午时,大日横空,却是难得的洒落了一丝午时天罡来。

        天罡灵气被唐缘引入体内,道基所缺的最后一角,已然被补全。

        唐缘吟唱道:“大抵人之生也,皆受九天之炁,以为胞胎魂魄,至于五脏六腑,七窍八景,三万六千神,莫不由其融结而后生……”

        平素积累的浊气、秽物正一点点被排斥出去想,通体清灵舒泰,一种玄妙异常,清灵飘逸变化自然而生。

        唐缘的身体正由后天得返先天,仿佛回到了婴儿时,刚出生吸入的那口元气,最是清灵纯粹。

        筑基已然是成了!

        唐缘此生入道所修的道法名为《洞玄灵宝悟真阴阳参同契》,乃是灵宝道的本命经典之一,如此所铸就的道基也有一名目,唤做阴阳道体,亦是道门最顶尖的道基。

        筑基,炼气,通玄,衍法,此是修行之初的四大关卡。

        筑基有成,代表如今的唐缘又重新踏上了道途。

        他抬头望天,低声吟道:“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这大好的修行盛世,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