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在线阅读 - 499 画个圈圈诅咒他

499 画个圈圈诅咒他

        地里的活不能不做,翠鸟她娘在村口小路上守了一天,就换了翠鸟过来。

        其他家也是一样,舍不下地里的活,也放心不下还留在外面的人,后面都换了家里孩子过来看着。

        而关于城内官差到处抓火炕帮弟兄的消息,为了再次确定一遍,王二悄悄出了村子,亲眼到外头打探了一番。

        回来后告诉徐大,外头的确到处都在抓火炕帮的人,并且,还有徐月跟两个双胞胎的通缉令。

        王二此时还不知道徐月的身份,狐疑道:“祖师爷,通缉令上说,凡能取徐月首级者,赏金万两!咱们徐家军的首领也到冀州来了吗?”

        至于双胞胎的身份,对王二这样的内部人员来说其实很好认,加上徐月等人也没有刻意隐瞒,王二早就知道,跟前这两个奶娃娃是神殿那两位少主。

        “祖师爷,通缉令上还提到了两位神殿少主,咱们的行踪恐怕已经暴露了,村里人并非没有人往县城里去,要是村民们看到了通缉令......”

        后面的话王二没说下去,但徐大也明白他的意思。

        他们徐家军的身份村民们肯定知道,但在没有利害关系的前提下,村民们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可一旦有人看到通缉令上黄金万两的巨额赏金,利益诱惑之下,村民们可不一定能保持那份淳朴。

        徐大抬手示意王二稍安勿躁,“区区官差不足为惧,能取我家幼娘首级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徐大郎和徐月正好抱着双胞胎走进帐篷,就听见了徐大这句话。

        徐月还没什么反应,徐大郎眸色一沉,冷冷看向徐大:“谁要杀我妹妹?”

        徐大感觉到这徐大郎这股杀气,无语的睨了他一眼,“瞪我作甚?又不是我要杀你妹妹。”

        说罢,朝王二那边抬了抬下巴,示意他把城里看到的通缉令告诉徐大郎和徐月。

        知道北帝出黄金万两要取自己首级,徐月顿感惊喜,“原来我这么值钱?”

        徐大郎无奈的扫了妹妹一眼,一本正经的说:“你比万两黄金更贵重。”

        徐大也点点头,表示自己和好大儿意见一致,他徐青阳的女儿,怎么可能才值万两黄金?

        起码也得两万两黄金吧!

        “呵!赵元吉这是瞧不起谁?”徐大轻蔑一笑,“乖女儿,给爹一份纸笔,他能下通缉令,咱们也可以开悬赏令。”

        “咱也不嫌弃,就给他赵元吉开价一个钱好了。”徐大美滋滋的说道,仿佛已经看到赵元吉知道自己的身价钱时,气得跳脚的模样。

        徐月很无语,老父亲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幼稚可怎么办?

        阿娘不在,还真没人治得了他了。

        “快拿来呀,愣着干什么?”徐大见徐月不动,笑着催促道。

        徐月问:“您是认真的吗?”

        徐大一挑眉,收起笑容,严肃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可您这样会激怒对方,火炕帮的弟兄们只怕会更遭殃。”

        徐大一脸不屑:“怕什么!大不了干就完事了,我火炕帮的弟子们才不是孬种!”

        “就许他赵元吉通缉令取我女儿首级,不许我徐青阳一个钱要他狗命?”

        王二在旁举拳激动喊道:“就是!”

        看出老父亲眼里的护犊子,徐月心头一暖,宠溺的看着老父亲叹了一口气,取出了纸笔,“给。”

        又是凭空变出东西来,王二看得眼睛睁得老大,后知后觉想起来刚刚祖师爷说的话,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他不敢置信的抬眼看向正在看自家祖师爷写悬赏令的徐月,十六七岁大,女性,小名幼娘,单名一个月字,还能隔空取物.......这不就是首领徐月吗!

        徐月像是察觉到王二震惊的目光,微微抬眼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徐月微微一笑,王二腿激动得满脸抽搐,半晌才一个大喘气,从激动中缓和过来。

        此刻王二的状态就像是狂热粉见到了偶像真人,恨不得为偶像抛头颅洒热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徐月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王二也识趣,首领没有自爆,他就当做自己不知道。

        只是那火热的目光,还是引来了老父亲和好大哥二人饱含杀气的怒视。

        “姨姨,什么是首级?”徐平原拽了拽小姨的腿脚,仰头顶着一张好奇的小脸问道。

        正在写悬赏令的父女俩动作齐齐一顿,对视一眼,寻思着该不该告诉小孩子这么血腥的答案。

        最终还是徐大心比较狠,把小外孙女拉到跟前,指了指徐月脖子上的脑袋说:

        “首级就是人头,这外面啊,有坏人想要花钱买你小姨的脑袋。”

        徐平原顿时皱了眉头,她知道人失去脑袋就会死,吓得一把甩开徐大的手,忙抱住了小姨的大腿,脑袋摇成拨浪鼓,

        “我不要姨姨没有脑袋,那个人坏!”

        徐东北站在一旁玩着从田里拿来的泥巴,听见妹妹和外公说的话,小脸顿时也皱了起来,气呼呼把手里的泥巴往地上一砸,

        “坏蛋,我要画个圈圈诅咒他!”

        似乎他用泥巴砸的不是地面,而是那个下令要买自家姨姨脑袋的大坏蛋。

        两兄妹可护着小姨了,听了徐大的解释后,当真研究起要给那个坏蛋下诅咒。

        只可惜他们没有他们母亲这么强大的魔力,根本不能凭空下诅咒。

        徐平原很生自己的气,“我弱,很讨厌。”

        徐东北安慰妹妹,“妹妹长大就会很厉害了。”

        徐平原心里的难过好了一点,抱着小姨和哥哥商量,“我们要保护姨姨。”

        徐东北小大人似的认真点点头,“谁欺负姨姨,我们就打他。”

        这番维护的话从两个小家伙口中说出来,让人好笑又心暖。

        徐月把两小只拢到身前,一人脸蛋上亲了一口,温柔哄道:

        “两个小乖乖,姨姨是大人,大人是不需要小孩子保护的,你们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知道吗?”

        徐平原对死亡有着十分深刻的理解,她摇头,“小孩子也可以保护大人的。”