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当了魔君的我想转系去道门在线阅读 - 第四章 风雨破庙赶路人

第四章 风雨破庙赶路人

        第二日一早,唐缘把干粮细软装进了个青竹箱子中,重新踏上了旅程。

        时间已近深秋,但正午时的日头仍是毒辣的很,秋老虎之威更甚盛夏。

        唐缘只得将两块深青色的布顶在竹箱之上,如此做了个简易的防晒。

        可惜北疆这等灵没之地,连子午天罡一类的灵气都少之又少,炼化起来只能说是聊胜于无,远不如金津玉液来的实惠。

        “还是只能靠吃来修行啊。”唐缘边叹气,边咬了一大口米饼。“不说道门中的元气灵丹,给我来点灵芝黄精也是好的啊。”

        只要完成筑基,迈入炼气境,唐缘就可自行开炉炼丹了,毕竟身为魔君之尊,即便丹器符阵只是粗通,也是宗师级的造诣。

        虽然他前世只炼过人丹,血丹,魂丹,但想必和道门灵丹的炼法都大差不差吧……

        所以筑基这一步任你是道君转世,魔君重生,也需一点点打磨,取巧不得。

        除非……去夺舍吞噬别人已经炼好的道基。

        唐缘脑中瞬间闪过了几十种无需法力神念,便可施展的巫术诡术。

        “还是老老实实赶路吧,府城里的修行物资应该会齐全些,再不济好吃的也会多上不少。”

        如此想着,唐缘便加快了脚程,下午时路过一个小镇,只是补给了些吃的就又匆匆上路了,却不想下一个镇子离的却出奇的远,走到了月上三更仍未见到踪影。

        唐缘紧了紧衣服,温度与正午时简直天差地别。

        又走了约半刻钟,一座荒野破庙映入了唐缘眼前。

        他前后打量两眼,便笑着跨了进去。

        来到庙内,有一堆烧尽的柴火,唐缘又找了些木柴,点燃了火堆,把铺盖放好,搭出了一个舒适的小床,便合身躺了下去。

        此时唐缘自然也没睡实,只是闭眼运化胎息,纯化道基。

        如此过了片刻,耳边炸起一声巨响,倏忽间大雨倾盆。

        “好嘛,要素都齐了。”唐缘在心中如此想到。

        雨声中混着马蹄脚步声,哒哒响起。

        一个身穿骑服的大汉先走了进来,看到火光以及旁边的唐缘后,才摆了摆手示意后面的人跟进。

        其余几人鱼贯而入,正是之前在客栈见到的那群江湖客。

        那女子走到了唐缘升起的火堆面前,柔声问道:“可否给我们一只柴火,我们的火折子都被暴雨浇湿,一时间引不燃了。”

        唐缘懒洋洋道:“自己抽一个吧。”

        那女子听得这话,才认出唐缘来,顿时惊骇的呆立在了原地,他们几人虽然没有快马加鞭,但也没多做停歇才赶到了这里。

        而眼前这个小弟弟仅凭一双腿,竟比他们骑马还快!?

        “多谢……多谢前辈。”

        女子小心翼翼的在边缘抽走了一只柴火,悄然无声的慢慢退了回去。

        她给那几个粗鲁的大汉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在远离唐缘的角落里又升起了一个火堆。

        “又有人来了,还真是热闹啊。”唐缘心念道。

        不一会儿,伴随着骂骂咧咧的埋怨声,两个男人径直闯了进来。

        一个是面黑短须相貌阴鹫的中年男子,一人二十左右岁年纪,身穿黑色长袍,面色惨白。

        两人身上都萦绕着森森的鬼气浊气,竟是两个筑基有成的魔道修士。

        但看他们那斑杂的气息,显然是未得真传的散修一流。

        两人进入庙中后,左右顾盼,先是看到了那群江湖客,见都是凡夫俗子,便放下了在意。

        又转头看向唐缘,一个半大孩子孤身一人出现在这里,还是很可疑的。但他们二人仔细辨认一番也未见什么奇异之处,也稍稍放宽了心思。

        那年轻人目光瞟过女子,眼神变的一亮,心道:“今天该是我的运道来了,只是躲雨,还能看到如此极品。”

        他转头看向那中年男子,见他也是那副神情,两人了然的笑了笑。

        便走向了那群江湖客旁边,堆笑道:“可否借我二人也烤烤火,刚才的大雨都把身上浇透了。”

        那女子婉声道:“大家行走江湖,自然要相互照顾,王武给他们让点地方。”

        身穿骑服的大汉向女子处靠了靠,几人隐隐把她包在了中间,在挪动之时,还有剑鞘擦动的声音。

        看着这几人警惕的样子,两人都觉得一阵好笑。

        几个凡夫俗子,再怎么防备还能挡住修士手段不成?

        “不过这凡俗女子,走近了看倒是更诱人了呢!”年轻魔修眼神中闪过一丝邪欲,“要不把她的尸体做成干尸,多享用几次吧。”

        见两人的眼神越加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扫来扫来,女子只感觉浑身难受,不由得向后挪了挪身子。

        但那个身穿皮裘的大汉却直接喝喊道:“二位眼睛还是不要乱瞟的好,免得惹了祸事。”

        女子刚想拉住他,却已是慢了半步。

        两人对视一眼,放声怪笑道:“我倒要看看能惹得什么祸事!”

        那年轻人一掐法决竟召来了阵阵阴风,风中有一只舌头耷拉的老长的恶鬼若隐若现。

        “仙…仙师!”

        女子惊呼一声,同时心头沉到了海底,最坏的后果出现了,这两人不是江湖上的武夫,而是踪迹罕见的仙师。

        她强撑着说道:“我手下的憨人不懂事,冲撞了二位仙师,小女子替他向两位赔礼道歉。”说着,就深深地鞠躬弯腰。

        那两人看见女子弯曲下来的腰身,眼神更是放肆,狂狷的笑道:“小娘子哪里的话,若你是真心实意的道歉,我们便放那憨人一次又如何?”

        说着就要用手去摸女子。

        女子感受着那手将要落下,再也忍耐不住,起身躲了开来。

        二人面色一沉,阴狠道:“我看你道歉的诚意也不是很够啊!”

        那长舌鬼架着阴风冲了过来。

        “和这贼厮拼了!”那裘皮大汉挣脱了同伴的束缚,第一个拔出了刀来。

        女子见状也存了死志,亮出了一个匕首。

        其余几人也是唰唰几声刀剑齐出,

        所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这几人又都是习武之人,血气充足,长舌鬼也被惊的微微一滞。

        但这鬼毕竟是有人控制的,只是一瞬便又挥舞着舌头向一人攻去。

        那人功夫也是不凡,竟然双手举剑挡住了这一击。

        其余几人见状,也是更加英勇,刀剑挥舞的虎虎生威,竟打的长舌鬼节节败退。

        其中一人笑道:“这妖人的手段也不过如此,看某取了他俩的项上人头。”

        话音还未落,却突然感觉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那长舌鬼的舌头一卷,就把他拉回到了阴风之中。

        凄惨的哀嚎声伴着咀嚼的声音响起,眼看是没了活命。

        其余几人此时也都感觉自己使不出力来。

        “这魔道中人还真是卑鄙啊。”唐缘躺在那里评头论足,“对付一群凡人,竟还在阴风中下药,吾不屑与之为伍!”

        “好叫你们死的明白,这风里下了迷迭散,越是用力,死的越快。”

        “当然,小娘子一会儿挣扎的时候,是不会触发药效的。”年轻人补充附和道。

        那女子双眼中写满了绝望,忽然她目光瞟见了仍躺在那里的唐缘,咬了咬嘴唇喊道:“前辈,请你出手相助我这一次,小女子回家后必有重礼献上。”

        那两人听得此话,俱是防备的看向唐缘,修行中人可有不少老怪,偏爱童子打扮。

        “若是他们认识的话……”两人皱眉沉思。

        “你叫的何必如此熟络,我又何时成了你的前辈。”

        女子的心中一阵绝望,看来这人不想趟这趟混水了,也是人之常理,别人和你素不相识,何必要冒着风险来救你。

        那裘皮大汉闻言,怒目如火道:“之前是我得罪了你,那我便用我的命,换你救我家小姐一命!”

        说罢,竟直接将剑捅进了自己的身子。

        唐缘只觉得莫名其妙,“你是谁啊?怎么就一命换一命了,莫不是个呆的吧!”

        他有些搞不懂这些江湖侠客的朴素价值观,怎么他现在就得救这女的一命呢?

        此时,一阵黑雾泛起,将整间破庙都笼罩在内,那神龛上的破旧神像突然动了起来,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何方宵小,敢在本神座下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